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九十一章叫板
    苏楠蹙眉:“他这是监禁?限制人身自由!”

    莫晓晓端着酒杯低低饮啜,神情略有些苦涩。

    苏楠抓住她的手给她力量:“你要遇到什么麻烦了就跟我说,我自始至终站在你这边,就算我没有撼动他的力量,但还有方锦程呢,他也一定会帮你。”

    “方少和王向阳一直不对付……”似乎是想到了什么,莫晓晓也不禁笑了起来:“我听别人说,他俩一直是针尖对麦芒。”

    “姓王的,敢不敢让了!”方锦程的叫声引来不少人纷纷侧目。

    苏楠和莫晓晓不约而同看向声音传来的方向,一群人正围在竞拍台前,脚下是沙滩海水,台上是身着比基尼的美女主持人。

    竞拍的工作人员捧出一对男女情侣腕表,款式简单大方,但却是瑞典很古老的收工腕表,有着一百多年的历史,跑针精准。

    一群人端着酒杯好整以暇的看方锦程和王向阳叫板,两人的价格越来越高,彼此也丝毫没有谦让的打算。

    “方少出价490万。”美女主持人笑眯眯道:“王总要继续跟吗?”

    王向阳镜片后的瞳孔微微收紧,在看向方锦程的时候显得有些冷酷,紧接着举了举手。

    “王总出价500万!”主持人笑眯眯道:“方少还要跟吗?”

    “550万!”一口饮尽杯中酒,方锦程叫起价来眼睛都不眨一下。

    “我靠!”苏楠大骇:“他什么时候有这么多钱了!还五百五十万!我看他连五万都拿不出来吧!”

    莫晓晓却不这么认为:“方少不是赫赫有名的富家公子吗?”

    “还富家公子?”苏楠叹气了“所以说群众的眼睛都是盲目的啊,现成的东西他拿得出来,现成的钱恐怕掏不出……”

    那边的竞拍还是尽兴的如火如荼,最后被王向阳以八百万拿下,方锦程带头鼓起掌来。

    “行啊!王总!您老财大气粗!就该为慈善多做贡献嘛!”

    王向阳道:“方少承让了。”

    方锦程走到他面前,双手插兜道:“今晚要是再有什么好东西你可不准再跟我抢了啊。”

    王向阳淡淡略他一眼,没有回应。

    就是这一眼也同时激怒了方锦程,冷哼一声向苏楠的方向走来。

    苏楠就在这等着他呢,劈头盖脸的就质问他哪来的钱,怎么一股脑的竞拍出这么贵的价格。

    大男孩摸摸后脑勺,恍然大悟道:“对了,我没钱啊,我怎么给忘了!”

    “你真是没的救了,就知道怄气,还好这东西不是你拍下的,不然我看你怎么办。”

    “媳妇,你这就甭担心了,船到桥头自然直。”

    苏楠真有种一巴掌拍死他的冲动,也因此更加认定,他到底是小孩思想。

    “一会不管卖什么,你都不准拍了听到没有!就算大姐给你钱你也不准拍了!都多大的人了,再张口闭口跟家里人要钱,你好意思吗?我都替你抬不起头!”

    这话说的有点严重,苏楠是真的生气了。

    方锦程呵呵笑着将人拥入怀中拍了拍,一边安抚她一边在她耳边说道:“我故意的,就是要让姓王的放点血出来,我知道那表他非买不可。”

    苏楠一脸纳闷:“对他而言意义重大?”

    方锦程看了莫晓晓一眼,笑道:“美女看着呢,在美女面前打退堂鼓,除非不是男人!”

    莫晓晓露出一个尴尬的微笑,而这微笑随即僵在脸上,因为她看到王向阳正向他走了过来。

    竞拍的手表已经给他送了过来,他拿着手表直街过来,将女士的那款递给了莫晓晓,一言不发,却已经包涵了千言万语。

    莫晓晓没接,气氛有点尴尬。

    方锦程乐了:“真应该把大家都叫过来,看看咱们王总也会有被美女拒绝的一天,当真是大快人心啊!”

    王向阳斜睨他道:“说完了吗?”

    “说完了,但我并不打算滚,毕竟人的一生短暂,能有几次机会看到王总被人拒绝啊?”

    苏楠没好气道:“你就甭在这里添乱了,走走走,去看看还有什么好东西拍卖。”

    “哎哎哎!媳妇儿!媳妇淡定!”方锦程就这么一路嚼着被拖走了:“你可别拍啊,你老公我现在还有点囊中羞涩!”

