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百八十五章 吃出作风问题
    苏楠将苏琛父母的资料整理完毕,该留存的已经复印留存了,该誊抄的也都誊抄了。

    她打了个呵欠伸了个懒腰,小林从端了两杯咖啡进来给苏楠和徐子瑞:“楠姐,徐队喝杯咖啡吧。”

    徐子瑞点点头接过咖啡:“现在时间还早,吃点东西早点休息吧,昨晚没睡好,今天忙了一天。”

    苏楠又打了个呵欠,这呵欠好像会传染一样,小林也紧跟着打了一个,眼角都挤出眼泪了“嗯,好困啊。”

    “好了,回去休息,明天保持良好的状态,要走访几个地方。”

    苏楠翻看着手上的小本子,感觉要去的地方还真的挺多的,这些苏琛父母生前的亲戚和经常会去的地方。

    “师兄,明天我们几点回去?”

    徐子瑞看向她道:“怎么,这么迫不及待要回去了?”

    “局里的案子也不能不管,在这里没必要浪费太多时间。”

    小林点头:“是啊,在这里停留时间长了,a市那边可能会夜长梦多。”

    “明天晚上。”

    苏楠也觉得应该是明天晚上回去,不过现在方锦程知道她出差了肯定得电话轰炸催她早点回去。

    晚上就晚上吧,凌晨就能到a市了。

    三个人出了检察院的办公大楼,已经日薄西山。

    在这种淳朴的小县城里,楼房并没有遮天蔽日,夕阳的余晖尽数洒在身上,好像镀上了一层流光溢彩。

    “三位同志!三位同志!”身着制服的小青年从对面的办公楼里跑出来道:“咱们检察长给三位同志准备了晚饭,我开车带你们过去。”

    徐子瑞一板一眼道:“不用了,直接带我们去招待所。”

    那小青年立马摆手道:“这可不行,咱们检察长非让我带你们过去呢,你们要是不去,我这个月该没奖金了。”

    “你们的奖金也给的太随便了吧……”小林不满的咕哝了一声。

    徐子瑞的这种场合见多了,这饭容易吃,吃饭的过程恐怕会不舒服,让一个人三缄其口最好的办法就是威逼利诱,之前的两个同事铩羽而归恐怕也是在这一关倒下的。

    “不去。”两个字,就杜绝了所有可能的发生。

    苏楠却不以为意:“别啊师兄,去吧,咱们千里迢迢的过来总得尝尝本地的美味佳肴啊。”

    “吃什么吃?小心吃出作风问题!”

    “不要这么说嘛,作风问题可不是吃出来的。”苏楠冲她眨眨眼,表情揶揄,似乎话里有话。

    小林嘻嘻笑她:“楠姐,你是不是想看看他们这边到底是什么作风?”

    “知己知彼,百战百胜!”

    徐子瑞漠然道:“也好,但仅限于吃饭。”

    “师兄放心,有数。”

    一直站在旁边等着他们的小青年这才乐呵呵的插嘴道:“那,咱们出发?”

    “出发!”苏楠一声令下。

    招待他们的酒店在名叫‘海洋湾’但从名字就可以判断的出这家店应该是以海鲜闻名,然而南石县属于内陆城市,远离大海,海鲜的价格算上运输和保鲜,运到南石县的价格就水涨船高起来。

    从这名字,外部景观和内部装修来看,这家店的消费水平在整个县城必然能排的上前三。

    一进门就有服务员热情的引路,直上二楼一个巨大的复合式包间。

    包间里的人似乎已经到了很长时间了,两张麻将桌八个人,正在噼里啪啦的打麻将。

    进门的时候徐子瑞看了一眼腕上的手表,还不到六点,现在已经开始夏令制的工作时间了,最起码要等到六点才能下班。

    然而这些人必然不是第一次来的,也不是刚来。

    三个人一进去打麻将的人就看到他们了,还是检察长率先起身笑呵呵的迎了过来:“三位同志辛苦啦!忙了一天,查的怎么样?有没有什么收获啊?”

    “收获倒是挺大的。”苏楠笑道:“相信明天还会有更大收获。”

    马处长殷勤介绍道:“局长,这三位就是a市刑警,三位,这位是我们局的赵局。”

    赵局是个大腹便便的中年男人,兴许年龄会更大,但因为胖的缘故一张脸圆嫩锃亮,笑起来的时候活像个弥勒佛。

    “啊呀,赵局,幸会,幸会。”徐子瑞是不屑与他攀谈的,这种问候的场面话自然落到了苏楠的身上。

    “我说,这位美女就是a市破获无数疑难大案的刑侦大队长吧?没想到本人看上去竟然这么年轻。”赵局赶紧伸手和她握了握,不忘临了在她手背上摸了一下。

    苏楠皮笑肉不笑道:“那是我们英明神武的徐队,我只是徐队手下打杂的。”

    言罢特骄傲的把徐队从自己的身后拉了出来,他就这么板着一张脸被推到了前面。

    赵局一愣,随即转了口风道:“啊?哈哈,依然很年轻嘛!很年轻!”

