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百六十四章 铁面无私苏青天
    失恋大于天

    “你们这些近视眼可真麻烦!”

    小林笑道:“我这是遗传,我爸妈也都戴眼镜,哎,楠姐,你和方少都不近视吧?以后你们家的宝宝肯定有一双特别明亮的大眼睛!”

    得,话题又给绕回来了。

    “咱能不说这个了吗,咱先探讨案子,先探讨案子。”

    虽然止住了话题,可她又忍不住开始脑补万一真生个孩子出来,那眼睛得像谁啊?

    像方锦程吧,笑起来特好看,还坏坏的,男人不坏女人不爱嘛……

    思及此处忍不住噗嗤一声笑了出来,小林狐疑看她,她则一本正经的摆摆手:“没事,没事,淡定。”

    给小林办理了入职手续,小林在刑侦科继续做文员。

    苏楠现在的身份有点尴尬,虽然在刑侦科沈岸之的手下,但却也同时参与着刑警大队重案组的工作。

    小林刚来也没啥任务,她的主要工作就是协助苏楠。

    “一共两名死者,如果这是一起连环杀人案,那么下一个死的可能就是死者宋明和林娟的女儿宋亚飞。”苏楠翻看着尸检报告道:“昨天我才注意到死者宋明的体内含有麦司

    卡林的残留物,昨晚我请教了一些药品研究的专家,得知他体内的残留并不足以致死。”

    小林道:“这尸检报告上不是说是死于慢性中毒吗,会不会是麦司

    卡林残留过多?”

    “不是。”苏楠果断摇头:“他的妻子死后他们便搬出了原本居住的复式洋房,去市中心一幢老式公寓暂住。宋明一直吃的安眠药也一并留在了洋房内,从昨天的检测报告可以看出,这里面正是含有麦司

    卡林,他应该是在妻子死后就不再吃安眠药了。”

    “不吃安眠药了?他的睡眠得到了改善?”

    “这我就不得而知了,你现在要做的就是帮我整理一下这些化验报告,从死者的食物以及日常饮料中提取的,有的甚至还是空气净化器,加湿器,还有汽车香水,以及贴身衣物床单被褥,东西太多,里面大多名词我也不认识,你帮我看看,如果有什么不懂的就网上搜一下。另外,注意一下有没有什么看似无害但却不能混合食用的东西,你心细如发肯定能有所发现,我在这儿刚坐一会就浑身难受屁股痒痒了。”

    小林笑眯眯道:“楠姐,你怎么还这样,一点也坐不住啊,要真怀孕了咋整。”

    苏楠瞪大眼睛将食指竖在嘴边:“好好工作,这个话题就此打住,打住!”

    安抚了小林她又赶紧往刑警大队找徐子瑞,一进门就看到众人忙的团团转,像个陀螺一般。

    隔着毛玻璃看到徐子瑞正坐在办公桌上,面前的椅子上坐着宋亚飞,几天的功夫这个女孩已经被折磨的可怜巴巴,就连苏楠第一眼看到时觉得圆的脸蛋都不圆了。

    苏楠敲门进去,徐子瑞道:“你来的正好,劝劝她,让她赶紧回家吧。”

    苏楠纳闷:“怎么了?亚飞你不要害怕,我们的人会二十四小时保护你,不要担心。”

    宋亚飞哭着摇头:“就算保护能怎么样,我爸不也死的莫名其妙不明不白?凶手如果想要杀我,肯定会有办法杀我!”

    这倒是,苏楠一时也不知该怎么安慰她了。

    “我难受,不是因为我怕死,我要是死了也没关系,就能回到爸爸妈妈身边了。”她继续抽噎。

    “你爸妈已经不在了,但你得振作。”

    “我知道……”她转头可怜巴巴的看向苏楠:“我爸妈虽然不在了,但苏琛却在!苏琛还在!”

    “对对对!”苏楠赶紧抓住这个名字:“你看你男朋友还在呢,他也是你最爱的人啊,你要振作一点,好好跟他把日子过下去!”

    不说还好,一说苏琛,宋亚飞干脆嚎啕大哭起来。

    徐子瑞疲惫的起身捏着鼻梁:“一晚上没睡,我去隔壁休息一下,你赶紧把她给我弄走!”

    苏楠连连点头,又劝慰她道:“咱能不哭吗?你在顾虑什么?都可以根我说,你看你,一哭就不漂亮了。”

    “苏琛不要我了!苏琛不要我了!苏警官!苏琛不要我了!他为什么不要我了!啊——!”

    魔音入耳,外头忙碌的民警也都纷纷看了过来。

    苏楠赶紧把徐子瑞办公室的门关了个结实,手忙脚乱的安慰她:“不哭,不哭,亲,不要哭好吗,苏琛怎么会不要你呢,你们之间是不是有什么误会?我看他对你一直很关心啊,前几天见了还夸你来着。”

    “他,他昨天晚上给我打电话,说要跟我分手,以后,以后没有任何瓜葛了,啊!我不活了!也把我杀了吧!我不活了!我不要活了!不要活了!”

