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百一十六章 封面人物
    “你人看着不大,想法却挺大啊,而且这想法未免太过狠毒了吧?”

    莫晓晓的脸登时涨的通红,低着头倔强的不肯说话。

    “好了,好了。”苏楠拍了拍方锦程道:“你把车开到门口等我。”

    方锦程不肯去,有点耍小孩子脾气,苏楠没好气的再拍他一巴掌,他才不情愿的转身向停车场走去。

    看人走远,她才对莫晓晓道:“他这人就是这样,口不择言的,你别往心里去。”

    “不,也是我说的有点太过分了……”莫晓晓也有些惭愧道:“楠姐,我是太生气了……”

    “我明白。”苏楠犹自有些不太自然道:“我并不了解王向阳的为人,但就接触来看,也不算讨厌,不过他对你做的事情有点太过分,你心里有怨言也是正常的。”

    “嗯,我就是想确认一下,他是不是真的失忆了。”

    “应该是吧……”苏楠想了想道:“不过就算是失忆了,他也是认识你的吧……”

    莫晓晓点头,目光穿透移动的人群看向远方:“他确实认识我,说起来,要是没有他,我和军军也不可能来a市。”

    这其中的隐情伴随着血泪,谁也不愿想起,不愿提及。

    “好了,你也不要再往心里去了,你如果想摆脱他,这是个机会。”

    莫晓晓的眼睛稍微有了光亮,她点点头:“楠姐,希望你,还有方少,能帮帮我。”

    她并不是一个喜欢麻烦人的女孩,早先遇到那么大的麻烦,却因为担心连累苏楠而不愿出口求救,也不愿将她拉下水,这次终于开口,看来也下了很大的决心。

    “我会尽量帮你劝服王向阳。”

    “谢谢你楠姐,之前被他困住也是因为我不自量力的去跟踪他,被他抓住了把柄,既然他已经把这些事情都忘记了,我希望以后咱们就如不曾相识过一般,再也没有任何瓜葛。”

    苏楠道:“那你有没有想过,如果他的记忆恢复了呢?”

    “我也想到了这一点,但凡能摆脱他的控制,我就去找人结婚生子,他是一个占有欲特别强的人,到时候他肯定会嫌弃我,也就不会再和我纠缠不清了。”

    苏楠蹙眉道:“你这么想就有点不对了吧?难道你已经有喜欢的人了?还是说你打算随便找个人结婚,那也太草率,对自己的下半生不负责啊。”

    “跟谁过不是过,我还曾经绝望的想过,要不然就跟王向阳过一辈子好了。当时真有点不甘心,现在有这么好的一个机会,我觉得我一定要把握住!”

    看她说的坚定,苏楠也不好说什么,虽然她总觉得这两人之间的感情似乎在相互折磨,但她作为一个局外人怎么可能看得透。

    “那就先这样吧,我们有机会就劝劝他,不要再纠缠你,至于你,希望你能找到一个好归宿。”

    “谢谢你,楠姐。”

    “不用客气。”

    将莫晓晓送上车,她有王向中派的专车,这段时间专门接送她于电视台和医院之间,也是担心她会被人绑架或者盯梢,身边还有几个黑衣保镖。

    苏楠也紧跟着上了方锦程开过来的车,两人一路打道回府。

    开车的人忍不住多看了副驾驶的人几眼:“媳妇儿,你说我要是混黑道,你还会不会喜欢我?”

    “不会。”

    听到这痛快利索的话,有点伤心的人继续问道:“怎么就不会了?小爷魅力无边,一定能收服你!”

    苏楠一边玩手机一边摇头:“要收服也是我收服你啊。”

    “那必须的啊,你看我现在不就拜倒在你的警

    服裤子底下了。”

    “我说的是看守所。”

    方某人语塞,忍不住嘟囔了一句:“对别人那么温柔,对自家老公这么凶……”

    苏楠抬头,一改常态,笑眯眯的贴了上去,一双手在他的胸口温柔的抚摸,先是抛了个媚眼,接着笑的不怀好意。

    “你刚在医院吃错药了?”

    “老公”一句老公叫的百折千回:“老公你毕业论文,写完了吗?答辩准备的怎么样了啊”

    又一个媚眼抛过去,方锦程忍不住一个哆嗦:“还,没,没怎么准备!”

    “那你还有心思想这些乱七八糟的事情!”河东狮吼爆发,差点没把方某人的耳膜震破了,吓的他第一时间稳住方向盘,可怜兮兮的看向苏楠。

    只听她冷哼一声,没好气道:“自己成天一堆事还没解决呢,还成天惦记着些乱七八糟的事情!你真是太让我失望了!”

    “不就论文吗,不就答辩吗,这还不是小case!”

    “论文和答辩可跟你说大话不一样,咱能不能等过了再吹牛皮?”