    苏楠但笑不语,心情不错。

    马处长提议道:“赵局,别都站着了,赶紧坐,坐吧。三位同志为了查案子星夜兼程的赶过来,愣是没吃饭没睡觉,人家还得吃完饭早点回去休息呢。”

    赵局连连点头:“对对对,还是小马想的周到,我都没想到这些,快坐吧,坐吧。”

    局长也招呼,检察长也招呼,还有其他人的寒暄,就在这样热闹的氛围下,三个人落座服务员依次上就上菜。

    苏楠看着菜单还真被吓了一跳,这地方的海鲜并不贵,而是特别贵,超级无敌贵!

    当初在a市她就一普通小片儿警,收入属于中下层,没见过什么世面的。可跟方锦程结婚就不同了,连方静秋的会所都去过的人自然见过什么是天价菜肴。

    但因为a市对菜品价格的管控比较厉害,也都在能接受的范围之内,纵然在范围之内,对比其他的地方的同等菜色也贵出几个等级了。

    结果她这个所谓见过世面的人,在‘海洋湾’的菜单之下无言以对了。

    光是一个海胆就卖几百块钱,一只大闸蟹也不低于一千。

    苏楠看着咂舌,用余光瞄向方锦程和小林,她俩的表情果然也非常难看。

    赵局乐颠颠道:“美女是不是有点选择困难症啊?赵某可以为姑娘代劳嘛!”

    苏楠干笑:“不是选择困难症,是觉得太贵了,太奢侈了,怕被查,被双规啊赵局。”

    “哈哈哈,”赵局似乎知道她是打算说什么的,冲她竖了一个大拇指“美女提醒的对,美女提醒的对啊!人嘛,总归要吃饭的,不是还有的人是为了吃饱饭特地犯事儿进公安局,为什么?因为在牢里他能吃饱饭啊!”

    “你不要给我转移话题,实话跟你说了吧,我对今晚的饭菜还挺有期待的,但一看到这些鲍鱼海参的的,就完全没有任何胃口了。你们要不要考虑一下我们作为客人的感受,不能你们喜欢吃什么就请我们吃什么吧?”

    苏楠说完还用特无辜的眼神看向他们,眨巴眨巴的还挺可爱。

    赵局登时就被这小眼神给俘虏了:“好好好,本地特色菜!”言罢直接对服务员挥挥手,大声的吩咐道:“给咱们美女做几个本地菜!让美女尝尝鲜。”

    服务员似乎有点犹豫,但又不太敢开口去拒绝他,这让苏楠更加确定这个地方是他们常来的。

    苏楠打圆场道:“这倒不用,你去告诉厨房一声,什么便宜做什么,分量多一点,咱们人多。”

    “什么便宜做什么?”赵局哈哈笑了起来:“美女真是特立独行啊!你们说是不是啊?”

    众人附和,也都跟着笑了起来。

    苏楠笑道:“赵局,我们虽然是初来乍到,但您也不该以这么贵的菜肴来招待我们啊,我们就算不为自己的形象着想,也得为您赵局的钱包着想啊,一顿饭吃个一年的工资,那我们宁愿今天没来。”

    “不至于,不至于!”赵局倒是殷勤。

    检察长也跟着附和道:“你们过来吃顿饭,他这个铁公鸡终于舍得拔毛了。”

    这似乎看上去是一句保护他的话,反倒惹怒了赵局长:“什么叫铁公鸡!什么叫拔毛!请美女吃顿饭对我来说只是九牛一毛!”

    检察长干笑一声,对这个赵局有点恨铁不成钢。

    苏楠道:“看不出来啊,咱们南石县的gdp产值这么高?现在做局长能拿到这么多工资了啊?弄的我都想来混混了。”

    “啊”赵局指着苏楠笑道:“你这话我可当真了啊!我们南石县公安局全体可都等着美女你能大驾光临呢!”

    徐子瑞板着一张脸开口道:“不是要吃饭吗,怎么聊了这么久饭还没上”

    “徐队您也稍安勿躁,这就来,这就来。”赵局用冲着服务员叫道:“催催!再加两只澳龙!”

    “好的,您稍等。”

    苏楠和徐子瑞对视了一眼,已经达成了共识,就他们的办案经验来看,这个赵局应该也是一个‘有故事’的人。

    饭菜陆续就位,确实是几个比较简单的家常菜,但是出来一趟怎么能不吃海鲜呢,所以那价值不菲的澳龙就大大咧咧的躺在桌子中间,给人极大的震慑力。

    “吃菜,吃菜啊三位!”马处长热情的招呼,不忘亲自起身给苏楠夹了一筷子菜。

    徐子瑞板着脸道:“她不可能来你们这,不用讨好了。”

    苏楠呵呵干笑:“确实不会来工作,但朋友可以交嘛,你要是不介意可以加我微信。”

    “好好好,求之不得!”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