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百一十九章 多管闲事的姐夫
    “嘘,姐夫,不要告诉姐姐啊,我也不告诉她你出来花天酒地!”

    方锦程乐了:“行,我不告诉她,不对,说多少遍了,你姐夫没有花天酒地!”

    “我懂的嘛加班!”言罢还在方锦程的肩上拍了拍,笑的意味深长。

    气的不轻,抓住小姨子的小爪子道:“你是不是喝醉了啊?我送你回去?”

    “姐夫,我怎么觉得你比我醉的厉害啊?你是不是想让我送你回去啊?”

    哈了口气自己闻了闻,酒味是挺大的“我可以找代驾,你跟我回去。”

    “你就算是姐夫,管的,未免也太宽了吧?”苏苏身后的一个美女双手环胸的上前两步,笑呵呵道:“而且你这个姐夫分明也是个小朋友嘛,帅哥,要不要进来跟我们喝一杯啊?”

    方锦程眉眼弯弯道:“我之所以成了她的姐夫,就因为上次有人说我是小朋友,不过我没兴趣再当别人姐夫了,你们先玩着,我带苏苏回去了。”

    言罢抓住苏苏的手腕转身要走,与此同时,一只手也攥住他的,力气大到有点疼。

    出手的人是苏苏的男朋友,那个叫……叫什么的来着……

    “你闲事管太多了吧,这我女朋友,用不着你送,要送也是我送!”

    “平智!”苏苏有点着急起来,一边跺脚看向王平智,又一脸祈求的看向方锦程。

    唉,想当初他被家里多管闲事的时候日子也不好过,没想到天道好轮回,他也开始管别人闲事了,将来要是有了孩子……

    不敢想,不敢想。

    索性松手,由她去了,谁没有青春,谁没有曾经啊。

    “好吧,我管的是有点多了,祝你们玩的愉快。”

    另一个美女不忘问道:“帅哥,真的不留下一起唱歌?”

    转身离开,挥挥手,走的潇洒。

    苏苏在背后大声叫道:“姐夫,不要告诉姐姐啊!”

    “知道了!”

    多大点事,上大学不就是要谈恋爱的吗,苏楠这个人太过一本正经了,自己当学霸也就算了,连弟弟妹妹的天性都被扼杀在摇篮里了。

    这样很不好,不好。

    回到包间门口才想起膀胱还憋着一股子洪荒之力没有释放,只得又掉头向厕所的方向,上了个厕所顺便去柜台把单结了一下,他堂堂方锦程总不可能真的aa制吧,没这回事,他也丢不起这人。

    等到重新回到包厢的时候,那些个唱歌的人已经快把房顶掀翻了,满屋子找蒋思文的身影,没找到。

    再找一圈,那个站在茶几上,抱着话筒十音不全的人不是蒋思文是谁。

    只见他一边声嘶力竭的吼着,一边手舞足蹈,周围一群喝大了也是群魔乱舞给他伴舞,看的方锦程不忍直视,只能感慨一句,人不可貌相。

    把蒋思文从桌子上拽下来,这小子却一把勾住他脖子:“下面!我给大家带来一首!时代在召唤!”

    “好!”

    “好!好!”

    满堂喝彩,只有方锦程欲哭无泪:“尼玛,着难道不是广播体操?这种东西在ktv怎么会有!”

    看热闹不嫌事大的人竟然还真点出了这首‘广播体操’!

    蒋思文就自行搭配动作,一二三四,二二三四,三二三四的说唱起来。

    没有完全喝醉的人都捧腹大笑,方锦程的脸都快要被他给丢光了,他带出去玩的朋友什么时候给他丢过这种脸啊,真恨不得假装不认识他。

    但既然是他带出去的,也得负责带回去,一会还得把人送宿舍去。

    衣服被人拉了拉,他回头看到姜玉琪,跟她远离人群到外间吃饭的房间。

    这小美女嘟着个嘴巴,看上去有点不太开心,有些话也是欲言又止。

    索性他率先开口道:“今天谢谢你把他们都聚在了一起,还是你的号召力大。”

    姜玉琪没好气的哼了一声道:“我的一片好心都被你当成驴肝肺了,尤其是你的警花姐姐,她虽然跟你结婚了,但管的未免也太宽了吧。”

    “你生日那天我没去真的是我有事。”他不得不解释道:“这跟我媳妇儿没关系。”

    “好了,好了,你也不用替她解释了,好像我又怪他什么似的。我以前确实找过她麻烦,但你们都在一起了,我也没必要自找难看。”

    “还是玉琪你深明大义!”

    姜玉琪继续嘟着个嘴巴挂着个脸:“那你之前答应我的,生日礼物……”

    “你想要什么?”

