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百四十八章 酒不醉人人自醉
    方锦程好整以暇的看着苏楠的身影,不由笑道:“你是用什么法子让她喝下去的?”

    得逞的小丫头开始邀功了:“我都帮你做到了,你答应我的礼物可不许反悔!一定要给我和向阳哥哥牵线!”

    虽然对这个小妹的爱慕之心表示不耻,但既然答应了,也就模棱两可的随便应付一下:“行行行,给你牵线,你还没说怎么让她喝的呢!”

    “我说,我跟你打赌了,你赌她不敢喝,我赌她敢喝!”

    斜睨小妹一眼,方锦程不由为苏楠担心起来:“她在你跟前果然没有任何抵抗力啊,难道因为你太可爱?”

    “可爱这种外在条件就不必说了,我觉得应该是因为我的智商!我说,我要是输了就得喝下一瓶酒,你要是输了,就当众表演吞粪自尽。”

    下盘一个不稳,方锦程差点一个踉跄摔倒,赶紧重新站好,摆出一个‘老子没事’的pose!

    “你最好把她灌醉了,不然一会要来看我表演吞粪自尽我就死给你看!”

    “怎么死?吞粪吗?”

    没好气的把小丫头发型揉乱,索菲亚张牙舞爪的要打他,大哥哥占着身高优势,抓住她的脑袋,任凭她怎么挥舞手臂都够不着他。

    “你们闹什么呢。”李川吹了声口哨,冲索菲亚招招手:“快,你老爸找呢,催你睡觉了。”

    “明天再跟你算账!”对着方锦程狠狠瞪了一眼,小丫头跺着脚跑走了。

    方锦程无奈了:“怎么回事呢,跟哥哥还这么没大没小。”

    李川似乎也喝了不少,脸蛋红扑扑的,一把勾住外甥的脖子:“你这么大个人了,欺负个小丫头算什么男人!”

    “喂喂喂,明明是她欺负我!我们家重女轻男你又不是不知道!”

    这一点李川也是深有感触:“行了,人都走差不多了,你再来陪小舅喝两杯,唉!酒不醉人人自醉啊!”

    明明没喝醉却偏偏要装醉,勾着方锦程的脖子把身体的重量都压他身上。

    “你以为谁都跟你似的?单身狗?我得陪媳妇儿睡觉!”

    “你丫见色忘舅啊!”

    “你见色的时候也没想着我,怎么,那美女医生呢?脑袋被人家扎针扎傻了?”

    李川咂咂嘴,抬头看星空,一脸的惆怅:“人家根本没把我当回事,玩弄了我的身体又玩弄了我的感情。”

    “这就叫不是不报,时候未到!这就是你报应啊!”

    李川纳闷:“不太公平吧?你看你,娶了个如花似玉的警花,怎么到我这,就给我来这一出?难不成老天看你小舅长得帅,所以多点坎坷多点磨难?”

    “不,是看你好事做太多。”无比悲痛的在小舅肩上拍了拍,方锦程道:“我要找媳妇儿了,单身狗请退避,为了避免受到伤害。”

    转身就看到苏楠已经送完了客人正和方太太一起有说有笑的回来,她的酒气已经上头了,红扑扑的小脸蛋在夜色下显得分外迷人。

    “你也辛苦了,早点休息。”方太太笑道:“这里不用你帮忙。”

    “没事,一起收拾还快。”苏楠坚持要帮忙收拾花园里的餐具。

    方太太却道:“真不用,今晚大概收拾一下,明天再弄也不迟,你快睡吧。”

    “那好吧,妈你也早点休息。”

    沿灌木往别墅里走,方锦程突然从旁边的小路窜了出来,一句“媳妇儿”还没叫完,就被苏楠抓住胳膊来了个漂亮的过肩摔。

    要是刚才的客人还在,铁定不愿相信这个打扮的好像洋娃娃的少奶奶竟然会有这么暴力的一面。

    动静惊动了周围的人,就连不远处的方太太也都吓了一跳,李川更是一手捂住双眼不忍直视:“为了秀个恩爱也是拼了……”

    躺在草地上的方锦程忍着痛无语凝噎,难道是他出场的方式不对?

    苏楠将额前的卷发撩到耳后,一边冲他伸出手:“不好意思,我以为是有人要袭击我,条件反射。”

    方锦程后槽牙磨的咔咔响,忍不住腹诽:条件反射是假,你这些日子憋着一肚子气要报复我是真!

    发泄出来也好,总比持续冷战的强。

    抓住苏楠的手站起来,他一手扶着屁股一边腆着个脸问她:“媳妇儿,消气了没?”

    冷哼一声,似笑非笑的看着面前这个男人,苏楠伸手捧住他的脸给了他啵了一口,脚步有点虚浮的往别墅走去。

    这难道就是传说中的打一巴掌给个甜枣?捂着屁股继续追,从背后一把将人抱了起来。

    “放下,我头晕!”苏楠踢腿。

    方某人道:“我抱着你走就不晕了,不信你闭上眼睛试试。”

    苏楠闭上眼睛,安安生生的躺在他怀里。

    进门碰上一大家子人,他也是脸不红心不跳:“嗨,还不睡呐?我跟媳妇儿先回房睡觉了,媳妇儿,跟大家打声招呼。”

    被公主抱的小女人睁眼眼睛,迷迷糊糊道:“我们先去睡觉了……”

    “去吧,去吧,今天过来也没好好休息。”

    索菲亚捧着脸颊笑的像朵花:“加油哦!”

