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百七十一章 归案
    宋家的两起命案基本上已经有了大致的方向,目前看来给宋明送五谷养生餐的苏琛嫌疑最大,市局也发出了最高通缉令,派往苏琛老家的人也和当地警方联系对接,务必将苏琛抓捕归案。

    苏楠万万没有想到,这么一个被所有人惦记的杀人嫌疑犯竟然会旁若无人的出现在自己的面前。

    当苏琛敲响苏楠办公室的门的时候,办公室的人都齐刷刷的看了过来,继而面露惊疑。

    因为苏琛手上抱着一大束白玫瑰,穿着件粉红色的衬衫,头发特意往上抓了抓,让他整个人连带那一束花都成了焦点。

    苏楠在震惊之后突然反应过来,腾的一下站了起来:“苏琛!”

    “咳,苏楠。”苏琛看到她有些激动的向前走了两步:“我就知道你今天上班。”

    苏楠指指他那花,有点莫名其妙:“这,这是怎么回事啊?”

    苏琛单膝下跪,将面前的白玫瑰送到苏楠的面前:“做我女朋友吧,给我一个机会,哪怕是实习的。”

    办公室众人彼此对视一眼,甚至有好事者吹了声口哨。

    苏楠伸手将那束白玫瑰接了过去,苏琛面带喜色。

    站在后面的小林有些紧张道:“楠姐……”

    一转手把花送到了小林的手上,她伸手去拉苏琛,后者一喜,刚伸出手来,就听咔嚓一声,一副手铐已经套在他的手腕之上:“苏琛,你被捕了。”

    现在轮到小伙子一脸惊讶了:“苏楠,你在跟我开玩笑?我,不过就是跟喜欢的女生表白,难道这也不可以?”

    “不是不可以,而是你现在的身份是我们警方通缉的嫌疑犯。”

    这么一说办公室的人才把他和那凶神恶煞的杀人犯联系到一起,才有人立马想到,他好像还真是那个通缉犯!

    将人扭送到徐子瑞手上,做了简单的笔录和口供,撤销了他的通缉令,任谁也没想到,他竟然还会自投罗网。

    “怪不得去他家乡的人都没有任何收获和线索,原来他一直没回去。”徐子瑞说着将一份报告资料递给了苏楠。

    苏楠简单翻了一下,是派往苏琛家乡的民警调查的一些关于苏琛的资料。

    小伙子年龄籍贯还有基本履历都是正确的,就是年少时父母死于非命,因为是自然灾害的原因,也没有得到什么赔偿金。

    苏琛相对于其他人已经算是命途多舛的了,年纪轻轻就来大城市打工,相当不容易。

    下面还有关于走访苏琛亲朋好友的一些笔录,苏楠看着苏琛上中学时的一张免冠两寸照片,怎么也无法将他和现在的人联系到一起。

    虽说女大十八变,男生长大了自然也跟以前会有所不同,但变化未免也太大了。

    胖瘦高矮兴许会变,但矮鼻梁变成高鼻梁,单眼皮小眼睛变成双眼皮大眼睛就有点不可思议了,这只是她能看得出来的,更遑论其他看不出的细节。

    所以苏楠得出的结论是,他应该整过容。

    “你看出来了?”徐子瑞冷哼一声道:“他的亲戚看到他现在的照片都不敢认!”

    苏楠忍不住为他辩解:“爱美之心人皆有之,现在整容还不是稀松平常。”

    “长什么样就是什么样,相貌是父母给的!”徐子瑞忿忿道:“他如果杀了人,到时候整个容,换个身份,哪那么容易被抓到。”

    “他说不定没杀人呢,要不然怎么还他堂而皇之的出现在这里。”

    徐子瑞没好气的看着她:“就因为他对你表白,所以你现在这么替他说话?”

    苏楠赶紧摆手:“没有的事儿!我就是觉得他可能是比较自卑才整容的,毕竟谁都不像师兄你这么,额,天生丽质!”

    徐子瑞看着她,看的她一阵心虚,转而说道:“你应该看看方锦程是不是也整过容。”

    苏楠干笑;“那他的主刀医师技术还真不怎么样!”

    “好了,别贫了,提审苏琛,赶紧把案件结束吧。”

    苏楠赶紧点头,她巴不得赶紧结束这个话题。

    苏琛到现在还是一副莫名其妙的样子,更多的则是被苏楠亲手逮捕的心痛。

    他再一次见苏楠的时候仍然在不依不饶的问:“苏警官,你拒绝我可以,我也知道我鲁莽了,但你现在的惩罚对我来说真的有点过重了。”

    苏楠反问他:“你觉得我在惩罚你?”

    “难道不是?”

    苏楠有些哭笑不得:“好吧,是就是吧。”

    徐子瑞冷冷瞥了苏琛一眼,走了个过场,问了些必须问的问题,接下来才开始跟他正式聊案件。

    “宋明的妻子林娟死的那天凌晨你在哪?”

