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百零四章 世上只有媳妇好
    “他知道什么!一次两次!非要把我气死他才满意!”

    “不会,绝对不会!”苏楠挡在二人中间再三保证道:“锦程没这么大胆子!要是他以后再惹您生气,不用您亲自动手,我先揍他!”

    方良业怒火烧头,尤其是看到苏楠身后的儿子还一副洋洋得意的样子,更是气不打一处来,推开苏楠就要对儿子挥皮带。

    “爸!”苏楠迎面抓住他的胳膊和皮带,大声说道:“别再打了!”

    客厅瞬间安静,跪在地上的人一怔,连方太太都楞在了当场,看着这两人。

    在这个家里,还从来没有人敢忤逆方良业,更不要说在他气头上拦人了。

    这不是别的,这可是老虎嘴上拔毛啊!

    苏楠似乎也才意识到事情的严重性,可拦都拦了,总不能怯场啊。

    咕嘟咽了口唾沫道:“那什么,爸,锦程都已经和我结婚了,是大人了,您再跟小时候似的打他多不好啊。而且当时结婚的时候你们不是说让我多管着他吗,我帮您打,帮您揍,您,别气坏了身子……”

    言罢竟好说歹说的从方良业手上把皮带给接了过来,做做样子似的在方锦程的身上抽了两下:“我帮您揍他,您甭生气了,我有自己的法子治他!以后要是再出什么问题,我第一个不饶了他!我要是饶了他,您尽管把他往死里揍!”

    “是不是亲媳妇儿?”

    “闭嘴!”老爸和媳妇儿同时对他呵斥。

    惊的方锦程只得给自己的嘴巴装了个拉链,双手合十的表示投降。

    “回屋里跪方便面去!”苏楠回头瞪他一眼道:“不许跪碎了!”

    “没方便面!”方锦程嬉皮笑脸的耍无赖。

    苏楠道:“那正好,跪遥控器!不许换台!”

    冲媳妇儿伸了个大拇指,方锦程一站起来带动身上的伤处微微皱眉:“那什么,爸,妈,我去跪遥控器了。”

    说着就屁颠屁颠的上楼了,看上去竟然还有几分兴奋。

    解救了方锦程,苏楠又好生给方良业顺顺气,小心翼翼将皮带放在旁边,并且亲自给他倒了杯茶赔不是:“对不起啊爸,锦程做错事都是我不好,我没能管好他。”

    方良业气到长长叹了口气:“子不教父之过,跟你没关系。”

    “是啊,这怎么能怪你呢,要怪也只能怪我们做父母的没把儿子管好,还连累了你。”

    “妈,说这话就见外了,锦程不是坏孩子,以前我就这么说过。”

    方太太想起之前苏楠对儿子的评价,心中总算有点慰藉:“没错,他也只是坏朋友太多了。”

    “爸妈,你们就放心吧,锦程交给我了,他的事我会管着,我要是管不了,你们随便揍。”

    方良业道:“让你受委屈了。”

    “不委屈,一家人不说两家话。”

    总算将二老安抚好,一场家庭矛盾就此打住,苏楠也跟着松了口气。

    回到房间,刚打开门就被一个浑身充满柠檬清香的庞然大物抱了个结实。

    大男孩才洗完澡,穿着浴袍,头发湿漉漉的往下滴水,抱着苏楠往床上一放,二话不说就要压下索吻。

    苏楠抬手将人挡住,看看他那张俊脸,又看看露出浴袍的锁骨:“你把衣服脱了。”

    “你给我脱。”夫妻间的小情趣他也是顺手拈来。

    苏楠也不客气,直接将那浴袍扯下来,胸前几道红痕一直通向背后。

    属于男人的结实身躯伏下,攫住女人软嫩的唇瓣,他撬开她的牙齿,唇舌纠缠,深吻缠绵。

    苏楠一边回应着这个吻,一边近距离的微微抬眸,看着男人抖动的长睫和专注的神色。

    双手环抱住他,在不小心碰上那鞭伤的时候明显的察觉到他皮肉一紧。

    直到彼此分开,她才冷静如常道:“拿医药箱来。”

    “没多大关系,慢慢就好了。”

    苏楠却再一次认真重复:“去拿医药箱来。”

    只得点点头,起身去找医药箱。

    翻找出消毒碘伏和一点活血化瘀的药膏,苏楠让他趴在床上,仔仔细细的帮他涂抹在伤口上。

    这么近距离的观察伤口,她也能更清晰的看到这片背脊之上,曾经那些暗淡了的,已经看不清的疤痕。

    “媳妇儿,你甭自责,我都习惯了。”

    苏楠没好气的在他背上按了一巴掌,怒目瞪向他道:“我有什么好自责的!做错事的又不是我!”

    嘿嘿偷笑,侧转过头看她:“我怎么说的来着,你把我带回来就是往刀山火海里推啊!”

    “你不是说愿意为我上刀山下火海吗?”

    “是啊,这还有假?所以我来了。”

    苏楠再次无语:“打你都是轻的!”

    “好媳妇儿不要生气,以后我什么都听你的,我要是不听话你让我跪方便面。”言罢讨好的抱住她的腰身往她怀里蹭,活像个讨人喜欢的小奶猫。

    苏楠怒不可遏:“膏药还没干呢!你给我老实点!都蹭我衣服上了!”

