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百七十六章毫无头绪
    “官官相护,蛇鼠一窝!”

    苏楠对露娜的这个评价不置可否,看向徐子瑞,无奈的耸耸肩。

    阿智先把人带进去了,他们俩慢吞吞的跟在后头。

    苏楠小声问道:“我说师兄,你现在开始怀疑她了?你怀疑是她要害宋明?可论作案动机的话,苏琛好像更大一些。”

    “嗯,我现在也只是怀疑。”

    他在接潘英电话之前是认为露娜有作案动机的,但在接了潘英电话之后,他就没打算把自己的怀疑告诉苏楠。

    审讯室内的灯光惨白而又明亮,让人感觉非常压抑。

    露娜坐在那白炽灯底下,用手指轻轻按压着自己的眼角:“你们把灯开的这么亮干嘛?能给我晒出斑来!”

    苏楠和徐子瑞往她对面一坐,徐子瑞道:“这里没别人了,说吧,姓名。”

    露娜冲他翻了个白眼,就是不肯说。

    苏楠笑着打量她,怎么看都是一个市井刁妇一样的女人,虽然美艳,但未免低俗了些,跟方静秋这样的女企业家相比更是云泥之别。

    让她相信露娜是小巨蛋的负责人,不如让她相信方锦程当过兵更让人信服。

    “姓名!”徐子瑞直接拍桌子了。

    露娜把下巴一抬:“有你这么跟女士说话的吗?懂不懂怜香惜玉啊!”

    徐子瑞欲要发作,苏楠赶紧把他按住了:“师兄,温柔,温柔。”

    “把你身份证拿出来!”徐子瑞这次虽然仍然板着个脸,但却改变了策略。

    露娜不情不愿的把身份证掏了出来往桌上一摔,双手环胸,眼高于顶。

    苏楠接过那身份证一看,总算明白露娜为什么不肯说自己姓名了,也总算是明白她为什么和自己的姓名较真了。

    因为她身份证上的姓名是尚芳菊,并不是说这个姓名多么具有农村味道,她苏楠的名字也不洋气,只是说她这个名字和露娜两个字真是天差地别。

    要叫露娜那就是小巨蛋舞台之上的一朵艳丽的红玫瑰,要叫尚芳菊……那就是尚芳菊。

    苏楠干咳一声将身份证推给了徐子瑞,后者黑着一张脸照着身份证上的内容填写了露娜的个人资料。

    “你跟苏琛是什么关系?”苏楠问她。

    后者冷哼一声道:“你不是知道。”

    “我说的跟你说的不一样,否则这笔录我自己随便写写就行了,还用问你?”

    露娜没好气的看了苏楠一眼,懒洋洋道:“他是我的员工,我是他的老板,你说我们是什么关系?”

    “只是单纯的雇佣关系?”徐子瑞问她。

    露娜道:“怎么,难道警察同志你觉得我们还有**关系?别逗了!我叫他小白脸又不是真的把他当小白脸!”

    徐子瑞盯着她了了一会,也没有进一步的逼问,低头记录在案。

    这边苏楠又道:“对了,你知道苏琛有女朋友吗?”

    “知道啊,难不成你要说我吃醋所以杀他女朋友全家?别逗了!就算老娘吃醋,死的也该是那女的!杀她全家算怎么一回事啊?”

    这倒是实话,让人无法反驳。

    苏楠又道:“你曾经给过苏琛一箱五谷养生餐?”

    “什么五谷养生餐?什么东西?”

    苏楠从文件夹中找出证物的照片拿给她看,露娜想了想,印象不深刻:“应该是我给的吧。”

    “什么叫应该!”徐子瑞的脾气又上来了。

    苏楠赶紧安抚他:“淡定,淡定。”

    露娜瞪了徐子瑞一眼,忍不住也叫嚣道:“天天那么多人给老娘送东西!我怎么记得住!再说了,东西一多,我就让底下的员工随便拿随便用!我怎么可能一样一样都记得住!我说应该是我的有错吗!有错吗!”

    “行了,你嗓门也给我放低点!”苏楠没好气的呵斥她道:“看你是个女同志对你好声好气的,你倒好,脾气还上来了!”

    露娜怒道:“女同志怎么了,你不也是女同志,女同志不代表就得忍气吞声!”

    苏楠气的一拍桌子,后者立马噤声。

    她又道:“你还记不记得那一箱五谷养生餐的来路?”

    “不记得了。”

    “谁送给你的?”

    “送我东西的人太多,我记不清楚。”

    苏楠又耐着性子道:“以你现在的地位,送你这种东西必然有点拿不出手,这个人应该很好想吧?”

    露娜蹙眉,似乎真的在想是什么人给她送的,想了半天摇摇头:“真不记得了,不过小巨蛋有监控,你们的人要是耐心够用不妨挨个儿翻翻看?”

