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百六十六章 我姐人非常亲切
    “虽然也不差,但你现在得多补充营养啊。”

    “嗯,他今天休息,没必要让他跑这一趟。”又忍不住蹙眉:“咱能不能聊点别的?”

    小林连连点头:“能,能,能,这个案子楠姐你觉得有眉目了吗。”

    “差不多了吧,你一来就有眉目了,可真是我们的福星啊,你继续加油,等这案子破了,就让你做我们刑侦科的吉祥物!”

    小林忍不住脑补了一下招财猫的姿势,皱着眉头道:“我才不要当吉祥物呢,蹲在那里多累啊。”

    苏楠噗嗤一笑:“你越这么说我越想让你做做看了。”

    正吃着,方某人的电话打来了,上来就叫:“媳妇儿,我带你吃饭去。”

    苏楠没好气道:“等你想起我来,你媳妇儿都饿死了。”

    “现在才十一点钟啊。”

    苏楠看看手表,还真是,她今天这饭吃的倒挺早的:“你不是在学校吗,自个儿在食堂吃吧,我也是食堂,都跟小林吃完了。”

    “这么快,那好吧,你不要太辛苦,下午下班早咱们回家一躺。”

    “成。”

    所谓的回家当然不是指他们家,必然是回军区大院的家,她肚子里还不知是不是月经不调呢,这小子不会就要急不可可耐的告诉家里人了吧。

    事实证明,方锦程这大嘴巴不仅告诉了家里人,甚至恨不得拿个喇叭到处广播。

    他虽然人在学校,但却不是在a科大,而是在瀚海学院。

    坐在办公室里,挂断电话,示意述职的教导主任继续。

    两位教导主任看看方锦程,又看看坐在一旁喝茶的林孝先,犹豫了半天。

    林孝先侧着身子看他,乐呵呵道:“你真没啥要紧事?突然把人打断了,就为了给你媳妇儿打电话?”

    办公桌后的人干咳一声,表情严肃的说了声不好意思,又对教导主任道:“你继续。”

    “好的,方……”

    “其实吧,我之所以给我媳妇儿打电话,不因为别的,因为我媳妇儿怀孕了!”

    林孝先乐了:“方少你可以啊!看不出来啊!你行啊!”

    方锦程也乐嘿嘿的:“去你的,怎么就不行了。”

    两位教导主任也不忘连连拍马屁:“方董真是年少有为!”

    “年纪轻轻就成家立业了啊!现在连继承人都有了!真让人羡慕!羡慕!”

    方锦程摆摆手不好意思道:“这没什么好羡慕的,这才刚开始呢,以后有的是幸福的时候,你们羡慕的日子长着呢。”

    林孝先直接一口水喷出来了:“谦虚的话没你这么说的!”

    方锦程道:“我这实话实说!”

    “得,不管怎么说,方少你这是大喜事,什么时候哥几个得给你好好庆祝一下,没想到你在我们圈里头算是年纪小的了,却是第一个当爸爸的!”

    “不庆祝了,改天有空请大家伙吃个饭,不然媳妇儿该生气了。”言罢又一阵嘿嘿傻乐。

    林孝先觉得,他当初娶苏楠的时候就够傻的了,没想到现在怀孕的是苏楠,他自己却一孕傻三年!

    在学校处理了一些教务,下午就跟林孝先直奔嘉航集团了,他带了自己的会计团队和专属律师蒋思文。

    今天过去不为别的,是为了还钱。

    当初方静秋是以他的名义投资入股了瀚海大学的收购,他之前就说了,这权当是借的,今天终于有所盈利,手上资金充足,他就还钱来了。

    双方会计对账,彼此公证,钱款到账,以后瀚海大学那三分之一的股权就是他私人拥有的了。

    处理完了公事,几个人去跟方静秋打招呼,她还在开会,秘书就让他们先在办公室等着。

    方静秋的办公室采光很好,布置的也非常简单大方。

    方锦程站在窗边伸了个懒腰,看着窗外偌大的公司,不由有些感慨,他姐跟姐夫结婚几年的时间就把公司扩大到这样一种规模,想不服气都不行。

    “不是我说,你这小律师人长的挺不错。”坐在旁边喝咖啡,林孝先对蒋思文的称赞毫不吝啬:“要不要借我用用,我那边正好有个官司要打。”

    坐在椅子上的蒋思文看上去有点紧张,一板一眼,腰背挺的笔直,鬓角还有些许汗珠。

    方锦程拍了他一巴掌,他僵硬的转头看向方锦程:“方少。”

    “放松一点,不就见我姐吗,没必要这么紧张,林董也是开玩笑的,他就算信得过你,我也信不过。”

    “我,我不是紧张,我是第一次来这种地方,有点不知所措……”

    “哈哈哈!”林孝先哈哈大笑起来:“那不还是紧张!”

