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百二十五章 女人有几面
    待上车离开,叶英才小有怒气忿忿说道:“这个潘英真的不是好人,你不应该让他代理国内药品销售,也不该和他有所往来。”

    方静秋闭目眼神,呵气如兰:“谁知道谁是好人,谁知道谁是坏人呢?左不过是各自生存的方式不一样罢了。”

    “万一你以后和他打交道的时候吃亏怎么办。”

    “他还没那么大的能耐,在a市虽然有些本事,但也不过是不入流的。”

    她从来没有瞧得上潘英,以前没有,以后也不会。

    叶英犹豫了一下,最终还是说道:“静秋,我可不想看到你这样……”

    方静秋歪头看他,笑意盈盈,等着他继续说下去。

    “如果我帮你,你却得去和这种人打交道,我宁愿什么都不做,你也不用做什么……交易……”

    “什么交易?你是觉得我在和潘英做什么不干不净的交易吗?”

    叶英的脸涨的通红,虽然已经是奔四十的男人了,但作为一个不折不扣的书呆子处男,有些话对他而言难以启齿。

    方静秋却歪头靠在他的肩上,轻轻叹了口气:“叶英,我身边的人除了你,都想从我这里讨到便宜。别人关心我所处在一个什么样的高度,关心我身价多少,只有你担心我会委屈了自己。但你放心,我既然已经走到这一步了,就有保护自己的能力和资本了。”

    叶英身体有些僵硬:“那就好,那就好……对了,贾浩现在对你怎么样?还欺负你吗?”

    “不想提他了,我们俩也就是混日子。”

    “与其这样……不如离婚吧……”叶英小心建议她道:“你现在还年轻,平时工作上的事情已经够你累的了,婚姻不顺,整个后半生都会过的很累。”

    方静秋叹了口气,温热的气息喷在他的脖颈处,热热的,

    “你知道我的家庭,我父母肯定不会同意我离婚,而且还有一诺,我们离婚了对孩子也不好,所以总想着能过就过吧。”

    叶英不说话了,面带忧色。

    忽的觉着唇上一软,他骤然睁大眼睛,看向方静秋这张近在咫尺的脸。

    本来靠在他肩头上的她,竟然就这么突兀的亲了过来,借着酒气,双手圈住他的脖子,加深了这个吻。

    过去曾经的种种悉数涌现在叶英的脑海中,好像就发生在昨天,金童玉女一样的人物,人人都说天生一对,谁又知道她会在结婚前选了别人。

    叶英不是没有怪过她,甚至恨过她。但一想到她给自己选了一个貌合神离的丈夫,生活疲惫且委屈,就止不住的心疼,心软。

    所以在她说,希望他能进公司帮她的时候,他还是毫不犹豫的答应了。

    认识他们的同学会说他犯贱,但他心甘情愿,哪怕知道她每次来看自己,向自己吐露心扉,不过就是为了让他更加心甘情愿的去做事情而已,他也毫不犹豫,甘愿赴死!

    是的,他就是这么贱,默默的犯着贱,默默的守护在她身边……

    方静秋的眸孔浸透着酒色,已经当上妈妈的她有着无法比拟的成熟风韵。

    她慢慢抬头,圈着男人的脖子,嘴角浅笑的看着他:“你还是这么笨……”

    叶英的脸再次涨红,他没什么接吻的经验,以前在学校理的时候因为年代原因,拉个手都觉得不好意思,更别说接吻了。

    偶尔几次私会的亲吻,他本以为会珍藏下来回味到人生结束,没想到今天方静秋竟然……

    “静秋,你,不,不应该这样……”

    “怎么,你不喜欢?”

    他摇摇头,却不知该说些什么,在短暂的失神之后,一颗心又如擂鼓一般跳跃起来。

    虽然不愿承认,但事实不容改变,她已经不是自己的女朋友了,是一诺的妈妈,是贾浩的妻子。而自己,不过是她手底下的一个小员工而已……

    “不喜欢就算了,今晚就当是我喝醉了吧……”将人放开,方静秋往旁边坐了坐,看向车窗外疾驰而过的夜色。

    叶英嗫嚅半晌,始终不知该说什么,最后到底打破沉默道:“你知道的,我负责的那批药,现在的研发还不成熟……”

    “你就只想说这个?”她看向这个不解风情的男人,不知该笑还是该生气。

    叶英却不敢去看她:“目前利用高成本生产面向受众小的药不是办法,得彻底根治才行……”

    “是啊,你倒是提醒我了,如果你照了根治的办法,说不定还能获得一个诺贝尔医学奖,那也就没有其他专家研究多年什么事了!”

