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百二十四章 医药代理
    “这个潘二公子看上去不像什么好人……”

    方静秋盈盈一笑压低声音道:“你以前听说过他?我觉得他为人古道热肠,挺好的。”

    “静秋,看人不能看表面,你就是太善良,太容易轻信别人,这样不好。”叶英面带忧色。

    方静秋稍稍吐了吐舌头,活像那二八少女一般灵动活泼:“好啦,你又训我。”

    “我这不是训你,是希望你不要被人骗被人欺负……”

    “没关系啊,不是还有你吗,以后我做什么重大的决定都和你商量着来。”

    叶英也跟着笑了起来,稍微扶了一下眼镜框来掩饰自己内心的波动。

    潘英已经招呼了一圈,将酒杯转到了叶英的跟前,隔着一张巨大的圆桌,半弓着腰半是毕恭毕敬道:“方董,您还没介绍呢,这位难道就是您那位惊才绝艳的叶博士?”

    “对……”方静秋道:“他叫叶英,负责海外医药研发的项目,因为团队人太多,我就只带了他这位负责人过来和你见见面。”

    “你好。”端起酒杯客气起身道:“我叫叶英。”

    “叶英?”潘二公子一拍桌子,大声说道:“你说巧不巧!我叫潘英啊!我潘二是何德何能啊!能跟您这位高材生!又是博士!又是微生物方面的专家重名!三生有幸!三生有幸!来来来,这杯我干了,您随意!随意!”

    言罢一仰头将酒灌了下去,叶英也不含糊,跟着他一起喝了。

    潘英再拍桌子:“好!豪爽!叶博士,您真是让我对读书人刮目相看了!不瞒诸位啊,其实我潘二以前也总想着做个知识分子的来着,我觉着那知识分子特牛掰!以前我总搞不清楚为什么我学习就那么差呢,感情我姓的不对啊!我要是姓叶不姓潘,嘿,咱现在也能混个博士当当!”

    席间众人都哈哈大笑起来,有人打趣他,甚至让他现在去改名也不晚。

    潘英也不恼,故作玩笑的说道:“行,改姓!改姓,到时候再报个老年进修班是吧!”

    “哈哈哈!”

    叶英也跟着附和的笑笑就落座了,年前东南亚的医药科技项目启动之后他就过去帮忙了,过年也没回来。

    今天是他几个月来的第一次回国,结果方静秋就临时将他叫来了过来,说是跟销售合作方的一次会晤。

    他确实只是一个知识分子,甚至可以算得上是一个书呆子,做生意方面的事情他不懂,本来不想过来的,但方静秋一句你帮我斟酌斟酌,弄的他完全没有拒绝的借口了。

    骨子里身为男人的保护欲让他不能不管,尤其对方还是方静秋,哪怕只是充当她身边的保镖,他觉得自己都有必要过来一下。

    方静秋又一一介绍了自己这边带来的其他人:“这是我年前组建的一支新团队,都是激情澎湃的年轻人,虽然工作经验不多,但却最懂时下潮流和舆论方向,拥有更多销售渠道以及人脉。最重要的是,他们都有着一股拼搏的干劲,这是我所欣赏的。”

    潘英也道:“那是,这不,为了响应方董您的号召,我们团队也都是新人啊!那一个个的,都绝对牛掰!顶呱呱!”

    “潘总您好,我是这边的销售总监!我叫杨鑫!”随着第一个人的自我介绍,双方彼此都各自介绍后交换了名片。

    待人都介绍完了,潘英靠在椅子上也不无得意道:“方董,这么跟您说吧,我潘二没什么大能耐,就是人脉还可以,但凡是您提供给我们的货源,我要是砸手里了也绝对跟您没半点儿关系!我全部自己!内部消化!怎么样!”

    方静秋笑道:“我们这批药物国内代理商之所以放弃以前的合作伙伴,只和潘总您合作,就是因为您性格豪爽。只不过如果真的没有前景市场,我们也绝对不会坐视不管任你砸在自己的手上。”

    潘总笑着摆手:“甭担心这个!我就算拿朋友圈卖去,也一个个的都给卖出去!绝对不连累您吶!”

    马上潘安那边带来的医药代表就提出了自己的疑问:“一般进口类药品在国内销售都胜过国产药,潘总和方董现在说不好卖是不是有点杞人忧天了呢。”

    潘英道:“你是不了解,咱们要卖的是个什么药!是专门治疗一些偏门……反正就是比较偏的,疑难杂症的药!这种病,得的人少,一般医药公司不会投入大量的人力物力进去,更不会专门弄一条生产线来生产!所以啊,这这类疾病一直处于不可治愈的状态!”

