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百一十章 你不要太过分
    “媳妇儿,你就放心吧,你老公有法子应对。”

    苏楠道:“方锦程,你葫芦里到底卖的什么药?是不是两口子?你还要跟我卖关子?”

    “好吧好吧,一两句电话里说不清楚,你一定要知道的话,今天晚上回去告诉你。”

    对面大男孩对着电话啵了一口,急匆匆的挂断了电话。

    苏楠对着手机大眼瞪小眼看了半天,嘭的拍在桌上:“什么叫今天晚上,晚上黄花菜都凉了!”

    王向阳不会遇到危险最好,就怕他会遇到危险!

    本来还想问问到底是什么事情,看看自己能不能帮上什么忙的,现在看来,一点忙也不用她帮了。

    伏案工作的时候还是有点放心不下,没多长时间就听到外面警笛大作,不少警车齐齐出动,似乎发生了什么重大的案件一般。

    苏楠站起来看向窗外,办公室内不少同事也纷纷看了过去。

    “什么案子啊?不会又是机场枪击案什么的吧?”办公室内资格比较老的钟老先生率先发话,得到大多数人的赞同,纷纷表示很有可能。

    “最近不太平,事儿多!”

    “按我说,那些黑恶势力就该打压到底!绝对不能姑息养奸!一个倒下了,一个又起来了,尤其应该加大对枪支弹药的管辖力度!这还是在我大a市呢!还能不能给老百姓一点安全感了!”

    “你懂什么,说隐晦一点是相互制衡,往深了说就是上头还有求于这些人!”

    老钟对着说话的人来了个暴栗:“胡说什么呢!不说话没人当你是哑巴!工作!赶紧工作!”

    言罢还有意无意的看了苏楠一眼,这让苏楠有点莫名其妙,这跟她又有什么关系?

    不过突然出警的状况真的和王向阳没什么关系?

    一天下来都有些心神不宁,不用再加班的她准时下班,给方锦程打了个电话,得到的答案是是让她先打车回家,自己在外面有点事情。

    看了一眼马路对面的检察院,苏楠有点不放心,想要再打个电话过去确认一下,又觉得自己多此一举了。

    恨恨攥紧手上的手机,她反问自己,既然他都有心欺瞒了,自己何必再咄咄逼人,多一事不如少一事!

    正打算去公交站台坐车,一辆车从市局驶出,摇下车窗并对她按了一下喇叭:“楠楠!”

    “师兄?”

    开车的人是徐子瑞,他还穿着警

    服没有换下,一手扶着方向盘,一边探身出窗外看她:“下班回家?”

    “嗯……你今天不加班了?”

    “也不是每天都加班。”徐子瑞道:“你的小朋友没过来接你?我送你一程。”

    徐子瑞对方锦程的敌意由来已久,言辞上的针锋相对和冷嘲热讽她也听到过不少,所以自从进了市局就一直尽量避免和徐子瑞单独见面,甚至连他们刑警大队附近的范围都尽量少的踏足。

    “不用了师兄,我再等等,你不还得去接晨晨吗。”

    “他现在应该忙到顾不上你。”

    “额?”苏楠一脸纳闷,脸上的笑容有点维持不住了,强颜欢笑道:“你,知道他在哪?”

    徐子瑞侧身将车门打开,对她使了个眼色:“上车吧,我送你回家。”

    苏楠想了想,又看了看对面检察院的方向,最终打开车门上去:“好吧,麻烦你了师兄。”

    “不用客气,”徐子瑞嘴角微微上扬,一边发动车子,一边微微扭头看向苏楠道:“你现在没有以前那么自由了吧?毕竟是在地方派出所,除了所长,怎么着都好说话,要去哪里也有公车可以开。对了,方锦程家里那么有钱,怎么不给你买一辆车呢?”

    “他们家也只是普通家庭而已。”苏楠微微蹙眉:“就算大姐是企业家,有一定的经济能力,但那也是她的个人财产而已,不是方家的,更不是锦程的。”

    “是吗?”徐子瑞道:“那你以为方锦程花天酒地的资本哪里来的。”

    苏楠再次不悦的皱起眉头:“他以前还在上学,姐姐姐夫是给过他一些生活费,但他现在成长了,懂事了,已经开始自己工作赚钱了,在金钱支配方面也很保守,他的车撞坏之后就一直借的姐夫的。”

    徐子瑞笑着摇头:“好吧,你现在已经被他灌输**汤了,张口闭口都是他的好,眼里心里也都是他的好,当局者迷。”

    苏楠顿感无语,更不知该如何往下接话:“我说的是真的,锦程在改变,你平时和他接触不多,看不出来也正常。”

    “我不需要看出来,我只需要知道他身边的狐朋狗友干些什么,我就知道他在干什么了!”

    苏楠挑眉:“我还不知道你对他和他的朋友竟然这么感兴趣?”

