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百一十五章 跟电视剧不一样
    莫晓晓的情绪已经较之于刚才稳定了许多,还帮苏楠将鲜花全部插进瓶子里,抢了瓶子去卫生间装水。

    苏楠有点奇怪的看看莫晓晓,又看看王向阳:“看上去好多了,医生怎么说?”

    大王八欲言又止,看看自家三哥,又看看方锦程和苏楠:“我,我的亲哥,你,还认识她吗?警,警花姐姐!”

    方锦程一口苹果差点没喷出来:“什么玩意?睡了一觉就不认人了啊?也太不把我家警花姐姐当回事了吧!”

    “不,不是!”大王八急着辩解:“我,我三哥,三哥……”

    言罢指指后脑勺,言辞闪烁,还露出一脸便秘的神情。

    方锦程莫名其妙道:“不会是一垃圾桶给敲傻了吧?”思及此处还真有这个可能,不禁充满同情的拍拍王向阳的肩膀道:“要真的傻了,你也就没什么用处了,等着被王家扫地出门吧!放心,看在你曾经出卖过小爷的份上,我会弄个窝棚收留你!”

    “怎么!怎么说话呢!”王向中急了:“我们家!哪有你说的那样!”

    “怎么!怎么没有!”方锦程惫懒的学者他的结巴道:“你,你不就是最好的例子!当初,也,也不知是谁被扫地出门!赖在别人家洗衣做饭看孩子!”

    “我,我那是跟三哥,学,学东西!再说了!我三哥!哪,哪来的孩子啊!”

    “三嫂都有了,你就等着当舅舅吧!”

    苏楠道:“不要打趣王总了,来半天了也没说一句话,医生到底怎么说的?不对,不会真的傻了吧?”

    一语点醒梦中人,方锦程也终于老实起来,弯着腰,拧着眉,看向他的脸。

    只见他表情沉重,一脸严肃的样子,不禁有些纳闷道:“我就那么随口一说,真被敲傻了啊?”

    真的?苏楠也跟着纳闷,夫妻两个就这么弯着腰瞅着王向阳,看活宝一样。

    后者转头看向他们,双眸平静无波,只是眉心微微紧蹙,最终将目光定格在苏楠的身上:“怎么称呼?”

    差点没一屁股坐在地上,指指自己的鼻子,苏楠道:“你,你问我怎么称呼?”

    方锦程气道:“姓王的,你这是要翻脸不认人啊?怎么你翻脸比翻书还快?咱可不带这样的,这是你姑奶奶,来,快叫姑奶奶!”

    苏楠没好气的在他身上拍了一巴掌:“王总,你不认识我了?”

    王向中急着解释:“不,不是不认识了!是不,不认识了!”

    苏楠道:“那还是不认识呗!怎么了?失忆了?”

    大王八赶紧点头:“是,是!失忆了!”

    方锦程这次直接把苹果喷出来了,差点没喷苏楠身上,赶紧手忙脚乱的给她拍拍衣服,将没吃完的苹果扔垃圾桶里。

    “不是小爷说你啊姓王的,你虽然算得上是个高富帅吧,但也没必要玩失忆的戏码啊,这种梗,都是小爷玩剩下的,都什么年代了!很容易被人拆穿的!”

    苏楠忙不迭的点头:“电视剧里演的太假了!”

    “看不出来啊媳妇儿,你还看电视剧?”

    “偶尔,偶尔。”

    王向阳看向方锦程道:“锦程,你应该知道,我这个人不喜欢开玩笑。”

    “你看,还说不喜欢开玩笑,这不露馅了吗,谁告诉你我叫锦程的?”

    王向阳也懒得解释,索性闭口不谈。

    只听大王八道:“我三哥,得,得了个后遗症!叫,叫做间歇性失忆!”

    “什么是间歇性失忆?”

    “就,就是有一段时间的,记忆!不记得了!”

    苏楠恍然大悟一击掌道:“我明白了,他把我给忘了!把你们记住了,这就是间歇性失忆!”

    大王八摇摇头,表示并不是她想的这样:“把,把这四年的,事情!全忘了!”

    “四年?”莫晓晓不知何时站在了病房的门口,手上拿着插满鲜花的花瓶,只觉得分外不可思议,一脸的惊讶。

    病床上的王向阳亦看向她:“我记得你。”

    瞬间拧眉,莫晓晓冷声道:“我宁愿你不记得我!”

    言罢便将花瓶重重放在桌上,转身离开病房。

    剩下病房里的人大眼瞪小眼的看着彼此,方锦程甚至有点不太自然道:“这,这是怎么了?谁都忘了,就记得自家媳妇儿?这好像跟电视剧里演的,有点不一样吧?”

    “不一样吗?”苏楠纳闷:“难道我看的盗版?”

