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百七十二章 牵一发而动全身
    “除了时间,警察同志,你以为还有什么。”

    苏楠看着苏琛面色灰败,痛苦的闭上了眼睛,知道重提他父母的话题是戳到了他的痛处。

    翻了翻手上的卷宗,苏楠道:“你当时极力要求看你父母的尸检报告没有看到,现在就这么容易接受他们是死于意外?”

    苏琛忍不住探了探身子,似乎想要站起来,犹豫了一会才对苏楠说道:“你,你不会拿到我父母的尸检报告了吧?”

    苏楠点点头,看了徐子瑞一眼,在得到他的同意之后把手上的尸检报告递给了苏琛。

    后者接了过来,在看到上面父母的照片之后,他用力的闭上了眼睛,双手有点颤抖。

    苏楠理解他的心情,就如自己寻找父母多年一直没有结果,如果有一天有人忽然将父母去世的照片拿给她看,她觉得自己肯定无法接受。

    苏琛的表现还算平静,深呼吸一口气之后就开始慢慢看那有些泛黄的纸张。

    尸检报告存放在当地档案室多年,若不是他们这次带着a市的强制令,当地的警方甚至将次列为一级机密,没有要公开的打算。

    一对死于自然灾害的中年夫妻,到底是什么原因让他们的尸检报告称为了当地检察院的一级机密,甚至连自己的亲生儿子都不能看到。

    这不禁成为了一个让人反思的问题,如果一旦深究,问题的背后肯定还有故事。

    在苏琛看尸检报告的时间里,徐子瑞对苏楠使了个眼色,两人出去。

    审讯室外面有监控视频,随时密切注意着里面的一举一动。

    小林给苏楠和徐子瑞倒了杯水,一边跟他们一起注视着屏幕。

    苏楠慢慢喝水,一边不由感慨道:“不管苏琛和这个案子不是有关系,感觉又翻出了一个旧案出来,师兄,这种情况,旧案重审,归我们管吗?”

    徐子瑞低声道:“上头有些人觉得多一事不如少一事。”

    “可既然已经翻出来了总不能不管不问吧?我们可以把案子从当地引过来吧?”

    徐子瑞点头:“可以。”

    小林扶了一下眼镜框,已经有些兴奋了:“如果这个案子跟苏琛有关,那就好办了,牵一发而动全身,一下子破两个案子。”

    苏楠点头:“看看再说喽。”

    只见视频里,苏琛全程都在低头看尸检报告,只不过翻看的速度太快,让人难免觉得他在一目十行。

    “看的也太快了吧。”苏楠忍不住说了一句。

    徐子瑞道:“他根本没看进去吧。”

    当他把那几页纸看完之后就抬头看了看门的方向,又看了看摄像头,最后又硬着头皮把尸检报告翻了一遍。

    徐子瑞放下水杯道:“进去吧。”

    进门之后苏楠就问他:“看完了?”

    苏琛抬头,眼眶微红的点点头:“原来,真的是谋杀!我一直也以为是死于泥石流……”

    徐子瑞道:“你不用再装了,你一开始就不相信你父母是死于山体滑坡,也确信是他杀。一般人拿到尸检报告都会情绪激动,尤其是发现亲人的死因是他杀的时候会更加愤怒,通常一份尸检报告要翻来覆去看好几遍,你表现的未免太过平静。”

    苏琛擦了擦眼角的泪水道:“那是因为我父母已经死去多年,再激动的心情也随着时间的沉淀而平静下来了。是,我当时确实觉得他们是被谋杀的,也想要看尸检报告,但当时那么多司法机关,我们当地最公正的检察院,法院都出面跟我说,是死于泥石流,我还能说什么?我相信他们,相信正义。”

    正义两个字他是笑着说出来的,其中不乏讽刺的意味却又让人抓不住任何诟病。

    “行了!”徐子瑞没好气道:“你就直说吧,当初为什么觉得你父母是被人杀害?”

    “因为我看到她们身上的伤口不向是山体滑坡导致的,很像刀伤。”

    苏楠翻看着尸检报告上的照片,伤口确实能明显的看出是刀伤。

    “你知道是被什么人杀害的?”

    “我不知道,当初我父母经营着一个小煤矿,得罪过不少人。”

    经营煤矿是真,是不是得罪过什么人就不得而知了,毕竟时间过去太过久远。

    断断续续对苏琛盘问了一天也没有得到什么有用的信息,唯一一点让苏楠觉得可疑的地方就是他看到父母死亡真相后太过平静。

    一般这么平静的通常都是事先已经知道答案,早就确定结果的,可见虽然时隔这么多年,虽然他嘴上承认父母是死于自然灾害,但心里始终认为他们死于他杀。

    忙了一天有点晕头转向,调查小组决定把下一步的调查重心放在苏琛的身上。

    下午下班苏楠刚出办公室就迎面碰上了宋亚飞,只见她穿着一身黑色的连衣裙,头上戴着白纱扎的花朵,一脸愤怒的看向苏楠。

    苏楠这一下更加头晕了:“呵呵,亚飞……”

    宋亚飞气到胸口不停起伏,眼睛一动不动的盯着苏楠:“苏警官,我刚录完口供!”

