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百一十四章 间歇性失忆
    “你说什么?!龙乃山?!怎么回事!”

    大王八被自家三哥看的一哆嗦,更加结巴起来:“还,还能怎么回事,三,三番五次的对,对你下手,三哥,就算,你大度,我也,我也不能忍!就算,我忍了!家里头,也,也不能忍!有没有把我们王家,放,放,放在眼里了!!”

    王向阳薄唇紧抿,看着手机不说话,眼底光芒微收,稍稍犹豫之后便道:“你去,把医生叫过来。”

    大王八立马紧张兮兮道:“三,三哥!刚才,医生不才给你检查过吗!你,你哪里不舒服?是,是伤口?还是后脑勺?”

    “去叫。”

    “哎!”应了一声就撒丫子跑出去,刚跑两步想起来自己何必亲自去呢,房间里有呼叫器,而且门口有小弟可以使唤啊!

    “赶,赶紧!去叫医生!都给我叫来!”

    小弟应声跑了出去,没一会一众医护人员就纷至沓来,将才空下来的病房挤了个满满当当。

    主治医师上来就问他哪里不舒服,是否需要做一个全身检查,最不济也拍一个脑部ct,毕竟他是因为小脑受损而陷入昏迷。

    虽然昏迷期间没有检查出什么问题来,但是现在醒了,说不定潜在的问题就能看个一清二楚了。

    王向中站在一群医生后面急的搓手,忍不住踮起脚来去看他三哥的情况。

    三哥还是三哥,本来话就少,现在不怎么说话也没觉得有什么不对劲的地方。就是昏迷了一段时间,整个人都显得消瘦了许多,颧骨也比以前高了些。

    “王先生?”医生见他不说话,便再一次的开口提醒道:“我们觉得做一个全身检查,很有必……”

    王向阳抬手,将他要说的话打断:“全身检查就不必了,我好像有点间歇性失忆。”

    医生不由张大了嘴巴,他显然也是第一次听到患者平淡的为自己确诊出失忆。

    大王八在人群外面急道:“什么?你说什么呢三哥?”

    “王先生,您怎么这么说?如果您只是忘记了一些事情,那很有可能是脑干受损,在以后慢慢恢复后也会自行得以修复。”

    病床上的人缓缓摇头:“我目前的记忆停留在参加我父亲五十岁的生日宴上,而我父亲五十岁的时候是在2013年,试问现在是哪一年?”

    “四年了?”

    “现在是一七年了!”

    “难道真的间歇性失忆了?”

    王向中一头雾水:“靠,你,你们说什么呢?我怎么听,听不明白呢!到底什么意思啊?”

    王向阳继续平静的阐述:“我醒来之后看到周围的一切有点陌生,尤其是在见到家人之后,感觉变化很大,看了手机上的时间,我初步猜测是失去了一部分时间段的记忆。”

    医生们群体沉默了,他们显然也没料想到会有这样的后遗症。

    倒是主治医生也算是临床经验丰富,很快总结道:“也有这样的情况没错,不过大多是失去所有记忆了,你这样的,不是没有,但是记忆恢复的可能性比较小。”

    “不,国外有不少这样的病例,借助药物和家庭帮助,顺利恢复了记忆。”一位女医生笑呵呵道:“国内也有一些成功的案例,王先生倒是不必太担心。”

    “是啊,出于健康考虑,我们还是再给你做一下检察吧,免得有什么隐患。”

    王向阳点头,算是默许了。

    倒是王向中不明所以,看着他们忙碌起来了才抓住一个医生的胳膊吼道:“到,到底是怎么回事!我,我三哥怎么回事!”

    “老八!”王向阳低声呵斥他道:“你干什么!”

    “不,不是,三哥,你在干什么啊?!好好的,怎么,怎么就失忆了呢!你,你丫演偶像剧是不是?你要,真,真演偶像剧,我把嫂子叫来!你们,你们交流交流?”

    “莫晓晓?”

    “你不会,真,真的忘了吧?那你坑蒙拐骗!来的,好媳妇啊!”

