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百四十五章 不要让他知道
    “这些药,吃了可是会上瘾的……”

    上瘾?还有什么东西会让人上瘾,毒品?

    苏楠神思恍惚的看着李川,见他似笑非笑的揉乱了短发,继而将食指竖在唇边说道:“这事你知道就行了,以后心里有数。”

    苏楠有些纳闷:“为什么跟我说这些?”

    “第一,既然你都听到了,我索性也就实话实说了,当然,我可不是让你举报静秋的啊,况且你无凭无据的,就算举报了,这事儿也没个结果。”

    苏楠道:“我知道,我不会举报她,如果可以,我想劝劝大姐。”

    “你以为静秋会听你的话胜过于听我的话?”

    “这当然不会……”

    李川虽然是他们俩的舅舅,是个长辈,但因为年龄相差不大,算得上是从小一起长大的兄弟姐妹了,那感情的深厚程度当然要胜过苏楠。

    “所以说,不必去做无谓的尝试,我要说的第二点就是,静秋做什么你心里有数就行,万万不能让锦程参与其中。”

    在苏楠的印象中,方锦程有点姐控偏向,她姐便是天底下最完美的化身,无人可以取代,无人可以媲美。只要他姐说的,那就是对的,只要他姐做的,那就没个错误。

    苏楠道:“你怕锦程不相信,所以才没告诉他,告诉我?”

    “不管他相不相信,他那种性格不适合知道,因为他一旦知道毕竟会有所行动。我不希望看到他加入,也不希望他知道,到头来自己也无法独善其身。”

    苏楠蹙眉,她现在也非常矛盾。

    大姐不仅在方锦程心目中恍如女神,在她的心底也是极为推崇的。现在忽然告诉她,大姐的所作所为涉及违反犯罪,让她怎么能心安,真就恨不得告诉方锦程,让他一起去帮忙劝说。

    但正如小舅所说,方静秋不是那么容易劝得动的人,知道的人越多,牵涉也就越多。

    “姐夫知道吗?”

    “你觉得呢?公司还是他的呢。”

    “那他是什么意思?支持还是反对?”

    “他的所有意见对静秋而言连听取的必要都没有。”

    “如果进口国内,国家药监局不会调查吗?药品上市的审批检察很是繁琐,而且要很长时间。”

    “这针对的是国外的医药公司,静秋在国内有医药集团,有生产许可,有进口许可,还有临床检察报告,她想做的,没什么拦得住。”

    苏楠不说话了,看来为了这批要,她真的是准备充分。

    罕见病的制药成本高,销售渠道窄,在所有医药公司放弃研发和生产的时候,她捡起了这个还会被国家送锦旗的烂摊子,却做着有弊无利的事,一旦销路打开,所有患者终身将会依赖药物,她也就不愁没有销量了。

    “跟你说这么多,你自己心里有数就行,记住,不要让锦程牵涉其中。”

    李川说完就蹦下湖石,沿原路返回。

    苏楠急急叫住他道:“真的不再劝劝大姐吗?这是违法的……将来……”

    “没用,你不用担心,她生意做的这么大也不是什么本事都没有。”冷哼一声,李川摆摆手,头也不回的走了。

    苏楠站在原地,面向大海的方向,沐浴着海风有点风中凌乱。

    正想的出神,忽然听到身后传来沙沙的声响,本以为小舅还没走,可当她回头去看的时候却一个人影都没有。

    有些纳闷的,苏楠继续看着大海出神。

    这几天忙的不行,昨晚还在排查快递员信息和作案工具,今天却能将所有的公事抛诸脑后,享受着难得的假期。

    可这个悠闲的假期却因为李川的几句话变的沉重起来,苏楠简直不知道自己回去之后要怎么面对方静秋。

    背后的声响让她又忍不住转了个头,隐约看到石头后面闪现出晃动的阴影,似乎是棕榈树的倒影。

    刚把头转回来,身后风声一紧,她整个人往后一退,攀住一块石头就跃了下去。

    但见眼前银光一闪,本来已经刺出去的匕首却在半空划了个圈,循着苏楠的身形在此刺了过来。

    也得亏她闪避及时,匕首擦着她的衣服堪堪略过。

    苏楠落地才看清袭击她的人,此人竟然还穿着一身军装,俨然是这里警卫员的打扮。

    “你干嘛?是认真的还是开玩笑的?”话音刚落,军装小哥二话不说的扑了上来,挥舞着手上的匕首对着苏楠招招逼近。

    这每一下都是使出了十足的力道,一开始还以为对方是在开玩笑的苏楠显然不淡定了。

    如果真是开玩笑,那得找二爷爷好好鞭笞一下这小子,如果不是开玩笑!他死定了!

