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百五十九章 是我们无能
    “不要拍了!”徐子瑞把苏楠挡在身后发出一声怒斥:“今天我们过来是查案子的,你们如果再围在这里就是妨碍公务!我们有责任和义务驱逐你们!”

    此人面向不善,虽然长得挺帅,但发起火来绝对是个冷面阎王。

    几个记者得到了自己想要的内容,赶紧收拾东西离开了。

    苏楠不忘对他们叫到:“我给你们透露一下,市局开始严打地沟油了,你们回去别忘了报导!”

    徐子瑞看她笑的嘚瑟,没好气道:“跟他们说这个干吗。”

    “我在做好事呢,他们这么多媒体同时报导地沟油事件,相信那些黑心商贩肯定会收敛一段时间。”

    “那你的事情怎么办?他们还会把这个当新闻,到时候又会引起网络舆论。”

    “他们要的就是这个效果而已,君子坦荡荡,我怕什么。”

    徐子瑞盯着她看,似乎有些欲言又止。

    苏楠也懒得问他到底想说什么,招招手道:“走了,去问问勤务部门,要订餐电话和地点,顺便调一下今天的录像吧。”

    “嗯。”

    最后又在会场查看了一圈,眼瞅着已经快十一点了,只得又驱车前往死者的家里调查。

    他们为了躲避恐吓信上的威胁已经搬离了原本的小区,现在住的是一片老式公寓,里面的装修和布局还是十年前的,家电看上去也已经很旧了。

    老公寓地方也不大,很容易就能勘察清楚,在死者的房间除了找到一瓶安眠药有点嫌疑外,也没什么其他的东西了。

    驱车回市公安局的时候已经十二点了,方锦程期间打了两个电话过来,一听说碰到凶杀案了就知道今晚有的忙了。

    “要不然你先回去?”徐子瑞看苏楠又一次挂断电话,一边将自己的车钥匙递给她:“你的小男人好想挺着急的,女人既然已经结婚了,就应该以家庭为重,伺候老公生孩子。”

    知道他是在变着法儿的讥讽自己,苏楠也不客气的回击他:“不好意思啊师兄,锦程可不是小男人,他挺大的,我是说,下面。”

    言罢也不去等他,三两步进了办公楼往法医办事处赶去。

    徐子瑞紧了紧眉头,只得跟了上去。

    虽然已经是三更半夜了,但公安局这种地方总会有几个部门是二十四小时有人值班,尤其今晚还有突发事件,各个部门忙的脚不沾地,所到之处也是灯火通明。

    不像以前在派出所,每次晚上加班熬夜的时候,出去一趟都觉得好空旷,好阴冷,上个厕所都担心背后是不是有什么。

    还没到法医办事处就听到一个女人撕心裂肺的哭声,已经失去了本来的音调和声色,让人听不出是谁的。

    不过听不出也能猜得到,多半是宋亚飞的。

    进入走廊一看,过人是她。

    她在得到消息后第一时间就赶了过来,作为死者在国内唯一的直系亲属,只有得到她的同意法医才能进一步的进行尸检。

    此时的从亚飞披头散发的坐在地上嚎啕大哭,周围劝说的几个女民警想要把她从地上拉起来,她却抗拒的呼号挣扎。真有种哭天抢地之感,短短两周内,两位至亲都离她而去,对一个从小生活在父母羽翼中的小公主来说,简直太过残忍。

    “不要哭了,有哭的时间还不如赶紧配合工作!”徐子瑞上前扔下一句话就冷漠的转进了法医的办公室。

    可能也是因为性别原因,这样的状况虽然见多了,但苏楠作为女性还是有些于心不忍。

    “苏警官。”劝说的小女警表示很无力,用眼神向苏楠求救。

    将心比心,这种失去亲人的痛苦她也非常理解。

    蹲下身去,她抚摸着宋亚飞的头发:“亚飞,你听我说,人已经不在了,我们现在能做的就是保重自己,我知道你很难过,但也已经无法挽回了,你要想开一点。”

    宋亚飞哭了一晚上,早就已经喉咙干哑,哭不出眼泪了,此时的她只知道发泄自己心中的悲恸,全然不在乎是用何种方式。哭嚎的声音和绝望的心情一度要让她窒息,似乎无论用什么办法都不能让她接受现状。

    苏楠蹲在那边也很是为难,最终只有深深叹了口气道:“我爸妈十年前就已经离开我了,剩下我和弟弟妹妹,你的心情我理解,我也许不该劝你,不过还是希望你能看开点……”

    “我看不开!我看不开!我看不开!为什么!这是为什么!”宋亚飞抓住苏楠嘶吼:“杀我妈妈的人你们怎么还没抓到!为什么还抓不到!杀了我妈妈!又杀我爸爸!你们到底在干什么!为什么抓不到凶手!为什么!到底为什么!”

