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百六十九章 天作之合郎才女貌
    “你乐什么呢,工作!”

    小林还在那咯咯直笑,抑制不住满脸的兴奋,好像她也要嫁出去似的。

    科长办公室的门打开,沈岸之从里面露出个头道:“什么事啊,今天怎么这么热闹。”

    方锦程连忙起身迎了上去:“沈伯父!”

    沈岸之眼睛一亮:“方贤侄!你怎么过来了?接楠楠下班?”

    “可不是,我媳妇儿怀孕了,我顺路过来接一下。”

    “呦!怀孕了!这可是天大的喜事啊!我跟你说!”

    苏楠这一次两眼一擦黑,彻底栽桌子上了,她已经不能想象,这一天的时间方锦程这个大喇叭到底广播多少人了。

    那边沈岸之拉着方锦程还在兴致勃勃的探讨育儿经,不忘交流交流怎么伺候月子,连揣摩孕妇的心情他都很有一套,心得都够写一本书的了。

    方锦程听的一本正经,津津有味,就差拿小本子记下来了。

    苏楠此时已经没有心情再去看尸检报告了,好不容易等到沈岸之接电话去了,方锦程又老老实实坐在旁边了,她才能专心致志的研究宋明的死因。

    可那姓方的一会给她送过来一杯热水,一会找了条小毛毯给她盖在腿上,一会又窜进沈岸之的办公室里偷出个靠垫给她塞背后。

    一会又搓着下巴感慨:“这办公室有点冷,怎么不开空调啊。”

    苏楠咬牙切齿掰断了第二根铅笔:“都快到夏天了,还冷?”

    方锦程笑的人畜无害:“孕妇不能受凉。”

    完了,已经没法和他正常交流了,苏楠看了看已经到下班时间了,为了不让他打扰其他加班的同志,只得将东西收拾塞给方锦程:“抱着,我回家看。”

    一听说媳妇儿下班了,方锦程比谁都兴奋,跟众人打招呼说拜拜,众人不忘叮嘱他下次来把喜糖补上。

    在门口叫了辆出租车直接往军区大院驶去,方锦程殷勤的给她捶胳膊捏腿:“你师父说孕妇身子重,比较容易腰酸腿疼,”

    苏楠用看智障的眼神看着他:“要是改天查出来我没有怀孕,我看你怎么收场。”

    方锦程道:“不用改天,今天就行。”

    苏楠隐约有种不好的预感:“你不会在家里准备了个b超等我吧?”

    方锦程道:“那倒不至于,而且b超机太大了。”

    还好,他脑子虽然缺根筋,但也不是真的进水了。

    到了方家才发现今天家里有客人,方良业回来了,有老战友过来做客,难怪叫他俩回来吃饭。

    一进门贾一诺就用糯糯的嗓音甜甜唤着舅妈扑进了苏楠的怀抱,还没来得及撒娇,叫舅妈抱抱就被方锦程提溜着后脖颈给拎起来了。

    “来,小舅抱你,舅妈现在抱不动你了。”

    苏楠直接把人给抢了回来,用眼神威胁他:“你最好不要给我乱说话!”

    在得到他点头保证之后这才笑着跟方家人打招呼,又跟方良业以及他的战友打过招呼,苏楠才放下一诺去厨房帮方太太和芬姐准备晚餐。

    他们今天回来的挺早,晚饭也才刚开始准备,方太太一见她来了就极力阻止:“有厨师和芬姐呢,不用你插手,你看你都忙了一天了,去楼上休息吧。”

    “妈,你这么客气干嘛,是嫌我手艺不好吗?我可以帮忙摘菜洗菜啊。”

    方太太呵呵笑道:“怎么能是嫌弃你呢,这么多人手忙的过来,你去休息吧,对了,一诺说好久没见舅妈了,你去陪陪她。”

    苏楠无法:“好吧,对了,一诺现在住在这里了?”

    方太太点头“你姐担心保姆照顾不到位,一诺马上就要去寄宿学校读一年级了,我们老两口也不舍得她,所以先留在身边了。”

    对于一诺那么小的孩子送去读寄宿学校苏楠其实挺反对的,就算方家的家风是严谨苛刻,但也从未有过这种情况发生。

    奈何方静秋坚持,说什么这孩子从小被爷爷奶奶惯坏了,要培养她坚强独立的行为方式,所以才想把一诺送到寄宿学校。

    可以想象的是,这个孩子在寄宿学校的第一学期肯定不好过,希望那边的老师能够多费点心思吧。

    苏楠从厨房出去,发现外面已经多了一位客人,客厅里,包括方锦程在内,几个人正在谈笑风生。

    光听声音就听得出是萧婷,苏楠正纳闷萧婷怎么会过来,一向不苟言笑的方良业也面带笑容道:“萧婷也多年没见过你的老营长了吧?”

