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百四十三章 过寿
    当天晚上方锦程就直接在楼下睡了,看来这个房间真的没有改成书房的必要了。

    一个楼上一个楼下,睡不着的两个人睁着眼睛看向天花板。

    苏楠也不知哪来的脾气,也并非就是不相信方锦程的话,无论发生什么她都选择无条件的相信他,到头来,自己的相信换来的是他的肆无忌惮。

    忍不住翻了个身,扯了被子闷着脑袋,半晌之后又掀开被子看向房门的方向。

    盯着那房门看了半天,几次要以为他会推门而入了,却安静如斯,黑暗中,静谧的可怕。

    睡觉!明天一早还要上班,总不能顶着黑眼圈去吧!

    好不容易睡着了,房门却被从外面打开,男人站在门口,看着床上熟睡的人转而将门关上,下楼。

    也是从这一天起,两个人陷入冷战。

    一大早起床,一张桌子吃饭,一辆车上班,中午各自叫了外卖,晚上一起回家。

    每天按部就班,周日的早上不约而同的请假,自觉的打包行李收拾东西,一起登机去往a市。

    方家的人和小舅李川已经提前去了,此行只有他们两个。

    为了手头上的案子苏楠没少操心,最近睡眠明显不足,裹着个毯子窝在座位上睡觉。

    方锦程却看着个手提电脑,将键盘打的飞快,半个月后就要准备论文答辩了,能不能顺利毕业就看这次了。

    他发现人一旦被逼急了真的有无穷的潜力可供发挥,作为一个学渣,怎么也不会想到自己会有文思泉涌的一天,看来这段时间的功课没有白做。

    空姐推着服务餐车过来,面带微笑礼貌客气道:“先生您好,请问……”

    将食指竖在唇边,方锦程对空姐摇摇头,示意她不要说话。

    看了一眼熟睡的苏楠,空姐点头,推着服务车离开。

    伸手将毛毯往上拉了拉,遮住苏楠的肩头,他低头看着这张熟睡的容颜,眼睑下有着一片淡色的黑眼圈,代表她这段时间确实辛苦了。

    “脾气够犟的……”忍不住刮了一下她的鼻尖,对方很是警觉的转了一下头。

    “多大点事,都不跟我说话了,我看你能忍到什么时候!”凭什么每次都是他服软,趁这次冷战治治她,让她知道谁才是一家之主!

    继而想到自己的行为也不禁觉得好笑,他俩怎么就跟小孩似的,脾气还怼上了。

    苏楠这一觉睡的踏实,等到飞机快落地的时候被机上广播吵醒,迷迷糊糊的蹭了蹭枕头,正打算伸个懒腰,狭小的空间让她想起自己还在飞机上。

    迷迷瞪瞪看了一眼自己抱着的枕头,竟然是一条胳膊,立马将其推开,擦擦口水,正襟危坐。

    方锦程抽出已经僵直疼痛的胳膊,冷哼一声,自顾自的活动了两下。

    在不说话这方面,两人真是达成了难得的共识。

    出了航站楼,二爷爷派来接机的司机穿着一身军装,开着军用吉普,就是上次送他们来机场的小白杨。

    戴上墨镜,方锦程拎着旅行包,将苏楠和熙熙攘攘的人流隔开,一起向门口走去。

    “方少,少奶奶!”小白杨立正,给二人敬礼。

    方锦程拉下他的手,强迫他和自己握了个手,顺便在他背上拍了拍:“同志辛苦了,”

    小白杨同志脸色微红,赶紧伸手接过旅行包,一边做了一个请的手势:“方少和少奶奶上车吧,都等着你们回去吃饭呢。”

    “来多少人了?”

    “都是自家人,其他人应该晚上到,少奶奶小心。”言罢搀了苏楠一把,要扶她上车。

    方锦程却将人推开,自觉的扶着媳妇儿的胳膊上车,苏楠一把将人甩开,却是看都不看他一眼。

    小白杨一头雾水的看看少奶奶又看看少爷,对他二人的互动表示不能理解。

    方锦程干笑:“孕妇,脾气大。”

    苏楠明眸一瞪,看对方死皮赖脸的冲着自己笑,到嘴边的咆哮硬生生的憋住。

    小白杨先是一头雾水,继而面带欣喜道:“方少奶奶怀孕了?恭喜二位!”

