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百六十二章 迷妹
    “你如果还想要医药费,最好写上。”

    恨恨看了方锦程一眼,王平智老老实实写完,并且龙飞凤舞的签上了自己的大名。

    看了看没问题,方锦程拿起收据,冲他晃了晃:“你这是单据原件吧?”

    后者一愣,忽然想到了什么,伸手就去抢,方锦程闪身躲过。

    他不禁乐了:“小子,小爷告诉你,原件这种东西不要轻易给别人,否则你连起诉的证据都没有,没事的时候好好补补律法,不要弄的自己跟个文盲似的!”

    “你给我还回来!”

    “放心,钱我会给你,所有的识趣,到此全部结束,如果你让我知道你还要搞事情,看到底是你弄死我,还是我弄死你!”

    他言辞阴狠,最后一句话的震慑力可见一斑。

    王平智气到说不出话,最后只得一招手带着狐朋狗友离开。

    人一走苏苏就抱着方锦程的胳膊哭,哭了一会又生气的质问他:“你为什么要给他陪医药费!为什么要怕他!凭什么啊!他活该!”

    “不是怕他,你怎么就不明白呢,我怕他干什么!”给苏苏擦擦眼泪,方锦程道:“在这个学校上学的是你,以后他有的是办法找你麻烦。更何况,你们之间谈恋爱,分手,是你们两个人的事情,苏贺打人有错在先,虽然我也打了,但谁让苏贺先打的。”

    “他,他活该!谁让他当初把我甩了!”

    “如果这就是活该,你姐夫我早就被打死了,还能碰到你姐?”

    苏苏抽噎,还是不肯服软。

    方锦程又道:“赔他点医药费,此事也就算翻片儿了,息事宁人。其实之前我也想过,要想让事情过去,也就只有赔他一笔钱了,但我没想到,他只要了医药费,看来他以为我不会同意,并不敢多要。”

    苏苏道:“你还想让他要多少,这已经算是便宜他了!”

    “便宜什么啊,人家都挂彩了!”看着这个不省心的小姨子,方锦程又叹了口气:“算是给你和苏贺交学费了吧,吃一堑长一智,出来混的,早晚是要还的!”

    “我和苏贺的学费什么时候需要你交了!”

    “社会大学的学费行不行?”没好气的揉乱小姨子的头发,方锦程有点拿她没办法。

    苏苏撅着个嘴巴把他推开,眼眶红红的,还一副不肯认输服软的样子,让人看了还真有点心疼。

    天色渐晚,食堂里也陆陆续续来了不少学生,他们这一男三女的组合到也吸引了不少人的注意。

    舍友挽着苏苏的胳膊说道:“苏苏,你不要难过了,谁没遇到过一两个渣男啊,恶人自有恶人收!早晚遭报应!”

    “就是,不如我们请你吃饭,请你吃披萨怎么样。”

    苏苏抽着鼻子摇头:“今天这顿饭姐夫来请吧,你之前就说要请我宿舍的姐妹吃饭。”

    方锦程干笑:“不太合适吧……”

    “怎么!你要反悔了?你也太小气了吧!”

    赶紧举手投降:“不不不,不反悔,我这不是怕引起什么误会吗,而且你姐那边怎么说,我这还得三不五时的跟她汇报位置呢。”

    “我姐那我来说好了,除非你不想请我们吃饭!”

    “别介,姑奶奶你还是甭说了,我之前还骗你姐说你们和平分手了,她要是知道后续还有这么多乱七八糟的事儿,又是割腕自杀,又是把人打进了医院,她先把你们一个个弄死自己再活活气死不可!”

    苏苏破涕为笑:“你还真了解我姐。”

    “是啊!你姐夫对你姐可真好!”连舍友都星星眼的望向方锦程,不由幻想起来:“要是将来我能找到你姐夫这样的老公多好啊,那我也死而无憾了!”

    “现在好男人太少了,还随时报备方位,还这么贴心!苏苏,本来看到你的悲惨经历我就不相信爱情了!但再看你姐夫!天呐,我又开始相信爱情了!上天!让我谈一场没羞没臊的恋爱吧!”

    方锦程听的很是受用,以前被骂渣男习惯了,还是第一次听到有人夸自己是好男人,他就这么飘飘然了,就这么骄傲了。

    “咳,那什么,把你们宿舍的人都叫上,找个地儿,姐夫请你们吃饭。”

    “好耶!”两个小丫头欢呼,也忘了还有一个失恋的苏苏了,赶紧打电话叫舍友们出来。

    一行人出了学校,选择了就近大学城一家酸菜鱼馆吃酸菜鱼,几个小妮子手挽手叽叽喳喳蹦蹦跳跳的在前头走,方锦程跟在后面。

    看着这些欢快跳跃的身影,他不禁脑补起苏楠的学生时代,那时候的她是什么样子的。除了学业和高强度训练之外,她也会有这种和三五好友相聚,一起放松的时刻吗?