    小心翼翼看他一眼道:“我想要你姐姐会所的黑

    卡。”

    那地方的黑

    卡光有钱是拿不到的,只有那些拥有一定身份地位的人才能获得,也并不是有黑

    卡的人就可以不用花钱消费,消费金额反而会更高。

    “那东西对你没用,你消费不起。”他说的直截了当。

    “你怎么知道我就是想要去消费?我拿给朋友看看不行啊。”

    算是败给她了,现在像她这样的女生还真不少,已经过了晒包晒鞋晒衣服的时代,有事没事就要晒个酒店,晒个机票,顺便晒点银卡金卡黑

    卡,身份的象征。

    “看看再说,要是送不了你也甭生气,我送你点别的当作补偿。”

    “好吧……”

    看看腕表,已经十点多了,这要是在以前还不是他回家的时间,夜不归宿也是常有的,但现在他可是有家室的人。

    进了唱歌的人群中把已经醉的不省人事的蒋思文揪住:“对不住了大家伙,今儿晚上到此为止吧,以后还有的是聚的机会,蒋思文也喝醉,我先送他回学校了。”

    “方少,他,他没喝醉!就tm喝了一小盅!你也太护着他了!”

    方锦程也打着哈哈道:“好歹睡一块四年了!能不护着吗!你们慢慢玩,随便玩,单我已经买了,我先撤了诸位!”

    “你买单了?”姜玉琪不乐意道:“既然是同学聚会就要aa制的嘛,让你一人掏多不公平啊!”

    方锦程倒是更加淡定:“没事儿,下次,下次再aa,我先带蒋思文回去,一会你路上注意安全。”

    “好……”

    方锦程架着蒋思文的胳膊往肩膀上一搭就扶着这个醉鬼出去了,这家伙喝醉之后简直和平时文静的小眼镜判若两人。

    比生命还重要的眼镜正歪歪的挂在耳朵上,眼镜片也不知道怎么回事还出现了一道裂纹。面色潮红如他,时不时发出弱智一般的傻笑,一张嘴打出个饱嗝,连带一串凤凰传奇的《月亮之上》!

    “你丫保守个屁!这活脱是没开发出来,以后还不定怎么人来疯呢!”

    到了前台,叫了个代驾,和司机一起把人往停车场拖。

    他前脚刚走,后脚就有人也到了前台:“刚才那个人把账单结了?”

    前台小姐笑眯眯的点头道:“您好,已经结了。”

    姜玉琪伸手道:“把给我看一下,我看看一共消费了多少。”

    “不好意思美女,账单不能给您看的,这属于**。”

    姜玉琪靠近她,压低声音道:“我是要给潘二公子的……”

    前台小姐亦笑着回应:“账单会去它该去的地方,您放心。”

    果然,潘英已经事先打好了招呼,既然不用不上她姜玉琪了,干嘛还跟她说?害她多跑这一趟。

    打开手机,给备注为胡自刚的人发了条微信:账单已经被送给潘二公子了,我没拿到。

    没多久胡自刚刚便回复她道:辛苦你了宝贝儿

    姜玉琪差点没吐出来,她本来是可以和方锦程一起回学校的,为了拿这个破账单她竟然放弃了这么一个大好的机会!最重要的是,她的账单任务有她没她都一样!

    此时停车场中,好不容易把人弄车上的方锦程听到说话的声看向停车场的入口,很快就看到苏苏活像个树袋熊一样粘在她男朋友的身上。

    姿势有点清奇,关系有点辣眼。

    两人没走两步就双双靠在墙上,捧着彼此的脸吻了个天昏地暗。

    方锦程看着这样让人面红耳赤的一幕有点受不了,并不是生理上的受不了,而是心理上真有点无法接受。

    苏苏这小妮子虽然跟他差不多大,但毕竟有个姐夫的身份摆在那,看他的时候总感觉她是那么的单纯,善良,活泼,可爱。

    总之,自家媳妇的妹妹就跟自家媳妇儿似的,是不沾染尘世污垢的白莲花。

    现在这朵白莲花正被一头野猪乱拱,他不能接受的同时还有点恶心。

    “先生,要再等一会出发吗?”司机已经就位,客气的问他什么时候走。

    “你等一下。”说完便向停车场入口的方向走过去,还没靠近就用雄浑的声音呵斥道:“苏苏!差不多行了啊!”

    声音在空旷的停车场内回响,正在激吻的两个人迅速分开。

    “姐,姐夫”苏苏一看到来人,马上笑眯眯的扑过去,双腿一软差点没趴地上,也得亏她男朋友眼疾手快,一把把人给捞住了。

    “姐夫啊!”苏苏撒娇扭着身子道:“姐夫你怎么在这啊你,你什么时候和我姐姐结婚啊”

    方锦程汗颜,看来她这一会的功夫硬生生把自己灌醉了,一把将苏苏的手从她男友的手上夺过来。

    这小丫头立马又八爪鱼一样的缠上了他,身上的酒味简直比自己的还重,这副模样实在是难看。

    苏苏的男友不乐意了:“怎么又是你啊,你又来多管闲事啊!”

    耐着性子道:“我不是多管闲事,苏苏喝醉了,我送她回家。”

    “就你能送?就你牛逼?就你有车?”

    淡定,淡定,他告诉自己药淡定,没必要和这种人一般见识。

    “我不是过来跟你商量的,我就这么告诉你一声。”言罢就要带着苏苏离开。

    肩膀被人抓住,只听身后的人道:“小子,不要给脸不要脸!”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