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九十五章 谢绝勾搭
    比赛结束,回更衣室洗了澡换了衣服,最后人都走光了,就剩下苏楠和方锦程。她给他使劲的擦了擦头发,没有吹风机,就这么出去还不感冒了。

    给他擦头发略有些吃力,苏楠不得不踮起脚尖,当她越来越吃力的时候,一低头,好小子竟然也把脚尖踮起来了。

    “你神经病啊!还能不能好好擦头发了!”苏楠把毛巾甩他身上,气的不轻。

    一把将人凌空抱起来,方某人哈哈笑道:“我的警花姐姐,你可真矮啊!”

    “找揍是吧!”苏楠亮拳头威胁他。

    赶紧抱着媳妇亲了两口:“我错了,我错了,我媳妇儿不矮,我媳妇儿就是一巨人!”

    “怪不得等不到你们呢,原来还在打情骂俏啊。”门口传来了不和谐的声音,却是姜玉琪。

    把苏楠放下来,方锦程笑着跟她打招呼:“美女,有事?”

    姜玉琪穿着一件红色的大衣活像一只会发光的红灯,拉直的长发乌黑发亮,衬托出一张瓜子小脸,白白净净。

    她冲方锦程吐吐舌头,双手背在身后,略有些害羞道:“周日我过生日,以前你每年都给我过生日,我想,你现在结婚了嘛,要来给我过生日嫂子别再误会。今天听说嫂子在,就来向嫂子申请一下!”

    “哦,对,你要过生日了!”方锦程恍然想起来道:“对对对,是周日,我记得,不过我最近比较忙,没办法过去,你们吃好喝好啊。”

    姜玉琪不无遗憾道:“现在大家都各自实习工作了,也没时间聚在一起了,这次趁着我过生日嘛,大家都赏脸,一群老朋友聚聚,再也不会到的这么齐了,而且是晚上聚会,你要是不来就太扫兴了!”

    苏楠看得出方锦程拒绝的有点犹豫了,他在社会上有一票兄弟,学校里同样有一群死党。

    姜玉琪说的不无道理,现在都各自毕业工作了,以前再相聚在一起就难了。平时在一起打游戏的人,一起逃课的人,一起打篮球的人,都将各奔东西,再也没有相聚的可能了。

    “那就更不能去了,我晚上不出门。”方锦程依然拒绝。

    姜玉琪作祈求状:“拜托,来吧,来吧,要不然,嫂子也一起过来?”

    苏楠赶紧摆手:“我去干什么啊,你们年轻人聚会,我去凑什么热闹啊。”

    “嫂子您说什么呢,你也不老啊,什么叫我们年轻人聚会,再说了,方少不是妻管严吗,您要是不去他更不敢去了。”

    “没事,你们尽管玩去吧,吃完饭早点回来就行了,不用管我。”

    方锦程揽住她的肩头道:“说什么呢,不去,在家陪你。”

    苏楠道:“你去吧,我周日晚上可能要加班,你们散了顺便来所里接我吧。”

    方锦程苦着一张脸道:“不是吧?都说了不让你加班了。”

    “这不是马上要调走了吗,手上一些活也该完结交接一下了。”

    姜玉琪听了大喜:“那,我们就等着你啦方少!到时候你一定要来!你要是不来我们就不开席了!”

    “喂,小爷还没答应呢!”

    “嫂子都答应了!难道你不听嫂子话啊!行啦,我走了,你们,继续,继续!”言罢就像一只花蝴蝶一样蹦蹦跳跳的离开了。

    剩下苏楠和方锦程彼此对视了一眼,两人颇有些无奈。

    “媳妇儿,我跟她真没什么关系,就算有关系现在也早就断了!”

    苏楠点头:“以前对我横眉冷对的,今天突然这么热情,我还真有点不习惯,你说她是不是又想在生日宴上勾搭勾搭你?”

    “这你放心!放一百个心!勾搭小爷的人多了去了,什么手段我都免疫!”

    “那就是制造一个画面,等着我去捉奸在床喽。”

    方锦程噗嗤一声笑了出来:“就她?就算她有这个心眼,我也不会上这个当,不然你都不知捉奸多少回了。”

    苏楠大骇:“还真有?”

    “逗你玩呢,作为已婚青年,小爷都贬值了你没发现?”

    “你还挺有自觉。”

    “那是,回家回家,我都饿了,咱们吃点什么去?”

    “你头发还没干呢。”

    “没事儿!冻不死,走吧!”

    给媳妇儿缠好了围巾就把人拉出去了,外面天黑的比较早,校园里已经夜幕降临,两人手拉手漫步在夜色下的学校还真有种浪漫的氛围。

    方锦程指了指不远处亮着灯火的大礼堂,撞了苏楠一下。

    苏楠也不禁乐了:“之前你还在那跟我表白的来着。”

    “走,骑自行车带你故地重游一下?”

