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百三十二章 律师事务所
    这种事她做民警的时候确实也见多了,这个社会上总会有很多锱铢必较的小市民,有时候明明是自己的错误还要无理取闹的给自己争取更多利益。

    “我的秘书会配合民警将所有的事情处理好,另外还会给她一笔离职抚慰金。”

    苏楠忍不住给方静秋竖了个大拇指:“大姐,给你手动点赞,你这人就是心太善良好说话。”

    方静秋莞尔:“你不要这么夸我,我都不好意思了。”

    苏楠吐吐舌头,放下杯子看看手表道:“时间差不多了,我上去叫锦程起床,小舅你慢慢吃。”

    “嗯,行,你们下午还要上班,别迟到了。”

    上楼把方锦程叫起来,用湿毛巾给这个还有些迷糊的人擦了把脸,终于让他稍微清醒了一些。

    “小舅来了。”

    苏楠说完他也算是彻底醒了:“这么快?”

    苏楠纳闷道:“你知道他要来?”

    “外公要过生日了,家里决定这周日去s市给他过个八十大寿。”提起外公,话题难免沉重。

    作为一个为国家矜矜业业付出一辈子的人,外公已经走到了人生的尽头,每日饱受病痛折磨的他自然不想再苟活人世,但儿女和国家却不允许他的离去,他如今也只能兀自强撑着一口气。

    “这周日……”今天是周一,苏楠突然道:“那我们应该给外公准备什么礼物带过去?”

    “带什么礼物啊,把你自己个儿带去就行了,实在不行,带个小楠楠也行。”

    “囡囡?”

    正在穿衣服的人回头一笑,很是邪魅狂狷,对着她的肚子使了个眼色,轻吹一声口哨。

    反应过来的苏楠直接把枕头扔给他了,某人嬉皮笑脸的接了帮她铺好被子,顺便在她红通通的脸上亲了一口。

    两人下楼的时候李川已经吃完饭,正提着自己的行李箱往楼上走。

    “嘿,小子!”跟外甥打了个招呼,他道:“在你家住几天,没事儿少回家。”

    “怎么着,鸠占鹊巢啊。”方锦程不乐意了:“这我家,你甭带些不三不四的人回来,小心你姐抽你!”

    李川右手竖于胸前,念一声‘阿弥陀佛’道:“你小舅我已经看破红尘,吃斋念佛了。”

    “你不是吧?”方锦程笑道:“甭去祸害佛祖了行吗?”

    “真的,你小舅我像是会开玩笑的人?”

    方锦程默默点头,坚定答道:“像!”

    没好气的摆摆手,拎着行李箱和他们擦肩:“最近少回来,我看到别人秀恩爱就眼疼,哎呀,好疼啊好疼。”

    苏楠道:“小舅这是怎么了?”

    “还能怎么了,一向都是美女环绕的他第一次被女人拒绝了呗,心理承受力也忒脆弱了吧!要我说,就该跟我学习学习,就应该愈挫愈勇,最终抱得美人归啊!”

    苏楠道:“那你是脸皮厚。”

    “这年代,脸皮就应该厚点。”

    方静秋站在楼下看着这小两口道:“你们俩每天都这么热闹喜庆,怎么样,现在要去上班了?”

    苏楠脸颊微红,点点头:“下午还有很重要的事情要做。”

    “路上注意安全。”

    “好的大姐。”

    方锦程临走之前又嘱咐方静秋道:“姐,有什么事你跟姐夫说清楚,姐夫也不是什么坏脾气的人,你俩好好谈谈。”

    点点头,她笑着说道:“锦程

    真的长大了,都为姐姐着想了。”

    他又道:“这不是担心你吗,我就你一个姐姐,当然希望你过的舒坦,你要是不舒坦我还得去找姓贾的算账呢。”

    “放心,放心,我会和他好好谈谈的,他应该是生意上的事情有点不顺心,所以现在才这样。”

    方锦程点头:“行吧,要是谈不好也不要勉强,暂时不要跟他见面了。”

    “知道了,你们快去上班吧。”

    挥挥手跟老姐作别,苏楠不禁感慨道:“你也算是有良心的了,不枉费大姐这么疼了你一场,苏苏和苏贺要有你一半我也省心了。”

    “这不还有我吗,我把苏苏和苏贺的那一半给你补上。”

    苏楠撅着个嘴看他,委屈道:“还是你好。”

    “亲一个。”

    苏楠正有此意,松开安全带,起身对着开车的人就是吧唧一口,临了还用舌尖在他的脸颊上舔了一小下。

    方某人眼神一紧有点把持不住了:“媳妇儿你这是在玩火啊,你信不信我能把你就地正法了。”

    “有吗?哇,那边那个红绿灯长的好标致!”赶紧顾左而言他的转移话题。

    “还好你以前没跟别人谈过恋爱,要不然一想到你也对别人这么饥渴过,我半个身子都能泡醋缸里头你信不信。”

    苏楠眼珠子咕噜一转,小声嘟囔道:“正因为没谈过恋爱才饥渴……”

    “你说什么?”