    飞起一腿踢上去,军装小哥抬起胳膊硬生生挡住,反手架住苏楠的腿将其甩在地上,手上匕首一转就插向她的心口。

    苏楠眸光一敛,使出吃奶的劲踹向那人,随即用双腿夹住他的头颅,一个鹞子翻身将其按倒在地。

    两人来来回回斗了几个回合,愈发的难解难分,双方没有丝毫要退让的意思。

    再这么打下去不是办法,苏楠暗中腹诽,如果继续打下去的话吃亏的还是她。

    一时分神被那人一拳打在身上,急急后退两步后背撞上一棵树,粗糙的树皮咯的她后背生疼。

    咬牙看向面前之人,苏楠怒斥:“你tm到底是哪里冒出来的!到底想干什么!”

    话音落,一个身影忽的冲了过来,对着那逼近的人就是一个漂亮的侧飞踢,瞬间将人放倒在地。

    军装小哥又一个鲤鱼打挺的从地上蹦了起来,挥舞着匕首迎向方锦程。

    苏楠大骇:“小心!”

    那人动作迅速,手腕力道强劲如风,方锦程身形迅速,几个闪避完美的避开了他的袭击。

    苏楠也上的前去,与方锦程配合默契,三两下将人放倒,一个把人压制在地,一个夺去了那锋芒利器。

    巡逻的警卫被吸引过来,掏出枪就指向与大地亲密接触的人:“不许动!老实点!”

    习惯性的去摸后腰,想找手铐,这才想起来没带。

    苏楠只好把人交给警卫:“这什么人,是跟你们一起的吗?上来就要杀我,到底想干嘛,我得罪他了?”

    警卫也是一脸为难,欲言又止:“实在不好意思,我也没法回答您的问题,只能先带下去审问,可能这其中有什么误会。”

    苏楠气的不轻,转而一把抓住那军装小哥的衣领,将其拉至面前,凶神恶煞道:“那你自给我说!你到底什么人!为什么要袭击我!”

    后者将头偏向一边不去看她,自然也不肯正面回答问题。

    苏楠怒不可遏,一把将人甩开,看了方锦程一眼,转身大步离开。

    看着媳妇儿离开的背影和那飚升的怒气值,方锦程几乎已经猜到她为什么这么大火了,不禁深深叹了口气。

    “我媳妇儿现在觉得吧,那人是我派去找她麻烦的。”站在暗房里,方锦程如是对二爷爷坦白:“她这会子正在生我的气呢。”

    二爷爷先是啊了一声,又有些手足无措道:“那,要不要,我去跟少奶奶解释解释?把话说清楚了。”

    方锦程摇摇头,双手叉腰看着椅子上五花大绑的人,对方仍然是死鸭子嘴硬,问什么也不说。

    “身手还挺不错,我和我媳妇儿单独都不是你对手。可她现在偏偏觉得我为了英雄救美叫你演的一场戏,小爷要找人演戏也不能找这么抗揍的啊。”

    二爷爷道:“这俘获少奶奶放心,你用得着英雄救美?”

    搓着下巴想了想,方锦程郑重其事的点点头:“嗯,没错,是小爷的风格,当年为了追她,什么手段没用过。”

    二爷爷呵呵直笑,忍不住给他竖了个大拇指:“有你外公当年的风范!”

    “过奖过奖!”

    椅子上的人还是郎朗硬骨,看都不看他们一眼。

    方锦程道:“你可以不说话,也可以保持沉默,不要以为你不说话我们就不知道你干过什么好事,我告诉你,盯着你不是一天两天了!从你给我媳妇儿包里塞开始!”

    军装小爷似乎有些错愕,不过也仅仅是一闪而过。

    “我二爷爷能查到你也能查到你背后的人!当年他带侦查旅的时候你丫还……还没你呢!”

    二爷爷道:“今天给首长过寿,不必因为这个人扫兴,先把人关在这,该忙什么先忙着。”

    “行,我本来也没打算怎么着他,晚上说不定他还能分块蛋糕吃。”

    一老一少两人出了暗房,夕阳已经西下,客人很快就到,晚宴即将开始。

    “二爷爷,您派人留意一下东南亚那边的一个佣兵集团。”

    老人家神色凝重道:“你怀疑……他原本的身份是雇佣兵?”

    “你不是派人查过他的资料吗?真正拥有这个身份的人既然已经死了,他既然是替代品,那就是不知从哪条缝里冒出来的!就极有可能是东南亚的雇佣兵!”

    二爷爷蹙眉,有点犹豫:“不可能给吧……那边和我们一直没什么瓜葛……”

    “现在有了……”后槽牙磨了磨,方锦程一想到那个脚凯瑟琳的女人,眼前就是一片白花花的胸器。

    竟然真有本事把那么多手枪带上飞机,要么是安保有漏洞,要么就是她真的能手眼通天!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