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百六十一章 毕业季
    毕业季即将到来,各大高校都在忙着准备送别毕业生,所有学校都充斥着即将分别的感伤。

    早就因为实习工作而离开校园的大四学生又因为论文答辩重新相聚,这兴许是他们最后一次全员坐在一个教室,也兴许是他们最后一次以学生的身份相互寒暄,并探讨着好或者不好的工作。

    方锦程也是因为毕业答辩的事情回了一趟学校,坐在教室等着听老师安排时间。

    老师还没来,偌大的阶梯教室里闹哄哄的,他打了个呵欠,坐在教室最后一排懒洋洋的玩手机。

    前面同学回头问他:“今天晚上经管学院的毕业晚会,去不去看?”

    摇摇头,他没什么兴趣。

    旁边有哥们探头过来看他手机,只见他正在翻看着手机相册,一张张照片划过,都是同一位美女。有的是单人照,有的是他们的合照,也不知他在干嘛。

    “不是吧方少,你又猎艳了啊?这次还是一警察,你们单位的?”

    方锦程将探过来的脑袋推开:“不是,这是市局刑侦科的警花,我媳妇儿。”

    “呦,还媳妇儿呢,我瞧瞧!”

    “也给我们看看啊。”几个同学都凑了过来。

    他只得把手机一关,没好气的看着他们:“这又不是你们媳妇儿,看什么看!”

    “小气了不是!”

    “你行啊,连警花都泡!”

    “名利双收啊!”

    方锦程道:“去去去,都给我低调点,这马上要毕业了,小爷可不想那些妹子都为我哭。”

    “为你哭?就你丫脸大!”

    “今晚晚会到底去不去啊!去的话我让我女朋友给我们占位置!”

    “这么多人你女朋友能占的过来吗!”

    “她不还有小姐妹吗!宿舍里的妹子,一人占两个,妥妥的!”

    “那还得给妹子们买零食,我一月实习工资都不够我花的,哪有钱买零食!”

    “你丫小气甭找那么多借口!”

    “你说谁小气呢!说谁小气呢,你大方,你给买呗!”

    “我给我女朋友买”

    “哈哈哈!”

    几个人斗嘴,哄堂大笑,久违的校园生活,久违的同学之情。

    方锦程终于体会到不想毕业的感觉了,以前恨不得马上离开这个校园,恨不得整日和兄弟们厮混在外面的花花世界。

    现在倒好,如果时光可以停留,他倒希望永远是个学生,永葆赤子之心,不必为生存去改变,去适应那个所谓的社会。

    “去吧。”他提议道:“也给我占个位置,妹子们的零食我给买。”

    “耶!”他周围几个男生都跟着欢呼起来。

    “那方少要去哪还用得着买零食啊!”

    “就是,绝对心甘情愿的!毫无怨言的!百分之一百的!给您老占个最好的位子。”

    “别介,小爷回报不起,随便个什么地方都行。”

    “还怎么回报啊,以身相许就行!”

    说到以身相许,几个男生又在怂恿一个长期不敢表白的二货,趁着毕业的机会赶紧表白,说不定还能在毕业前打一炮。

    方锦程也听的兴致勃勃,很快就加入探讨人群中,甚至连怎么表白的方式都给想好了,奈何二货不仅二还很怂,怎么也不敢付诸实践,众人表示优点失望。

    不一会老师过来了,先是安排了一下论文答辩的时间,以及毕业的流程,还有几场校园招聘会的时间。

    接下来也和同学打成一片,怀念过去,依依不舍,顺便探讨一下未来工作。

    方锦程觉得有点没意思,看看时间还早,就给苏楠发了个微信:[我的小媳妇儿还在忙?]

    将自己完全投入到工作中的人,他并不指望能很快收到回复。

    但让他没想到的是,苏楠竟然第一时间回复了他。

    [麦司

    卡林是慢性

    毒药?]

    麦司

    卡林?不知沈岸之又给媳妇儿看了什么尸检报告,最近她对这些致死的药物倒是非常感兴趣。

    他不是学医的,关于药物的答案知之甚少,不过好在他是个比媳妇儿勤快的好老公,第一时间百度,言简意赅的告诉她,果然能得到媳妇儿的亲口夸奖。

    网上一搜,一目十行的看了一遍,果断回答她道:[与其说是一种慢性

    毒药,不如说是一种毒品,一种致幻剂吧。]

    [致幻剂?会导致正常人产生幻觉?]

    [没错。]

    [这样的幻觉是否具有攻击性?]

    [不仅具有攻击性,甚至还有自残性。]

    苏楠的回复只有三个字:[明白了。]

    方锦程回了一个亲嘴的表情,等了半天也没等到媳妇儿的夸赞,不由有些失落。

    只得再给她发了一句[今晚要去看毕业晚会,可能晚点回家,你下班先打车回去。]

    [好的。]

    过了一会苏楠又发来一句:[我今晚可能要加班,在死者宋明的床头发现了安眠药残留,里面检测出了麦司

    卡林的成分。]

    得,又是案子,他媳妇儿睁眼闭眼都是案子,案子这个小三真让人恨的牙痒痒啊!

