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百五十七章 揩油
    “呦,你也知道?没错,老娘说的就是这潘二!”

    露娜一手叉腰,一手指着方锦程怒声说道:“要不是潘二这王八蛋!老娘用得着在这里忍气吞声的?”

    手底下的几位大佬都赶紧上前劝说,张口闭口,露娜姐您悠着点,不要生气了,这都是家事,小事。

    方锦程耳朵尖,从听到家事两个字的时候就好整以暇的翘起了二郎腿:“确实是家事,潘二是潘杰的哥哥,你和他的事自然也是家事。”

    “帅哥,你到底想说什么?来陪我玩儿,我欢迎,来和我做生意,我也欢迎。但你要旁敲侧击的试探我,可就不要怪我不客气了。”

    她戴着紫色的美瞳,本来极具魅惑的色彩,在闪烁的光影之中恍如暗夜中的女王。

    她的一举手一投足都有着风情万种的姿态,不愧是被潘杰选中的情人。

    但此时此刻,被方锦程惹怒的她,瞳光却冷艳非常,随着她的迫近,好像随时都能从背后掏出一把刀来,给他那么一下子。

    这女人翻脸,果然比翻书还要快啊。

    “王家是什么身份什么地位你不是不是的,王家在a市称王的时候还没龙乃山什么事,更别说潘二了。”方锦程气定神闲的看她:“此番王总手上有两个场子要出,我真心实意来和你谈生意,你要是自个儿能做主,我方锦程无话可说。”

    露娜凝视着他,眼瞅着俩人都要亲上了,才偃旗息鼓的坐在一旁,翘起了二郎腿,点燃一根细细的女士香烟:“好吧,我承认,我做不了主。”

    慢慢吐出一口烟圈,她目光扫了一圈在座的众人道:“你不是想知道,既然这些地方都是我说了算,为什么却不在我的名下吗?”

    “我tm就是一傀儡,你满意了?”露娜说完就将烟头狠狠的捻息在烟灰缸内,将嘴里的烟圈喷向方锦程。

    后者似笑非笑的看着她:“傀儡也不是人人都能当的,这说明潘杰信任你,就好像我们王总信任我一样。”

    露娜呸了一声,继而冷笑:“潘杰?就他?哼,你要谈生意,慢慢谈,不过这次休想再跑了,生意最后成不成,还得看老娘心情,老娘心情如何,还得看你表现!”

    言罢一起身,潇洒的挥挥手,大步出了包间,留下一群脑满肠肥的中年男人,腆着个脸要跟方锦程谈生意。

    露娜出了包间也是够心烦意乱的,今晚的她衣着清凉,妆容浓艳,一旦进入人群就是焦点。

    很快就被一群俊男靓女拖进了舞池,扭动着蛇一样的身躯,在炫丽的灯光中令人血脉贲张。

    苏楠职业性质的敏锐目光很快就捕捉到舞池中的露娜,上次有过一面之缘,不过她是那种属于让人见一眼就不容易忘记的人。

    毕竟并不是所有女人都能美的这么光彩照人,此时她人出现在舞池中,方锦程却不止在哪,不知是不是正在计划中的与人谈论生意。

    “苏楠,你好像不是a市人吧?”苏琛捧着自己的脸看她,目光看上去有点花痴。

    模棱两可的应了一声:“嗯,我本来是南方人。”

    “真厉害,外地来a市的很少有人能站住脚,而且还能当上警察,我的终极梦想就是在a市买一套房子。”

    苏楠道:“现在a市的房价确实很贵,不过你有宋亚飞这样的女朋友,宋家也有几处房产,相信送你们一套作为结婚的婚房应该不是问题。”

    “咱们好好聊天提她干吗,有点扫兴啊。”苏琛用自己的杯子碰了一下苏楠的:“选择亚飞固然能让我的人生走上捷径,但我不是要被说成吃软饭的了,我宁愿找苏警官这样的,一起努力打拼,在这个城市的角落里买上小小一间温暖的公寓。”

    苏楠再次喝口水掩饰自己的心虚,她在a市不仅有了房子,而且还是大大一间公寓。

    前段时间去婆家吃饭,她那把她当亲闺女的婆婆亲手把过户好的房产证给了这小夫妻俩,上面赫然是两个人的名字。

    “有志气,很好,很好!”苏楠随意夸了他两句。

    “我虽然是在这种场合做着服务员的工作,但也是铁骨铮铮的汉子,当然不愿吃软饭,之前就想过和她说分手的来着。”

    “这可别。”苏楠急道:“要分手也不在乎这几天,宋太太才被害,凶手也没被找到,宋亚飞的情绪还是非常不稳定的,你这个时候说恐怕会雪上加霜。”

    “嗯,我听你的,苏楠。”笑眯眯的看着她,脸上神采奕奕。

    苏楠有点不太自然:“那什么,你今天不用工作吗?你忙你的好了,我自助!”

