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百三十八章 潘大和潘二
    “留在部队,离你就太远了。”

    “咳!”方锦程干咳一声不敢去看她,赶紧端起咖啡喝了一口:“对咱们姐弟俩来说,什么距离都不是问题,打个电话也是分分钟的事儿。”

    “瞧你吓的,你当我要追求你吗?”萧婷在自己的办公桌前坐下笑道:“当初你追求我的时候我都看不上你,更何况你现在都已经结婚了,我更看不上你了。”

    “您这话说的,我就知道您看不上我,所以我才这么有自知之明,您在我心里那就是一颗闪亮的明星,只能用遥不可及来形容,比我亲姐还要神圣!”

    萧婷苦笑:“是吗……神圣的姐姐……”

    方锦程附和:“可不是,不过你现在也不小了啊,想找对象也得找,不想找也没关系,现在的新时代女性都是独立自强的,值得尊敬!”

    “放心吧,我要找怎么也得找个比你强的。”

    “那必须的,我这样的也配不上你啊。”

    又默默喝了口咖啡,掩饰自己的心虚。

    萧婷到底是个什么意思他还有点搞不明白,之前她大大咧咧的性格并未让两人的相处变的尴尬,但今天的话题却弄的办公室里气氛不太对。

    好在大王八及时打电话过来拯救了他:“方,方少!你,你知道,龙乃山的场子!被谁,接手了吗!”

    龙乃山?

    就是那个因为一批货物被警方盯上,所以怀疑是王向阳走漏风声,想要给他一点教训,但不曾想却被人利用制造了一起枪击案的龙乃山?

    王家和警方都不会放过他,虽然他只是一个炮灰,最后也落得一个生死不明的下场。

    只有王家的人知道,龙乃山死了,他的势力和地盘在a市不为人知的黑暗角落被人瓜分殆尽,一代枭雄就这么逐渐消失。

    以至于今天大王八说了,方锦程一时还没反应过来。

    “被谁接手了我并不感兴趣,你们王家如果想要分一杯羹也得先问问你三哥的意思吧?对了,你三哥记忆力恢复的怎么样了?”

    “别,别提了!整天,跟个孙子似的!莫晓晓让他往东,他,他不往西!还让他,洗衣做饭!的,跟,跟个小媳妇似的!”

    方锦程乐了:“他王向阳也有今天?又当孙子又当小媳妇儿。”

    “可,可不是嘛!这个莫晓晓也不是个省油的灯!简直,是,有仇必报!三,三哥一做的不让她满意,她就仗着三哥失忆!说什么,他,他以前不是这样的!他以前多么多么爱我!唉!平时怎么看不出来呢!这,莫晓晓!这么有心机!”

    方锦程道:“那也是你三哥活该,他自己甘之如饴,你就甭操心这个了。”

    “对!对!我要操心的是!龙,龙乃山的场子!”

    “不是被瓜分了吗?”

    “是,是被瓜分了!我昨晚偶然去了个龙乃山以前的,场子!你猜怎么着!几度易主!晚上我让兄弟们去,去查了一下!收获不小,他,他的场子经过了,分分合合,最,最后都到了一人手上!你,你说这人是,真有本事呢,还,还是本来就是故意,要,要吞他的地盘!所以让他当,当了炮灰!所以,他!才是要置我三哥于死地的人?”

    听大王八说话太费劲,方锦程决定以牙还牙:“你,你厉害了!看不出来,你,还,还长脑子了!会,会推理了啊!”

    “我,我跟你说,说认真的,这,这场子,还是你的老熟人接手的!”

    方锦程脑子里迅速过了一遍老熟人,涉黑的老熟人好像就王家一家吧?怎么,其他做生意的老熟人也打算做这门见不得光的生意了?

    王向中见他半天没吱声,洋洋得意道:“猜不出,出来了吧!我就知道!我给你提醒一,一下啊!姓潘!”

    “潘二?!”方锦程脱口而出,萧婷忍不住向他的方向看了一眼。

    “婷姐我出去一下。”起身拿起手机到外面的楼梯间打电话。

    “不,不是潘二!不过也差不多!潘大!”

    “什么潘大潘二的?我只听过熊大熊二!”

    大王八急了:“你,你动动脑子好不好!没有潘大哪,哪来的潘二啊!”

    “你说他大哥?可道上从来没有存在过这么一人啊,也不知到底有没有这么个人,我一度怀疑,他是不是觉得叫潘大太难听所以才给自己起了个潘二的外号。”

    大王八噗嗤一声笑了起来:“这,这潘二不是更难听!”

    “还真是……”

    大王八道:“潘英的哥哥,潘,潘杰!也是一花花公子,不过,他,他作为一个花花公子倒是很,很敬业,除了吃,吃喝玩乐就是吃,吃喝玩乐!也没惹过什么事,也,也没做过什么事。万事有,有潘二罩着,旁人也大多不,不认识他!”