    “好好好。”硬着头皮答应下来,悄悄看了苏难一眼。

    他这个媳妇可是个学霸啊,作为一个男人,在谁面前丢了范儿也不能在媳妇儿面前丢范儿。

    暗暗下定决心,这次的论文答辩怎么着也得一次通过才行。

    他们系的答辩时间定在了五月中旬,早在这学期开学之前就有学生陆续搬离了宿舍,随着最后半年大学生涯的结束,大四的住宿楼已经慢慢空了。

    抽了个时间方锦程也回了学校一趟,他们宿舍的几个学霸都已经陆续搬走,除了准备读研的小眼镜之外,就剩下方锦程了。

    他不经常在学校住,用品少的可怜,这次主要是过来看看有没有什么重要的东西别落下,其他的生活用品准备留给需要的学弟们。

    “靠,说走就都走了,也太不仗义。”看着空荡荡的宿舍,几张空荡荡的床,方锦程还是很有感慨的。

    他无法无天的大学生活终于就此落下帷幕了,他的青春,他的激情也就此成为过去。

    “本来也没什么交情。”戴着瓶底眼镜片的蒋思文还是坐在方锦程下铺的桌前看书,神态专注。

    一把将书抽了过去,看了看封面,方某人乐了:“《极乐修仙》?哥们,看不出来啊,你竟然还看这种杂书?你不是应该看三角函数和专八英文吗?”

    “还给我。”对方锦程伸手,眼镜兄噘着嘴不情不愿道:“那些我都会了。”

    “学霸!就修仙还没钻探透吧!”给舍友竖了个大拇指,方锦程把书扔给了他,三两下爬上自己的床铺:“我说你已经一把年纪了,真的打算继续读研?读完研做什么工作想过吗?”

    “想过,想不到有什么能做的。”

    “我跟你说,现在人才饱和,你初中同学辍学创业,你研究生毕业了正好给人家打工,多好,我看行。”

    蒋思文不说话,重新坐下看书,但心思显然不在这上面。

    方锦程敲了敲木床板道:“你看我这有没有你用得上的东西?甭嫌弃,让我的东西代替我,陪伴你度过无聊的研究生时代吧!”

    “不用了,我什么都不缺。”

    “骨气还挺硬的。”他把床铺上的被褥打包完成,堆在床头:“被子肯定没人要了,带回去也没地儿搁,要不然扔了?会不会太可惜?那真正需要的人必然也不会去垃圾场捡被子盖。”

    蒋思文仰头看他:“你想说什么?”

    “怎样才能把这个送到需要的人手上?”

    “窗外就有一群需要你被子的人。”

    有些纳闷,站在自己的床上往窗外去看,只见宿舍楼下确实围聚了不少的女生,其中还有人往他宿舍窗口的方向看来。

    作为一个名噪一时的校草,这种情况再不明白那真是傻子了,而且对他而言也不陌生。

    “不是吧?我这魅力一直是有增无减啊!”言罢还有些沾沾自喜的撩了把头发。

    蒋思文继续说道:“你把被子扔下去吧,去温暖一下他们。”

    “别介,我又不是大姐闺秀,还抛绣球啊!小爷已经是有家有口的人了,这些人不该对我这么痴迷的,唉,痴儿,都是痴儿啊!”

    蒋思文看了他一眼,对他的自恋已经无从评价:“今年的招生简章,你是形象代言人。”

    “what!”方锦程道:“什么形象的代言人?”

    “封面人物。”

    “什么封面人物?感动中国十大杰出青年?”

    蒋思文语塞,最终摇摇头不再解释:“好吧,跟你说这些也是对牛弹琴,你毕竟从来不关注这些。”

    “谁说我不关注了,我一直关注,招生封面上的形象代言人不是一楼吗?那些校领导们引以为傲的,中西风混搭点缀哥特式手法的办公楼,每年的封面都是这楼啊!我还能抢了这楼的风头?那绝对不可能!”

    蒋思文也不再废话,直接从书架中将薄薄的一份招生简章递给了他:“你和那楼已经合二为一了。”

    方锦程拿到招生简章傻眼了,也算是明白他话的意思了。

    只见这偌大的封面上,他潇洒投篮的身姿绝对帅到爆炸!至于背景……

    好吧,楼,依然是楼,他则是被单独抠图出来挡在办公楼的前面,这是一个外行人都能看得出来的设计瑕疵。

    “也就小爷颜值高,不然今年甭想招新生了!”

    把招生简章摔桌子上,他心里忍不住懊恼,本来还想把自己的帅照用于瀚海大学的招生简章上的,现在倒好,被母校捷足先登了!他能不能所要版权费?能不能告个侵犯肖像权?

    可这毕竟是母校啊……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