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百六十章 贪污受贿
    回去已经是凌晨了,设定好闹钟才放心躺下睡觉。

    一觉醒来再看看闹钟,已经是上午九点钟了。

    闹钟被关,手机静音,不用想也知道是谁干的好事。

    火急火燎的爬起来,桌上用保鲜膜扣着一碟切好的水果,还有方锦程给她留的字条。

    媳妇儿,微波炉里有早餐,热两分钟就好,牛奶在电炖盅里,温的,可以直接喝。爱你的老公。

    本来出口的抱怨在看到这寥寥几句话之后就烟消云散了,热了早餐,喝了牛奶,苏楠觉得自己挺有成就感的,起码把当初那个混世魔王变成了一个居家好男人!

    一边吃饭一边给师兄回了个电话,干咳一声让自己的声音听上去不那么疲惫:“尸检报告和饭菜化验结果出来了吗,有什么新进展了吗?”

    徐子瑞顿了顿道:“你刚起床?”

    “嗯……已经在路上了,马上就能到局里。”

    “你不用来了。”

    “什么?”苏楠吓了一跳:“有没有搞错,我就迟到了一会,不至于开除吧?”

    徐子瑞道:“在第一起凶杀案的别墅,你直接到这里来吧,我们搜到了一些有趣的东西。”

    有趣的东西?

    苏楠赶紧把早餐往嘴里塞,胡乱挂了电话:“嗯嗯,知道了。”

    最后把牛奶咕嘟咕嘟灌进肚子里,拿起钥匙就飞奔出去,刚关上门又赶紧回来拿手机,小区门口拦了辆出租车就径直奔向那片高端住宅楼小区。

    小区据说是嘉航地产开发的,在寸土寸金的a市市中心全部售罄,与这片小区面对面的正是方静秋和贾浩的私人别墅,占据着硕大一片面积。

    宋家门口已经停了多辆警车,门口设立了隔离带,不准别人随便进去,苏楠亮出证件才得以进去。

    楼上楼下似乎有不少人,其中楼下书房里有不少人说话的声音,她赶紧赶过去:“师兄,你们查到了什么?”

    书房里的人齐齐向她看了过来,她率先看到的不是徐子瑞而是方锦程,不由吓了一跳:“锦程?你怎么在这?”

    方锦程穿着西装制服,胸前端端正正的佩戴者国徽,手上拿着笔记本和相机,指指身边比自己矮了一头的女人:“陪婷姐过来查案子。”

    “好久不见,苏楠。”萧婷冲她伸手,她赶紧与之握手。

    “你好,确实好久不见,这是怎么回事?检察机关也负责了这个案子?”

    萧婷笑道:“这倒不是,今天一早我们收到关于死者宋明以及妻子林娟贪污受贿的举报信,信中甚至罗列出了他们贪污赃款以及账目所存在的地方,在征得徐队的同意之后,我们一起过来采集证据。”

    徐子瑞戴着白手头正在翻看桌上的小册子,在他身后,原本挂在书房里的梅兰竹菊水墨画画框已经被打开了,露出画像后面敞开的保险柜。

    “贪污受贿?”苏楠道:“这件事我们不是没怀疑过,毕竟以他这样的身份,能买得起这样一套房子必然会非常困难,奈何苦于没有证据,没法进一步的调查。”

    萧婷道:“证据是以匿名信的方式从邮箱发来的,并不知道是谁发的,不过按照以往的流程来是不能追踪发件人的,要保护举报人的**。”

    “最好还是调查一下吧,”徐子瑞道:“现在不比往常,情况特殊,被举报人全部被害,说不定正是与她们结仇的人举报并且杀害了他们。”

    萧婷点头:“嗯,回去我就让锦程追踪一下发件id,他打小就对这些黑科技感兴趣,比专业网警还要擅长这个,一直都挺为我长脸的。”

    言罢二人相视一笑,这一笑看在苏楠眼里要多别扭有躲别扭。

    两人之间只有她们知道的过去和故事,只有她们能拥有的默契,任何人都无法插足。

    楼上楼下已经找到了不少关于她们夫妻二人利用公职之便做违规违纪之事,也翻出了不少关于二人贪污受贿,财产转移的账本。

    苏楠随便看了一下就发现原来宋亚飞的原创服装公司是她们给开的,并且利用这个公司和网店的销售进行洗钱。

    检察院和市局的人都来了不少,很快就全部整理取证,并且复印了备份。

    趁着萧婷和徐子瑞说话的空当,方锦程把苏楠拉到了角落里,先是偷偷摸摸的亲了一口,又将其圈在怀中小声问道:“早饭吃了?”

