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百三十四章 有压力就有动力
    “你父母所要做的这些苏琛知道吗?他同意吗?”

    “知道,也同意,他挺高兴的,他还说酒吧的老板挺照顾他,最近是旺季,帮一段时间的忙,等不忙了就辞职。”

    苏楠点点头,在笔记本唰唰唰的做完记录,问身边的小警官道:“没别的问题要问了吧?”

    “没有了。”

    打算起身的苏楠突然又道:“你男朋友,他来的吗?”

    “在门口等我的。”

    “叫他进来问几个问题吧。”苏楠对门口的警察使了个眼色,后者点点头出去叫人。

    宋亚飞却委屈着表情道:“你是怀疑我妈遭遇不测跟他还有关系?”

    “我只是问几个问题而已,你不用紧张,”苏楠笑道:“兴许有些值得怀疑的细节,你没有留意,而他却知道呢,并不是问了就有犯罪嫌疑。”

    “好吧……”抽噎一声,她哭红的眼睛整个儿都肿了起来。

    苏琛这个人和苏楠在他们家看到的相片一样,是个非常阳光帅气的大小伙,这要是上学,在学校里肯定也是一个校草级人物。

    宋亚飞出去的时候正好碰到苏琛,扑进他的怀里释放悲恸,听的人也不禁觉得分外难受。

    将女朋友拢在怀里,苏琛柔声安慰她道:“没关系的亚飞,还有我,还有我……”

    人帅,说话声音也好听,拍拍女朋友的背,抬眸的瞬间和苏楠四目相对。

    他的眼睛较之方锦程的清澈不同,给人一种十分深邃的感觉,那是一双和他本身年龄十分不符的眼睛,眼角飞扬,却在笑起来的时候弯沉了月牙状。

    明明是混迹于社会的老油条,却给人刻意营造出一种人畜无害的错觉。

    可能这也是他生存的一种手段,人在社会漂,又岂会只有一张面具呢。

    “宋小姐,我们知道你很难过很伤心,但现在当务之急是找到杀人凶手,麻烦你配合一下我们,在外面等候吧。”

    苏琛也拍拍她的背,轻声说道:“乖,先去外面吧,不要哭了,叔叔看到你哭只会更伤心。”

    宋亚飞哽咽的擦擦眼泪,点头,顺从的出去了。

    苏楠道:“苏琛是吧?请坐,我就问你几个简单的问题。”

    “好的。”有些拘谨坐下,他礼貌的将手放在腿上,一脸郑重其事的样子看上去还有点紧张。

    苏楠道:“简单的介绍一下自己,包括籍贯,联系方式,家庭情况,工作履历。”

    “额……我叫苏琛,九零年的。”

    苏楠忍不住抬头看了他一眼,没想到他竟然还比方锦程大了几岁,但可能是保养得当,俨然长着一张小鲜肉的脸。

    “我家是h省的,因为父母早逝,所以很早就出来打工了,也没上什么学,没文化,没技术,在酒吧和夜总会做的比较多。”可以想象的出来,他这样的相貌应该比较容易在这种地方找到工作。

    “你和死者的女儿是怎么认识的?”

    “之前她和几个朋友来夜总会玩,因为当天有点身体不适,所以我送她去医院陪她打针买药送回家,后来就互相留了联系方式,然后就在一起了。”

    身体不适?苏楠怎么觉得这是什么老套的搭讪方式呢……

    “喝酒了,所以身体不适?”

    “没有,她酒量不好,我记得她那晚只吃了点奇异果和香橙做的水果拼盘,还喝了半杯白开水半杯奶茶”

    苏楠点点头:“那今天早上案发时间你在哪里?”

    “在公寓睡觉的,今天早上凌晨五点才下班。”

    苏楠又简单的问了一些他们交往的问题,以及他和宋家的关系,最后觉得没什么要问的了才让他离开。

    等到傍晚的时候徐子瑞出去做调查也回来了,债务虽然有纠纷,但这些人也都没有绝对的作案动机,以及作案理由。

    下面就要围绕着恐吓信以及身边的人做排查了,小区的录像没有犯人的出入记录,也没有找到什么可用的线索,案件一时陷入了瓶颈。

    “哎呀我说,怎么颓了呢,咱可不能有压力啊。”

    苏楠整个人都快趴桌子上了,一听到这话赶紧一个激灵站起来,敬礼:“师父!”

    沈岸之带着徐子瑞从办公室里出来,对着苏楠的肩膀拍了拍:“坐下坐下,今天第一天,准备工作做的差不多了,也算是一种突破,不要灰心,不要有压力嘛。”

    苏楠嘴角一抽:“明明是您给我施加的压力……”

    “你说啥?大点声说嘛。”

    “咳咳!什么也没说!”