    苏楠摇头:“冻死了,不去。”

    “好,不去就不去。”

    拉着苏楠的手往停车场的方向走,苏楠看着这个大男孩高大的身影,想到以往的种种,明显的发现他这一年成长了许多。

    “等你毕业的时候,我来参加你的毕业典礼,咱们再‘故地重游’!”

    方锦程嘿嘿笑,嘴里喷出一串白色的雾气。

    苏楠没好气道:“你笑什么呢?”

    “没什么,别人都是带着父母参加毕业典礼,我带着媳妇儿,不知领先那些loser多少年,能不笑吗?”

    苏楠对着他的屁股就拍了一巴掌:“你还不乐意了!”

    “乐意乐意!求之不得!你没看见我恨不得告诉全世界你苏楠嫁给我方锦程了?”

    “我正要说你呢,以后给我低调点!”

    “遵命!”嘴上答应的好好的,至于会不会这么做就不一定了。

    两人路上吃了顿火辣辣的川菜,辣的苏楠眼冒金星,回家的第一时间就是洗澡祛火。

    方某人倒显得极为淡定,躺沙发上玩手机等苏楠出来。

    三国杀一局没打完就收到了一个电话,来电显示是:姓王的。

    不是大王八,是大王八他哥——王向阳。

    两人一直互看两厌,彼此也不怎能对付,没有必要的事情一般不联系。

    王向阳这个人注重时间观念,因为他很会享受,该休息的时候休息,绝对不会谈公事。

    这个时间打电话过来不可能是因为投资学校的事情,那么就很有可能是苏楠的事,而且还是大事。

    方锦程表情严肃的接通了电话,对面却半晌没有声音。

    “姓王的?有事?”

    “锦程……”这两个字发声特别小,依稀可辨,还伴有电磁波的干扰,发出滋滋的声响。

    “你干嘛呢?上演午夜惊魂啊?小爷是被吓大的?”

    “锦程,找向中,来,接我,我中弹了,现场估计还有十个人左右。预计他们找到我,用不了半小时……”

    方锦程腾的站了起来,还没来得及问清楚情况王向阳就已经挂断了电话。

    随即,一个定位发到了他的手机上。

    这才反应过来,王向阳有危险,可能是仇杀,他现在自身难保!

    一边想着已经快速拨通了王向中的电话,接连打了两遍也没人接听。

    暗骂一声自己太蠢了,王向阳要是能联系上这个弟弟干吗还要给他打电话?

    王家的黑道势力大多被漂白的差不多了,剩下的也都由王向中全权接手,可以说他已经是王向阳最后的救命稻草了!

    “这总裁当的!也不在身边弄他几十个保镖!”

    不过现在说什么都晚了,作为曾经的黑道大佬,王向阳并没有得罪太多人,尤其是和利益挂钩,不少人还得仰仗他,不可能结仇。

    但他现在也顾不得去搞清楚状况,看到苏楠从浴室出来了就赶紧说道:“媳妇儿,你先睡,兄弟有难,我得出去一趟!”

    “怎么了?”苏楠一头雾水:“大晚上的遇到什么问题了?需要出警吗?”

    出警只会让王向阳的处境更加危险,而且什么状况他还不知道呢,别到时候连姓王的一起逮起来了,哪就玩完了。

    “不用,我过去处理一下,你先睡觉,乖。”迅速穿上外套拿起车钥匙,跑到门口的人又马上回去抱着苏楠亲了一口,挥挥手快步离开。

    苏楠不由有些担心起来,她还是第一次看到这小子慌里慌张的。

    一边开车一边拨通了几个狐朋狗友的电话,终于有人知道大王八的下落了,可惜这个地方他曾发誓不再踏足,如今也只能硬着头皮进来了。

    是潘英的场子,曾经因为堵车而误入的盘丝洞,害的苏楠在这里差点受到羞辱。

    里头仍然是群妖乱舞,各色炫酷的灯光晃的人头晕脑胀,钢管上的妖精们更是使出浑身解数,恨不得将自己整个人变成一条蛇。

    穿过人群,他往熟悉的卡座上找人,没找到王向中,但看到的都是些熟面孔。

    “大王八呢!”

    “呦!方少!方少来来来!坐啊!吹两瓶!”

    方锦程摆手:“甭嚷嚷,正事儿!大王八呢?谁看见了!”

    知道方锦程的脾气,也知道他这种身份的人怎么会跟他们坐一块:“楼上左边!第三间包厢!乐着呢!”

    方锦程摆摆手快步离开,后面一群人嘻嘻哈哈笑他如今结婚了也不安分。

    谁说他不安分了?以前不懂事,现在看这些小妖精们还真是倒胃口。

    上楼,推开左边第三间包厢的门,里头云雾缭绕,恍如仙境一般,更有人鬼哭狼嚎,唱的那叫一个难听。

    “大王八!你丫甭唱了!赶紧给我出来!”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