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百七十九章 无痛人流
    苏楠晚上八点半的火车,三张卧铺票,苏楠和小林上下铺,徐子瑞在隔壁的车厢。

    看着车窗外黑漆漆的一片,小林有点兴奋道:“我还是第一次晚上坐火车,以后每次坐火车的时候都会想起楠姐。”

    苏楠坐在自己的单人铺上,一边玩手机一边模棱两可的点点头,又啃啃指甲,笑的像个小姑娘。

    小林笑道:“楠姐,跟方少聊着呢?”

    苏楠仓皇抬头,脸颊微红:“额,随便,聊聊。”

    “上次你出差的时候方少直接人奔过去了,尤其是那次还受了那么重的伤,怎么这次方少就同意了呢?”

    “同意?”苏楠一愣,随即摇头道:“没同意,我还没跟他说。”

    “啊?”小林惊讶道:“那他下班回去不就露馅了吗。”

    “天助我也啊,”苏楠伸了个懒腰“他今晚正好有事要去朋友那,不回来了。”

    “那明天呢?明天也会发现的啊。”

    “明天再说喽,说不定等他发现的时候我们已经办完事回来了。”

    小林想了想点点头,说的对,说不定到时候他们已经回来了。

    不过苏琛老家的事情有点棘手,这次过去不知什么时候能够解决,上次调查苏琛的两个人也都无功而返,在当地发生了什么就不得而知了。

    正想的出神手上的手机又震动了一下,却是方锦程的信息发过来了。

    媳妇儿,怎么办,我已经努力了,还是睡不着啊!

    苏楠忍俊不禁:那就数羊。

    数羊干嘛?我数你。

    苏楠脸颊有点发烫数我干嘛,数我更睡不着,快睡吧。

    还早呢,咱俩再聊会儿。

    苏楠看了看小林,见她已经躺下了,也不知睡着了没有,索性也在床铺上躺下给方锦程发了条信息:聊什么?

    孩子踢你了没?

    苏楠忍不住想要翻白眼了,摸摸一马平川的肚子,又给方锦程回道:想什么呢,手和脚都还没进化出来呢。

    有时候想想,我其实也挺不想要小孩的。

    苏楠心里又咯噔一下,微微抿嘴。她记得方锦程确实说过,要不要孩子不重要,只不过担心她苏楠过几年生孩子变成大龄产妇对身体有所损伤。

    就算这是在为她着想,但没有一个女人不希望自己的孩子得到爱人的认可和喜欢,文艺一点来说,这可是他们爱情的结晶啊。

    紧接着,又一条微信发了进来:媳妇儿,我不是不喜欢我们的孩子啊,你可别乱想,我是觉着将来有了孩子,你就要把对我的爱分给孩子了,我这不吃醋吗。

    苏楠抱着手机都想在铺上打滚了,方锦程要是在跟前她肯定得捏住他的两颊好好的揶揄一番。

    小孩子就是小孩子啊,虽然有时候会抱怨他没长大似的,但不得不说,这种幼稚有时候真的蛮可爱的。

    你就这么怕自己失宠啊?

    怕,当然怕!臣妾整天战战兢兢,唯恐哪天被打入冷宫。

    爱妃如此乖巧懂事,朕怎么舍得冷落爱妃?

    陛下此言当真?纵然有皇储争宠陛下也对臣妾不离不弃?

    苏楠板着脸,一副郑重其事的表情点点头爱妃放心,你在朕的心中无人可以取代。

    就算臣妾做了有负圣恩之事,犯下欺君之罪,陛下还会对臣妾宠爱有加吗?

    那必须的,朕一言九鼎!

    方锦程立马发过来一个‘谢主隆恩’的表情,顺带一个烈焰红唇,在她屏幕上印了个大大的吻。

    苏楠的嘴角就没有一刻是放下来的,始终挂着微笑爱妃是不是做错事了?今天乖的有点反常啊?

    我哪天都乖,尤其是今天跟你分开睡,我想你想的不得了,自然更乖。

    瞧瞧这话说的,想你想的不得了,这小嘴甜的,真想把人扑倒了么么哒再摸摸哒。

    苏楠是这么想的,自然也这么说了,对方立马发过来一个娇羞万分的表情。

    媳妇儿,我是说真的,人家常说,结婚时间长了,爱情淡了就变成了亲情。我觉着咱俩现在既有爱情也有亲情,我都习惯每天晚上抱着你睡了,这一天不抱,浑身难受。

    我也是,老公,咱们以后要是谁调职了可咋整,这不得想的天天睡不着觉?

