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百四十二章 婚姻危机
    “你,你什么意思?”大王八整个人都蒙圈了。

    这边司机已经踩了刹车,一脸为难的看向车后面坐着的两个人道:“怎么办……走不动了啊。”

    车子周围都是人,保安保镖,拦了个水泄不通。

    车窗被从外面敲响,露娜已经被人众星拱月的围在了车旁。

    一身修身旗袍,将她身形曲线玲珑呈现。

    方锦程下车,冲她咧嘴一笑,耀眼的恍如艳阳:“美女,好聚好散,这样不太好吧?”

    “帅哥,这么着急走?今晚留下玩玩呗,我跟你的老板说一声,明天派人送你回去。”言罢还不忘附上飞吻一个。

    方锦程道:“不好意思,我唯一的老板就是家里头的媳妇儿,您的好意我不能接受,也不能心领。”

    露娜也不恼,上前两步用身体贴近他,声音绵软道:“那要不然加个微信?以后方便了,咱们再约呗”

    媚眼横抛,让人欲罢不能。

    “那就更不好意思了,恐怕只有你背后的老板才有资格成为我的微信好友。”方锦程笑的好整以暇。

    露娜脸色一变,笑容一僵,脸上的粉霜好像都能随时剥落一般:“你到底是谁?你不是他的保镖这么简单,我就知道!”

    “我就他哥们,狐假虎威出来玩的,您见笑,咱哥俩告辞,有缘再见!”

    言罢对着那些车周围的保镖保安吼道:“撞死你们几个小爷赔得起!不想死就给小爷起开!”

    这句话倒是具有十足的震慑力,这些人退后的同时小心去打量老板的表情,见她脸色苍白没有言语,便都自觉的让开一条路,让他们的车队通过。

    大王八给自己倒了杯酒,咕嘟咕嘟的灌,方锦程给他夺过来,他又给夺回去。

    知道他今天是自尊心被露娜给打击坏了,这个结巴的毛病是他最大的自卑。

    “跟你三哥身边有段时日了吧,怎么还不会看人?你三哥没教过你,混社会得先学会看人?”方锦程揽着他的肩膀,大大咧咧的道:“你也忒不长进。”

    大王八心里堵的慌,深深叹了口气,一边又给自己倒了杯酒。

    方锦程心疼的摸摸他的头:“没事儿啊,露娜不过就是个跳梁小丑而已,不用把她放在眼里。她也不过就一傀儡,小爷长这么大,没见过一个生意人像她那样的,更何况还是这一片儿接手龙乃山地盘的扛把子,我们一开始就高估她了。”

    大王八没好气道:“你,你当我看不出来?这娘们,骚的可以!说,说话口无遮拦,也没个顾忌!也,也不知给潘大戴多少绿帽子了!”

    “可不是,她要么就是一个贼会演戏的人,要么就一傀儡,至于背后操控她的人那就难说了。”

    “潘,潘大!跑不了!”

    “她虽然是潘大的情人,但也不一定就是在为潘大做挡箭牌,如果潘大也是傀儡……那就有意思了……”

    “管,管她傀儡不傀儡!瞧不起老子,老子,老子找机会一定弄了她!”

    大王八说的信誓旦旦,也不过是故意逞口舌之快,出一口恶气罢了,要真把人放他跟前,他未必肯动手。

    方锦程道:“你也甭上火,今晚的收获挺大,我觉得已经很接近真相了。”

    大王八没好气道:“线索到,到这儿又断了!我,我三哥那一垃圾桶白,白挨了?”

    “他还吃枪子了你怎么不说,怎么就惦记那垃圾桶了?”

    大王八急了:“废话!你,你是不知道!他失忆了,被莫晓晓那女人玩的团团转!说,说什么死,死了财产都要留给莫晓晓,我一开始以为,以为是开玩笑的,问,问,问律师之后才发现不是!是真的!真的!那,那tm是我们王家的财产!”

    方锦程堵住一侧的耳朵:“这tm是小爷的耳朵,消声!”

    大王八气的又给自己灌了一杯酒,重重放在桌台上。

    “就算是你王家的财产,老婆也是财产的第一顺位继承人,没毛病。”

    “靠!他有毛病!”

    “得,那是你们的家务事,甭跟我啰嗦,我不想听,我查这件事不光是为了你三哥,也是为了我媳妇儿,你最好派人盯紧点露娜,线索断不了。”

    大王八很是上火,但光他一人上火他觉得不公平,转而问道:“警,警花姐姐大晚上的来,来‘小巨蛋’干,干嘛呢?”

    于是,上火的变成两个人了。

    “还能干嘛,你以为她跟你似的,来花天酒地?”

    “不,不是,我不是那意思!”大王八急了:“警,警花姐姐肯定不能花天酒,酒地啊!我这,这不是纳闷吗,就,就算来便衣探查,也没必要,说,说他们俩是情侣啊!”

    方锦程微眯着眼睛看他:“她说的?”

    “那,男的说的!我听的千真!万确!”