    “吃了,你怎么起床也不叫我一声。”

    “你昨晚不是睡得晚吗,我想让你好好休息休息再起。”

    苏楠叹气,有些嗔怒道:“以后不准这样了,就算是连夜加班不回去也是正常的,做这一行的就是这样。”

    “那咱就改行,改行在家做少奶奶。”

    苏楠低笑:“你想的美。”

    大男孩笑的有点委屈,苏楠又在他鼻梁上刮了一下道:“行了,不要让人看见,得走了,现在是上班时间,方同志,不要调戏公职人员!”

    依依不舍的将媳妇往怀中抱了抱,方锦程道:“你调查的的时候如果有累活脏活危险的活,及时叫我,我保护你。”

    苏楠失笑:“你连我都打不过吧。”

    拿着她的手往自己胯下去摸:“摸到了没有,老子有枪。”

    苏楠对着他胯下毫不客气的一捏,瞬间就看到他的脸扭曲起来:“媳妇儿饶命,你还没给我方家留后呢,留着这玩意有用。”

    这才松手,没好气道:“都是公务员了,以后少贫!”

    “遵命!遵命!”

    两人正在这儿依依不舍的准备告别呢,萧婷的声音就在他们背后响起:“我说什么来着,在这能找到他们吧,锦程打小就喜欢把小姑娘带到楼梯拐角调戏。”

    苏楠赶紧和他分开,手却被攥紧抽不出来。

    萧婷是带着徐子瑞一起来的,一个威严肃穆,冷面阎王。一个留着干练短发,浅笑殷实。

    “额,师兄,婷姐。”苏楠冲他俩打招呼。

    方锦程却又一个使力将苏楠勾入怀中揽着肩膀,厚脸皮道:“一个早上没见了,挺想我媳妇儿的,我看没什么事,就带她过来不可描述一下!”

    徐子瑞面无表情的对苏楠说道:“走吧,回局里砍尸检报告。”

    “好,那婷姐我先走了。”

    方某人扯着她道:“走之前来个吻别吧。”

    苏楠瞪他一眼也是哭笑不得,摆摆手赶紧撤退。

    萧婷笑道:“都结婚的人了,还跟孩子似的,别把苏警官吓着。”

    苏楠一个踉跄差点摔倒,怎么就把她吓着了?跟他结婚的明明是老娘好吗!

    唉,这种仗着自己认识方锦程时间长就倚老卖老的人真讨厌!

    不过她又很羡慕萧婷,从方锦程还处于叛逆青春期的时候她们俩就认识了,她确实有资格张口闭口他小时候怎么样,张口闭口把他和小孩子做比较。

    只能说他们俩算是相见恨晚了吧,不过哪怕相见的时间晚了点,但命中注定的人,迟些也没有关系。

    出了小区,马路对面就是方静秋的豪华别墅,此时有几个好事者正围着别墅转圈,转到了保安跟前还跟他大声理论什么。

    要不是因为手上的案子急,他真的可以留下调解调解!

    出来了,死者确实死于慢性

    毒药中毒,不过带回来的残羹剩饭并没有检测出这种致死毒素。

    “这次的案子,上头真的真的非常重视!”沈岸之又开始给两个人做动员思想大会:“你们两个人一定要抓紧点,上点心,凶手不可能什么没留下!这次要是在规定时间真的完不成,那么可就真得提头来见了!”

    苏楠道:“师父你能不能不要吓我,我都提两回了。”

    “吓你?为师当年破案无数,是被吓大的吗!这种小案子值得你们浪费这么多时间?一点数都没有!”

    沈岸之坐在那里摸着自己的啤酒肚直叹气,又注意到徐子瑞这小子不知在搞什么玩意,翻着文档写写画画,他便又道:“子瑞,你没事多带带楠楠,她才过来,很多还不清楚。”

    “嗯,知道了。”

    徐子瑞是好人,一般人也没这个耐性去带新人,这样会降低团队的效率。

    但徐子瑞已经做到仁至义尽了,每次想要去做什么的时候总不忘带上苏楠一路跟着学习,抛开他是否喜欢苏楠这一层关系来看,他这个人真的是亦师亦友。

    “我刚刚大概想了一下……”徐子瑞说着又开始在笔记本上写写画画:“既然宋家别墅有几间不为人知的保险柜房间,是不是证明还有许多其他的房间没被发现,如果还有比保险柜大的东西呢?大到可以把一个人藏在里面。”

    苏楠恍然大悟:“你是说,第一起杀人事件,之所以找不到杀人工具和行凶者,都是因为凶手还没有离开宋家,而是藏起来了?”

    徐子瑞点头:“当然,这也只是我的一点小小猜测,并不一定能够找到。”

    “宋亚飞怎么说?她同意吗?”

    徐子瑞摇头道:“还没有告诉她,她可能还需要一段时间去适应失去双亲的痛苦,到时候还得让她出庭控诉。”

    苏楠明白徐子瑞的意思,不过早点问出他们家还有没有这样的地方能藏人的,更好一些。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