    调什么职,你不用那么拼命工作,就当打发时间就行。为了奖励你每天晚上让我抱着睡觉,我养你。

    哎呦,方检察官出息了,你不仅要养着我,还要给我侍寝。

    臣妾遵旨!媳妇儿快睡吧,怀着孩子呢,不要熬夜。

    嗯,你也快睡吧,晚安。

    两个人对于明天见面的话题只字未提,彼此都有些心虚。

    方锦程觉得自己真不是个东西,媳妇儿劳心劳力给他怀着娃呢,他倒好,骗媳妇儿也就算了,竟然还陪着别的女人来做流产,虽然这个女人是他小姨子吧,但被人看到了肯定还会被诟病。

    病房里的灯都熄了,病床上苏苏正睡的安稳,就是不知道半夜药效会不会发作。

    方锦程躺在陪护床上,身上就随便盖了一条毛毯,手机发出微弱的光芒,影影绰绰。

    方锦程把自己和苏楠的聊天记录翻了翻,不觉笑出声来。

    从这些聊天记录中他基本已经可以确定,自己确实有点幼稚了。

    刚打算把手机收起来睡觉,却听到苏苏不舒服的了一声。

    不觉警觉的微微抬起上身看向病床,半晌没了动静他又重新躺好。

    但没过多久,她又一声。

    这一次方锦程听的真切,赶紧起身赶向病床之侧。

    “苏苏……”他压低声音叫人,却听到从她齿缝中泄漏出来的隐忍。

    “苏苏!”这一次他拔高了声音,立马打开了病房里的吸顶灯,只见苏苏额上已经冒出细密的汗珠。

    “苏苏,你醒醒,醒醒啊苏苏!”他一边说着一边用手轻轻拍打苏苏的脸颊。

    “姐夫……”苏苏终于慢慢睁开了眼睛,对上方锦程着急的目光,咬牙隐忍,有气无力:“姐夫……,我,我肚子疼……”

    方锦程突然意识到什么,暗叫一声糟糕,连忙叫来护士。

    经过护士观察之后基本可以确定,药效已经发作了,病人可以去处理室了。

    苏苏疼的冷汗涔涔手脚冰凉,一张脸白的像纸。

    方锦程忍不住质问那护士道:“不是说无痛人流吗?你们这叫无痛?人都要给痛死了!”

    护士赶紧辩解:“不是这样的先生,我们的药物已经是是世界最先进的了,但相同的药物却有不同的临床表现,您应该明白得。有的人适用,有的人不适用,但归根结底都是救命的药啊。而且广告上指的无痛人流是足月的孩子流产,需要打麻药的,药流不能打麻药的先生。”

    小护士的话说的一溜一溜的,私底下不知对多少人说过了。

    但现在人命关天,方锦程也顾不得其他了,一把将病床上的苏苏抱起来,大步就像处理室走去。

    苏苏依偎在他怀中,脆弱的就好像一片树叶,风一吹就走。

    “姐夫……好疼啊……”

    “疼就对了,谁让你不听话,给我好好长长这个记性!”

    “姐夫……我会死吗……我看电视上,流产,大出血……”

    “给我闭嘴!看的什么乱七八糟的电视!”

    把人抱进了处理室,护士问他道:“你要陪妻子一起吗?”

    “不了,我在外面等着。”

    为了避免别人的眼色,在别人误会之后方锦程只得默认他俩是夫妻关系。

    把门关上,他在外头等着。

    没一会就听到里面传来一声杀猪般的叫声,这样的叫声时不时的传来,听着恍如掏心挖肺一般。

    方锦程不敢去想那过程和步骤,只觉得毛骨悚然。

    好在里面处理的挺快,小护士把人叫过来道:“已经好了,你可以带你的妻子回病房休息了。”

    方锦程点头,硬着头皮走进那血腥之地,只见苏苏依然躺在那里,身上盖着一张蓝色的消毒防布,在旁边的椅子上,苏苏的裤子正搭在上头,那就代表这布底下她是光着的。

    苏苏的脸上带满了泪水,一瞬间的表情和气质都似乎不复存在,只是呆呆的躺在那里,死死盯着头顶的天花板看。

    “好些了吗?哪里不舒服?”

    苏苏尚未张嘴,滚圆的泪珠再次落下:“我把他杀死了……杀死了……”

    方锦程道:“还没成型,你不用太自责,有这个教训,看你下次还敢不敢胡来。”

    “我不敢了……真的好疼,好恐怖,真的好恐怖……”

    言罢又开始抽噎着哭了起来,尚未从刚才的过程中清醒过来。

    方锦程看看她又看看旁边的裤子,有点为难:“要不然,你把裤子穿上,咱们回病房哭去?”

    苏苏憋着一口气,没说什么。

    “你要是不方便动手,我去叫护士过来?”

    “不用了,你,你转过身去。”

    本来想出去等她,到嘴的话又给咽了下去,方锦程道:“你穿吧,我不看。”

    转过身半天方听到她窸窸窣窣穿上了裤子,似乎不太方便,也没有的服帖“好了……”

    回头看了看这个小姨子,方锦程可以确定,这个打击对她绝对不小,以后应该不会再由着性子做事了,这个年纪的小姑娘,家中还有姐姐呵护,怎么舒服怎么来,做事倒是有点不计后果。

    现在好了,今天的捅够她后悔一阵子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