    苏楠道:“你少听他胡说八道,赶紧走吧,停在这里碍事。”

    “啊?好。”不明真相是司机麻溜上车,赶紧带着二人从机场向郊区驶去。

    李家老爷子住的地方本是个清幽的休养圣地,这次来却和以前大不相同,里里外外被装饰一新。

    高大是棕榈树上装饰着彩色的起球和丝带,驱车一路前行,花坛和灌木也被修剪成各种小动物的造型。

    在夏天到来之前,提前展现着充满朝气的灵动。

    车子停稳,二爷爷已经带着警卫员快步迎上前来帮他们拎包,热情洋溢的表达了自己的欢迎,领着他们进屋。

    “几个月没看到锦程和少奶奶,感觉变化挺大,这在成长中的年轻人啊,一天一个样。”二爷爷笑呵呵道:“要是几年不见,走在路上绝对不敢认。”

    苏楠道:“这话不都是用来形容小孩的吗,我哪有什么变化啊。”

    “哎,怎么没有,越变越漂亮,越活越年轻!这可能就是爱情的力量啊,毕竟你们还只是新婚夫妻。”

    方锦程给老爷子竖了个大拇指:“士别三日对您老也是刮目相看,这夸人的话简直是张口就来,一溜一溜的。”

    “我不会夸人,是只会实话实说!”老军长说这话的时候的简直铿锵有力,一本正经。

    方家和李家的人早就提前到了,也就他们俩工作原因来的晚。

    几个人正在装饰别墅一楼的大厅,扶梯子的扶梯子,吹气球的吹气球,自己动手丰衣足食,几个警卫员站在旁边干瞪眼。

    一看苏楠和方锦程到了,纷纷跟他们打招呼。

    方某人随便招呼了几个人就去楼上看外公了,苏楠则挨个儿问候,该怎么叫怎么称呼她倒是记的一字不差。

    今天也是第一次见到二舅的外国老婆,金发碧眼的大美女,身量苗条,气质斐然,与二舅十分般配。也正因为这对夫妻姣好的基因才会有索菲亚这么漂亮的混血女儿,这一家三口往哪边一站都是让人艳羡的焦点。

    “嫂子!嫂子!我之前给你的娃娃你有好好珍藏吗?”索菲亚晃着她的胳膊,大眼睛闪烁着星星的光芒。

    苏楠在她头上摸了一下笑道:“当然,我一直放在我的床头柜上,每天都能看到。”

    “太好了,”索菲亚欣喜的拍手说道:“嫂子,我们过几天要去马尔代夫度假,你跟哥一起来吧,你们结完婚都没度蜜月呢。”

    这个蜜月不度也罢,且不说现在工作忙的一塌糊涂,就是面对方锦程这张脸都够她生一肚子气的。

    “那祝你们玩的高兴,我就不去了,最近工作比较忙。”

    “唉,长大真不好,要工作,还要赚钱,还要找男朋友,还要结婚!最可怕的是还要生小孩!我真希望自己永远也不要长大!”

    索菲亚虽然年纪不大但个头在同龄中已经算是高的了,再说出这样一番言论,真给人一种早熟的错觉。

    苏楠在她头上摸了摸道:“没办法嘛,时间总是在向前,人早晚得长大的。”

    “嫂子,你心态真好,我希望等我像你一样一把年纪的时候还能有这么好的心态!”

    一把年纪……

    苏楠石化,继而在风中凌乱了,原来她已经一把年纪了……

    “楠楠!来啦!”方太太从餐厅的方向走出来笑道:“大家也都别忙活了,洗洗手来吃饭吧,锦程呢?”

    李川从梯子上下来,将没挂完的起球顺手缠在索菲亚的发髻上:“上去看外公了,先吃,不用等他。”

    苏楠道:“我也上去看一下外公,你们先吃吧。”

    “好,那你们快点下来,外公也需要好好休息。”

    “好。”

    她上楼,在外公的门口,房门被从里面打开。

    一抬头,方锦程正好整以暇的看着她。

    苏楠面无表情的去推门,他却不肯撒手,似乎铁了心想听她开口服软。

    她也是铁了心的不说话,一张脸却阴云密布,似乎下一步就要动用武力值了。

    余光扫了一眼苏楠慢慢收紧的拳头,方锦程松手,与她擦肩而过径直下楼。

    她同时也推开门进去,轻声叫了一句:“外公?”

    一向冰冷的病房也被装饰上了各色彩带,拉上了福如东海寿比南山的横幅,就连照顾老人家的护士都穿的比平时艳丽了许多。

    唯有病床上的老人,好像和这个世界格格不入。

    慢慢将沉重的眼皮掀开,李家老爷子比上次见到的时候严重了许多,兴许用不了多久,他就能真的解脱,远离所有病痛。

    “外公……”苏楠走到床边,握住他已经皮包骨头的手。

    “楠楠?”老人家兀自强撑着想要坐起来,护士赶紧将床微微抬了抬,在他身后垫了个枕头,好让他舒服点。

    “外公,我来看您了,给您过八十大寿。”

    老人家发出呵呵的笑声,浑说的双眸已经没了昔日神采。

    “过什么寿啊……能活多少,那是命数,不能强求。”

    “您一定能长命百岁。”

    老人家不由笑了起来:“怎么长?躺在这里长命百岁?那还不如让我去死!死了,轻松!”

    “您话不能这么说,您活着,我和锦程也都有个外公不是,到s市也有个奔头,有个归宿。”

    老人在她手背上拍了拍,那双曾经握枪充满力量的手已经只剩下骨头和皮下虬然的青筋。

    苏楠柔软的手指被他包裹在手心,明显的看出岁月所带来的差距。

    “你刚才,怎么没跟锦程一起过来?”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