    他们当然没这个人力物力去浪费,连具体时间都不知道,更遑论送礼的人到底有没有被拍下来。

    最后从审讯室出来后,除了知道露娜的本名之外,其他信息仍然是一概不知。

    苏楠整理着笔录,在上面圈圈点点:“师兄,你说露娜是真傻还是装楞?”

    “能坐上这个位置的人,智商不会仅限于此。”

    苏楠忍不住抬头看了看徐子瑞:“你的意思是说,她故意在我们面前无理取闹?就是想给我们营造出一种她很弱智的感觉,让我们对她没有提防心?”

    徐子瑞也忍不住看向了她,最终叹了口气道:“你想的太多了。”

    苏楠有点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了,本来还想问两句,结果徐子瑞转身就走了。

    带着笔录回了办公室,沈岸之就把苏楠叫了过去:“苏琛老家那边还需要你和子瑞亲自跑一趟。”

    苏楠有些纳闷:“之前派过去调查苏琛的人呢?”

    沈岸之摇摇头,表情有些严肃:“他们说没查出什么东西来,已经在回来的路上了。”

    苏楠再次蹙眉:“怎么可能没查出什么东西来?苏琛父母的尸检报告不都给强行挖出来了吗,既然证明是他杀,多多少少总会有点线索的吧?”

    沈岸之道:“要么是那边的保密工作做的太好,要么,就是我们的人已经被别的势力所收买!”

    “收买?”苏楠冷笑出声:“那这就有意思了,本来宋家的案子牵涉了一个网络写恐吓信的主儿,又牵出苏琛父母几年前的案子,没想到现在又要连我们局子的人都要牵涉其中了,那正好,到时候一起移交检察院,和宋明夫妇俩的贪污案一起破了!”

    沈岸之一拍桌子,半是嗔怒道:“有你这么说自己的同事的吗!猜测!一切也都是我的猜测!你还以为这是你们海新区派出所啊!都老大老大的叫你?!你给我多配合别人工作!少说些得罪人的话!”

    苏楠委屈的低头,自打进了市局沈岸之还是第一次这么凶她,不过凶的对凶的好,她一着急就容易拿出自己以前身为‘苏队长’时的气派。

    沈岸之又道:“要不然你甭去了吧,你现在怀孕了,不方便,锦程那小子要是知道了铁定要跟我没完!”

    “不行,我一定要去,你怎么能保证派别人过去就一定不会被收买?”

    沈岸之反问她道:“不怕你男人生气啊?”

    “我可以先斩后奏!”

    “你先斩后奏了,他后脚就来把我斩喽!”

    苏楠道:“刚才还说让我去,现在怎么反悔了?”

    “好好好,你去,还有子瑞,你们俩一起去。”

    苏楠想了想道:“再带一个人吧,我和师兄两个人,孤男寡女,容易招人闲话。”

    沈岸之想了想点点头:“行,你看带谁合适?要不然带小林?当初锦程找我把小林调过来的时候不就是为了就近照顾你吗。”

    苏楠你汗颜:“我都这么大一人了,还需要什么照顾,我得先问问小林,这趟可不是什么好差事。”

    结果问了小林之后她竟然举双手赞成,什么好久没休假了,每天朝九晚五按部就班的,感觉身心俱疲,急需换个环境,换个世界,放松自我。

    得,把这趟出差当成旅游了。

    露娜嘴里撬不出任何有用信息,苏楠本来还打算把人再关一段时间的,但是徐子瑞却肯定的表示她应该什么都不知道,所以二话不说把人给放了,这让苏楠有点意外。

    “苏琛呢?不会也放了吧?”坐在食堂吃饭,小林紧张的问她。

    苏楠摇摇头:“苏琛现在是犯罪嫌疑人,没放,关着呢。”

    小林点点头,将自己盘子里的排骨挑给苏楠:“那就好,楠姐多补补。”

    “你吃你的,甭惦记我。医生说了,要让我多吃点水果蔬菜五谷杂粮。”苏楠又把排骨给她夹回去。

    小林道:“这次咱们去外地方少放心吗?您现在可不是一个人了啊。”

    “有什么好担心的,又不是去打架,不过就算打架我也吃不了亏,吃不了亏,就没事。”

    小林道:“放心吧楠姐,我会保护好你的。”

    苏楠道:“你这话说的,到时候谁保护谁还不一定呢。”

    小林一想也是,憨厚一笑,又对苏楠说道:“方少在哪吃啊?他们单位食堂?”

    想到今天早上方锦程说有点事,不能接她吃饭了,苏楠摇头:“他应该是出去吃了,虽然是实习生但也忙啊。”

    “实习生跟打杂的差不多,”小林道:“我当初在其他单位实习的时候每天就是被差遣端茶倒水,不过应该没人敢差遣方少。”

    苏楠噗嗤一笑,确实没人敢差遣他的,他差遣别人差不多。

    但是这个没人敢差遣的方少此时却被自家小姨子差遣跑来跑去,想他方锦程带着媳妇儿来孕检的时候也没这么紧张过,带着小姨子来,紧张的冷汗涔涔的。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