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百一十一章 都不是好东西
    本地的实时新闻介绍了下午市区突发的枪击案,案犯人员已经抓捕归案,其中涉及一些商界重要人物目前还没有得到公开许可。

    新闻兴许还要审核才能播出,但网友的能力却是不可小觑的,早就已经猜出了事情的始末。

    网络上关于下午枪击案的经过和结果已经有了答案,甚至有网友已经猜出这件事和王向阳有关系。更有各行各业的人员表示之前机场发生的枪击案他确实亲眼目睹,其中就有本市商业大亨王向阳!

    下面还有网友跟着附和,说在王向阳所住的医院工作,听说他今天出院!

    苏楠拿着手机坐在沙发上,表情沉重。

    照徐子瑞的说法来看,王向阳出院这件事就是方锦程策划的?

    他应该早就清楚,要害王向阳的人正在暗处处心积虑,怎么可能在这种情况下安排尚未清醒的王向阳出院!

    越想越觉得这其中有蹊跷,新闻透露有人员伤亡,但并没说清楚是什么人,她很想给方锦程打电话,又担心听到不想听到的答案,最终把手机扔在了一边。

    方锦程回来的时候看到客厅一片漆黑,刚将声控灯打开,看到沙发上那双幽幽的眼睛就被吓了一跳。

    “媳妇儿?你还没睡?”换了拖鞋,巴巴的跑到老婆跟前,将沙发上盘腿坐着的人抱怀里去亲了一口。

    苏楠敏锐的嗅觉又察觉到了一些不同寻常的味道,仰头看了看这个大男孩嬉皮笑脸的神情,又拿起他的手放在鼻尖闻了闻:“你开枪了。”

    男人勾唇笑的人畜无害:“合法。”

    “枪呢?”

    “婷姐的,还给她了。”

    “为什么开枪?”

    “自卫。”

    “为什么需要自卫?”

    “没办法,你老公太帅了,被人家用枪逼着出轨,那我能出轨吗?我媳妇儿这么强悍,不对,我媳妇儿这么天上难寻地上难得的,就算是一枪崩了我也不行啊!”

    苏楠一脸冷漠的看着他,最后选择起身上楼。

    “媳妇儿?”

    “不想说实话,你今晚就在楼下睡吧。”

    楼下有他的卧室,早就说要改成书房,结果两人都是用不到书房的人,所以一直将这个计划搁置了。多亏没改,现在也还能派上用场。

    苏楠上楼,身后没有传来脚步声,他没有跟上来。

    一甩手用力摔上卧室的房门,她将自己整个人重重扔在床上。

    徐子瑞说的话让她心有余悸,然而一想到徐子瑞,她又忍不住用力擦了擦唇瓣。

    又一把抓过枕头闷在脸上,她用力踢了踢腿,真想打自己两巴掌。

    人还没回来的时候她明明想要心平气和的和他谈谈,将事情的来龙去脉问清楚,结果现在还没开始谈就先开始冷战了!

    真是一肚子气没处撒!

    可没过多长时间房门就被敲响:“媳妇儿,开开门,听话。”

    苏楠继续闷着枕头:“不说实话就别想进来!”

    “我给你煮了点牛肉面,你开门。”

    一听到牛肉面三个字,她的肚子竟然不争气的咕咕叫起来,这才想到自己回家后就没有吃饭,顿感饥肠辘辘。

    可最后的尊严让她硬生生忍住,就是不肯去开门。

    “媳妇儿?我进来了啊。”

    “不准进!”

    “我没有在征询你的意见,只是告诉你一声。”

    话音落,卧室的门已经被打开,他就这么大摇大摆的进来,顺手将灯打开。

    苏楠一把将枕头扔了过去,端着面碗的人成功避开,颇有些无奈的看向苏楠:“打着我没关系,面洒了你岂不是还要饿几分钟才能吃得到。”

    苏楠坐起来眼神不善的看着他,但是扑鼻而来的面香又让她的肚子没出息的响了起来。

    “你给我过来!”

    笑嘻嘻的过去,将面送到苏楠面前,可一看到她的样子,这个大男孩脸上的表情也不由一僵。

    “你怎么回事?”

    “给我面!”苏楠伸手去抢面碗,却被他抬手端走。

    “我说媳妇儿,你的嘴巴怎么肿了,怎么回事啊?”

    苏楠看着这个人,恨的牙痒痒:“关你什么事!”

    “不是,怎么就不关我事?你掉根头发都关我事!”

    苏楠挑眉:“是吗?你在乎的难道不是只有你的兄弟,对我,能藏多少就藏多少,能隐瞒多少就隐瞒多少。”

    方某人纳了闷了,还有点莫名其妙,把牛肉面往床头柜上一放,他一脸认真道:“你不会是在怀疑我吧?”

    “你对我说过几句实话?”

    “但凡我对你说的,都是实话。”言罢还伸出两根手指指天,赌咒发誓道:“你看我们才见面的时候我就告诉你我不是小朋友,怎么样,没骗你吧?”

    白眼一翻,真想一巴掌招呼在他的身上:“那你没告诉我的呢?我问你,你今天干什么去了,王向阳出院的事情到底和你有没有关系!你开枪是不是因为王向阳出院被劫你也在现场?”