    “对不起,是我们无能……”对此,她也非常羞愧。

    尤其是找到了写恐吓信的人,他们都以为这起凶杀案到此就结束了,不会再有人员伤亡。因为写恐吓信的人并不是真正的凶手,信中提到的连环杀人案必然也不会真的被实现。

    “求求你们!我求求你们!让我死吧!把我爸妈救活!我求求你们!我求求你们!”宋亚飞抓住苏楠的衣服就趴在她身上大哭不止,喉咙嘶哑的已经听不出原来的音色。

    苏楠无奈,只得将人拢入怀中,轻轻拍着她的后背安抚她。

    宋亚飞的情绪终于满满平静下来,然而她蹲的时间长了双腿也都麻木酸痛起来。

    眼瞅着宋亚飞在她怀中哽噎,好不容易止住了哭声,她扶人站起来险些跌倒。

    “不要坐在地上了,太凉,你爸妈那么疼你,肯定不舍得你受一点苦。”

    宋亚飞的泪珠又开始往下掉,顺从的由苏楠扶着坐在走廊的椅子上。

    接过女警递过来的湿巾给她擦脸,苏楠重重叹了口气:“我相信你爸妈在天上也不忍心看到自己的宝贝女儿哭成这样,也不忍心看你这么伤心。”

    “他们不忍心倒是不要走啊,他们在哪啊!要不然,要不然带我一起吧,带我一起走!”

    “你要好好活下去,你还有弟弟,未来的人生路还有很长。”

    宋亚飞听了发出绝望的哀嚎:“弟弟?未来?我爸就是担心弟弟回国会被害才,才不让他知道妈妈被害的事情!我爸还让我躲到国外去,我不相信,我不相信他说的!没想到……”

    苏楠立马抓住了重点:“你爸怎么会知道这是一起连环杀人案?”

    宋亚飞道:“恐吓信,之前的恐吓信里不是说了吗,要一个个杀光我们全家!”

    苏楠道:“写恐吓信的人已经抓到了,他不是凶手,之前不是跟你们说了吗?你爸不相信?”

    “他相信,但他说杀我妈的凶手不会放过我们全家。”

    “这么说,你爸怎么知道?难道他有什么线索?”

    “现在不就是吗!现在不就连我爸也不放过了吗!下一个就是我!好啊!来杀我吧!我不想活了!不想活了!”

    苏楠只得再次劝慰她一遍,接过女警递过来的热牛奶哄着她喝了几口平复一下心情,心里却一直在琢磨她父亲是怎么知道凶手还会继续杀人的。

    难道他已经有了怀疑对象?或者知道了凶手的杀人动机?

    看来明天有必要再去好好翻一翻死者生前的东西了,看看有没有记录关于凶手的东西。

    徐子瑞从法医的办公室出来,将蓝色的无菌服换下,一边对苏楠说道:“明天早上就能出结果,先回去休息吧,明天有的忙了。”

    “好,我一会就回去。”

    “走吧,我送你。”

    她却摇头,想到之气的事情多少还是有点后怕的,万一再被强吻,再来个左勾拳,这常年在一起办案,抬头不见低头见,多尴尬啊。

    “你走吧,我陪陪亚飞,她还是有点太伤心了。”

    徐子瑞看她一眼,却见她都没看自己一下,不觉有些失落,只得点头离去。

    宋亚飞的身体在瑟瑟发抖,苏楠将她圈在怀中,还是觉得她浑身凉的可怕:“要不然我们去办公室坐坐吧?那里有空调。”

    “不,我,我要陪着爸爸,他,他也很冷。”

    苏楠心底绞痛,出声安慰道:“不会的,里面挺暖和,真的。”

    “真的吗?”

    “真的。”

    苏楠搀她起身往办公室走去,不忘对女警吩咐道:“帮忙联系一下亚飞的男朋友苏琛吧,让他过来一下。”

    女警面带难色:“不是没联系啊,刚才好不容易找到苏琛的电话结果打了多少遍都无人接听,我刚才又打了一遍,结果干脆关机了。”

    “难道睡着了没开铃声?”苏楠纳闷。

    宋亚飞却道:“不,他晚上得上班,一定是上班太忙没法看手机,至于关机,估计是你们打太多次,打到没电了。”

    小女警冲苏楠摊手表示这真的不关我事,我也想做点什么嘛。

    苏楠道:“没事,没事,今天晚上你就先住在这里吧,后面有个休息室,有床,会有值班的同志陪着你,你男朋友那边我会亲自去找。”

    宋亚飞抽着鼻子点点头:“那我把,我把他的地址告诉你。”

    “不用,我找得到。”

    “你怎么知道?我知道了,上次做笔录的时候记得吧?”

    苏楠模棱两可的应了一声,她怎么记得上次苏琛所说的地址不是小巨蛋呢,难道是他住的地方?

    把宋亚飞安顿好,又好好跟值班的同志嘱咐好,她这才打着呵欠回家。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