    “不是盗版就是山寨!”方锦程如此笃定。

    王向阳却淡定道:“我和晓晓早年就已经相识,只不过我认识她,她不认识我,至于这四年间我们之间发生了什么,她又是怎么成为我的……我一概不知。”

    “这就是所谓天道轮回的报应啊!你的报应来了!”方锦程一脸悲怆的在他肩头拍了拍:“出来混的,早晚是要还的!拐卖来的良家少女早晚是要拜拜的!”

    苏楠还是不愿相信:“你真的?失忆了?这四年间的事情也忘记了?”

    王向阳点头,神色不似撒谎。

    苏楠稍微有些犹豫,到底还是说出了自己想说的话:“之前我就想找个机会跟你说的,但又觉得不太合适,就一直没说。”

    方锦程道:“都说了不合适了,那你还说什么?现在说就合适了?”

    “你让我说完啊,我现在已经很是心烦意乱了,也很是纠结,但如果我不说就老想着要说,就会更纠结!”

    “好好好,你说,你说!”算是败给自家媳妇了。

    苏楠干咳一声,清了清嗓子有点不敢直视王向阳的眼睛,虽然他平时也很有威严,但自己好歹也是人民警察,怎么会怕他呢。

    但今天要管人家的家务事,怎么可能不心虚呢。

    “既然你都忘了,那我就要告诉你,晓晓和你在一起是,被你强迫的!”

    王向中的眼睛瞬间睁大:“说!说出来了!警花姐姐,居然,居然说出来了!”

    方锦程也对她竖起了大拇指:“媳妇儿!我敬你是条汉子!”

    王向阳面无表情的看向她:“你还想说什么?”

    “我呢,以前是一片儿警,挺没出息的,也就抓抓打架斗殴,调解调解邻里关系……”

    “嗯,看出来了。”

    “……,所以我看到这种夫妻之间的小矛盾也忍不住想要调合调合!你看看,既然你已经忘记这几年发生的事情了,应该对晓晓也没什么感情的吧?不如就成人之美,放过她?”

    “什么意思?”

    “说明白点就是和平分手!”

    说完之后苏楠的脸上虽然是带着微笑的,但一颗心却咚咚跳的厉害,王向阳是什么人啊,她竟然要拆王向阳的姻缘。

    眼前好像又浮现出他戴着眼镜,眸如鹰隼的肃杀模样,心尖又是一抽抽。

    然而不仅没等到他生气的,甚至还看到他不易察觉的叹了口气。

    “我的事情我自会处理,不劳你费心了。”

    大王八忍不住提醒他道:“这,这是警花姐姐,苏楠!”

    王向阳点点头:“你们回去吧,我想休息了。”

    方锦程没好气的撇撇嘴:“行,我们走了,改天来看你。”

    “嗯。”

    大王八送他们出病房,苏楠抓住他的胳膊压低声音问道:“你哥是答应了,还是没答应?”

    “我……”

    “应该是答应了吧,要不然得很生气的拒绝啊!”

    “他……”

    “不对,答应了不能直接说?你哥不是那种拖泥带水的人吧?”

    “对……”

    “他可能是还打算再想想,万一他记忆找回来了,后悔了怎么办!”

    “是,是吧……”终于插上嘴的王向中有点想哭。

    苏楠又补充道:“如果想让他恢复记忆,你们一定要常给他吃他爱吃的东西,去一下常去的地方,还有啊,这四年发生的事情要给他讲讲。”

    “尤其是我和媳妇儿大婚的视频录像,给他多放几遍!”

    苏楠没好气的瞪了方锦程一眼:“这就不必了,还有啊,凯瑟琳越狱了,虽然龙乃山被你么处理了,但是凯瑟琳背后的人还没查出来,你们千万小心,要做好安保工作。”

    “警花姐姐!放,放心!”大王八信誓旦旦道:“我,我保证不让,一只苍蝇!飞进来!”

    苏楠赞赏点头,表示很满意。

    小两口出了医院恰巧碰上了莫晓晓,说恰巧多少有些不恰当,她显然在刻意等他们。

    站在人潮中的她渺小的很不起眼,看到苏楠和方锦程了赶紧快步迎上去:“楠姐,方少。”

    “刚才你走的匆忙,我还没来得及跟你说两句话呢,走,边走边说。”苏楠拉着她的手一起出医院。

    “楠姐,我刚才是实在有点太生气了,我也不知道他哪句话说的是真的,哪句话说的是假的,我现在甚至不知道他到底是不是真的失忆了。”

    方锦程道:“姓王的应该是真的失忆了,不过他失去的只是这四年来的记忆,而且应该能慢慢恢复,毕竟受损程度不严重。”

    苏南也道:“怎么了?你是担心他?还是想……”

    “我没有担心他,我当时真的想过,如果他永远不醒过来的话,我就能自在一点,解脱一点。”

    方锦程意味深长的多看了他一眼:“你人看着不大,想法却挺大啊,而且这想法未免太过狠毒了吧?”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