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百八十二章 南石县检察院
    苏楠到南石县的手机已经快被她戳的没电了,小林故意纳闷的揶揄她:“楠姐,你怎么一直盯着手机看啊?在等什么重要来电?”

    苏楠干咳一声,没事人一样将手机揣进了口袋。

    司机在长途客运站停车,徐子瑞带头走下去道:“咱们直接打个车去检察院,那边已经安排了招待所,你们可以先去休息一下,为了避免夜长梦多,我自己一个人去对接一下工作。”

    苏楠道:“我不困,用不着休息,要不然小林去吧。”

    小林飞快摇头:“我也不困,我跟楠姐一起。”

    徐子瑞无奈:“那行吧,不过楠楠你现在要注意身体。”

    苏楠点点头:“放心吧,我有数。”

    刚上出租车方锦程的电话就打来了,苏楠迅速接通,喜滋滋道:“起了?”

    开车的人戴着蓝牙耳机喜笑颜开:“媳妇儿,你出门了吗?没出去我回去接你去。”

    苏楠赶紧说道:“出了,出了,都在路上了,你听。”

    上班高峰期堵车的喇叭声此起彼伏,其中还夹杂着不同口音的骂街声。

    方锦程那边遇到红灯也停了下来:“嗯,那行吧,我中午有点事儿,没法陪你吃饭了,你在食堂吃点好吃的。”

    “我又不是三岁小孩,用得着你说这么多吗?”

    方锦程赶紧点头:“是是是,你不是三岁小孩了,你都四岁了!”

    “你才四岁呢,”虽是这么说的,但嘴角还是不由自主的翘了起来。

    手机发出嘟嘟的提醒,剩余电量不足10,苏楠长话短说道:“你老老实实上班去,听到了吗,我手机快没电了,先挂了。”

    “知道了,来,啵一个。”

    躲着小林,苏楠小声的对着手机啵了一声赶紧挂断。

    小林这才凑到苏楠身边,故意问道:“刚才是谁啊?楠姐你等了一早上的人终于给你打电话了,是谁啊?”

    苏楠脸颊微红:“咳,什么谁,市局的同事慰问工作的。”

    小林故作惊讶道:“啊?现在跟同事打电话都得以么么哒结尾了啊?”

    “小林!你能不能给我好好看路!好多车啊!”

    小林哭笑不得:“我又不是司机师傅,看什么路啊!”

    坐在副驾驶上的徐子瑞透过后视镜看向苏楠的表情,只见她双颊飞上一抹霞色,跟小林说笑的模样活脱一个二八少女。

    只是这样的羞涩,这样的笑容不是对他徐子瑞露出来的,他紧赶慢赶了这么长时间,到底是晚了一步,被旁人捷足先登了。

    南石县的检察院和公安局早就已经整装待命的等着他们的到来了,双方会面,彼此握手,表达了一下问候。

    检察长是个已经谢顶的老男人,对a市来的人表现出了诚惶诚恐的欢迎,一上来就要抢他们的行李要把人带去招待所休息。

    徐子瑞不动声色的将人挡开:“出差时间有限,我们想马上开展调查工作,尽早完成任务好回去复命。”

    检察长摸摸增量的脑袋,嘿嘿笑道:“这么跟你们说吧,上次的你们来的同志把该调查的都调查清楚了,奈何你们不相信,我们也没办法。”

    “不是我们不相信,我们只是来核实一下,还希望你方能够配合一下。”苏楠忍不住开口。

    检察长看向苏楠,上下打量了一遍,又看向小林,最后对徐子瑞竖起大拇指:“徐队真是年少有为,好福气,身边走哪都带着大美女。”

    徐子瑞不悦的蹙眉:“这是你身为一个县人民检察长能说的话吗?”

    “这不是开玩笑吗,徐队您不要往心里去,既然到这了,也就不差这么几个小时了,休息好了才能办事嘛。”

    苏楠皮笑肉不笑道:“检察长,我们局里的人都有一毛病,事情没解决之前吃不下睡不着,您还是给我们一个人情,让我们今早把案子的来龙去脉调查清楚吧。”

    “你看看你这位同志,”检察长不乐意了:“说的好像我们阻拦你们办公似的,这案子能丢还是能咋地?要丢早丢了,还用等到你们过来?我这不是关心你们的身体吗,坐一晚上火车了,该休息就得休息。照我说,现在提倡廉政奉公也不该这么个节省法啊,就算不坐飞机,那也可以坐个高铁嘛!”