    “我当时才结束了工作,在宿舍睡觉。”

    “有人可以证明吗?”

    苏琛想了想道:“这个问题苏警官早先就问过我,你们不也调取了我宿舍附近的监控看过了吗,我直到早上七点半接到亚飞的电话才离开宿舍。”

    苏琛又道:“宋明死的时候你在哪?”

    “在上班,有很多同事可以证明。”

    徐子瑞道:“在哪里上班?”

    “小巨蛋,你不是也去过吗,这么快就忘了?您可真是贵人多忘事。”

    后者蹙眉看他一眼,这一眼目光不善。

    来自警察叔叔的压迫力让苏琛又低下了头,不太敢去看他。

    “这段时间你没有去上班,人在哪。”

    “我请了一段时间的假,在酒店住了一段时间。”

    苏楠看了他一眼,见他表情局促已经猜到了一个大概,不过她还是问道:“为什么要住酒店?你不是跟老板说回老家了吗。”

    苏琛叹了口气,颇为幽怨的看了苏楠一眼:“我当时是为了躲开亚飞,我担心我跟她分手后她会到我工作的地方闹事,也担心在宿舍会被她找到所以才跟别人说我回老家了。”

    果然,苏楠就是这么猜的,这个男人心思缜密到所有的事情都安排好了。

    “那又为什么出现在这里?你是来投案自首的吗?”徐子瑞问他。

    苏琛蹙眉摇头:“虽然说投案自首能够争取宽大处理,但我没觉得自己犯了什么法,做错了什么事需要坐牢,我今天过来就是纯粹的想要向苏警官表白,我喜欢苏警官!”

    徐子瑞冷漠道:“已婚妇女就不要再在外面招摇撞骗,欺骗别人的感情了。”

    苏楠忍不住想要拍桌子了,她什么时候欺骗别人感情了?

    当初是谁说是她男朋友的来着?既然你都知道老娘是已婚妇女了,敢不敢不要以老娘的男友自居?现在被人误会了竟然还怪起我来了?

    腹诽归腹诽,生气归生气,苏楠告诉自己,以后对徐子瑞要容忍的地方多着呢,这才哪到哪啊!

    苏琛有点不敢相信:“苏,苏警官,你结婚了?”

    苏楠郑重其事的点点头:“不好意思,可能给你造成了什么误会,我真的已经结婚了。”

    “但,但我听说,你是大龄剩女,经常相亲,但却没有合适的相亲对象。”

    苏楠再次郑重道:“不好意思,我也没想到我曾经的名声这么响亮,现在既然已经说明了,就希望以后不要再给彼此造成不必要的困扰。”

    苏琛看上去有点恍恍惚惚,犹豫再三还是说道:“不好意思,结婚是你的事,喜欢你是我的事,我对你的感情不会变,希望将来有一天你的婚姻不幸,或者遇到不顺心的事情,你能想到身后还有一个对你不离不弃的我。”

    苏楠嘴角抽抽:“我还真是受宠若惊啊……”

    徐子瑞没好气道:“这个话题到此结束,我问你,你是不知道自己已经是通缉对象了才到这里来的?”

    “我当然不知道,不过我就算知道我应该也会前来自首,怎么,难道你们怀疑亚飞父母的死跟我有关?”

    “多方证据表明,你送给死者宋明的五谷养生餐里面含有麦角碱毒素,能够致人死亡。”

    苏琛面露惊讶,他蹙眉想了想道:“这个五谷养生餐虽然是我送的不假,但也不能说明什么,也许是超市的原因,也许是运输的原因,更或者……这养生餐当时是露娜姐给我的,她说别人送给她的,她不吃,我就借花献佛送给了亚飞。”

    苏楠道:“照你这么说,你这个送礼人反而跟这个礼物没有任何干系了?”

    苏琛斩钉截铁的摇头:“没有关系,我真的没想过要害人,更不懂什么麦角碱毒素,既然是病毒,想必投放也需要一定的专业技术吧。”

    徐子瑞又道:“你的父母早年是怎么死的?”

    提到父母,苏琛面露凄婉之色,苦笑一声说道:“一场意外而已。”

    “什么意外?”

    “回家的途中碰到了山体滑坡,被泥石流掩埋……”

    苏楠道:“你真的这么认为?为什么十年前的你和现在的你说的完全不一样?”

    苏琛身形一震,不由看向苏楠和徐子瑞:“你,你们去过我的家乡了?”

    徐子瑞道:“有人去过,十年前的你坚信你父母是被人害死,坚信他们的尸体上留有刀伤,是什么让你改变了看法,相信她们是死于意外?”

    苏琛一脸颓败的笑容,他反问徐子瑞道:“除了时间,警察同志,你以为还有什么。”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