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百八十八章 董师兄
    吃完饭三人各自把行李简单收拾了,没一会徐子瑞的手机就响了起来,他站在窗边接通电话向楼下看了看,随口应了两句,最后挂断电话之前说道:“可以上来了。”

    苏楠也跟着往楼下看了看,只好捕捉到几位公安干警进了招待所的大门。

    “你省公安厅的同学来了?”

    徐子瑞点点头:“天还没亮就出发了,我料到本地的公检法会拦我们的路。”

    小林这才放心的拍拍胸口:“还以为要无功而返了呢。”

    不一会就听到守门的小民警大声说道:“你们是哪里的!我怎么没见过你们!知道这是什么地方吗!胡乱闯!”

    “我还真不知道!来来来,你告诉我这是什么地方!”

    “这可是咱们县……”话说了一半就发出一阵鬼哭狼嚎的叫声:“我艹!你敢打警察!”

    “看清楚了小兔崽子!老子才是警察!你丫哪混的啊!穿上个衣服,戴个假编号就在这儿给我冒充假警察?!给我铐起来!”

    “我靠!你谁啊!到底谁冒充警察!你不想活了是不是!你哪的!放开我们!”

    人高马大的一中年人推门而入,环视了一圈目光定在徐子瑞的身上嗤笑一声,踮着脚晃着腿:“怎么回事啊!你一a市大官怎么到这穷乡僻壤的地儿来了!”

    这说话的口气很不客气,跟徐子瑞放在一起对比,那一眼就能辨认出来谁是混社会的,谁才是真正的人民警察。

    苏楠往门外看了看,守门的两个小警察已经被另外两个省厅干警给制服了。

    徐子瑞上前跟他握手:“我到这边查个案子,没想到本地的公检法机关和这个案子有不寻常的关系,甚至不惜向我们行贿,来阻止我们的继续深入。”

    “我知道,一百五嘛,你昨晚不说了吗,门口那两个怎么回事?”

    徐子瑞道:“行贿是软的,门口的那两个是硬的。”

    来人轻蔑一笑,拍拍徐子瑞的肩膀道:“你丫什么时候被硬的拦过路!当年的威风哪去了!”

    “不管你来不来,就凭他们,确实拦不住。”

    制服两个小警察的干警从他们身上搜出电击棒扔在了地上,情形显而易见,要是徐子瑞他们强行出门,恐怕就要挨电了。

    但凡识趣的人都应该明白,强龙不压地头蛇,要么收了钱,回去随便编造一个理由把这事跳过去,专心处理苏琛案。

    要么就碰个鱼死网破,甚至还能上个头条:《a市公安局刑侦科某某队长和某某刑警在搜查证据过程中,偶遇泥石流,当场身亡!》

    这也是自然灾害,人都被灭口了,哪儿说理去。

    所以人家赵局不是软禁他们,是让他们好好想想,到底选哪条路走比较划算。

    “这两位大美女是跟你一块儿来的?”

    徐子瑞介绍道:“苏楠,小林,我的同事,这是董,我大学同学。”

    苏楠和小林先后和董握手,这位和徐子瑞同一届警察看上去和徐子瑞简直的天差地别,一身制服都穿的不怎么妥帖,腰带也系的松松垮垮,裤腿还被袜子包住了一截也不自知。

    “你行啊,出来出差,带俩美女!”

    徐子瑞脸色微变:“这是你这个职务能说的话吗?”

    “你看看你这个人,又较真又不好说话!连句玩笑话都开不得了!”

    “董师兄你误会了,”苏楠笑着打圆场道:“昨儿晚上我们俩还被南石县那姓赵的局长这么说过,咱们徐师兄不是不想让你跟那姓赵的为伍吗。”

    董来了兴趣,上下打量了苏楠一眼道:“这是我们的小师妹?”

    苏楠道:“可不吗,徐师兄是我的师兄,你跟他又是同学,可不也是我师兄!”

    “呦呵!你也是a市警校毕业的?”

    “对,我大一的时候师兄正好毕业,不过因为新旧学生会的交接会我们就认识了,因为导师也同一个,所以有些学术上的问题我经常请教徐师兄。”

    “青梅竹马啊!”董一拍巴掌:“我说,你虽然是我小师妹,但你徐师兄可比我年龄大,等我叫你嫂子的时候,你可着劲占我便宜吧!”

    苏楠干咳一声道:“我已经结婚了。”

    董大惊:“什么时候的事!连喝喜酒都不叫一声?不厚道啊你们俩!”

    “董警官!”小林都看不下去了,赶紧解释道:“他们俩,不是两口子,求您不要再说了好吗,好尴尬的。”

    董似乎还有点不信,一双眼睛在两人的身上来回扫视,扫视完了就把徐子瑞拉一边去了:“怎么想的?嫂子不是去世多年来了吗!不把握机会连窝边草都没有了!”