    “是的。”方静秋这边的杨鑫也跟着说道:“世界上有许多无法治愈的,你们甚至闻所未闻的疑难杂症,比如前段时间网络上比较流行的‘冰桶计划’就是为渐冻症患者筹集医药研发资金。渐冻症就是运动神经元病中的肌萎缩侧索硬化症,你们兴许不太明白,如果我说著名的物理学家霍金就是得的这种病,你们应该就清楚了吧。”

    在座的一群人马上点头应答,表示知道。

    只听杨鑫又道:“就因为得病的是小部分人群,不像常见病一样有许多医药可以治疗,所以我们方董特意在东南亚建厂,高薪聘请医药方面的专家研发特效药,针对各种疑难杂症!但是这样的投入注定无法得到回收,尤其是在国家药价的严格把控之下!但是咱们方董说了,做这事不为赚钱,也算是嘉航集团对国家对社会的回报吧!让更多人获得健康,这就是她唯一的心愿了!”

    “好!说的好!”潘英第一个带头鼓起掌来,屋里众人也跟着热烈鼓掌。

    “这话说到我潘英的心坎里了,虽然投资的的方董,但既然我潘英要代理销售了,也早就做好了回馈社会的准备了!不过你们不用担心啊!工资不会缺了你们的,赔钱算我的!”

    “那哪能的潘总。”

    “就是,有福同享有难同当啊!”

    潘英示意众人安静,又呵呵笑道:“咱们方董是个大好人,是位活菩萨!国内所建的医药科技公司!专门生产常见病用药,一直将价格定制的非常平民话,广告也没做多少,但销量一直很好嘛!所以说啊,这群众的眼睛是雪亮的!积德行善的事儿!咱们做了,就算不赚钱,那心理也舒坦!是不是各位!”

    “是是是!”

    群情激昂,纷纷端起酒杯了,不仅要干一件大事,还要干一件利国利民的大事!

    今天会见的主要内容也就这些了,剩下的时间就是吃吃喝喝,等到酒酣耳热了也就到差不多快要散场的时间了。

    方静秋被灌了不少酒,脸色微微发红,起身离开的时候还是一个女下属搀着她出去的。

    潘英屁颠屁颠的忙前忙后,殷勤的希望方董今晚能留在酒店休息休息,太晚了回去不方便,喝醉回去再和老公闹矛盾就不好了。

    而且留在酒店休息,他们还可以进一步探讨一下药品销售的策划方案什么的。

    笑眯眯的他,小小的眼睛里散发出异样期待的光芒。

    一只大手却伸了过来,斩钉截铁的拒绝了他:“谢谢潘总的好意,我们方董不习惯在外面夜宿。”

    潘英眯缝着眼睛就着灯光打量叶英,这个男人要比他高一个个头,虽说是个知识分子,但却有着没有刮干净的胡茬,看上去甚至有些邋遢。

    “叶,叶博士!”对方呵呵笑道:“叶博士您老先生不光管这科研上的事情,连方董的私生活都管?”

    叶英常年蜗居实验室,已经不擅长和人打交道,艰难的挤出一个笑容:“我没有管,只是觉得她一个女生晚上住在外面不安全。”

    “叶博士是觉得,我,我潘二会伤害方董?”

    “我……不,不是这个意思……”

    潘英在他肩上拍了拍笑道:“那我懂你什么意思了,叶博士也想留下就直说啊,我潘二是干什么的?就是做服务的!那必须让你今儿晚上过的满意!”

    “不,不,还是算了,算了。”叶英避之不及。

    潘英却道:“叶博士这是瞧不起我潘二啊!”

    “没有,已经很晚了,真的得走了了,方董,我们走吧。”

    方静秋喝的有点多,双颊绯红,身若杨柳,尤其是那一双被酒气氤氲的眸子,悉数写满了情思。她轻轻靠在叶英的身上,淡淡的幽香熏的叶英双颊微红。

    “我还是跟叶英回去吧。”方静秋的笑容也能将人沉溺其中。

    潘英急了:“方董别这么见外啊,咱们都这么熟了,对我潘二再不信任的话,您还能信谁,你说是吧?”

    言罢就急忙去搂抱方静秋的腰身,已经将人弄进怀里了,真恨不得就这么抱着不撒手。

    叶英气急,欲要上前找人理论,却被方静秋抬手阻拦。

    这位纵横商场的女子顾盼间自有一股风姿,一边不动声色的将自己和潘英拉开距离,一边稍稍整理了一下自己的衣裙道:“今天孩子从学校回来,忙了一天了,也没能回家陪她,对不起了潘公子,下次我会专门腾出时间和你探讨计划。”

    这句话对潘英而言,无异于是隐晦的圣旨了,似乎闭上眼睛就能看到二人的未来是如何情深意浓,不禁露出猥琐的笑来。

    这笑容让叶英看着恶心,却不得不硬生生的忍住。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