    “没什么,没什么,老公你能不能专心开车。”

    “能啊,”被叫了一声老公顿时心花怒放:“再亲一口就能专心了。”

    “我能再揍你一拳你信不信?”

    干咳一声:“你当我什么也没说。”

    苏楠忍了笑意,又给他吧嗒一口。

    方某人觉得小舅真有先见之明,就他俩这黏糊劲,对单身狗确实满满的恶意啊,杀伤力一万以上。

    送苏楠回公安局,临走还不忘再索要一个告别吻,他离上班时间还早,没有直接回工作岗位,而是直接驱车去了大学城。

    在大学城附近有一片政府划分下来的大学生创业园,不少在校的或者毕业的大学生将会以最低的价格租到办公室开始赚取人生的第一桶金。

    在这片大学生创业园中,做的最多的当属淘宝业了,当今社会科技改变生活,一个网购时代的来临,让无数人找到了自己的创业之路。

    风险小,投入小,甚至付出的劳动也比其他行业最小的多。

    所以方锦程一路走来,看到不少淘宝店铺的名字,没有门面,门口堆积着快递包装箱和包装袋。

    大学城中开办律师事务所,他应该算是独树一帜的了。

    办公室已经租了下来,还在装修,打算跟他干的几个哥们也在办公室里帮忙,只是让他没想到的是,竟然会在这里看到姜玉琪。

    这个曾经的学生会干部,三好学生,半个系花如今穿着一件牛仔背带裤也,戴着报纸扎的帽子,像模像样的跟工人探讨装修风格和布局。

    走到门口的他都忍不住想要撤退了,结果姜玉琪眼尖,一眼就看到了他:“方少!你来啦!”

    这么一叫唤,正在忙碌的其他人也都纷纷围了过来,方少长方少短的叫他,叫的他都有点不好意思了。

    “大家都是同学,都是好哥们,没必要这么生疏,又不是上学了,叫名字就行。”

    说实在的,有时候听人家叫自己方少,还觉得挺中二的,可方少这个名号也不知是谁先叫出去的,好像打小就是他的代名词。

    姜玉琪兴奋的搀着他的胳膊道:“那可不行,你可是我们工作室的投资人,是我们的老板,不叫你方少也行,叫你方总?”

    赶紧将胳膊从姜玉琪的手中抽出来“别介,这更不习惯了。”

    他就从来没想过自己会走做生意的路,也没想过有一天会被人称为方总和方董,结果现在先是学校,后是律师事务所,都紧张有序的忙碌开了。

    一个高高的男生说道:“那还是叫方少吧,都叫习惯了,方少不看看我们的装修设计图?”

    “我们打算设计出一个超现代感的工作室!每一间办公室都具有未来感!”

    “当然,简洁,舒适,让客户要有宾至如归感!”

    方锦程围着转了转,听他们夸夸其谈,规划着工作室将来的样貌。

    所以说,这些年轻人的思维要远远胜过思想保守老旧的中年人,虽然不知道将来这条路走的会怎样,但这充满激情的创业梦想已经让他们的事务所成功一半了。

    走到一间办公室前,里面刚铺好了木地板,蒋思文正趴在地上打蜡,穿着一件脏兮兮的围裙。

    方锦程双手环胸忍不住笑道:“文哥!”

    正在擦地的人被吓了一跳,虽然他年纪在这群人当中应该算是最大的了,但因为身形矮瘦,长着一张小白脸,再加上常年戴着眼镜文质彬彬弱不禁风的样子,还真没人愿意叫他一声哥。

    所以方锦程这一声哥差点没把他吓死,拿着抹布起身,一脸茫然:“你,你怎么来了?”

    “作为投资人,我不应该来看看?”

    姜玉琪也一脸娇俏的笑容道:“我们正在带着方少看我们的装修进度呢!”

    蒋思文推了推眼镜走过来道:“还没什么进展,怕你来看了失望。”

    “挺好的,不失望,很满意。”言罢伸手在蒋思文的鼻子上蹭掉一块脏东西:“你说你以前好歹也是靠脑力吃饭的人,现在怎么也开始干体力活了,工人是干什么吃的。”

    后者有些不好意思道:“反正也是闲着,帮个忙,做点力所能及的事情而已,顺便学点新知识……”

    “谁说你闲着了,我交代你的事情办的怎么样了?如果办成了我就把注册资金转给你。”

    蒋思文赶紧答道:“老教授愿意加入,另外还谈了两位从业经验十年以上的律师,只不过在本市名气不大,胜率也只算个中等,不过这对于我们来说已经足够了,带带我们这些从业经验少的人。”

    方锦程点头:“律师事务所的名字和章程你们也都费费心。”

    “放心吧方少。”

    “我最近工作忙,有什么需要的直接找咱文哥就行了,他以后就我代言人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