    不过想想应该没太大的可能,真有种相见恨晚的感觉,要是早几年认识她,他一定能把这个警校的高材生变成坏学生。

    如果真的这样,那还挺有成就感的,不过现在能娶到她也算是非常有成就感的了。

    进了饭店,苏苏宿舍最胖的妹子看来是这里的常客,招呼着老板要了一间包厢,弄了个酸菜鱼和烤鱼,小胖手一挥,点了几个特色菜。

    平时文文静静的妹子也都乌拉拉的涌进了包厢,推着方锦程坐下,不忘问他喝不喝酒。

    “按我说,咱姐夫应该和白的!”宿舍大姐大带头怂恿:“姐夫,要二锅头啊,还是五粮液啊?”

    方锦程嘴角抽抽:“橙汁儿!谢谢!”

    “怂不怂!你说你怂不怂!”东北大姐儿不乐意了:“你一大老爷们喝橙汁?我们都没说要喝橙汁呢!”

    胖妹举手:“我要椰汁!”

    “要什么椰汁啊!啤酒!全部啤酒!不醉不归!”

    方锦程差点没被自己的口水呛着,放眼桌上,一圈儿的环肥燕瘦,就算他力能扛鼎,把这几位姑奶奶扛回宿舍却是个麻烦!

    “别,你们女孩子还是喝饮料吧,我喝啤酒怎么样?”

    “今儿高兴啊!又不是顿顿啤酒!今儿姐夫给咱苏妹子灭了渣男的威风!不喝啤酒不过瘾!”东北大姐儿还在那儿招呼。

    方锦程有些头疼:“正因为你们不是顿顿啤酒才不能喝!”

    “没事的姐夫!”苏苏也跃跃欲试:“啤酒的酒精度低,我们又不是没喝过,真没关系,而且明天星期天,没课,我们保证不贪杯!”

    拿她们实在没有办法,只能勉强同意:“多吃菜,少喝酒。”

    “成!”

    “我也喝啤的吧,为了你们几位高兴,今晚这车也不开了。”

    东北大姐儿倒也爽落:“行,开车不喝酒!喝酒不开车!姐敬你这句话!老板!酒呢!!”

    妹子们热火朝天的吃吃喝喝,平日里张口闭口要减肥,每次吃饭都是用口来计算,真到了饭桌前吃起来也是跟打仗一样,风卷残云,看的方锦程一愣一愣的。

    小胖妹一边剥着小龙虾一边打趣方锦程:“姐夫是不是觉得我们宿舍的人特能吃啊?”

    “没有,能吃好,多吃点。”说着违心的话,他还是是不禁怀疑这些人是不是一整天没吃饭了。

    苏苏也吃的专心致志:“又不单单我们宿舍的人能吃,谁不能吃啊,隔壁宿舍,四个人吃了两三百块钱的火锅我说什么了?”

    “就是,吃货这个词都是用来形容妹子的!”

    方锦程纳闷:“是吗?我以前认识的女生好想饭量都挺小。”

    席间安静,几个人对视了一眼,彼此又哄堂大笑:“一个字装!”

    “两个字!很能装!”

    “那都是你遇到的绿茶婊装的,估计一回家就还得吃个夜宵。”

    “哪像我们啊,光明磊落,想吃就吃,要吃的漂亮!”

    “那是你们知道人家姐夫名草有主了,所以也不顾及自己形象了。”

    “不说话没人当你是哑巴!”

    方锦程也不禁看乐了,女生们的世界也不比男生世界逊色,都非常之精彩啊!

    他晚上喝的不多,但为了保险起见还是决定打车回去,掏出手机打算给苏楠打个电话,却看到她发来的一条微信:[老公,你慢慢看晚会,我先下班回家了。]

    时间是半个小时之前,看来今晚不用加班了,也不禁为她松了口气。

    送苏苏和她的姐妹们回了学校,他叫了辆出租车,从口袋里掏出王平智给的单据核算他的医药费。

    算出一个数字发给了蒋思文,让他从自己的私人账户中转账给王平智,苏苏这事儿也就算了了,为了不让媳妇儿担心,还是不能告诉她。

    回家后苏楠已经睡着了,桌子上对着厚厚的一摞文案资料,看来她本来打算把工作带回家,因为实在太困就先去睡了。

    忙了一天也甚是觉得疲惫,躺在家里柔软的床上,抱着媳妇儿好好睡一觉是他此时最想做的事情。

    洗了个澡,钻进被窝,苏楠于梦中习惯性的将他抱紧,依偎在他胸膛。

    方锦程低眉看着怀中的小女人,有些把持不住的在她脑门上亲了一口。

    这一觉睡的踏实而又沉稳,一夜无梦,苏楠先被闹钟吵醒的,赶紧抬手关掉闹钟又闭上了眼睛。

    “再睡会……”男人沙哑的声音在她脑后响起,腰上的双臂收紧,把她整个人带入一个怀中。

    她的背靠着他宽厚的胸膛,贴的严丝合缝。

    苏楠的屁股隐约能感受到他胯下之物的昂起,狡黠一笑,故意蹭了蹭他的。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