    [嗯,我看完晚会去接你。]

    等半天没受到回复,索性将手机收了起来。刚揣兜里去就感觉到震动,立马拿出来美滋滋的去了,结果发信息过来的不是苏楠,而是苏苏。

    [姐夫,你快点来我学校一趟,快点,快点,快点。]

    完了最后还有一排嚎啕大哭的表情,看上去似乎遇到了什么麻烦。

    不敢耽误,起身跟同学打了声招呼就火急火燎的出去了。

    却车到了苏苏的学校,给小丫头打电话,对方带着哭腔道:“姐夫,我现在在第二食堂的二楼,你过来一下。”

    当他奔到第二食堂的二楼时,果然看到了苏苏之前的渣男男友王平智。

    这小子上次被他和苏贺两个人揍的不轻,在医院住了几天已经出院了。

    只不过身上还包着伤,脸上的淤青还没消散,要多狼狈就有多狼狈。

    还不到吃饭的时间,食堂二楼没什么人,角落里也就他们几个人。

    苏苏是两个舍友陪着来的,王平智那边则有七八个狐朋狗友,他坐在那,将腿翘在桌子上,双手环胸看着苏苏,一副不可一世的样子。

    苏苏坐在对面,虽然气的浑身发抖,但却兀自倔强,这小模样倒是挺像她姐的。

    方锦程大步走了过去,苏苏一见人来了赶紧起身,却被王平智用手一指:“你丫给我坐下!别动!”

    他怒目圆睁的样子很是骇人,吓的苏苏的舍友赶紧拉了她一把。

    苏苏却不听,急急叫道:“姐夫,你怎么一个人来了!”

    在她的印象中,姐夫走哪都是众星拱月的架势,况且她在微信中已经表达出了事情的紧迫性,姐夫怎么自己单枪匹马的就来了?!

    “你还有别的姐夫?”半开玩笑的他走上前去,抬手在苏苏头发上摸了一下,顺手将她塞在自己的身后。

    转而对站起来的王平智道:“怎么着?皮又痒痒了?就你那伤不得躺个十天半个月的?”

    王平智恼羞成怒,一拍桌子指着他道:“我告诉你!老子跟你的事没完!”

    “正好小爷也觉得挺无聊。”

    凶狠的眼睛对上方锦程的,被那玩世不恭的表情和无所谓的眼神所激怒。

    王平智直接从口袋里掏出一沓单据摔在桌上:“你看着办吧!”

    “什么玩意儿?”

    “医药费!不识字啊!”王平智指着那一张张单据怒道:“玩个女人而已,把老子都玩医院去了!医药费怎么弄,你看着办吧!”

    苏苏忍不住往前冲:“王平智!你嘴巴放干净一点!我真是瞎了眼喜欢你这种人!”

    方锦程拦着她,示意她闭嘴站自己身后:“谁年轻的时候没踩过狗屎,以后走路悠着点。”

    苏苏眼眶泛红,吸了一下鼻子乖乖站在他的身后。

    王平智道:“我不管你说我是狗还是屎,我今天虽然不是来跟你打架的,但你要不给我个说法,休想走出这个门!”

    言罢身后带来的几个人也都纷纷往前凑了凑,似乎随时准备大战一场。

    方锦程拿起桌上的医药单了看起来,他虽然没伤到什么要害,但皮肉伤也没少花钱。

    “你这医药费小爷给你出。”

    “姐夫!”苏苏急的眼泪都出来了:“凭什么啊!凭什么给他出啊!”

    “凭什么?”王平智乐了,呸了一口指着苏苏道:“也不看看老子是什么人!信不信老子把你们一个个都弄死!”

    “信!”方锦程点头:“你爸是市局一把手嘛。”

    苏苏道:“他爸才不是!就他那种人骗骗以前的我还差不多!我以前脑子进水了才相信他那些乱七八糟的话!”

    王平智道:“我呸!你们简直就是一群井底之蛙!”

    方锦程再次冷笑出声:“小爷没工夫跟你瞎耗,账单我带走,你给我一个账号,我让会计核算一下把欠款打到你的账上。”

    似乎也没意识到方锦程会这么好说话,王平智竟然一时没反应过来。

    还是身后一哥们递过来一张纸笔,让他写账号。

    “支付宝行不行?”

    “什么都行。”

    趴在桌上老老实实写账号,方锦程双手环胸看着他:“另外再给我写上:本人从今日起,与苏苏、苏贺过往个人恩怨一笔勾销,不得以任何借口,任何形式,任何方式和他们接触,向他们挑衅,跟他们说话。嗯……再加上一句,不得向任何人提起曾经与苏苏交往过的事情。”

    王平智气的一摔笔:“用得着写?老子现在看到她就烦!”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