    苏楠啊苏楠,没想到你是这种警花,吃着碗里的看着锅里的,两手都要抓,两手都要硬啊!

    活动了一下脖颈,方锦程对前面的司机道:“把我放小区门口,你们走吧,甭进去招摇。”

    大王八看他表情不善,一脸便秘的样,心情好了很多:“不,不用哥们去给你们劝,劝架?”

    没好气的瞪他一眼:“用不着,我们感情好着呢。”

    “好,好,好!”给他竖了个大拇指。

    车子挺稳,临下车前又被大王八叫住道:“最,最近市局在查,查贪污**……”

    “查不到我们家老爷子头上,你想太多。”

    大王八没好气道:“我知道!这不,你,你现在也是公务员了吗!我,让你悠着点!”

    “我就一实习生,我就算想贪污谁让我贪啊!”

    “你住,住的比人好,吃的比人好!小心被,被举报!”

    “那是小爷凭本事挣的!”

    “呵,说你姐挣的,我,我还信!”

    “滚犊子!”方锦程怒了:“小爷有多努力你知道?这段时间东奔西跑熬夜办公差点透支!尼玛还有个论文等着答辩!”

    大王八做投降状:“好,你,你多保重,我,撤了!”

    挥挥手,方锦程转身就走,已经将大王八彻底的抛之脑后。

    转了一圈看到家里的灯光已经亮了,不由加快脚步,心中稍稍安定,灯亮了代表苏楠已经回来了。

    客厅没人,听到厨房里传来一点动静,他快步过去,一把将推拉门打开,在看到苏楠背转过身回头看他后,不由松了口气。

    还好是苏楠,还好只有苏楠。

    “你回来了?”她道:“回来的正好,给我煮个面,西红柿我洗了。”

    言罢便将围裙脱下来转身就走,全程看都不看他一眼。

    他也跟了出去,想了想又退回去将燃气灶打开,忙活着煮了两碗西红柿鸡蛋面。

    端到餐厅的桌上,苏楠非常自觉的过来拿起筷子吃了起来。

    看到她竟然吃的那么香,而且看都不看自己一眼,方锦程心里很不是滋味,也觉得有口气憋在心口难以抒发。

    “加班才回来?”他率先开口问。

    苏楠反问:“你也加班才回来?”

    一旦开口就容易进行下面的对话了,方锦程直接坦白:“之前袭击王向阳的人有了线索,我跟大王八出去查了一下。”

    苏楠点头:“之前暗杀公职人员的案子有了线索,我跟师兄出去查了一下。”

    苏楠很快将自己的面吃完,有点意犹未尽,问他道:“你还吃不吃?”

    看了嘴角还沾着汤汁的媳妇一眼,方锦程将自己的面碗推了过去。

    她用筷子捞了一半的面进自己的碗里,又胃口大开的吃了半碗,终于心满意足了。

    吃饱喝足,她打算上楼洗澡睡觉。

    看着半碗凉了的面,方锦程道:“苏楠,我们坐下谈谈?”

    已经走了两步的人返回桌边,站在那里看着他。

    方锦程道:“坐下吧。”

    柔和的灯光洒在苏楠的脸上:“不用,站站,消食。”

    深呼吸一口气,方锦程微微蹙眉,故意用轻松淡定的语气说道:“你一开始为什么不告诉我要去‘小巨蛋’?为什么不告诉我是和徐子瑞一起去?”

    苏楠反问他道:“你不也什么都没和我说吗?所以你觉得你去是应该的,为了正事,而我去就是不该?”

    方锦程道:“我不是这意思,你要真有要事过去,在保证安全的情况下我不反对,但是和徐子瑞,我不能同意。”

    “方锦程,你虽然年纪不大,但是骨子里却有着根深蒂固的大男子主义思想。掌控女人成为了你的习惯,在你的观念中,有些职业女人不该做,有些地方女人不该去。”

    他腾的一下站了起来,脸色铁青道:“我不是跟你说了,我不是这个意思!我只是在乎,担心你!仅仅是你!不是女人!”

    “我还真是荣幸,我对你同样。我为我今天在外面不小心撞见了花天酒地的你感到抱歉。”

    “苏楠,你到底有没有相信过我?”

    “你又何曾相信过我?”

    两人面对面看向对方,看向彼此,一个眼神愤怒,一个目光沉静,时间都好像静止在这一方小天地。

    半晌之后,方锦程率先妥协:“我向你保证,今天晚上跟以前不一样,以前我是混蛋了些,但自从和你结婚之后我就在改,你知道的。”

    “我知道,加油哦,还有,我是去查案子的,言尽于此。”苏楠转身就走,走到餐厅门口又止住脚步道:“当然,我也不指望你能向我坦白什么,做什么,都是你的自由。”

    信任是维持婚姻的基本要素,夫妻之间如果不能互相信任彼此坦诚,那这段婚姻可能就要出现危机了。

    苏楠觉得他们这应该是遇到婚姻危机了,知道这一天早晚会来,知道姐弟婚的相差有填不满的鸿沟,但她没想到这一天回来的这么快。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