    王向阳没有吱声,只是双眸有些朦胧,似乎看向了不知名的远方,虽然他这四年的记忆受损,但是曾经的记忆却不曾缺失。

    如果可以选择,他宁愿忘记那些不愿回忆的曾经,就算忘记他和莫晓晓相识的初衷又能怎样。

    傍晚的霞光洒落天边,春天已经来了,医院里的枯树早已抽出绿叶,在霞光的映衬下好像镀上了一层黄金。

    光芒洒进室内,留恋于男人的眉梢眼角,他双目微合,长睫于眼睑之上投下一片阴影。

    如瓷一般的皮肤因为长久室内昏睡的缘故显得比一般人苍白许多,几近变的透明。

    不知是听到了什么,他的眼睫微微动了动,转头看向门口的方向。

    莫晓晓就这么突然出现在门口,她似乎是快步而来,胸口微微起伏喘息,一双眼睛瞪的大大的,好像不太相信自己所看到的一切。

    她个头不高,生的娇小,顺滑的直发披在肩上,清纯可人的同时又有些倔强和要强的性格从眼角之中流露出来。

    王向中也随即出现在莫晓晓的身后,他摸摸鼻头,似乎是默许了她的突然出现,但却是有点欲言又止,对自家三哥使了个眼色。

    那意思是说,我还没告诉她你失忆的事呢,你看这事怎么办?你自己掂量着吧。

    莫晓晓稍稍平复了一下自己的情绪,微微咬下唇,有些不情不愿的进了病房内。

    男人看着她进来,将她上下打量了一遍,浅淡的眸光不悲不喜,亦没有做率先开口的那个。

    “你终于醒了,方少和楠姐也不用担心了。”言罢在病床前坐下,拿起桌上的水果和水果刀慢慢削皮:“你不要误会,并不是我想到这里来的,是你弟弟非逼着我来的,如果可以,我宁愿永远也不过来。”

    男人还是没有说话,只是向她伸出手去。

    莫晓晓犹豫了一下,将苹果和水果刀一并递给了他,也是,让他削苹果好过自己削的。手稳的他总能削出厚薄均匀的苹果皮,并且长长的一条,不会断掉。

    自己却一直都是笨拙的,削出来的苹果皮都是这块厚,那块薄。

    病房里安静的出奇,只能听到水果刀和果肉接触,所发出的,沙沙声。

    莫晓晓有些不自然,偷偷抬眼打量着他,整日里只看到他一直躺着,没看出什么变化,现在这么一看,整个人真的瘦了许多。

    “你是不是希望我不要醒来?”王向阳头也没抬的如是说着,却让莫晓晓身形一震。

    男人继续削苹果,语气淡淡的:“听老八说,你是我坑蒙拐骗来的,是我强迫你的?”

    言罢将削好的苹果递了过去,明眸看向对方,等着答案。

    “还用得着他说吗?你自己心里不清楚?”莫晓晓冷笑看向他道:“你这是在跟我装无辜吗?你强迫我做了些什么事,你以为你睡一觉醒来就能指望我原谅你?就算我原谅了你,军军也不会原谅你!我父母也不会原谅你!”

    男人眉头紧锁,眉心的川字愈发深刻:“你已经知道了你父母的死因?”

    “我当然知道!我一辈子都不会忘记!一辈子都不会原谅你!”

    男人举着的苹果只得颓然放下,他有点不太会说话,也不懂怎么哄女孩子高兴,深知错的是自己,却无力挽回。

    “王向阳,我最讨厌的就是你这副惺惺作态的样子!明明你比任何恶人都恶!比任何嘴脸都恶心,却还要假装成一个正人君子!”

    “喂,喂喂,嫂,嫂子!这话说的,过,过分了啊!”门口的大王八都有点听不下去了,忍不住出生打断道:“你,你们能不能好好说话,别,别误会我三哥啊!”

    “什么过分了?误会什么啊?”方锦程的声音传来,随即一把勾住大王八的脖子,哥俩好的撞了一下:“姓王的现在醒了,你丫也算是解脱了,有什么误会解不开的。”

    王向中扭头一看,见来的是方锦程和苏楠,立马站直了身体给苏楠敬了一礼:“嫂!嫂子!嫂子好!”

    苏楠手上正捧着一大束香水百合,有些哭笑不得道:“都认识多长时间了还这么客气。”

    “你丫也不给我敬个礼,小爷现在好歹也是公职人员!”

    大王八眯缝着眼有些瞧不起他:“等,等你转正了再说!”

    没好气的在他屁股上踢了一脚,转而进了病房:“嗨,睡美人儿,醒了啊?”

    方锦程在王向阳的眼中没什么变化,年轻帅气的脸庞较之以前更加棱角分明了许多,剑眉挺括,高鼻薄唇,一双桃花美目顾盼神飞,尤其是身高似乎又窜了些。这四年里,他气质未改,仍然如当初一般飞扬跋扈,出现在哪都是焦点。

    至于他身后进来的女人,就是完全陌生的了。

    她手上捧着一束新鲜的百合,犹自挂着水珠和芬芳,向王向阳和莫晓晓打了个招呼,笑的眉眼弯弯,自顾自的找了花瓶将鲜花插进去。

    身量虽然纤细,但并不瘦弱,可以看得出她插花时手腕的平稳力量。

    她眉目如画,神态机警镇定,举手投祝间皆是豪迈之气,就凭这一点就可以看得出来她并不是一个普通人。

    “你也终于舍得醒了啊,还以为你要睡个十年八年的呢。”方锦程也不把自己当外人,将刚削好的苹果拿过去吭哧吭哧的吃了起来。

    苏楠将百合插好,头也没抬的说道:“你给我少说两句,来的时候我怎么说的?!”

    “嘿嘿,你不是说让我不会说话就不说少说吗,我觉得我挺会说话的啊!”

    苏楠白眼一翻,真想将花瓶砸在他的头上!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