    威廉对女儿无奈了:“你也给我赶紧睡觉。”

    方锦程把人抱回房间,稍微摆弄一下就看出来了,苏楠已经彻底醉了。

    她今天喝的红酒比较多,虽然最后的那瓶预调鸡尾酒度数不高,但喝酒最忌讳几种不同的酒搀在一起喝,尤其是他鸡尾酒里还倒了两盅五十二度的白酒。

    “宝贝?”用手拍拍她的脸,苏楠整个人软绵绵的已经可以任他处置了。

    不会就这么醉倒了吧,那未免也太不好玩了。

    把人在床上放好,方锦程脱衣服打算去洗个澡。

    谁知刚把上衣脱光,背后就缠上了一只八爪鱼。

    苏楠手脚并用的抱住她,滚烫的脸颊贴在他健硕的背上,发出让人毛骨悚人的笑声:“好结实啊……小鲜肉……哈哈哈。”

    方锦程先是打了个寒颤,继而手脚并用,将人掰到了正面,自以为潇洒的帅帅头发,露出一个明媚灿烂的笑容:“公主殿下,要不要和您的骑士来个鸳鸯浴?”

    苏楠仰着小脸看他,摸着他的胸肌腹肌傻笑了一会自顾自问道:“你是我的吗?”

    “当然。”

    “你是我什么人?”

    “你是我媳妇儿,我是你男人,你可以叫我老公。”

    “老公”喝醉的苏楠,连嗓音都绵软的让人一颗心几乎融化。

    极为受用的听着,方锦程怂恿她:“在多叫几声。”

    “老公,老公,老公我这么听话,你,你带我一起洗澡吗。”

    “必须的,奖励你一个鸳鸯浴!”

    苏楠迫不及待的拉着他的手往浴室拽:“快点,快点,脱光了给我看看”

    上次被她予索予求的画面再次浮现在脑海,方锦程已经迫不及待的跃跃欲试了:“好好好,洗洗洗,你说你要是每天都这么可爱主动多好。”

    苏楠笑的眉眼弯弯:“我每天都很可爱”

    “对对对,我的小楠楠每天都这么可爱。”

    “嗯嗯,楠楠最可爱了”

    不行了,方锦程觉得自己的一颗心几乎快要融化了。

    浴室很快响起了哗哗的水声,等到水声停下后,洗着鸳鸯浴的两个人已经湿漉漉的滚上了床。

    缠绵悱恻,难舍难分。

    一吻毕,方锦程居高临下气喘吁吁看着怀中的小女人,她却呵气如兰,媚眼如丝,双臂勾着男人的脖子不肯撒手。

    发丝上的水珠落在苏楠额上,抬手给她擦了,方锦程道:“媳妇儿,你知不知道自己现在有多迷人?”

    苏楠水光潋滟的眸中亦是情意绵绵:“你也很迷人。”

    “你喝醉的样子温顺的像个小绵羊。”

    抬头亲了男人一口,苏楠红着脸,有些不好意思的往他怀里钻去。

    方锦程道:“媳妇儿乖,先撒个手。”

    苏楠不肯,他再次耐着性子道:“你不撒手我怎么跟你做下一步?”

    仍然不撒手,那份羞涩的模样简直让人欲罢不能。

    方锦程叹气了,从床边衣服里把领带给抽了出来,抓住苏楠的两只手就给按她头顶上绑了个结实。

    “小爷还治不了你了是不是!才刚夸你听话,这会儿又不听话了是不是!”

    扑闪着大眼睛,委屈的看着面前这个人,双颊红扑扑的好想咬一口。

    方锦程咕嘟咽了口唾沫,喉结一动双眸喷火:“我tm早就想绑你一回试试了!要是有手铐,效果加倍。”

    嘿嘿笑着将苏楠压下,被捆住手的警花跟折断翅膀的小鸟似的,那还不是任他摆布!

    这一夜他过的分外满足,身下之人一声声老公叫着,不光满足了生理需要,连心理需求都达到了一个升华。

    当他把苏楠手上的领带解下来的时候,手腕上的红痕让人心疼,也不知是自己绑的太紧,还是苏楠挣扎的太厉害。

    忍不住对着她的手腕亲了一口,方锦程觉得自己为了满足一己私欲伤害媳妇儿是行为很不地道。

    苏楠却环住他的脖颈一刻也不愿松开了:“老公,抱抱。”

    “抱抱,抱抱,你喜欢老公抱着你吗?”

    “喜欢……”她打了个小小的呵欠,已经快要沉入梦中。

    “那以后每天都抱着好不好?”

    “好,二十四小时抱着……”

    “吃饭上厕所呢?”

    “也抱着。”

    忍俊不禁,这媳妇儿是多没安全感啊。不过他还是老老实实的答应:“好,都抱着。”

    但愿你醒来后还能记住自己所说的话,不过忘了也没关系,他会用行动做到!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