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百三十一章 不能说的机密
    “我觉得……姐和姐夫好像有点问题……”

    “什么问题?他们俩感情一直挺好的,要说唯一的心结应该就是和她公婆无法相处,不过既然不在一个城市,这应该都不是问题。”

    苏楠却摇摇头,回想起吃饭前的那个电话,她笃定说道:“今天姐夫不高兴可能跟姐姐也有关系,我怀疑,姐姐根本没给他打过电话,姐夫不可能就用十分钟的时间从公司赶到家里来,你说对吧?”

    方锦程蹙眉,确实是有这个可能,不过他还是无法想象,也无法接受姐姐会跟家人撒这种谎言。

    “今天姐夫算是栽了,这么多年,他一直矜矜业业想要给老爸留下一个好形象,现在彻底咸鱼翻不了身了。”

    苏楠道:“姐夫这么做也是多年积压终于释放,平心而论,可能会更自在一些。”

    “媳妇儿有见地。”

    “眯一会吧,下午得早点回办公室处理案子。”

    “嗯。”

    两人一同闭上了眼睛,却都有点睡不着。

    苏楠还在惦记着那个杀人案件,方锦程却在琢磨能不能找沈岸之打个招呼,让她媳妇完美避开所有的危险任务。

    半晌之后,睡不着的苏楠睁开眼睛,看着大男孩这张近在咫尺的容颜,精致的无需粉饰。

    她用指尖轻轻扫了扫他的长睫,确认他已经睡着后就悄悄从床上爬了起来。

    方家睡午觉的传统好也不好,确实能让下午精神百倍,也能缓解疲劳,对方锦程这种从小被锻炼成习惯的人来说挺好的,对苏楠却恍如受刑。

    脑子里跑马灯一样的跑着各种事情,偶尔灵光一闪想到什么真恨不得现在就坐在办公桌前处理,怎么可能睡得着嘛。

    如是一想又觉得口干舌燥,爬起来想去楼下倒水喝。

    还没下楼就看到外面的小花园里站着两个人,仔细一看竟然看到一个胡子拉碴的大叔。

    正如小张所说,并不是所有三四十岁的男人都有资格称之为大叔的,大叔这种生物必须要颜值有颜值,要身高有身高,最好还是钻石王老五,黄金单身汉。

    自从在她婚礼上见过李川之后,小张基本可以确定,大叔的标准就是李川,李川就是标准的大叔!

    如今带着‘有色’眼光去看方锦程的这个小舅发现人家长的确实挺帅的,李家的基因好,儿女各个都标致。

    跟李川面对面站着的说话的人是方静秋,她也没有午休,双手环胸站着,脸上面无表情。

    李川反而情绪有点激动,没关严的玻璃门隐隐透出他们的谈话。

    “静秋,暂时不能上市,我去国外帮你考察过那么多国家,在这些国家中,上市都是违法的!”

    上市?上市什么?嘉航集团不是做房地产和建工的吗……

    苏楠有些纳闷,刚要准备叫人,却听到方静秋音色冰冷道:“你以为我准备了这么多年是为了什么?难道又是建厂又是科研,都是为了感兴趣?我当然要投入市场,要盈利,起码把成本赚回来。”

    李川摇头,不可置信道:“静秋,我从未觉得你是一时兴起,你最起码应该也算是造福人类,但没想到你现在竟然也开始急功好利起来,为了利益,就不在乎别人的死活?”

    “所有新产品在上市前都有风险,所以医院才会和病人签订免责条款,在历史上,所有不健全的产品因此制造出来的事故与生产厂家无关,早在病人使用前说明书都已经标注了成分以及可能产生的后果!如何选择,在于客户,不在我!”

    “那是无法预估的风险!但你现在却可以预估这些风险!我去了那么多国家,没人可以化解这些风险,没有任何一个国家上市销售,你竟然明知有风险还要上市,你可知你透支的是别人的信任和生命!”

    苏楠觉得自己好像听到了不该听的话,隐约觉得有点不太自在,偷听别人对话多少是不道德的行为。

    但是没想到平时一向文静柔弱的大姐,在遇到生意上的事情时也会变成一个女强人。

    那坚硬尖锐的语气简直有些咄咄逼人了,李川显然拿她没有办法,很是无可奈何。

    “小舅,谢谢你这段时间帮我笼络各国领域内的专家,也谢谢你帮我走访收购各种资料,我会如当初承诺的一样,给你占半分之五的股权。”

    “我不要你的股权,你的什么东西我都不要!我只希望你就此罢手!不然你信不信我告诉你父母!”

