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八十九章 巧合不是巧合
    “如果你还想进市局,以后,你的安全我要全权过问。”

    苏楠有些奇怪:“你这话什么意思?”

    方锦程勾唇一笑,后视镜中的他痞性十足,一边握住苏楠的手一边对她说道:“明天我去检察院报到,以后,咱们就是‘一家人’了。”

    虽然一开始知道他有去检察院实习的打算,但他现在还没开始考公务员,要想进检察院没那么容易。

    “说是实习,不过只是打杂而已。”似乎看出她的顾虑,男人说道:“有些案子我还不能接手,现在过去名义上是婷姐的实习助理。”

    “萧婷?”

    方锦程点点头:“她答应我,在你调查父母案件遇到什么麻烦事需要帮助的时候,她会尽全力相助。”

    苏楠微微蹙眉,有些话到了嘴边欲言又止,最终什么也没说。

    将人接回去,方锦程亲自给她放了热水让她泡个热水澡放松一下,有些不放心的站在门外等着,听到里面没动静了又赶紧敲敲门道:“媳妇儿?”

    没有得到回应,立马推门进去。

    苏楠怔怔然坐在浴缸之中,水汽缭绕之中,她的脸上带着泪痕,看到进来的人撩水洗了把脸。

    “媳妇儿……”方锦程蹲在浴缸边看着她轻声唤道:“宝贝,水凉了?”

    苏楠伸手勾住他的脖子,轻声哽咽:“大虎特别好,真的,真的特别好……不公平,他还那么年轻,为什么让他遭遇这种事……不公平……都怪我……”

    将人拥入怀中,方锦程亦回忆起这个年轻帅气的小警察,他认识他,有过好几次碰面,印象最深的应该是在市公安局门口的那一次。

    那时候他趾高气扬的看着这个小警察,并不曾将他放在眼里,蔑视,鄙夷,嚣张的不可一世。

    因为作为一个男人,他能清晰的从这个小警察的眼里看出他对苏楠炽烈的爱恋,和克制的隐忍。

    想要宣告却不能张口,想要伸手却害怕被推开,他依稀仰望着,崇拜着,默默喜欢着苏楠这个人,那些无法宣之于口的感情一直深埋在心底。

    没想到,就是这么一个‘胆小、怯懦’的小警察,现在竟然也会变的这么勇敢起来。

    方锦程佩服他,也羡慕他,羡慕他可以在苏楠的心底留下永远的记忆。

    “大虎的死,相信市局会给他一个交代。”

    “凶手已经抓住了,但是背后指使的人没那么容易落网……”苏楠抬头看他,尤带泪痕的眼角眸光坚定:“你知道龙爷吗?”

    方锦程道:“龙乃山。”

    试问在a市,提到龙爷两个字会想到谁,非龙乃山莫属。

    龙乃山原名不姓龙,根据道上人的说法是,为了配得上他的身份和势力,改姓龙了。

    在改革开放的今天,那些曾经被彻底取缔的黑暗势力一直在警方所不能留意到的地方发展壮大,这个社会,存在即合理。若非有所需要,他们也不会就此呈席卷之势瓜分着a市的黑暗领地。

    曾经的a市是王家的天下,随着王家渐渐退出舞台漂白自己,和龙乃山那样的街头混混便逐渐开始发展壮大,以至于现在涉足领域各个都足以判处死刑。

    警方多次打黑除四害,龙乃山树大根深,故意漏几个小弟出来让警方抓来交差,意思意思,也算是给彼此一个台阶下。自己可以在a市生存的更方便,也让警方好和上头做交代。

    “歹徒亲口承认的,他们是龙爷的人,这一批无证车都是龙乃山的人!”苏楠气到浑身发抖,她一边攥紧拳头一边咬紧牙关:“一个龙乃山,一个潘英!我一定不会放过他们两个!”

    大虎的追悼会在殡仪馆举行,家中父母都过来了,大过年的,白发人送黑发人,现场的气氛极为悲伤。

    苏楠带着派出所里的人给大虎送行,身姿挺拔,立正敬礼,给这位年轻的人英雄送行。

    出了殡仪馆,外面停放着数辆警车,由他们开道送大虎的家人和他的骨灰盒往机场去。

    苏楠刚要上车,兜里的手机却震动起来,来电显示是徐子瑞。

    大周会意:“老大你去忙吧,我送他们过去。”

    “嗯。”苏楠点头,赶紧去角落里接通电话。

    “楠楠,你到市局来一趟,大虎的案子有了新进展。”

    “好,我马上过去。”

    马不停蹄的赶到市局刑警大队,里面仍然忙忙碌碌,所有人行动起来都脚下生风。

    徐子瑞看到她来了远远招招手,把人带进了自己的办公室。

    他的办公室不大,支开了几张白板就更显得空间狭小了。

    随手拿了几张照片贴在白板上,苏楠上前仔细一看,瞳孔微缩:“这,这是上次查出的违禁药品?”

