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百二十九章 情话来的太突然
    “喂?有事?”

    “没事儿,就是想带我媳妇儿吃个午饭,赏个光?”对面大男孩说话的口气吊儿郎当的。

    苏楠正忙着看第一现场的照片,有点心不在焉的应道:“行,下班来接我。”

    “不是,这都几点了,你们还没下班?”

    一看腕上的手表,靠,都快十二点了,再抬头看办公室,已经撤的差不多了。

    “额……你来了?”

    “来了,门口!”

    “好,我马上出去!”合上资料,快步出门。

    方锦程的车已经停在路边等着了,看到苏楠小小的身影从市公安局那高高的台阶上奔下来,光是看着都让人担心不已。

    这要是不小心摔了可咋整,这一个个公检法机构把台阶弄那么高是要搞事情啊?!

    “你慢点儿!”他下车上前迎了两步,任苏楠挽了他的胳膊,用手蹭了蹭媳妇儿有些出汗的脑门:“怎么回事,一头的汗!”

    “着急的!”

    方锦程乐了:“着什么急啊,你老公又不跑,慢慢走就行了。”

    “我着急今天一案子!”苏楠冲他翻了个白眼。

    方锦程拉开车门,让她进去顺手给她系好安全带这才绕去正驾。

    大男孩脱了职业西装,只穿着一件白衬衫和一件灰色的v领针织衫,头发还用发胶稍微往上抓了抓,整个人看上去充满青春的活力。

    苏楠掀开车顶的镜子看了看自己,自从来到市局就没有上过晚班,也很少熬夜,所以气色好了很多,去年夏天晒成黑炭一样的她经过一个冬天已经白了许多。

    但是夏天马上要来了,从来不懂防晒霜为何物的她突然开始觉得,自己有必要做个防晒……

    既然要防晒,那苏苏桌上瓶瓶罐罐的东西是不是也得用一下?要怎用?用多少?用了之后眼睛能大一点?下巴再尖一点?鼻梁能长一点?

    “怎么还捏起鼻梁了?做眼保健操啊?”方锦程打趣她道:“你要真困了可以再睡十分钟,堵车的话半小时。”

    “咱们去哪里吃饭?”

    “回大院去,老妈打电话让我带你回去吃午饭,我也不知她什么心事,八成咱们家老爷子回来了。”

    苏楠应了一声,继续盯着镜子看,越看越觉得自己毛病一堆,再不保养保养,恐怕得变成黄脸婆……

    “你刚才说什么案子?你开始办案了?”

    苏楠又应了一声,继续盯着镜子看自己。

    “媳妇儿,不是我说你,有事儿不要第一个冲在前头,你只是一个弱女子,别天天想着要当英雄。”

    ‘啪’的一声把镜子关上,苏楠不乐意了:“什么弱女子?我有你说的那么没用吗?再说了,这不是当不当英雄的事儿!这叫各司其职!这是我的工作,我应该去做的!”

    “是是是,”赶紧流利应答,方锦程道:“咱不弱,不弱,不过再怎么厉害,在危险面前,一定要学会保护自己,你每次出事,我恨不得十倍百倍的替你。”

    情话来的太突然,苏楠差点没接住,脸皮本来就薄的她耳垂都开始发红发烫了。

    “额,其实也没事,我现在只是调查案子而已,不危险。”

    “谁说调查不危险?之前那个什么东西来着……那个失踪学生的父母为了不让你查出他们儿子的秘密,甚至愚蠢到要杀了你!这难道就不是危险?”

    苏楠鼓着嘴巴不情愿道:“那是少数。”

    这不是少数,还有你为了查你父母的案子,被人在包里藏陷害都不知道,这事不过是没跟你说罢了……

    “少数也代表有着潜在危险的可能,你要做什么事情自己多点心眼,不管去哪里不要一个人单枪匹马的行动。”

    苏楠看他一眼,见这小子确实是生气了,只好瘪了瘪嘴应下:“知道了……”

    师父说了,让师兄带带她,所以她去哪里就算想要单独行动也不行了,毕竟有个徐子瑞在。

    当然,这种事情,她也是不会跟他说的,不然以这小子的脾气,第一个炸毛。

    回到军区大院,进了家门,果然是方良业回来了。

    “爸、妈。”苏楠刚和他们打了招呼,就有个奶声奶气的小姑娘从餐厅跑了出来:“舅舅!舅妈!”

    “一诺!”苏楠一把接过扑过来的小姑娘抱在怀里喜不自禁道:“才几天没见啊,我们家一诺怎么瘦了呢。”

    小姑娘扁着嘴巴,泪眼汪汪道:“妈妈不让我吃饭!”

    坐在沙发上的方良业一身军装没换,不是威严道:“胡说八道!不让吃饭跟吃少点不是一个概念!”