    以前是海新区派出所的时候苏楠就不擅长应对夫妻吵架情侣分手这种事情,每每遇到这种麻烦事大周这个粗狂的汉子都比她擅长调解。

    “那什么,他有没有说为什么要分手啊?”

    “我问了,他说,他说,他同意和我在一起,只是因为我爸妈有钱,因为我爸妈能帮他少奋斗四十年!”

    “四,四十年……好夸张。”

    宋亚飞哭的一抽一抽的:“我说,我不嫌弃你,我们俩可以一起拼搏,一起努力,我有钱,我的钱可以拿出来给你投资,给你创业!求求你不要离开我好不好。”

    “对啊,”苏楠鼓励她:“既然是冲着钱来的,你给他钱不就得了,皆大欢喜!”

    “可他说,我那点钱不中用,而且他本来就不喜欢我,分手是早晚的事,我怎么说他都不听,我怎么说都没用,他就是要跟我分手,就是要跟我分手!我该怎么办,你告诉我啊,我该怎么办!”

    苏楠也不知她该怎么办,这种事情还真是无解……

    “苏警官,要是发生在你身上,你会怎么办?”

    苏楠嘴角抽抽,那是想都不用想的,肯定分手啊。

    “我应该不会和这种人谈恋爱,应该,如果谈了,发生这种事应该也只有分手一条路可以走吧,正所谓,强扭的瓜不甜嘛……”

    “可是我好爱他!好爱好爱他!你懂不懂!懂不懂啊!”

    苏楠汗然:“我不懂……”

    “他们说你男朋友也比你小,还是一个才毕业的大学生,他一定也是冲着你的钱来的!”宋亚飞眼泪汪汪,说的笃定:“你清醒一点吧!人家年轻帅气真的会看上我们这种老女人?!我没有钱就什么都没有了!我不漂亮!不可爱!我很自卑很自卑!”

    苏楠急道:“好好说话,不要扯上我啊,我跟我老公的事儿不是你想的那样。”

    “那你说,他不是看上你的钱和你的人脉为什么要跟你在一起!跟你在一起足够让他少奋斗二十年了!如果你一无所有了,他要跟你分手,你伤不伤心!你伤不伤心!你说啊!”

    苏楠不知自己该怎么跟她解释,她和方锦程的事完全倒过来了,不知情的兴许会觉得方锦程想要借她的好,知情的才知道她是想攀人家的高枝儿。

    但只有他俩当事人知道,也算是不打不相识,打打闹闹不知怎么就有了真爱了,就连结婚当天她都一度怀疑两人不会修成正果。

    “我伤心!”重重点了点头,苏楠附和她道:“你太可怜了,苏琛真是一个人神共愤的渣男!”

    “不许你说苏琛的坏话!他是我最爱的男人!不许你说他的坏话!”

    “好好好,他是好人,好人。”

    宋亚飞继续哭诉:“我爸妈都不在了,没人可以给我撑腰了,他就欺负我!我从来没觉得他是那种人,他以前不是这样的,我爸妈要帮他,他还说,还说要靠自己的努力奋斗!结果现在反过来说,说他就是图我们家的钱!”

    苏楠感慨:“这就是传说中的欲擒故纵,放长线钓大鱼啊,他说那些话的时候必然也没想到你父母这么快就遭遇不测了。”

    宋亚飞道:“可我还有钱,我爸妈的钱都给我和我弟弟了!我瑞士银行还存了好多钱,我都可以给他!全部都可以给他!”

    苏楠叹了口气:“虽然,我很同情你的遭遇,也深知你现在还处于失去双亲,以及失恋的痛苦中,但我现在可能要以你做伪证,隐瞒实情,谎报钱款项目为由将你移交检察机关,你有权保持沉默,因为你所说的,我都录下来了。”

    苏楠掏出随身携带的录音笔按了播放键,录音还是从苏楠怂恿她拿钱出来给苏琛开始的。

    在那之前她说愿意把钱都拿出来给苏琛,苏楠就觉得不太对,暗中按了录音键。

    宋亚飞呆滞的坐在当场,脸上还带着泪珠,却已经神思恍惚。

    苏楠道:“早先检察机关的人就你父母的贪污受贿案问过你一些问题,你的答案全部是不知情,现在又主动承认他们的钱款在你海外账户,深层次的我也不想去剖析了,毕竟我现在的主要工作是调查你父母的死因。”

    宋亚飞睁大眼睛,恍惚摇头:“我没有,我什么都没说,我什么都不知道,你这个骗子!骗子!我那么信任你!我跟你说我失恋了,你居然,你居然还录音!”

    苏楠无奈道:“我首先是个警察,才是你感情的倾诉者,你失恋了我也很遗憾,但我希望你能收拾一下情绪,配合检察机关的调查。”

    言罢在宋亚飞的肩上轻轻拍了拍,她叹口气走出徐子瑞的办公室。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