    沈岸之笑了,指着苏楠对徐子瑞说道:“你也得多开导她,一遇到棘手的事情就慌了,心理素质不行啊。”

    苏楠呵呵干笑,还是师父眼毒啊,有时候就算她表面上装的再怎么从容淡然,内心其实早就已经澎湃碰撞了。

    徐子瑞也无奈说道:“这件案子对我而言,压力也挺大的,更不要说楠楠了。”

    “你也有觉得压力大的时候?以前那个杀人烹尸案,你推我我推他的,最后落你手上,你不也给漂亮的解决了吗。”

    徐子瑞道:“那个案件正因为难办,所以凶兽留下的线索也多,只要细心寻找总会有所发现,这个却不一样。凶手没有留下任何踪迹,从小区录像带来看,一周之内甚至没有别人出入过他们家门。”

    “哈哈,这才第一天你们两个就怯场了啊?还是不是我沈岸之的徒弟!来,今天开个总结会,都回家去吧。”

    苏楠啊了一声,摸摸脑袋有点分不清状况:“案子没解决回什么家啊,不是得熬夜破案吗?”

    “熬夜你就能破了?”沈岸之道:“所以说,你们地方派出所的作风就是肤浅!陈旧!”

    言罢带头向刑警大队的方向走去,脚步匆匆。

    苏楠手忙脚乱的收拾文件和自己的破案笔记本,快步根了上去。

    手机刚拿起来,就看到苏苏接连轰炸了好几条微信。

    这小妮子之前从家里哭着离开之后就没再找过她,今天这是怎么了。

    会议室的角落里坐下,重案组的其他人汇报今天的进度时她悄悄掏出手机看了看。

    老姐,在不在?

    老姐,你和方锦程最近怎么了?

    方锦程跟你吵架了?你们俩最近还好?

    看到速回!

    后面还有几个卡通小人物着急跺脚的表情,虽然苏楠有点莫名其妙,但看到这个不省心的妹妹终于知道关心自己了,也算是稍微有点欣慰。

    我们挺好的,叫姐夫,没大没小!

    一条微信发出去没多久,苏苏的信息就回过来了。

    挺好的?你确定?

    确定,你有事?我开会呢。

    没事了,你们继续好吧。

    苏楠有点奇怪的收起手机,过了一会又忍不住拿起手机找到方锦程,打开他的朋友圈,才认识的时候他的朋友圈是不对自己的开放的。

    后来对她开放后她随便看了看,内容少的可怜,也不知是被删光了,还是他本来就不喜欢发朋友圈。

    现在看来他已经很长时间没更新朋友圈了,毕竟他现在工作上的事情也挺忙的。

    “苏警官!苏警官?”

    突然被点名苏楠吓了一跳,赶紧起身李征,腿上摊着的笔记本也跟着掉了下来,又手忙脚乱的捡起来,一时间脸涨的有点红。

    徐子瑞淡淡扫了她一眼道:“在想什么,心不在焉的。”

    苏楠心虚:“没什么,在,想案子!”

    “今天审问死者家属的时候你也在场,你来说说有什么可疑之处吧。”

    “好,好的!”快速翻看自己的笔记本,苏楠深呼吸一口气,在重案组的这些精英面前复述着今天的收获,另外着重介绍了一下宋亚飞的男朋友苏琛。

    这个看似很普通的人却是这个家庭中唯一的外来户,而且身世背景也有点复杂,难免不让人起疑。

    果然,徐子瑞也听了进去,跟手下吩咐道:“派人去调查苏琛的家庭情况,还有现在的工作环境。”

    “好。”

    小组会议开完天已经黑透了,打开手机看到方锦程打过来的未接电话,赶紧给他回了一个。

    “媳妇儿,下班了?”

    “嗯,开了个会,你回去了?”

    “没呢,我在办公室,现在过去接你。”

    “好,以后我加班你不用等,我打车回去一样。”

    方锦程道:“我乐意等,你管不着。”

    苏楠差点被自己的口水呛着,她还真是无法反驳,无言以对啊。

    两人回去路上吃了个饭,一直到回去苏楠都还在抱着今天的笔录翻看,除了宋家父女二人的还有一些其他与他们接触过的人,比如同事,保安,保洁之类。

    她看这些笔录的目的就是希望能找到什么漏洞,看看能不能有所发现。

    方锦程擦着头发从浴室出来,冲坐在床上看笔录的苏楠吹了声口哨:“媳妇儿,今儿什么日子你知道吗?”

    “什么日子?咱俩结婚十周年纪念日?”苏楠光是用想的都忍不住想笑,十年啊,看似遥远,又恍如弹指一挥间。

    十年后他们是否还会在一起,感情是否还会如今天这般,到时候会不会有十年之痒,他们又会生几个小孩?

    “你想的美,小爷还没毕业都被你拐进婚姻的囚笼了,怎么着,还想拐带十年前的我啊?”扑在床上,隔着被子抱住苏楠的腰身,将湿漉漉的脑袋凑她跟前。

    “跟小孩似的。”虽然嘴上抱怨,一只手却拿起毛巾给他擦起了头发。

    “我媳妇儿真好看。”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