    “我不感兴趣,只不过他们总是会出现在我的视线范围之内,比如有事没事的,给我找点麻烦。”

    “你还在为锦程之前刁难你的事情生气?他都已经请你和晨晨吃饭道过歉了。”

    徐子瑞紧抿嘴唇,专心开车没有说话,看到前方黄灯闪烁,缓缓踩下了刹车,在红灯亮之前停了下来。

    苏楠忍不住想,这要是方锦程铁定踩的不是刹车,直接一个油门窜出去了。

    思及此处,很是无奈的笑了起来。

    “你知道什么。”沉默的徐子瑞突然开腔,让苏楠有些疑惑的转过头去。

    “那天他是在请我和晨晨吃饭?”

    苏楠没好气道:“我以为那个话题我们已经过去了。”

    “他是在炫耀,是在示威!”开车的男人声音突然拔高,一拳打在方向盘上,有些怒不可遏道:“他是想让我看到,我失去了你!他得到了你!就算是先来后到!我也输了!彻底的输给了他!”

    “师兄,我并不是一个物品,不是你和方锦程之间逞凶斗狠的砝码!”

    “不是?怎么不是!已经是了!你以为他是真心喜欢你的?你以为他真的想和你在一起?!他不过就是为了给我点颜色看看!为了激怒我!为了报复你!玩弄你!就欺骗你的感情!这对他来说是随手拈来的事情!因为他的日常生活就是如此,只不过把那些年轻的女大学生换成了你而已!等把你玩腻了之后,和你离婚!他还是有钱的小鲜肉!你是什么!你什么都不是了!”

    “嘀——!”

    “嘀嘀——!”

    “滴滴滴!!”

    后面堵着的才车都此起彼伏的按响了喇叭,催促着前面的车赶紧通过路口。

    然而徐子瑞刚把她训斥了一顿,正兀自气喘吁吁,一双眼睛又是愤怒又是心疼的锁定苏楠,恨不得抓住她的肩膀好好晃晃,把她彻底晃醒了!

    苏楠也是大眼瞪小眼的看着他,她算是彻底败给徐子瑞了,不知道怎么说他,也不知道自己该说点什么。

    要不是身为人民警察不能带头违反交通规则,她现在就直接开车门下车去了。

    路口的绿灯再次变为红灯,身后不少司机传来了难听了谩骂声。

    “楠楠,我跟你说的……”

    “打住!”苏楠做了一个停止的手势,有些无奈的看向他:“这些事情你不用跟我说了,方锦程到底是什么样的人,我自己心里有数,师兄,有些话再说下去,就有点不愉快了。”

    徐子瑞锁定她的眼睛,最终无奈放下手刹,挂挡,在看到绿灯的时候发动汽车。

    苏楠真的已经是在克制自己的情绪了,她以前怎么没发现师兄这么偏执和极端,不过也许正如小张小林所说的,师兄是关心则乱。

    但这份关心并不是她想要的,已经严重影响了她的心情。

    “你刚才说知道锦程在干嘛,你到底知道什么?”强忍着想下车的冲动,她还没问自己想要的答案。

    徐子瑞板着个脸,不说话,专心致志开车。

    苏楠觉得自己的耐心已经完全耗尽了,甚至和他独处在一个空间之内都有点疲惫,既然他不想说,想卖关子,好,那她不问了行不行?

    “前面临时停车的标志前放我下来,我自己坐公交车回去。”

    徐子瑞没有吱声,却已经慢慢放缓车速,苏楠松了口气,总不至于再跟他继续耗下去了。

    车子刚挺稳,没等她解开安全带,就忽然被巨大的黑影笼罩下来,她刚抬头,脑袋就被一只大手按向对方的唇瓣。

    触感的绵软和炽热让她如遭雷击,想都不想,瞬间挥拳打了出去,紧接着踉跄撞开车门,整个人跌落出去。

    路边的行人一头雾水的向这个方向看来,看到苏楠惨白愤怒的一张脸不明就里。

    她从地上站起来,用力擦了擦嘴唇,力气大到几乎快要擦掉一层皮了,她恨恨看向徐子瑞,在那小小的车厢内,男人闭着一只被揍到睁不开的眼睛看向她,另一只完好的眼底满是痛苦。

    苏楠怒不可遏,真恨不得再打他一拳,但却不得不硬生生的克制住。

    “你太过分了!”她撂下这句话转身就走,只听背后传来徐子瑞懒懒的声音。

    “你不是想知道方锦程在干嘛吗?”徐子瑞道:“看看新闻你就知道了,没错,那都是他策划的!”

    苏楠走的头也不回,甚至不愿意去回应他,饶是如此,他说的话也让她心有余悸。

    方锦程到底在做什么?竟然能做到上新闻的地步?

    加快脚步走到前方的公交站台,离家很近了,不管是几路公交车,上去再说,现在先摆脱徐子瑞的视线要紧。

    又用力擦了一下嘴唇,差点秃噜皮,不用照镜子她也知道自己现在多么狼狈!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