    “结果你查出来他并不是这么简单?”

    “龙,龙乃山的场子,十之**,都,都被他接手了!现在势力比潘二还,还要大!”

    方锦程陷入沉吟之中,这个潘大一直没听说过,一出场就这么一鸣惊人好像有点不太对。但他和潘二是兄弟,两人之间会不会有某种联系?或者说,潘大是潘二的一个代理,一个幌子?这都有可能。

    “现在操持这些场子的是潘杰还是潘英?”

    大王八道:“应,应该是潘杰的!没听说有,有潘二的人!”

    “我知道了,找个代表性的地方,今儿晚上带我去看看。”

    “我,我正有这个意思!但,但我三哥不想让你插手这,这事!这是我们王家的事,他,不想给你,惹,惹来杀身之祸!”

    “狗屁的杀身之祸!他王向阳先把记忆力恢复了再说吧!再说了,当初他被袭击的时候正帮我调查我岳父岳母的事情,说不定袭击他的人也是冲着这事去的!”

    王向中纳闷:“这其中还,还有联系?”

    “联系可大了……”袭击苏楠和王向中的人都喜欢背后操控傀儡进行行动,明明好像在a市之中无处不在如影随形,却让人抓不住一点蛛丝马迹。

    包括岳父岳母在内,那些消失的科学家最后出现的场景大多是在a市,但除了苏楠收到的那张照片,其他人都没有绝对的证据证明曾出现在a市,不过都是家人的臆测而已。

    这种手段之前看来似乎是陌生的,但经过苏楠和王向阳这几件事之后,方锦程发现,让一个人在不可能的情况下消失已经是他们惯用的手段了,那个背后操控一切的人很有可能就在眼前窥视着他的一切,并且将他玩弄于鼓掌之中。

    习惯了等待和被动,他觉得,是该出击的时候了。

    下午还没来得及给苏楠打电话就收到了她的电话,对方稍作斟酌,掂量着怎么开口,最后才说道:“今晚要查案子,不知道几点下班。”

    “就是那个别墅杀人案件?”

    “对,上头定的时间比较紧迫,没有凶器,没有线索,有点棘手。”

    方锦程道:“这案子我们也听说了,婷姐给我看了过卷宗,我觉得你们排查的范围有点小,这个案子应该不是那么简单。”

    “嗯,已经顺着当初的恐吓信排查送信的快递人员了,应该很快就能找到寄出恐吓信的人。”

    现代社会,到处都是监控,个人信息全部入档,要想找个人也是非常容易的。

    方锦程道:“那你今晚加班到几点,我去去接你。”

    “不用了,我,我跟师父一块,他晚上送我回去。”

    想到自己晚上跟大王八还有事要去处理,也不知几点能回去,便只好说道:“行,那你不要忙到太晚。”

    “好。”

    挂断电话,看看时间,差不多快要下班了。

    一条马路对面就是苏楠所在的市局,她既然不让自己接说不定又得加班到很晚,等晚上回来的时候给她打个电话吧。

    入夜,喧嚣混沌的a市恍如拨开云雾一般觉醒起来,从高空俯瞰将会被这个大都市的夜景折服。

    灯红酒绿光怪陆离的流转于人世之间,丰富的夜生活从市井小摊一直到星际酒店,总能满足于各式各样人的需求。

    大王八现在接手了王向阳手上的所有场子,走到哪里都牛掰坏了,前后各一辆大奔开道,他则嚣张的坐在当中的加长宾利中,嘴上叼着雪茄,手上端着红酒要跟方锦程干杯,这气派就差一墨镜了。

    “咱不装逼能死吗?”方某人不买他的账,直接把那没点的雪茄给抽出来:“不会抽烟还叼个雪茄!”

    大王八嘿嘿一阵干笑,硬把酒杯往他怀里塞:“好,红酒!尝尝啊!”

    “不喝,没心情。”

    “这真是好酒!八,八几年的什么来着……这,这车里珍藏的!司机,告诉我的!”

    连八几年的什么酒都记不清了,还说什么好酒。

    从车载小酒柜上拿起酒瓶看了看,因为方静秋的关系,他浸淫红酒多年,也算是半个内行了,扫了一眼包装已经认出这是方静秋曾经珍藏过的酒了。

    “八二年的橡木勃艮第,品相一般,因为少,所以贵。你哥之所以没喝,是看不上眼,不是因为这酒多好,招待外行客人的时候吹吹牛倒是能用得上。”

    “这,什么玩意!”王向中没好气的一口灌了杯子里的酒:“不,不喝了!咱们去喝真正的好酒!”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