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九十三章 想一出是一出
    方静秋这次干脆不说话了,也不回应他了,专心致志的看着电脑上的文字,手指飞快的敲击着键盘。

    “方静秋!”贾浩这次忍无可忍,一拳重重打在她的办公桌上想要引起她的注意,但却没有任何效果。

    得到的仍然是方静秋漠然的眼神,和冷若冰霜的表情。

    哪怕就是手上拿着神兵利器,对手是一团棉花也无可奈何,他反复重复着一句话:“你太可怕了……太可怕了,方静秋。”

    “你第一天认识我吗?当初跟我结婚的你,就不可怕?你当初的目的是什么?别说你忘了!”

    贾浩气结,站在原地大眼瞪小眼的说不出话来了,一口恶气憋在心口,却再也没有说的勇气。

    方静秋漠然道:“该说的你都说完了吗?出去吧,你还有很多工作没做。”

    言罢拿起桌上电话通知秘书道:“送客。”

    秘书小心翼翼打开办公司的门,站在门口向贾浩鞠了一躬道:“贾总,您现在走吗?”

    贾浩咬牙切齿的看向办公桌后的女人,在她波澜不惊的脸上看不出任何一点多余的神色,贾浩心寒了,转身向门口的方向走去。

    秘书在他离开之后关上了门,方静秋疲惫的坐在椅子上,抬手捏了捏鼻梁。

    随手切换了一下电脑的屏幕,画面变成了摄像头所分割的小屏幕,选了一张有人的画面放大,是两个年轻的保姆轮番哄着一诺。

    这胖乎乎的小丫头嚎啕大哭,将玩具摔的到处都是,保姆趴在地上低声细气的哄着还被小姑娘踢了一脚。

    不用开声音也知道她想要什么,无非是要爷爷奶奶。

    她兴许不知道,当年才离开a市的时候他也曾这么哭闹着要找外公外婆,没关系,等到时间长了就好了,小孩子嘛,就是这样的,时间会带走一切,也会改变一切。

    但她也不知道,贾一诺已经不是小孩子了,她已经是一个有独立思维马上就要上小学的儿童了,那些细微的变故依然会在她的心灵深处留下阴影。

    贾浩憋着心里的恶气下楼,也没回自己的办公室,径直开车出了公司。

    一路上压抑的情绪让他几乎快要爆发,忍不住猛踩油门,前方十字路口没看到红灯差点与前车相撞,电光火石间迅速踩上刹车,两辆车都发出轮胎摩擦地面那刺耳的声音,双方被急急逼停。

    贾浩冒出一身冷汗,手脚发凉。

    对面的司机也是怒不可遏,欲要下车叫嚣,一看到眼前这辆是价值不菲的豪车,只能将骂娘的话含在了嗓子眼里。

    贾浩平复了一下自己的心情,打开车窗。

    交警也过来让他出示驾驶证和行车证,一看到人是嘉航集团的总裁,难免有点要放水的意思。

    “您没喝酒吧?”

    “没有。”贾浩深呼吸一口气道:“不好意思,我刚才有点走神。”

    “这不是走神不走神的事,刚才您知道多危险吗?超速!闯红灯!也得亏您这车的性能好,要不然啊,非得闹出人命不可!”

    贾浩连连点头,看到周围的车都在鸣笛催促,甚至还有人看热闹不嫌事大的掏出手机拍照,看来用不了多久自己就得出现在头条了。

    不过也不一定,方静秋的公关能力一向做的滴水不漏,媒体那边必然不会轻易就爆出自己的负面形象。

    “交警同志,要不然咱们换个地方处理一下事故?拦在路中间也不是个事。”

    交警却开出一张罚单道:“三个工作日内去交警大队处理一下事故就行了,没出现车辆损伤和人员伤亡,没什么大问题,以后开车注意点,要实在不行您就让司机开啊,生命安全最重要嘛!”

    “是是是,您说的对。”贾浩接了罚单之后赶紧将车驶离,心情也终于慢慢平复下来。

    在刚才生死一瞬间的紧要关头,他的脑海中一片空白,劫后余生率先想到的不是自己的孩子和父母,却是方静秋。

    那一瞬间无数信息恍如走马观花一般出现在他的脑海之中,他要是死了方静秋怎么办?

    不过可以肯定的是,她会过的很好,多少人羡慕她的家世,羡慕嫁给了自己的她,羡慕她的美貌和才华。

    但他为什么还是想到了方静秋,就这么突然想到了。

    刚才的惊魂让他不敢再继续分心下去,只得将车停在路边的一个停车场内,车上的他久久没有下车。

    想了想,拨通了方静秋的电话。

    电话被接通,声音依旧是不冷不热:“有事?”

    “静秋……”对面沉默,他只得继续说下去:“你还在忙?”