    苏楠更尴尬了:“咳咳……我听得到……”

    董回头看她道:“你又是怎么想的啊?看着这么一事业型,上进型,超有型的青梅竹马不找,怎么想的啊!”

    苏楠继续尴尬:“看不出您还挺幽默的啊……”

    “也听八卦的!”小林补充。

    “我们要去调查事情的真相,该跟你说的我会在电话里跟你说,那一百五在那。”徐子瑞指指墙边的三箱梨:“我现在正式交接给你,等这边完事之后我会亲自去一趟你们省厅办理手续,做笔录。”

    董乐呵呵道:“不再聊一会八卦?”

    “我们没什么可聊的。”扔下一句话,徐子瑞就抄起床上的背包对他说道:“剩下的事情你解决吧,我们要趁他们还没有察觉之前去石岭看看。”

    “我说,你们仨昨晚不会就睡一个屋吧?这一张床上?”

    “董警官!”小林气到脸红,跺跺脚也懒的跟他啰嗦,背着包就追苏楠和徐子瑞去了。

    董跟他们挥手,摸着下巴笑的洋洋得意。

    三人下楼直接汽车站去了,坐车去石岭的直线距离并不远,但公路比较绕,绕几个村镇到石岭就得一个多小时。

    坐上乡村公交车,沿途的风景也相当不错,虽然算不上是山清水秀吧,但这几年的农村发展的也有模有样。

    路边绿化做的挺好,沿途都是一溜儿居民小楼,到某个镇上还能看到不少大型的超市和商场。

    小林拍了一路照片,通过镜头看到石岭两个字的时候她赶紧说道:“是不是到了啊?”

    苏楠趴在窗户上一看,这是一条三岔路口,路边竖着一大块石碑,而他们的公交车走的却不是那条路。

    “师傅!”她赶紧叫停:“不去石岭吗?”

    “你们要去石岭啊?在这里下车就行了。”司机师傅靠边把车停下。

    苏楠纳闷:“离石岭还有多远的距离?有公交车过去吗?”

    “不远,走个一二十分钟就到了,没车过去,那边路过不去,你们步行吧!”

    三人下车,车门关上,这辆笨重的大公交就沿着公路晃晃悠悠的向前开走了。

    徐子瑞把苏楠手上的包接了过去:“走吧,你要是觉得吃不消就先在哪里休息等我们。”

    “我还没那么娇弱呢,”苏楠带头向前走去:“不要用有色眼镜看人,男女平等。”

    小林有些担心:“楠姐,你昨晚不是不舒服吗?现在好些了?要走好长一段路呢。”

    “一二十分钟那叫路吗!平时跑步半小时我说什么了吗!”她不由火大。

    “可你现在情况特殊啊。”小林一脸担忧的看着她。

    苏楠摆摆手:“没那么多特殊情况,过去的广大劳动妇女还不怀孕不生孩子了啊?这事不准再提了,再提我跟你急。”

    小林赶紧点点头,表示明白。

    去往石岭的路本来也是一条水泥路,现在已经被变成四分五裂,轰然而过的双桥拉煤车告诉他们路之所以不平的答案。

    石岭大小煤矿百八十座,这些运煤车常年奔袭于这条道上再好的路也经不住这么倾轧,每当有车过去的时候就带起一片尘土飞扬。

    几个人戴上口罩,沿路向石岭走去,走了大约十分钟,就看到几根圆木横在路中间,路两边抱小板凳坐着的是几位上了年纪的老头老太太。

    看到苏楠他们过来了,也跟没事人一样嗑瓜子聊天,脚边放着热水瓶和塑料水杯。

    几个人的身上都落满了尘土,看来在路边坐了有段时间了。

    苏楠抬头看看脑袋顶上的大太阳,不由感慨了一句:“他们可真够敬业的。”

    “什么敬业?”小林不明所以:“他们是做什么工作的?清障工?”

    苏楠叹了口气刚要解释,前面就有一辆拉煤的拖拉机开了过来。

    几个本来还坐在路边看上去年纪一大把的老头老太太忽然蹦了起来,生龙活虎的往路中间冲。

    “碰瓷?!”小林大惊。

    苏楠幽幽说道:“比碰瓷还高明。”

    拖拉机在几棵圆木前停下,开拖拉机的司机一脸的黑煤色,用一块看不出本来颜色的毛巾擦把脸,探头看向那几位老头老太太道:“我说几位,我车小,一天来回好几趟呢!都给你们多少钱了!见好就收行不行啊!”

    老头老太太眼睛一瞪,双手叉腰:“谁让你车小!谁让你来回好几趟了?!别人收两百,收你一百五你还想怎么着!不行!”

    拖拉机司机不乐意了:“你们收我五十都多!还一百五!也好意思说!”

    “快掏钱掏钱,不给钱就不给过!”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