    今夜到来的都是各行各业的名人,社会地位尊崇,所有拍卖款项都将用于以贾一诺命名的儿童基金会,帮助更多先天残疾还有带有先天性疾病的婴幼儿。

    此时拍卖已经进入到尾声,作为压轴的,方太太带来的手枪经主持人一介绍,有些人已经开始蠢蠢欲动了。

    方锦程双手环胸看向台上那把手枪,眸光坚毅冷锐,难得一见的严肃。

    竞拍陆陆续续开始,每次加价都有一批人被遗弃在最后,和那手表一样,最后就只剩下两个人在竞拍。

    这把手枪不仅是武器,作为展览品和收藏品,其价值简直不可估量。

    最后一位神秘竞拍者以一千七百万的价格拿下,拿下之后方锦程和方太太的神色之中多多少少都有些落寞。

    苏楠的心思不在竞拍上,时不时的会去看看王向阳和莫晓晓的方向,两人之间似乎有点芥蒂,没什么交流,但是那对腕表已经戴上了,确实非常好看。

    又扭头看向方锦程,这个大男孩的侧面如刀削斧凿一般,分外立体,他看向竞拍台上,神情专注。

    虽然他自己亲自说了,只是想让王向阳放点血,但有那么一瞬间,她真的觉得,他可能是想竞拍下来送给自己,一人一只,戴在手上很漂亮。

    慈善晚会的最后环节是由慈善基金会的创始人方静秋上台讲话,这位千金大小姐虽然已经结婚有了孩子了,但也是一位端庄娴雅的辣妈,往台上一站,亭亭玉立。

    她表示了感谢,并且汇报了一下这些资金将会被用于哪方面的研发和救助。

    最后的最后,王向阳被邀请上台。

    “王总给予这项基金许多帮助,在此,我要特别感谢一些王总。”言罢带头鼓掌,让出话筒前的位置邀请王向阳过来发表讲话。

    “谢谢方董。”推推眼镜框,王向阳也是恭敬不如从命道:“一诺儿童基金已经创办了三个年头,这三年来也取得了不少成绩,并且帮助了许多儿童,这就足够了。相信在未来,一诺基金将会更加致力于婴幼儿的身心健康,并且救助更多需要帮助的人,我也会一直关注下去。”

    他每次说说话都是言简意赅的,现场响起稀稀拉拉的掌声。

    慈善晚会结束后众人也都稀稀落落的散了,方锦程和苏楠是最后走的,临走之前方静秋还特意嘱咐他们路上注意安全。

    结果送完人转身进会所的就听到服务员急匆匆向她汇报:“方董,您……您女儿来了。”

    她登时有点不明白:“你说我女儿?她怎么来的?在哪?”

    “好像是爷爷奶奶带着来的,刚下车,已经进停车场电梯了。”

    是了,一个上幼儿园的小丫头怎么可能自己跑来,但是大晚上,爷爷奶奶怎么能冒着严寒带囡囡大老远的过来?

    挥挥手让服务员退下,她快步向电梯口走去,果然,电梯门打开的时候,她看到了贾浩父母怀中抱着囡囡,气势汹汹的出现在她面前。

    晚会结束后客人基本都离开了,会所内也没多少人了,装修的好似龙宫一般的大厅显得极为寂寥。

    “你们怎么过来了”

    贾母一听就忍不住要开口,一脸愠色,却因为被贾父暗中拉了一把,只好硬生生的忍了:“静秋啊,这么晚了,你怎么都不回去?”

    “我正打算回去,今晚有个慈善拍卖晚会。”

    “你看啊,你一个女孩子,怎么比贾浩还忙呢?他一早就下班了!陪我们说话吃饭,还带着囡囡玩!你呢?你也太不顾家了!”

    为了在贾浩父母面前营造出一个举案齐眉的假象,贾浩一早就搬回来住了,跟以前无异,两人偶尔也能彼此慰藉解决一下生理需要什么的。

    贾浩确实很会来事,他手上的事情本来就少,现在分摊给底下人了,就有了大把时间回家陪父母孩子,也让方静秋显得更加不知好歹似的,一个女孩子本不该这么拼的。

    “就因为你们觉得我不顾家,大晚上带着囡囡跑到这里来?”她冷冷看了贾浩父母一眼又看向女儿一眼,正趴在爷爷的身上睡觉。

    贾父干咳一声轻声说道:“这不是囡囡想你了吗,又不肯睡觉,要找妈妈,这不才带过来的吗。”

    想她?别说她跟孩子相处的时间少到可怜,就说这做爷爷奶奶的整天霸占着孩子,不准孩子跟她接触,还时常在孩子面前说她这个妈妈的坏话,怎么想也不可能就因为孩子一句想她,就带着孩子受这个罪来看她。

    方静秋不信,上挑的眼睛看向贾母,见她脸色忿忿不平,便直接开门见山道:“随着年假结束,慢慢忙碌起来,我回家的时间和次数会更少,你们的儿子如果能有我一半的上心,我也不至于忙成这样。”

    “浩浩怎么了?这个公司是浩浩一手办起来的!没有浩浩你能住那么大的房子?你能被人整天供着!真是身在福中不知福!”贾母说的唾沫横飞道:“浩浩不忙?他再忙也是一个顾家的男人!他再忙,公司的大小事也得他做决定!也得他拍板!”

    方静秋没有和她争执辩驳,只是伸手将贾父怀中的女儿接了过去。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