    方太太没好气的碰了一下一家之主:“对着一诺别这么凶巴巴的。”

    小姑娘一副快要哭出来的样子埋首于苏楠的肩头,她轻轻拍了拍。

    方太太起身道:“我来吧,楠楠你去看看芬姐准备好午饭了没有,准备好了就开饭的吧。”

    “好。”把孩子交给方太太,她转身向厨房走去。

    方锦程在后头赶紧跟上:“我也去看,帮个忙什么的。”

    没等他成功溜之大吉,就听方良业威严的一声“站住!”

    只得不情愿的回头:“您老人家又要给我上政治课?”

    这次没等方良业开口,方太太就先训儿子了:“不许跟你爸这么说话!”

    她这么一声呵斥,方良业反而不好说什么了。

    苏楠也幸灾乐祸道:“对,你,你去跟爸说说话,乖一点。”

    随即做了一个放心吧,有我在的表情。

    避无可避,只得硬着头皮上了。

    这边苏楠刚进餐厅就发现已经准备的差不多了,除了芬姨和女佣之外方静秋也在帮忙忙活。

    今天的方静秋穿着一间修身的针织连衣裙,系着碎花围裙,挽着头发,和平日优雅端庄的大小姐模样判若两人,完全已经蜕变成一般。

    苏楠挽着袖子过去帮忙,接过方静秋手上的菜端到餐桌上:“姐,我来吧,你去洗洗手准备吃饭吧。”

    “你来啦,锦程也来了吗?”

    “来了。”苏楠笑道:“你和芬姨今天中午准备了什么好吃的?”

    芬姨笑道:“都是些家常便饭,不过是今天人多,图个热闹,多做了几个菜,少奶奶和大小姐都别动手了,忙的差不多了。”

    苏楠道:“妈让我来看看,问问准备好了没有,要不要开饭。”

    芬姨乐呵呵道:“准备好了,可以开饭了,姑爷也到了吗?”

    “姐夫?姐夫没和姐姐一起过来?”

    方静秋摇头,温婉笑道:“他今天有个会议,我就先来了,不过会议可能开的比较晚,不知道能不能赶过来,咱们先吃吧。”

    芬姨犹豫道:“这样不太好,还是等等吧,要不然大小姐给你姑爷打个电话问问,看他什么时候能到,如果太晚,咱们就不等了。”

    方静秋点头,解下围裙出去打电话了。

    没多长时间她就进来道:“我们先吃吧,他还有一两个小时。”

    芬姨这才放心了:“那就先吃吧,不然也凉了,等姑爷来了再给他重新热热。”

    苏楠帮忙端菜盛饭,拜访碗筷,叫了大家伙来吃饭。

    从方锦程欢快的表情来看,他们父子俩应该没有什么太大的争执,苏楠也算是放下心来了。

    她觉得自己既然当上了人家的儿媳妇,就很有必要缓和一下父子之间的关系,这事儿还得从长计议。

    方家的家规历来是食不言,吃饭的时候只能听见筷箸碰触和咀嚼饭菜的声音。

    自从苏楠第一次来方家吃饭不懂事的破坏了规矩之后,这餐桌上偶尔聊天已经不是多么禁忌的事情了。

    “对了楠楠,”方静秋笑道:“我今天过来给你带了点东西。”

    苏楠好奇的看她起身从包里拿出一个精致的包装盒,递给自己不由纳闷:“这是什么?”

    对方莞尔笑道:“防晒霜,朋友从国外带给我几支,我想着你做警察的总是在外面风吹日晒,正好需要,就给你带了两支过来。”

    真是想什么来什么,方静秋是她肚子里的蛔虫吗?

    刚才在车上还在感慨夏天晒黑了咋整,这防晒霜就来了。

    “真是太谢谢了大姐,这可是雪中送他啊,我正想买呢,可又不知该买什么品牌,什么质地,也不知道适不适合我,你现在直接帮我解决了选择困难症啊!”

    方锦程噗嗤笑道:“你居然也有想要护肤的一天?”

    桌子底下踩了他一脚,后者又表情扭曲道:“我,媳妇儿,不护肤不化妆,都是,天生丽质!难自弃!”

    这才将脚收了回去,苏楠用眼神警告他最好不要再找‘踩!’

    方锦程埋头吃饭,假装自己不存在,顺便慢慢恢复脚趾头的知觉。

    “你皮肤底子很好,平时多注意保养一下,将来老的慢。”方静秋道:“尤其是你这种工作。”

    苏楠脑袋点的拨浪鼓一样:“可是我真的不懂这些,以前想要买点护肤品,跟我们办公室的小张选了一天也没买到一件。后来我嫌太麻烦,干脆不买了!”

    “这可不行啊!”方静秋笑道:“这样吧,为了完全的解决你的后顾之忧,我让何好帮你准备一些适合你用的护肤品和化妆品,还有化妆类工具。”

    吓的苏楠赶紧摆手:“不用那么多,再说了,给我那么多我也不会用啊,多浪费钱。”

    “花在脸上的东西,不叫浪费,不会用就让何好教你,叫苏苏教也行,我看她倒是挺懂这个。”

    苏苏……提起苏苏也是一肚子气,跑出家后就不知去哪了。

    方锦程点头,给媳妇儿伸了个大拇指,表示非常赞同。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