    叶英道:“你不要打趣我了,我并没有根治的自信……”

    “那就继续按照目前的计划做就行了。”

    “现在生产的药物都将会让患者产生百分百医药依赖,这在其他药品中从未有过这样的情况,而且哪怕将来根治,也会极为依赖……这一点,还需要再继续临床试验。”

    “你以为我让你过去是解除依赖的吗?我让你过去是希望你能研发根治特效药,至于其他的,自然有比你资历更老的专家负责。”

    “你是说……苏先生和苏太太?如果他们在医学界真的比我资历老,懂的多,怎么可能不知道这样的依赖会产生怎样严重的后果?还是说,他们故意的?如果真是这样,虽然没有直接杀人,但也是间接杀人了!是犯法的静秋!”

    方静秋已经慢慢失去了耐心:“当年苏先生和苏太太还曾去你们系讲过课,论资历,他们应该被你尊称为老师了,你就是这么质疑老师的吗?”

    “我质疑的是问题,不是人。”

    “那你就当他们俩人品不好吧,不过因为这类药品受众小无利润,很多厂家已经停产,我如果不生产,那不是依赖的问题了,而是会有很多人因此丧命,虽然不能根治,但是一边依赖一边维持生命已经算是最好的选择了。”

    叶英还是不死心:“等我回东南亚会找苏先生和苏太太好好谈谈。”

    方静秋淡淡一笑,不置可否,眼看着车子已经驶进家中别墅,便对他道:“我已经到了,我让司机送你回去。”

    “嗯……你,要是贾浩问起来……”

    “没关系,顶多是责骂罢了,我已经习惯了。”

    “静秋……”叶英眉心紧蹙,不无心疼道:“你为他的公司卖命,他却一直这么对你,如果你想离婚,好好跟你父母说说,他们一定理解。”

    又回他一个微笑,方静秋道:“我知道了,你回去好好休息。”

    “嗯。”

    司机挺稳车子,家中的女佣赶紧上来开门,方静秋小下车,亭亭玉立于门口向叶英挥手再见。

    等到她一转头的时候,保姆已经抱着一诺从房间里出来了。

    “妈妈!”一诺红着眼睛冲她叫道:“我想跟妈妈一起睡!”

    有些疲惫的笑了笑:“你怎么这么晚了还不睡啊,明天上学起不来怎么办?”

    “睡不着,做噩梦了!”

    保姆有些胆战心惊道:“本来,已经睡了……做了个噩梦就,就醒了。”

    她上前两步,抬手摸摸一诺的额头,小姑娘伸手想让她抱,她却并没有去接,而是目光不善的看向抱着她的保姆:“她根本没有睡过觉,你没把人哄睡也就算了,还在我面前撒谎,把一诺放下,不用来上班了。”

    女佣马上上来将一诺抱进怀里,站在方静秋的身边。

    保姆急的都快哭出来了:“我,我也不知道怎么回事,小姐可能是下午睡觉时间长了,晚上不困……”

    “不用给自己找那么多借口,我这里不需要你。”

    “那,那我干了这半个月,工资怎么算?”

    “如果我没记错的话,合同上写的很清楚,工资是干满一个自然月结算的吧?”

    保姆大惊道:“怎么会呢!从来没有这样的啊,当初家政中心介绍我过来的时候说过,就算只干一天也给工资的啊。”

    “那就去找给你承诺的人吧,我按照合同办事,你走吧。”

    “不,夫人,您,您不能这样啊,我就算没有功劳也有苦劳,这半个多月一直矜矜业业的。而且您是赚大钱的人,怎么能克扣我一个工人几千块钱的工资呢,这对您来说,还不跟买双袜子似的?”

    方静秋面带不悦:“我的袜子没这么值钱,我并不是克扣你的工资,我按合同办事,如果你觉得不合理,尽管去找劳动管理局告我,举报我,都行。”

    保姆见实在没有挽回的余地,只得再次低声下气的祈求道:“就因为这么一点小事……您就这么对我,那,好吧,我工资不要了,我家在外地,这么晚离开也没有可以去的地方,可以让我明天早上走吗?”

    “我不给你发工资,赶你走,在你心中肯定嫉恨我,我已经是你的仇人了,我是不会留一个仇人在家里的。”

    一诺也有样学样道:“快走!快走!不要在我家里!”

    保姆忙不迭的摇头:“我怎么会嫉恨您呢夫人!还有小姐,我今天晚上还可以给你唱儿歌,讲故事啊,我明天一早就走。”

    一诺道:“我今晚跟妈妈睡!”

    方静秋也不想多说,转身进大厅道:“让她收拾东西在半个小时之内离开。”

    家里的佣人都知道方静秋的脾气,绝对的说一不二,对贾总都不好留情,更何况是别人。

    因为照顾小姐不好,或者遇上不顺心的,方静秋已经赶走好几个保姆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