    方锦程也乐了:“我不是跟你说了吗,我姐人非常亲切!见了你尽管叫姐!不要害羞。”

    “我作证,他姐确实是非常非常好的人。”

    蒋思文点点头,又对方锦程道:“我还是叫方董吧。”

    林孝先道:“你这人也太放不开了,以后等你能独当一面了,做了出庭律师,那势必要舌战群儒啊!你行不行啊!”

    蒋思文笑了笑,低头说道:“就算是律师,也要讲道理。”

    林孝先更乐了:“你这个人有点意思,看上去像是肚子里有货的人。”

    方锦程道:“他有什么货,就是瞎紧张,看上去就好像真深沉似的!”

    “那等你先培养培养,我手上这个案子还是找些个有经验的律师处理吧。”

    方锦程摆摆手:“你就不该考虑他,我们蒋大律师要走的路还长着呢!是不是思文。”

    蒋思文点头:“嗯,好在有几位前辈导师指导,不然我骤然出社会,也是无头苍蝇一样。”

    “你太谦虚了,我听说了,锦程不少事都是你在背后处理的,这要放过去,那你可就是垂帘听政了啊。”

    “不是,不是这样的……”

    说话间办公室的门已经被从外面打开,和方静秋一起进来的是消失很久的王向阳。

    起码在林孝先眼中王向阳是消失很久了,迎上去给了他一个大大的拥抱,见对方有些排斥,对着他的胸膛来了一拳。

    “王总,静秋姐,好久不见。”又客气的和方静秋握握手。

    方静秋也笑说道:“确实很久不见了,你父母还好?”

    “老样子,这段时间去国外度假去了,好像还要寻找什么第二春。”

    方静秋温婉一笑:“你们现在能帮他们分担了,正好落个清闲,出去放松一下挺好的。”

    转而又看向蒋思文,她问方锦程道:“锦程,这位是?”

    “这我跟班,蒋思文,思文,这就是我姐,方静秋。”

    蒋思文看上去更加紧张起来,一直攥拳的手心汗津津的,犹豫再三终于是伸出去跟她轻轻握了一下。

    方静秋如他们说的一样,看上去确实和蔼可亲,也完全没有什么架子。

    方家基因优渥,这对姐弟长相虽然不同,但各有各的帅气,各有各的美丽,唯一想通的地方是他们身为军人世家,眉目间都自有一股风华和英气。

    方静秋给人的感觉就像她的名字,如静水秋空,美的不乏灵气,让人肃然起敬。

    “姓王的,你自从出院就消失了,我都想把你股权稀释了。”

    王向阳看了方锦程一眼,微微蹙眉道:“公司事情太多,涉足教育本来就不是我的主业,你看着办就行。”

    方锦程道:“我可不想落你话柄,等年底分红结束之后我和哮天犬就把你扫地出门!”

    王向阳看着他,似笑非笑的点点头,似乎拿他这股孩子气很没办法。

    这一笑却把方锦程和林孝先吓了一跳:“不勒个是吧,你竟然还会笑啊?不过最好还是别笑了,笑的比哭都难看。”

    没想到王向阳竟然还乖乖点点头:“嗯。”

    林孝先道:“咱王总鬼门关走了一遭,变了很多,感觉没以前那么冷了。”

    方锦程看着王向阳,扯着嘴角干笑:“呵呵,也许吧。”

    天知道,这家伙自从失忆之后就不太正常,他忍不住要担心,失去了四年的记忆,真的不会影响他将来的生活?

    “都坐吧,我怎么听说锦程你是来给我还钱的?”方静秋招呼众人落座,她也没坐办公室主位,就跟他们一起坐在简单的布艺沙发上。

    说起这事,方锦程半是撒娇道:“老姐,你不怪我没等年底分红就把你钱还回来吧?”

    方静秋道:“好啦,你姐就缺你那点分红?”

    “方董大义!”林孝先趁机拍马屁。

    方静秋道:“我的弟弟我是了解的,早先投资的时候他就说这钱是借的,打小就独立自强。”

    “你这夸的是他吗!”林孝先不乐意了:“我怎么越听越不对啊!敢情我以前认识的是个假方少?!”

    方锦程没好气道:“去你的!好汉不提当年勇,你给我记住了,以后小爷就是个独立自强的人了!我还要改名,就叫,方立强!怎么样!怎么样!”

    林孝先道:“你媳妇儿第一个不乐意。”

    提到媳妇儿,他又兴致勃勃道:“告诉你们一个好消息,我媳妇儿八成是怀孕了,老姐,你马上就要当姑姑了!还有姓王的,红包备起来!算了,等你媳妇儿生了我还得还回去,你还是别准备了!当然,你要是不让我还也行,我们就笑纳了!”

    这说了一溜儿,方静秋半天没反应过来:“你说什么?楠楠怀孕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