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八十五章年夜饭
    方静秋进来的时候就看到了这么和谐的一个画面,难得一见的,这爷俩的关系好像缓和了很多,全然不知道刚才两人还剑拔弩张,方良业差点把半个橘子拍儿子脸上。

    “爸,锦程,你们都回来了?”

    “呦,一诺呢!”方锦程率先站起来去迎接进门的人。

    方静秋一家人都来了,带着屋外的一身寒气,已经有些黑的天开始缓缓飘落雪花,能听到远处传来放鞭炮的声音。

    “锦程怎么叫上一诺了,我都快忘记这是囡囡的名字了。”贾浩抱着孩子从后面进来,开着门让父母进屋。

    “舅舅!”怀中的女娃娃甜甜的唤他。

    方锦程乐颠颠的一把将人接过去亲了两口:“一诺宝贝儿!”

    粉雕玉琢的小娃娃咯咯直笑,随即又向方良业伸手:“外公!”

    “来,一诺,外公抱抱。”方良业将外孙女接过去,隔了这么长时间,他也是第一次见外孙女。

    贾浩父母也满脸笑容的进门和他们打招呼,贾母热络奉承道:“亲家公也才刚回来?您看上去啊更加精神健朗了!”

    “嗯,你们也过来了,招待不周。”

    “没有不周,我们在儿子家就是自己的家,怎么会不周呢!”贾母说着拉了一把贾父道:“浩他爸早就说了想跟您聊天下棋的,结果您大忙人一个,我们平头百姓哪有那个机会见您啊,好在现在过年了,一家人聚一起,热闹!”

    方良业客气礼貌,但却没什么热情的态度:“都是一家人,不要见外。”

    方锦程乐了:“阿姨,您还是像以前那么会说话!”

    贾母只当是夸她,更是笑的合不拢嘴:“锦程也大了,也会说话了!”

    方锦程干笑一声抱着外甥女找苏楠去了,说要介绍一个大美女给她认识认识。

    这边贾浩被夹在中间有点尴尬,张罗让他们坐下,帮忙端茶倒水。

    方静秋脱了大衣就挽了袖子要去厨房帮忙,一个精明强干的女老板,瞬间变成温柔可人的贤妻良母。

    “我们第一次在北方过年,这儿太冷了,有点受不了,不像我们那,最冷的天也不用穿羽绒服。”贾母捧着茶杯笑呵呵道:“不过儿子在这,这是儿子的家啊,我们不来也不好。”

    方良业面无表情的应了一声,贾浩察言观色一直战战兢兢。

    这边贾父也察觉到了尴尬,赶紧把话题转移到孙女的身上:“囡囡是我们南方的叫法,我以为她以前在这里也叫这个小名呢,呵呵,没想到你们都叫一诺。”

    方良业道:“以前是叫囡囡,锦程媳妇小名叫楠楠,所以现在就叫她大名了,免得重名。”

    这个想法倒是和方锦程不谋而合,两人在叫‘一诺’前也没有商量过。

    贾母瞬间变了脸色道:“那也不行啊,咱们囡囡是小孩子,乳名很重要的,叫着亲切,叫大名太没人情味啦!倒是锦程媳妇儿可以叫大名的嘛!”

    贾浩低声道:“妈!叫一诺挺好的,小名是小时候叫的。”

    “哎呦,现在她不是小时候啊?难道锦程媳妇儿还是小孩不成?”

    贾浩又道:“马上就要上小学了,叫叫她的名字让她对自己有点认知。”

    贾父也连忙说道:“就是,你就别管这么多了。”

    “哼,我算是看出来了,到底是外公外婆,比不得我们这些做亲爷爷亲奶奶的,对孩子上心啊!”

    “妈!”贾浩忍不住责备她道:“两家就这么一个孩子,怎么就不上心了,外公外婆疼孩子不比你们少!”

    贾母冷哼一声不再说话,几个人就这么尴尬的杵在沙发上看电视。

    过了一会,只见她眼眶红红的开腔道:“唉,儿子离的远了,现在只向着老丈人说话了,都忘了自己的亲爸亲妈了!”

    “妈……”贾浩叹了口气,语气中都是满满的无奈。

    方良业虽然平时也不怎么待见这个女婿,但现在却也没有回应,他的原则是,不能和老妇女一般见识!

    外头警卫员通报说少奶奶的弟弟妹妹都接来了,贾浩赶紧去开门接人,屋里的气氛总算缓和了一点。

    苏苏穿着粉色的斗篷毛呢大衣,长发拉直,剪了个直刘海,活泼可爱的少女模样,贾浩一看到她就不免惊艳道:“苏苏比上次看到更漂亮啦。”

    娇羞一笑,苏苏甜甜道:“谢谢姐夫!”

    “苏贺也来啦,快进来,进来。”

    苏贺穿着黑色的羽绒服,双手插兜里,一脸警惕的看了贾浩一眼,又看了看屋里的人,只客气的和方良业打了招呼便找了个角落坐下塞着耳机听歌了。

    贾母显然对苏贺的表现很不满意:“到底是警官的弟弟哦,脸色很大啊。”

    “阿姨,您误会了,我弟弟面对不熟的人比较害羞,尤其是您这样年轻漂亮的阿姨,他更害羞了,等熟了就好了!就开朗啦!”

    贾母乐呵呵道:“你这个小姑娘倒是蛮好的,也礼貌!”