    方静秋不怒反笑:“你应该知道,这件事,不光我参与其中,让你姐夫知道了,他一定会大义灭亲的。”

    李川登时被她堵了个结实,恨恨咬牙,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眼前看到的还是他所熟悉的方静秋。

    “你变了静秋。”

    “小舅,我没变,所有的一切在我眼里都不重要,重要的是咱们一家人的感情,你永远是我小舅。”

    李川听到这话多少是有些心软的,侧转了转头活动了一下筋骨:“行吧,你要怎么做,我不管了,我只希望你不要做的太过分,凡事都要给自己留条后路。”

    “研发不会停,相信不久的将来,国内所销售推广的药物不再只是控制型,而是根治型。”

    “就算是控制型也没关系,起码也得将副作用降低到最小,起码不要让人产生依赖。”李川义正言辞的威胁她道:“赚依赖型病患的钱,会损阴德的!”

    方静秋笑答:“放心吧,我知道该怎么做。”

    “好了,厨房还有没有东西可以吃,刚下飞机就过来了,饿死我了……”言罢要往厨房去,又猛的拉过方静秋的手指着头顶上的灯道:“去年来的时候这灯不是坏了吗,趁我这次来,给修修。”

    方静秋道:“多长时间的事了,已经修好了。”

    “啊……修好了啊,也是,锦程也能修。”说着看向客厅的方向,确认苏楠已经离开后才去开玻璃门。

    “不是锦程修的,是苏警官修的。”方静秋跟上他。

    “这么厉害,巾帼不让须眉啊。”

    两人一边闲谈一边出了小花园进了厨房,苏楠此时已经躲紧了一楼的卫生间里,拍着一颗砰砰跳的心一时难以平复。

    不过说来也怪了,李川看到她之后为什么给她使眼色让她躲起来?

    虽然他们谈了些有关生意方面的话,但是没有生意头脑的她根本听不懂不说,好像也没有涉及什么商业机密吧?

    听的零零散散,好像关于销售不能上市的药品什么的。

    药品上市自然有药监局把控,药监局都能放行,肯定问题不大,小舅有点小题大做了。

    等到厨房里方静秋已经给李川热了点饭菜,苏楠才磨磨蹭蹭的出去,进厨房故作惊讶的打招呼:“呀,小舅来了啊?什么时候来的?”

    李川摸着没剃干净的胡子,笑容不羁:“刚来,话说外甥媳妇儿越来越漂亮了啊,爱情的滋润!”

    苏楠羞涩道:“没有这回事儿,我一直都挺漂亮的。”

    方静秋也笑道:“就是,咱们楠楠一直都是大美女呢。”

    苏楠吐了吐舌头,去拿杯子倒水:“大姐和小舅喝水吧?”

    方静秋摇头,李川指指面前的汤:“我喝汤,你随意,锦程还在睡觉?”

    “嗯,我睡不着,有点渴,出来倒杯水喝。”

    “楠楠平时太忙了,没有午睡的习惯,一时睡午觉还真睡不着。”

    苏楠点头:“还真是,有时候就算是晚上没睡觉,白天也很难睡着,总有点焦虑。”

    李川道:“干你们这行的多少都会有点焦虑症,听锦程说你现在工作不像以前那么忙了,慢慢调整调整就好了。”

    “嗯,对了,姐,海新区派出所的民警有没有找过你?”

    方静秋想了想,点头说道:“找过了,可能是因为我家里一个保姆的事情,我已经让秘书去处理了。”

    苏楠端着水杯靠在桌边道:“说来也巧了,我今儿上午去办案子经过你们家门口,看到那保姆正在闹事,就打电话叫了民警过去。”

    “原来是你啊,”方静秋笑道:“保安给我打电话的时候还说很为难,不知该怎么处理,可能他们都是为别人打工,惺惺相惜了,多亏你去了才把人赶走,不然要是被有心人拍下来了,还不知要说什么呢。”

    “这也没什么,就是不知道这个保姆是不是故意来闹事的,她竟然说你克扣她工资,这怎么可能嘛,全a市都不会有人相信的啊。”

    方静秋勾唇一笑:“这确实是真的,我确实没发她半个月的工资。”

    “啊?”苏楠大囧:“这事儿是真的啊?不是,是不是她犯了很大的错误?”

    “犯错是一部分,要不然我也不会让她离职。”

    苏楠连连点头:“就是,大姐你一向是最好说话的人啊。”

    “其次是合同上写明,工作期限要满一个自然月,所以我……”

    吃饭的李川忍不住插嘴道:“人家打工的不容易,你不用这么斤斤计较,还给自己找不痛快!”

    “所以这次既然民警出面,过去她犯的错误我就既往不咎了,工资交付到位,给自己找个消停。”

    苏楠点头表示赞同:“对于有些无理取闹的人,也就只能这样,这种人我见多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