    某人变本加厉的把人按倒了耳鬓厮磨,听苏楠鬼哭狼嚎的指责他,更是爽歪歪。

    哎,他媳妇儿怎么这么可爱?

    虽然被保释,但作为一位公职人员,方锦程被光荣的停职调查了。

    萧婷给他打电话让他不要着急,很快就能回去上班。

    同样参与此事,萧婷却一点事没有,他却遭遇调查,不得不说,实习生一直在背锅从未被超越啊。

    停职了正好,他媳妇儿被停过,自己也被停过,那句话怎么说的来着,不是一家人,不进一家门。

    想到这一层联系,哪怕被停职也美滋滋的。

    “王总没什么事吧?”瀚海大学的董事办公室内,林孝先进门的第一句话就是王向阳,这让方锦程不满的皱起了眉头。

    “他能有什么事,肩膀中了一枪,脑袋挨了一垃圾桶,要是就这么死了,那还真不是王向阳。”方锦程头也没抬,为了下午的董事会议,他看资料看的都要打呵欠了。

    会议是他临时起意想要召开的,自从收购瀚海大学,春季改革,各项资金发放到位,他觉得现在差不多可以将入股分红提上议程开始实行了。

    “不是说他到现在也没醒过来吗?医生怎么说?”林孝先在沙发上坐下,等听下文。

    “说脑震荡,昏迷属于正常,做了检查,没什么事。”

    “这还真说不准,别成植物人了。”

    方锦程不乐意了:“我说你怎么说话呢,是不是朋友?”

    林孝先嘿嘿笑着说道:“我这不是想到你俩不对付吗,想说两句好话给你听,哄你开心呢。”

    “要不要等姓王的醒了,我帮你转达一下?”

    “别别别,我错了还不行?”林孝先又起身往他身边凑:“我看你对做生意挺感兴趣啊,还进什么机关单位,工资低不说,事儿还贼多!”

    “你一没媳妇儿的懂什么!”

    “啧啧啧,感情是为了警花姐姐呗,是觉得咱们生意人一身铜臭味?配不上你警花姐姐?”

    “也不全是……”还有一个重要的原因是帮苏楠调查父母失踪的真相,一开始真的只是纯粹想帮忙,但事情到了现在这一步,所经历的一切告诉他,有些事,好像没那么简单。

    表面上风平浪静只是障眼法,深处的惊涛骇浪无人知晓,排除所有的不可能,剩下的就算再不真实,那也是唯一的真相。

    推开林孝先凑过来的脑袋,方锦程道:“你来这么早干吗?没人告诉你开会时间是下午两点?”

    用肩膀撞了一下方锦程,林孝先道:“你懂的。”

    用死鱼眼看他,面无表情的装傻:“我不懂。”

    “嗨,不都说咱们瀚海大学的美女多吗?你们学校当初怎么说的来着,a大的高,科大的帅,瀚海的美女都还在?农大的草,江大的好,工大的媳妇儿不好找!”

    继续装傻:“是有这话,有问题?”

    “科大的帅指的谁啊?”林孝先故作矫情的再撞他一下。

    方锦程不装傻了:“除了小爷还有谁?”

    “那瀚海的美女指的谁啊?”

    “应该是泛指吧,之前传闻每个周五瀚海大学后门就停有豪车无数,等着接女孩出去,什么意思你应该比我懂。”

    “靠,方少你这话不仗义,什么叫我比你懂啊?副驾驶美女都不带重样的也不知是谁。”

    “哮天犬!你要是敢在我媳妇儿跟前说这话咱俩差不多可以割袍断义了!”

    林孝先伸手做停止状:“就此打住!我不是来掰哧你的风流史的,我是打算邀请你一起去猎艳的!怎么样,中午,食堂,偶遇去?”

    “不去,你以为我跟你似的,没人要?”哼唧一声,洋洋得意的掏出手机拨通了苏楠的电话。

    阳光透过玻璃窗洒在大男孩的脸上,将他的五官照亮:“媳妇儿,一会我接你吃饭去!”

    一朵乌云飘来,挡住太阳,让他脸上表情瞬间冷峻起来:“查案子?去郊区?跟谁?姓徐的?不是姓徐的?好吧,那晚上见,等一下,亲一口!”

    “嘟嘟嘟——”

    林孝先虽然拼命克制自己不要笑出来,但还是有点要憋出内伤了,尤其是看到方锦程那张黑脸,真想拍手称快!

    “不知道这边伙食怎么样,就当是微服私访吧!”方某人捏紧手上的手机,一拳重重打在桌上:“要是不好吃!食堂的承包合同也不用继续签了!还有!把后门锁了!”

    “喂喂喂,被你媳妇儿放鸽子,你也不能阻拦我校女大学生的积极致富路线啊。”

    方锦程咬牙切齿的拉住他的衣领将人往前一带:“你一人就能带领她们脱贫,相信自己!”

    林孝先干笑:“我,我怕吃不消,你,跟我,分担分担?”

    “废话少说,去不去食堂了!”

    “去去去!”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