    “谢谢阿姨夸奖”

    “来来来,吃水果。”

    “嗯嗯,好的,阿姨也吃!”

    两人一来二去倒是熟了起来,没一会就听到芬姐叫人吃饭了,众人才纷纷向餐厅走去。

    “哇!好香好丰盛啊!”苏苏惊喜的拍手道:“应该没有比这还丰盛的年夜饭了吧!”

    方太太笑呵呵道:“这孩子,不过都是些家常菜,你们不嫌弃就好。”

    “小姑娘我跟你说哦,等你以后来我们南方啊,阿姨带你娶吃真正的大餐!山珍野味海参鲍鱼!都有!”不用想,说这话的肯定就是贾母了。

    方良业板着脸干咳一声道:“食堂的送了吗?”

    “送了送了!”芬姐赶紧说道:“都坐吧,都坐下吃饭。”

    军区大院的家属每年都会做些菜送到食堂凑成年夜饭给留守的士兵开小灶,这已经成了不成文的规定,但凡方良业在家过年也都会过问一下。

    众人围着桌子熙熙攘攘的坐下,唯一的一个小孩子嚷嚷着要奶奶抱着吃饭,方良业忍不住说了一声:“孩子都这么大了,这些陋习得改一改了。”

    贾母脸色不好看:“囡囡还这么小呢!没事没事!”

    “奶奶,我不吃胡萝卜!不吃葱花!我要吃鱼!要吃鱼!”

    “好好好,吃鱼,吃鱼,奶奶把鱼刺给你挑出来!”

    方良业看了贾浩一眼,他马上会意,对贾母说道:“孩子都被你们惯成什么样了,不能让她这么挑食!”

    “你自己都没管好自己,还来管孩子?”贾母怒道:“你看看你,你自己就不挑食?”

    贾浩被呛了一句也不好顶嘴,更不敢看方良业。

    好在苏楠帮芬姐端菜上桌马上圆场道:“清蒸鱼来来来,刚才谁要吃鱼的?这条鱼可是我亲手……洗的!我敢保证!绝对好吃!比大饭店的还好吃!”

    “那得尝尝弟妹的手艺啊!”方静秋笑道:“来,都拿起筷子吃吧,不用客气,苏苏和苏贺也多吃点,别见外。”

    言罢亲自布菜给他们两个,苏苏立马甜甜叫道:“谢谢大姐!”

    方太太也催促苏楠和芬姐落座,方锦程抱着苏楠的手可心疼的亲了一口,亲自给她夹菜。

    一张桌子,一大家子,在水晶吊灯的折射下,汇聚着南北各地特色菜的餐桌上喜气洋洋热闹非凡。

    唯有除夕这天,在有别人参与的情况下,方家的餐厅才终于热闹了一回,那食不言寝不语的家规也终于可以抛之脑后了。

    吃完年夜饭正好赶上春节联欢晚会,方家二老和贾家二老也终于找到了共同爱好,一同围在电视机前看联欢晚会,只不过两个不苟言笑,两个哈哈大笑,气氛倒也算和谐。

    苏苏虽然在看电视,但抱着手机时不时的大笑出声,显然手机上的内容比电视更吸引人。

    苏贺似乎很喜欢囡囡,孩子一样陪着囡囡趴在地上玩过家家,竟然有着满满的耐心。

    夜幕寒凉,落雪无声。

    方锦程从背后拥着苏楠站在院子里的灯下,双手握住她的,两人好像孩子一般一起抬头看向夜空。

    雪花落在苏楠的鼻子上,凉凉的,瞬间融化成水。

    “呼……”她呼出一口热气,看着白色的水雾在空气中消散。

    似乎觉得很好玩,又呼出一口。

    身后的大男孩有样学样的,也呼热气。

    苏楠哭笑不得道:“傻子一样。”

    “你更傻。”

    苏楠转过身仰着小脸去看他,一向严厉的眉眼五官都变得温和起来:“今年是我过的最快乐的一个新年。”

    略有些心疼的将媳妇的手包在手心哈了一口热气,方锦程道:“小爷娶你回来是对你好的,不是让你干活的,做饭的事儿以后甭插手。”

    “我知道你心疼我,我也只是做点力所能及的事。”

    “谁心疼你啊,我是担心年夜饭变成黑暗料理。”

    苏楠面带微笑,冷不丁的踩了他一脚,一把捂住了他的嘴巴,让他硬生生的把尖叫吞了回去!

    继续微笑,不忘恶狠狠的威胁他道:“我决定以后让你天天吃我做的饭!”

    方锦程大有赴死的决心了,不过仍然可怜巴巴道:“您可是咱方家少奶奶怎么能亲自动手,我做行不行?”

    “我考虑一下。”

    “甭考虑了啊,做饭做菜多累啊,您搁这儿有这么一全能老公呢,不用白不用。”

    苏楠转了转眼珠子,狡黠道:“万一你一抱怨撂挑子了呢!”

    “那就让我天天吃你做的饭!”

    “行,成交!”两人达成了战略合作共识。

    只听方锦程又道:“今天是谁嚷嚷着晚上要看春节联欢晚会的,咱进去?”

    “好。”嘴上应着,两人却都不动。

    苏楠勾着他的脖子看他,笑容神秘莫测。

    方锦程也不觉加深了笑容,低头在她唇瓣上浅啄一下。

    苏楠踮脚,唇瓣相抵,缓缓交换着彼此的温度,仔细的缠绵悱恻了一番。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