    今天虽然是周末,但萧婷应该在为宋明贪污舞弊的案子加班,身上还穿着检察院的衣服,似乎是一下班就过来了。

    她端端正正坐着,肩平背挺的点头:“是的,很久没见到老营长了之前就读军校离开大院之后我最遗憾的就是无法再见到两位首长,没想到机缘巧合,又被分配了过来。”

    “呵呵!”那老营长看萧婷的眼神也有无尽的感慨:“是啊,当年你在方家当警卫员,要是不读军校,将来提干什么的也都不在话下,说不定还成锦程的媳妇喽!”

    苏楠站在外面听着,心里却不觉有个疙瘩缠了起来。

    方锦程给他们的杯子续上热水:“这都多少年的陈年往事了,您还提这个干嘛。”

    方良业不乐意了:“聊个天,还不让人说了?”

    老营长赶紧去按住方良业的胳膊:“你看你!孩子一说话你就训斥!你以为是训练兵蛋

    子啊!孩子说个话怎么了!”

    方锦程跟着乐了起来:“我们家老爷子就这暴脾气。”

    “孩子现在都成家立业了,不要总是倚老卖老,孩子不高兴!再说了,我怎么听说锦程媳妇儿是个警察?”

    方良业点头:“别的不说,我对这个儿媳妇就挺满意,能管着他,就像当初萧婷一样。”

    老营长兴奋道:“我说什么来着,只要是像萧婷的人,你爸绝对不会有二话,当年虽然反对你们两个小屁孩处对象,但他心里啊,其实已经认准了这个儿媳妇了!”

    “是吗!”方锦程乐了:“当初我追萧婷的时候可没少挨打,我还琢磨着呢,要是我哪天把婷姐娶了,老爷子还不把我活活打死!”

    萧婷也忍不住笑他:“你胡说什么呢,首长不是因为你追求我而打你,而是因为你当初不务正业,该学习的时候不好好学习,整天想着谈恋爱,闯祸,他能不生气吗。”

    “你听听!你听听!”方良业恨铁不成钢道:“萧婷那时候都明白,你到现在都不明白!”

    方锦程举手投降:“好好好,我明白!”

    萧婷道:“老首长,锦程性格就这样,小孩子脾气,虽然看上去吊儿郎当风风火火的,其实心思比谁都细呢。”

    “还是婷姐懂我!”

    老营长也跟着哈哈大笑起来,打趣这两个娃娃还真像一对,要是终成眷属了也不失为军区大院的一段佳话。毕竟当年方锦程为了追求他可没少费心思,把整个大院弄的那叫一个鸡飞狗跳。

    萧婷为他正名:“锦程其实挺听话的。”

    老营长道:“听话?你问问你方首长!他也就听你的话吧!”

    方锦程道:“还真别说,我那时候还真就只听我婷姐的,只服我婷姐,我现在在她手底下工作,还是只能听她的,没办法了,命中注定。”

    “哈哈哈!”老首长发出爽朗的笑声。

    苏楠有点站不住了,转身想上楼,却听到一诺奶声奶气的叫她:“舅妈!你过来,过来。”

    客厅里的人也都向外面看去,苏楠走过去蹲在一诺身边问道:“什么事?”

    “我想吃巧克力……”一诺趴在苏楠的耳边小声说完就咯咯笑了起来,一边冲她挤眉弄眼的,似乎想让她帮忙偷几块巧克力出来。

    苏楠还没说什么,方锦程就一把把小外甥女给抱了起来,对着她的屁股就来了几巴掌:“你妈怎么说的来着?一天只能吃一块!你还想变成个小胖墩?”

    小丫头扁着嘴巴挣扎:“不吃了,不吃了!”

    “这才乖!看你这么乖,一会舅舅赏你一块!”

    “太好了!谢谢舅舅!一诺最喜欢舅舅了!”言罢抱着方锦程就给了一个大大的吻。

    苏楠转身上楼,方锦程打趣她道:“老婆,你不会是吃一诺的醋了吧?”

    没有搭理他,直到他追上来拉住她的手,她才有些疲惫道:“我先上去休息一下,吃饭叫我。”

    方锦程隐约有种不好的预感:“怎么了?哪里不舒服?肚子不舒服?”

    苏楠道:“我哪里都舒服。”

    “你不会真吃醋了吧?”

    “我有什么好吃醋的,你们天作之合郎才女貌,天生一对,我为什么要吃醋?”

    后者一愣,瞬间就明白是怎么一回事了,看看客厅的方向,干脆一个打横将苏楠抱了起来,走完最后几道楼梯把人抱回卧室轻轻放在床上,蹲在她面前,握着她的手:“媳妇儿,我本来早就打算跟你说来着,但我觉得没必要,而且如果要说,那么多人也说不完,单独把萧婷列出来吧,又好像显得她比较特殊一样。”

    苏楠道:“她不特殊?为了追求她,把军区大院弄的鸡飞狗跳,为了让你爸满意,特地选性格比较像她的我结婚,难道她还不够特殊?”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