    “一会要谈一个国外的项目。”

    “你不要这么辛苦,尽量将工作交给职业经理人,你小心自己的身体。”

    临走前还怒气煊天的人,转眼间又心平气和的关心起了自己,要不怎么说这个男人一直以懦弱闻名呢?说的好听点是谦卑,尊重,说的难听点就是扶不起的阿斗。

    “你还有事?”

    “我知道你又要嫌我没用,公司逐渐做大,很多新的项目和知识我也跟不上了,以后,我会尽量不出现在公司里惹你生气。”

    方静秋蹙眉:“贾浩,你是这个公司的董事长!”

    贾浩道:“以后你就是了,辛苦你了。”

    “慢着!你要干什么?”方静秋终于察觉出他神色之中的不正常:“难道在你眼里,我要的就是你董事长的位置和公司的全部股份?”

    “你想要成功,现在,我给你,你成功了。”

    “可笑!你永远就像个没长大的孩子,真是想一出是一出!”

    言罢重重挂断电话,手机的听筒内传来嘟嘟的声响。

    贾浩疲惫的伏在方向盘上,天知道他多么羡慕那些平凡的情侣和夫妻。

    不说别的,就说方锦程和苏楠吧,两人就算有点摩擦矛盾打打闹闹,但也真的印证了那句话,打是亲骂是爱。

    他和方静秋这几年还剩下什么?除了名存实亡的婚姻,就是人前人后的演戏,曾经飞蛾扑火如他,怎么也想不到自己会有今天,这个女人既可怕,又可怜……

    没过几天,囡囡在外公外婆家里逐渐习惯,终于不再吵嚷着要找爷爷奶奶了,这对方太太来说是一件大好事。

    早年退休之后就有了囡囡,外孙女被爷爷奶奶接走之后就把所有注意力转移到儿子身上,督促他的学习,教育他的人格,还给他张罗了一门婚事。

    可儿子一结婚她就又闲了下来,小两口的生活她总不能再过问了吧,甚至都开始考虑去参加什么老年兴趣班了,结果外孙女又重新回到了她的怀抱。

    通常退休的人,含饴弄孙便是最大的希望和乐趣,对他们这种军旅一生的人也不例外。

    眼开着天气逐渐回暖,孙女还有半年幼儿园要上,又开始为幼儿园的事情发起了愁。

    军区大院的家属楼比较多,还专门开办了一个小幼儿园,两三位老师执教,已经开了多少年了。

    让囡囡上院里的幼儿园吧,担心教育不合适,去外面上那些资费极高的私立幼儿园吧,又不放心,方太太又陷入了两难的境地。

    苏楠回来的时候就看到了方太太坐在摇椅上一脸愁容的看着囡囡,小姑娘几天不见愈发水灵出挑了,还真就一天一个样。

    “一诺啊,你看谁来了。”芬姐呵呵笑着唤她。

    小姑娘先是躲在芬姐的腿后面,接着露出个小脑袋,怯生生的唤了一声舅妈。

    “一诺真乖!”苏楠听的心花怒放,越看越觉得这小姑娘可爱漂亮,传承了方静秋强大的基因。

    “少奶奶回来的正好,太太不妨把烦心事跟少奶奶说说?”

    “妈有什么烦心事?”苏楠把围巾和外套挂了起来,一边接了芬姐送过来的热茶抱着暖手。

    方太太笑道:“也算不上烦心事吧,不过就是一诺幼儿园的问题。”

    便把自己的担忧根苏楠说了,还真有点纠结起来。

    “大姐怎么说?大姐没说送哪个幼儿园合适?”

    “大小姐不管呢,她最近忙公司的事都很少过来,太太觉得这种事也不该去烦她。”

    方太太叹口气道:“静秋的性子脾气我是知道的,就算问了她也只会说让我们看着办,也不会干涉。”

    苏楠忍不住要吐槽了,这是怎么了,一家子都是天秤座吗?选择困难症?

    不过仔细想来,她的选择困难症也不轻啊。

    “我觉得留在军区大院上幼儿园好一些,”苏楠想了想道:“一诺从小在外地长大,在本地没什么朋友,去大院幼儿园的话会认识更多的朋友,可不能小瞧小孩子的友谊啊,这是非常非常重要的启蒙!”

    “可院里的师资水平一般,现在不是都说不能让孩子输在起跑线上吗?”

    苏楠忍不住捏捏一诺的两颊笑道:“长这么好看已经赢在起跑线上了,是不是啊,一诺?”

    小姑娘咯咯笑着往外婆身后去躲,只听苏楠又道:“妈,你就放心吧,幼儿园的教育对她今后的学习不会有任何影响,反而交到的朋友则会影响她一辈子。”

    芬姐表示赞同的点点头:“太太,我觉得少奶奶说的很有道理!”

    方太太看看芬姐,又看看苏楠,无奈笑道:“既然你们都这么说,那,就这么办吧。”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