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百八十四章 说好的坦诚呢
    方锦程思及此处方锦程也不再纠结,转身快步向护士站走去,跟那边说了今天要出院,对方将准备好的材料交给他,他马上去办理了出院手续。

    下午将人带出医院的时候他试着提了一下:“你要不要考虑搬到我们那住?你现在这个样子我也不放心。”

    苏苏脸色仍然不太好,但已经能够不亦乐乎的玩消消乐了,头也没抬的说道:“有没有搞错啊,我都躲这么久了,一去你家不全都暴露了吗,我姐会怎么想我,她会杀了我的!”

    方锦程一边开车一边干咳了一声,尝试性的提出了自己的建议:“咱们可以说点别的,比如说你生病了,身体不舒服,在我们家调养一段时间。”

    “你是认真的?”苏苏歪头看他。

    方锦程点点头,一脸严肃。

    苏苏拍拍他的肩膀:“姐夫,我有点同情你,我姐是干什么的?她是警察啊,她什么看不出来?!”

    “……”方锦程觉得没那么夸张:“你想的太多了,她虽然是警察,但也没有透视眼,怎么可能知道你身体里是什么毛病?”

    苏苏深深叹了口气:“祝你平安……我还是不去了,好不容易摆脱我家老姐,我可不想再跟她住一个屋檐下饱受她的魔音摧残!”

    “不去滚蛋!甭说你姐坏话知道吗!”

    “知道知道!这么凶干嘛……”

    方锦程不再搭理她,要不是看在这小妮子跟自家媳妇儿有血缘关系的份上,他绝对不会这么劳心劳力的伺候她。

    伺候了一场也没落个好,到头来还对他媳妇儿指手画脚的。

    谁也不能说他媳妇儿的不是,他都不舍得打不舍得骂的,更遑论别人。

    清源小区楼下,方锦程拎着住院的东西下车,打开副驾驶的车门对苏苏道:“要扶吗?”

    “用不着……”她嘟哝一声下车,走两步还行,走的多了就觉得下身不太舒服,一爬楼更有刺痛感。

    人家都说坐月子不能见风不能累着,想必这流产也一样一样的。

    方锦程看看周围也没别人,直接把小姨子给公主抱了起来,苏苏的一张小脸顿时就憋的通红:“干嘛呢,放我下来。”

    “脸红什么啊,在医院也没见你脸皮这么薄!”

    苏苏一听双颊更红:“那是医院!这是我家,要被别人看到像什么话!”

    “没人看到。”言罢就抱着人往楼上走,几步路走下来,那叫一个健步如飞。

    不过爬了三层就不得不停下歇歇了,方锦程由衷的感慨:“我说小姨子,你真得减肥了!”

    苏苏没好气的在他身上锤了一拳:“我可比我姐还瘦十斤呢!”

    方锦程大惊:“真的吗,不过抱你姐感觉轻多了,这难道就是爱情的力量?”

    苏苏咬牙切齿:“单身狗就这么毫无防备的被你们给秀了一脸!”

    秀恩爱的人心情却十分不错,抱着她就继续勇攀高峰。

    自从苏楠出嫁之后,清源小区的502大多数时间都是空着的。

    苏苏和苏贺住校,就算是周末也很少回来了。

    一开门就闻到了一股灰尘的味道,苏苏的手在空气中挥了挥:“这什么味儿啊。”

    方锦程道:“你现在要跟我回去还来得及。”

    她依旧摇头:“不了,不能被老姐发现,她会打死我。”

    打死她不至于,更何况知道她受到这么大的伤害苏楠只会又担心又生气,她为工作的事已经焦头烂额了,而且现在又怀孕了,苏苏也打心眼里不想给她添麻烦。

    方锦程明白她的意思,也不勉强,把人送进屋里放在床上,将她的被褥抱出去晒了晒。

    “我给你叫个钟点工过来,每天过来打扫收拾,做一日三餐,我有空了来看你。”

    苏苏点点头:“好吧,你这就回去了?”

    “回了,事儿多着呢,你先休息,无聊了就玩玩手机看看电视。”

    “那……拜拜……”言罢就眼巴巴的看着他,看的方锦程有点于心不忍了。

    “我去给你熬个粥放在锅里,保温桶里还有鸡汤,这就你的晚饭了,钟点工明天上班。”

    苏苏欢呼一声:“好!就知道你最好了!”