    小林歪头想了想道:“我订票的时候好像没发现这里有通高铁。”

    检察长赶紧说道:“隔壁市有,你们坐到那边转个车不就来了吗,一看就是没什么出行经验。”

    “检察长改天再跟我们谈出行经验吧,现在麻烦让我们看一下苏琛父母那个案子。”

    检察长无奈,只得笑着点点头:“行吧,不愧是在a市工作的人啊,这要是都像你们这样雷厉风行,咱国家的政法机关办事效率也能提高几个百分比。”

    苏楠道:“您还别说,一大早上的,我就听您这句话像样了。”

    检察长哈哈笑了起来,倒是非常爽落,顺手招呼身边的人到:“马处长,你带他们过去查旧案资料。”

    “是!”被称为马处长的人身着警察制服,标准的敬了一礼带着他们三人径直向档案办公楼去了。

    “之前把档案资料取出来就一直没动,”马处长领着他们一边走一边说道:“还有当初从我们公安局调过来的资料,听说你们要过来查案,所以也没把东西还回去,都在这了。”

    苏楠伸了个懒腰:“那倒省事了,省的我们还得往公安局跑一趟。”

    徐子瑞道:“如果资料都是真的,那就不用跑了。”

    领路的马处长不禁笑了起来:“这资料还有作假的?还活不活了?”

    “没查出来就是没有,查出来了,那就是有。”

    马处长哼唧一声说道:“你什么意思啊?说我们这里不干净?”

    苏楠好整以暇道:“我可没这么说,着什么急,生什么气啊。”

    马处长将人带进大楼里,憋着一股气,有些不乐意。

    档案室的办公大楼阴森森的,平时也没什么人过来,就算过来也跟翻垃圾似的,维护这里的安全又得小心翼翼投入大量的警力资源。

    那领路的马处长打开一间办公室道:“资料就在里面了,还需要什么尽管说,尽量满足,不满足也不要介意,谁让我们这里是小地方。”

    “哎,你什么态度啊!”苏楠有点看不下去了:“你领导让你配合我们工作,你就这么配合?”

    “我配合了啊,我刚才说的有问题?”这个马处长反倒有些得意洋洋起来:“我知道你们在查什么,查苏琛父母的死因吧?这个案子早就已经结案了,有什么好查的。”

    苏楠道:“那我就请问一下,他父母是因何死亡?”

    “自然灾害,山体滑坡,不是已经定义了吗,难不成你们现在还要查查十年前的山体滑坡是怎么来的?”

    小林嘟囔道:“按有何不可?有人故意为之也多的是。”

    马处长道:“可拉倒吧,那地方本来就是一个事故多发地带,年年的山体滑坡都数不过来了,更别说十年前的了,诸位,真的没戏。”

    “你都说他是死于自然灾害了,那为什么尸检报告上明确的注明,多处伤口都是由外力的利器所伤。”

    马处长看向说话的苏楠,有些觉得好笑:“这位a市来的同志,您可能没在什么穷山僻壤经历过可怕的泥石流。在发生的一瞬间,人已经没了自己的力气,被泥石流裹挟着会撞上尖锐的树枝或者石头!你所说的利器也许根本就不复存在。”

    苏楠摇头说道:“这位南石县的同志,你可能对法医的尸检报告看的有点少,我觉得你现在回去补,还来得及!”

    对方被苏楠给抢白了一句,不禁恨的有点咬牙切齿。

    “你们慢慢看吧,我还有工作要做,忙着呢。”

    没等苏楠说好的,这位马处长就飞快的走了,弄的苏楠和小林都有些哭笑不得。

    徐子瑞已经开始翻看资料了,随手将自己翻过的递给苏楠:“原来苏琛小时候家庭条件还挺富裕。”

    苏楠看了看才明白徐子瑞所谓富裕的来源,苏琛家里有一座规模不小的煤矿。

    来之前他们就知道,南石县产煤,虽然规模不大,但也有很多人因此发了一笔大财。

    只不过豪景不长,没几年就采空了,到现在虽然仍然有小煤矿正在开采,但大多数成年人还是选择背井离乡去打工。

    “他们家的矿呢?”小林有些好奇的往苏楠的身边凑了凑。

    后者随意翻了翻,没有什么有用的内容,但起码可以确定的是,苏琛小时候家庭富裕,他父母的死很有可能是金钱引发的他杀,或者是暗杀。

    徐子瑞翻的仔细,最后还是说道:“虽然尸检报告白纸黑字已经证明了他杀,但有人还是不信,所以就睁着眼睛说瞎话,愣是把一起谋杀案,规划为一起自然灾害导致的死亡事件,我真的不知该说什么好了。”

    站在门口的马处长略显得局促,一边对苏楠说道:“事情已经定案了,翻旧案重审要上面的指示,又不像你们似的,天天想去哪去哪,想查谁查谁。”

    苏楠没好气道:“信不信我现在就查你?”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