    “我们把姜波想的太简单了,姜波背后的人,很可能是龙乃山。”徐子瑞指指另外几张照片道:“这是在那辆面包车上查出来的东西。”

    苏楠注意到,那是另外一些药品,从包装可以看得出来和在姜波那里所查获的差不多。

    “这些也是走私禁药?”苏楠道:“走私渠道是哪里?”

    “龙乃山的走私渠道有很多,这些年被零零散散端掉了不少,但他也紧接着发展起来了几条新渠道,想必姜波就是其中之一。”

    苏楠又道:“那天你们既然都跟踪过来了,难道就没有发现这些药品的来路?”

    “药品在仓库,我们得到内线信息得知那里有一批禁药,一路跟踪主要是想看他运往何处,接头人是谁。”

    没有车会无缘无故遮挡车牌号,正如苏楠所猜测的一样,他们在做着违法的勾当。

    除了走私之外,龙乃山罪名无数,但就差那么一个机会将他逮捕并且实施指控。

    这次无疑将会是一次很好的机会,但是都因她苏楠的原因而泡汤了,无法实行了。

    徐子瑞道:“查获的这些人虽然已经招供,但是他们所知的信息也很少,没有绝对的把握和证据,龙乃山暂时动不了。”

    苏楠攥紧拳头,暗中咬紧牙关:“上次我差点死在姜波父母的手上,这次大虎丧命在龙乃山的手上,这个仇,我一定要报!”

    “对了,”徐子瑞犹豫了一下说道:“关于姜波的审讯工作一直在继续,对于背后的人他坚持以前的说法,并且表示自己根本不认识龙乃山,据我所知,他之前和龙乃山确实没有任何联系。”

    “说不定有中间人,接头人……”苏楠稍作沉吟,想到一个严重的问题,她自言自语道:“会不会,龙乃山也是一个傀儡?”

    徐子瑞有些奇怪:“什么意思?”

    “有没有这种可能?龙乃山和姜波一样,都在为别人做事,被人利用。姜波负责偷渡,龙乃山则负责运输!”

    徐子瑞不说话了,这种可能他不是没有想过,但有几个疑点他一直想不通。

    “没这个道理,龙乃山在a市已经可以呼风唤雨了,没人可以轻易差遣的了他。而且姜波做这种生意,在a市没人接应还真不可能。”

    苏楠也开始惆怅起来,两个人纠结了半天也没什么结果。

    徐子瑞又把自己的一些调查资料给她看,里面甚至还有一些针对龙乃山的指控证据。

    “这些,你不打算用来指控他?”

    摇摇头道:“证据还没有准备充足,现在指控只会让他想办法逍遥法外,与其这样还不如积累到一定的程度。”

    从徐子瑞的办公室出来,迎面碰上一个熟人,不是别人,却是沈岸之,两个人的师父。

    “科长。”

    “师父。”

    两个人同时开口,徐子瑞略有些诧异的看向苏楠:“你刚才叫的什么?”

    苏楠摸摸头不好意思笑道:“沈科长是我师父了,外公让我跟着他学刑侦办案。”

    刚要说你外公怎么认识科长的,还好他及时反应过来,这个外公应该是方锦程的外公。

    沈岸之探头往刑警大队看了看,见里面忙的团团转,便干咳一声负手道:“子瑞啊,这边有个棘手的案子想交给你,看来你是不得空了啊。”

    徐子瑞道:“最近工作量加大了,您那边的案子还是换人调查吧。”

    沈岸之点点头表示理解,继而又呵呵笑道:“来,见过你的小师妹!呵呵,楠楠!”

    苏楠尴尬道:“我们早就认识了师父,在学校里他就是高我三届的师兄。”

    “呵呵,这么有缘?缘分啊!咱们师徒几个真的有缘!”

    徐子瑞在师父面前也是不苟言笑,一脸严肃道:“科长我先去忙了,那个案子……”

    “没事儿没事儿!甭担心,为师找别人查去,你尽管忙吧。”

    苏楠道:“那行,我也先回去了,师父,我们走吧。”

    “好,”

    两人一起离开,苏楠便有些好奇道:“师父刚才让师兄调查哪个案子?”

    “最近的一起强奸杀人案,你还没调过来?怪不得什么都不知道。”

    苏楠道:“调令还没下,不知道能不能调。”

    “咱不等那调令了,最近刑侦科忙着呢,你过来帮忙吧!”

    苏楠脸上一喜:“真的可以吗师父?”

    沈岸之呵呵笑道:“当然是真的,你师兄子瑞最近给自己没活找活干,非要去调查龙乃山拿到他的全部证据,真不知道他怎么会突发这个奇想!”

    苏楠略有些不解道:“难道不是公安局要动他?是师兄要动他?”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