    “好什么呀,我就你们姐妹俩的厨子!”言罢就挽着袖子下厨房去了。

    打开冰箱看了看,有冷冻的鳕鱼,干脆做了个鳕鱼粥,一番忙碌下来叮嘱好苏苏晚上吃,自己则马不停蹄的奔着瀚海大学去了。

    今天既然请假也不想去检察院上班了,瀚海大学那边已经好久没过去了,他有件事急于处理。

    驱车行驶在路上又遇到了一队游行的人,他的目光不由一沉。

    老姐在境外的医药公司已经有一定规模了,药品经过代理商源源不断的流入国内市场,导致越来越多不明真相的人开始服用。

    而知道真相的人在诉诸无门的情况下只能走上街头,想要引起社会各界的关注,但大多以非法集会游行,扰乱社会秩序罪逮捕。

    等到放出来了,他们依旧我行我素,跟政府作对,跟那个叫方静秋的女人作对。

    因为这场游行,让他当天在瀚海大学听工作汇报都有点心不在焉,散会的时候给苏楠打了个电话,她那出差两个字直接把他给一棒子打醒了。

    “出差?”他尽量克制自己的语气,掩饰自己的怒气。

    “嗯,在苏琛的老家查他父母的死因,明天就回去了。”

    方锦程暗中攥紧了拳头反问她道:“明天就回来了?你什么时候去的?”

    苏楠犹豫了一下答道:“昨天晚上。”

    “昨天晚上?”他也跟着重复了一遍,只觉得分外可笑。

    昨天晚上?敢情他方锦程的老婆昨天晚上就已经离开a市了,他竟然还被蒙在鼓里什么都不知道!

    “和你那师兄?”

    苏楠觉得心虚,模棱两可的应了一声又赶紧说道:“还有小林!”

    好吧,徐子瑞果然是阴魂不散!

    “你现在在什么位置?”

    电话里苏楠的声音微微一顿,尽量让自己听上去心平气和的:“锦程,我是一个有独立工作的人,不可能每天都得在你的视线范围之内。之前说过了我们之间要坦诚,所以我跟你说我出差去了,也老老实实交代了我昨天晚上过来的。”

    “坦诚?你跟我说坦诚?你到现在才跟我说!你跟我说坦诚?”他的拳头愈发收紧,却不得不克制自己的语气。

    苏楠道:“如果你昨晚回家就会发现我不在家,我那时候自然会告诉你真相,如果我想隐瞒你,现在大可以说加班,或者回家看苏苏和苏贺了,完全没必要坦白,而且我瞒着你不还是因为担心你会跟过来吗,我们公安局办案你跟过来像什么话。”

    “你们公安局是没人了吗,每次有什么事都让你和徐子瑞搭档?”

    “不是没人了,这个案子是我和师兄负责的。”

    “但是苏楠你现在要明白,你是个孕妇,还能打打杀杀跑跑跳跳?还能独自面对手握凶器的犯罪分子?还能挨两刀?还能昏迷半个月?”

    越说越觉得生气,只要她离开自己的视线,他都觉得有无数的潜在风险在虎视眈眈的等着苏楠。

    心头怒气值暴涨,方锦程

    真想质问她两句,你到底是嫁给公安局了还是嫁给他方锦程了。

    “行了,你也不用担心,我这次过来真的没有危险。”苏楠心平气和道:“今天睡一晚,明天就回去了,你不用担心。”

    “我tm恨不得现在就赶过去,你还不让我担心?!”

    得,劝了半天还是要赶过来,苏楠好言好语的劝他:“你听话好不好,这么大个人了,做事都不经过大脑的吗?你现在来吧,你人还没到我就在回去的路上了!”

    这话说的方锦程才稍微消消气,没好气道:“你千万要小心,尤其是不要跑跑跳跳打打杀杀,也不要往人多的地方去。什么活都交给小林和姓徐的,不要自己亲自动手,听到了吗。”

    “听到了听到了,操心的也忒多了!”

    “我还有更操心的呢!”

    “打住,打住!”苏楠哭笑不得:“你今晚去军区大院住吧,找妈蹭个饭吃。”

    想到老妈惦记着让他带着儿媳妇回去吃晚饭,乐颠颠等着呢,方锦程心里就不开心了,三个人变成一个人,这叫什么事儿。

    “行,你甭惦记我,你自己也好吃好喝好睡,不要什么事都往前凑。”

    “啰嗦!”

    方锦程忍不住要捶桌子了,什么叫啰嗦,他又不是想啰嗦!对别人他还不愿这么啰嗦呢。

    但还是乖乖放低了姿态和语气:“媳妇儿,你说话算话,明儿回来,不回来我找你去。”

    “回回回。”

    “我真的特想你,咱俩一晚上不睡在一起,我就浑身难受。”

    电话对面的苏楠已经哭笑不得了,似是怕人听到,故意压低了声音:“嗯,我也是,浑身难受,先挂了,明天就能抱了。”

    “给老公啵一个。”

    苏楠没好气道:“你还没完了是不是?你这话叫什么来着,得寸进尺!”

    “我这不是想你吗,赶紧的,亲一个。”

    苏楠对着话筒轻声来了一个“mua”

    方锦程笑了,夕阳折射着办公室的菱形隔窗,投影他年轻英气的面庞之上,俊眉朗目,虽是笑着的,但却依然有着不该属于年轻人的惆怅。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