    “今天不忙,我是这里的领班,平时只服务露娜姐一个人。”

    “你也知道要服务我一个人啊?”说曹操曹操就到,扭着腰肢的露娜已经欺身而来,屁股一撅,将人给推到一边,一手揽过苏琛的脖子,烈焰红唇给了他一个重重的吻,意犹未尽的,还用舌头舔了一下。

    这让苏琛有点不自然的干笑:“露娜姐,你忙完了?”

    “忙什么忙,我这种要地位没地位,要发言权没发言权的,也就只能跟你忙喽。”

    似乎是怕苏楠听出其中的言下之意,苏琛赶紧介绍道:“这位是我的朋友,苏楠,这位是露娜姐,小巨蛋的负责人。”

    苏楠伸手,想和露娜握手,她却看都没看那只手,径自打量着她,言罢对苏琛道:“换口味了?”

    苏琛的笑容更加不自然:“露娜姐,我怎么敢呢,苏楠真的只是我的普通朋友。”

    “对,我们是普通朋友,我没来过这么高档的地方,拜托他带我来长长见识。”

    露娜又看苏楠一眼,最后起身说道:“总觉得你看上去有点眼熟,不顾我本来就有点眼盲,这里的所有人我都看着眼熟!好了,不打扰你们了,我先去跳个舞,你们随意,酒水算苏琛的。”

    看着露娜离去,苏琛苦笑说道:“呵呵,露娜姐的势力虽然比较大,但为人却没什么架子。”

    苏楠嘴角抽抽:“是吗……”

    她还为刚才没得到的回应的握手记仇呢,这叫没什么架子?

    “露娜很器重你啊,之前好像听宋亚飞说过,你是为了报答老板,所以一直没有离职,是这个老板吗?”

    “对,”苏琛点头:“露娜姐在我最困难,最穷困潦倒的时候帮助了我,还非常器重我,小巨蛋又是她才接手的地方,我理应帮她打理一段时间。”

    “没错,可露娜和你未免太亲密了吧,这要是让亚飞知道了……”

    苏琛将中指竖在唇边,冲她眨眨眼:“这话你可千万不要让亚飞知道啊,做我们这行的,明白人都知道,那些陪酒的姑娘都常被揩油,我们这样的服务生有时候也是不能避免的……”

    苏楠明白,她就是做这行的,扫黄嘛,以前有些场合,黄赌毒一直是明目张胆的来。

    现在上头查的严,底下忙活的也勤,一些大型的正规场合是没有这种情况出现了。

    不过这种地方的小姐就换了个说法,叫陪酒女,一旦达成某种协议就出去开房。也有不少富婆靓女来此寻欢作乐,看上哪个服务生,讨点便宜也是常有的事。

    苏楠道:“你只服务露娜一个人,可比别的服务生高端多了。”

    “没有,我现在不就是在服务你吗?而且只有你一个人。”

    苏楠干咳,有点不自然的看看手机上的时间,放下水杯道:“出来很久了,我得回家了,不为任务,只是单纯的来放松,真的很舒服,以后有时间还会再来的。”

    “随时欢迎你。”苏琛起身道:“我送你下楼吧。”

    “好。”

    不好拒绝,也不能拒绝,两人一起出了观景台,沿着刚才来的员工通道离开。

    苏琛道:“苏楠,你这个星期天有没有时间?我想邀你看电影。”

    苏楠想了想摇头说道:“目前好像没时间,因为要赶紧把这个案子完结。”

    面带失落,他只好笑道:“好吧,等凶手查出来了我再邀请你,希望你到时候有时间。”

    “呵呵,好……”不自然的笑笑,两人沿着楼梯道下楼。

    空旷的楼梯间内只有两个人的脚步声在回响,一直沿着楼梯走下来。

    苏琛的呼吸不由开始发紧,这让苏楠敏锐的察觉到。

    忽然间,他一转身,将苏楠困于自己的怀抱和墙壁之间,居高临下,近距离的看着她。

    苏楠面带微笑,兀自镇定道:“苏琛,你没事吧?”

    “苏楠……”他笑眯眯的看着她,翘起的唇角几分痞性,和方锦程还真有点像:“我觉得你比亚飞好,而且我是认真的。”

    “虽然我比较认同你说的话,但你能不能不要靠我这么近,我有点手痒……”

    这种感觉又来了,被男人接近,迫切的排他、抵触、厌恶感。

    她这种毛病由来已久,以前跟相亲对象出去看个电影,对方摸她手一下都能让她恶心的想吐。

    她一度以为自己有毛病,是注定孤独终老了,直到遇到方锦程……

    “手痒?”苏琛不疑有他,抓住苏楠的一只手就近摩挲,依依不舍道:“跟你在一起有一种舒服的安全感,我有时候真希望这个案子不要这么快的结束,这样,我们就可以经常见面了……”

    话音刚落,肩膀上就落下一只手。

    苏楠看向他背后的人,嘴角不由咧起,微笑:“看来不用我自个儿动手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