    “哦,天要黑了,早点回家,拜拜。”跟她说再见,苏楠想要赶紧离开,擦肩而过的时候却被她拽住了胳膊。

    苏楠歪头看她:“你还有事?”

    “你为什么要抢我的男朋友!你不是警察吗!警察也跟外面那些绿茶婊一样?!勾引别人的男朋友?!”她大吼出声,眼眶里随即涌出眼泪。

    苏楠大囧,恨不得找个地缝钻进去,免得被来往下班的民警看笑话。

    “我说姑奶奶,这其中有些误会,我已经结婚了,再说了,就我这长相怎么能跟您的国色天香比呢,我哪有什么自信勾引人啊!”

    “那苏琛为什么喜欢你!苏琛怎么会喜欢你!”

    苏楠跟着叹气道:“最近你父母被杀案,还有他们贪污舞弊案弄的你情绪有点焦虑,其实你仔细想一想就发现事情没你想的那么坏,我和苏琛真的没什么,再说了,就算有什么,我也拒绝了啊。”

    “都怪你!都怪你的出现!害的我和苏琛分手!都怪你!”

    苏楠点头:“对对对,都怪我!都怪我!我说你松手行不行?拉拉扯扯的,不知道的还以为我是你的负心汉呢。”

    宋亚飞还是不肯松手,死死抓住苏楠的胳膊道:“你让我见见苏琛好不好,让我见见他,我就见他一面,我要当面问清楚,他为什么要跟我分手!”

    苏楠看着这个有些执迷不悟的姑娘,最终深深叹了口气:“他是杀害你父母的犯罪嫌疑人,你不能见他。”

    “我不信!我不信!苏琛绝对不会!他绝对不会杀我爸妈!他们对苏琛就像对亲生儿子!他自己也说了!会好好报答好好孝敬二老!苏琛绝对不会杀我爸妈的!你!你不会是想拿他交差吧!你做梦!”

    宋亚飞的口水喷在自己的脸上,苏楠无奈的用另一只手擦了擦:“虽然我不知道他是不是真的凶手,但他既然故意和你接近做了你的男朋友,就一定代表这其中有你我不知道的隐情。”

    “你错了!他当初也不是故意勾引我的!是我主动的!”

    “你主动?我知道,你当时是因为肚子疼被苏琛送进了医院,从那时候起,苏琛就已经在想办法和你接近了。你难道就没想过,除了突发性阑尾炎外,肚子里有什么毛病能致使你突然发作,不得不去医院治疗?当然,大姨妈不算,而后你很快就恢复了,看来也不是什么大病。但是如果有人故意要为你下药呢,你到现在还不知道?猫腻就在你喝的水里。”

    “我不听!我不听!我不听!”宋亚飞抓住苏楠的胳膊抓狂的叫道:“他接近我什么目的!?他什么目的也不要!我父母给他的!他都不要!你为什么要在这里诋毁他!我不听!不听!”

    苏楠被她震的耳膜发疼,脑袋更加昏昏沉沉的了。

    几位民警上前好言相劝,宋亚飞却不管不顾的嚎啕大哭起来。

    “让开!”一声厉喝。

    苏楠欣喜的看去,只见方锦程已经走了过来,二话不说抓住宋亚飞的手将她拽开,并把苏楠挡在身后。

    “老姐!”苏苏也跟着出现在现场,一边紧张兮兮的看看苏楠,一边警惕的看着宋亚飞。

    宋亚飞抽噎,在看向方锦程的时候又颇具梨花带雨:“你们谁啊!要你们多管闲事!”

    方锦程眉心一紧,没好气道:“我是苏楠的老公,你要发疯滚远点,在警察局撒什么泼!还抓住我媳妇儿不放!你这是袭警!知道吗!”

    苏楠拽拽方锦程的衣服道:“算啦,走了,走了,我已经下班了。”

    “你,你是苏警官的老公?”宋亚飞有些不可置信,热不住大声吼道:“你知不知道她在勾引别人的男朋友!”

    “那我媳妇儿魅力大!”方锦程没好气道:“再让我听到你用勾引两个字!给我小心点!”

    “听到没有!让你小心点!”苏苏也跟着叫嚣。

    宋亚飞就这么眼睁睁的看着苏楠被这么一个人高马大的大帅哥带走,再一次忍不住的哽咽,上天待她,何其不公!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