    “你先告诉我,你嘴巴怎么回事?”

    “我先问你的!”

    “对我而言,任何一件事都不会比你重要。”

    “你这种花言巧语骗骗在校大学生还差不多,骗我没有任何作用。”

    “没作用不也骗到手了吗,快说,怎么回事?”

    骗到手了?苏楠真想冷笑出声,是啊,她确实被骗到手了。等哪天玩腻了,不想继续了,他就可以笑着说,我骗你你也当真啊?你已经不是在校大学生了,怎么还这么单纯呢!

    “被亲的。”

    “什么?”方锦程淡定的表情有点维持不住了,他觉得自己的嘴角在抽抽,抓住苏楠的胳膊,他兀自坚强的挤出一个笑来。

    “媳妇儿……我早上临走前亲你的力气有这么大?”

    苏楠看得出来,他在努力克制,这要搁在以前,身为男人的自尊心早就让他开始掀桌子骂人了,说不定还要动手。

    能忍到这个地步苏楠也佩服他,不过看到他这样的表情她怎么就这么爽呢?!

    “我师兄亲的,嘶——你要掐死我?”

    不受控制的捏紧她的胳膊,方锦程赶紧松手作投降状,只不过眉心紧紧皱成了一个川字,这让他有点不敢去相信自己的耳朵所听到的。

    他起身,原地转了两圈又看向苏楠,盯着她的嘴巴看:“你是开玩笑的,还是真的?”

    “真的,没有道理我让你坦白,自己却还瞒着你。”

    张了张嘴,凭嘴型可以看得出来,他是打算要骂娘了,好在没有出声。

    “他为什么亲你?亲了多长时间能把你的嘴巴亲成这样?媳妇儿,我记得你挺能打的啊!他这是在耍流氓!是强制猥亵妇女罪!你怎么不一个过肩摔弄死丫的!早先对付我的能耐哪去了啊!”

    苏楠平静道:“你怎么知道他是强制我的?”

    方锦程再一次的哑口无言:“你的意思是说,你自愿的呗?”

    “如果没有你,说不定我和师兄现在已经在一起了,我就算自愿的也不是不行。”

    “苏楠!”方锦程一把抓住她的手和肩,以一种绝对擒拿的姿态将其按倒在床上,居高临下的看着她。

    她红到发肿的嘴唇怎么看怎么扎眼,怎么看怎么别扭,一想到徐子瑞的猪嘴和她接触过,他都恨不得现在就把徐子瑞弄死!

    这不仅仅关乎到他作为男性和丈夫的尊严,也让他深深有种苏楠被人侮辱被玷污的感觉,也真应了那句话,好白菜被猪拱了!

    “我告诉你,就算没有我,你们也不会结婚!”他忍不住怒道:“你以为他是什么好东西!要是想跟你在一起早就行动了!他既然早就认识你了,在你相亲的时候为什么不阻止?为什么不表白?因为他知道这些人对你而言根本没有任何吸引力!他又想立牌坊!又想吊着你的胃口!他就是什么好东西了!”

    苏楠却出奇的冷静:“你们都不是好东西。”

    “我怎么就不是好东西了?我要不是好东西,早弄死他了!还让他有机会接触你?碰到你!?市局那地方你也趁早别待了!在公安局被人耍流氓,还有没有王法!”

    “那你觉得我应该去哪?要不然问问王向阳,王家还缺不缺打手?”

    方锦程没好气道:“你今天是跟姓王的过不去了是吧?好,我告诉你,今天是怎么回事。”

    又一把将人从床上拉起来,顺手把牛肉面端给苏楠:“吃面,一边吃一边听我说。”

    “不吃!”她将头扭向一边,气都气饱了,想吃才怪。

    “吃,不吃没有故事听。”

    冷睨方锦程一眼,不情愿的将牛肉面接了过来,还热乎着。

    牛肉是芬姐送过来的卤牛肉,想吃的时候直接入锅也比较方便,搅拌了一下面条看能看到碗底躺着一个荷包蛋,几片菠菜叶子,色香味俱全,勾的她的肚子又不争气的咕咕叫起来。

    一脸勉强的吃了一口:“说吧!”

    “不出意外的话,龙乃山的势力在三天之内将会从a市铲除。”

    “已经确定是他做的了?抓到证据和把柄了?警方出面还是王家出面?”

    “不全是他做的,证据有,把柄没有,这件事,我出面。”

    苏楠又一记眼刀飞过去:“你现在是什么身份?你工作不想要了?”

    目光依旧落在她的唇瓣之上:“还真有点不想要了,我觉得我不适合干这行,但是之前答应过你的事情,我得做完。”

    说出去也许没人信,多少人挤破头想要进入的单位,他竟然全然不当回事,甚至还说出这么大言不惭的话。

    “你不用帮我找父母,想干嘛干嘛去吧,我也管不了你。”苏楠说完大口吃面,没人和饭过不去。

    “可是媳妇,”大男孩抬手抚摸她的头发:“我想让你管我,我保证听你的话。”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