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百八十九章 穷山恶水多刁民
    “快掏钱掏钱,不给钱就不给过!”

    “你们厉害!我自己搬!”司机说着就要想下来搬木头,几位老头老太太干脆一屁股坐在地上,连城了一排,一副大义就死的豪气。

    “来啊!你搬啊!搬了也不给过!”

    “你有本事从我们身上压过去!”

    “对!把我们压死了可就不是几百块钱的事了!”

    拖拉机司机气急败坏,一边骂骂咧咧的一边掏出一百块钱扔在地上:“多了没有!我看咱谁能耗过谁!反正这是我自家的煤矿!我不着急运出去!我看看后面来车了你们怎么办!”

    几位老头老太太也算是识趣,捡起地上的钱就爬起来了:“过过过!今天算是给你个面子!明天没这么便宜了!什么人啊!连老头老太太都欺负!”

    言罢便身手矫健的将几根圆木抬到路边,拖拉机司机呸了一声唾沫星子,开着车轰隆隆的过去了。

    待车已过去,几位老人又把木头放回了原处。

    小林看傻眼了:“真是……真是穷山恶水多刁民啊……”

    徐子瑞道:“都说靠山吃山,靠水吃水,煤矿毕竟掌握在少数人的手里,大多数人还是要背井离乡出去打工,这些所谓的‘留守老人’就经常占路为王,收过往车辆的过路费。”

    “那政府也不管管?”

    苏楠摇头:“怎么管?管的了吗?都一把年纪了,稍微碰一下就这里疼哪里痒的,能拿他们怎么办呢。”

    “也是,为老不尊是咱们社会上最难解决的问题之一!你不能打不能骂,也不能批评教育!社会舆论对他们还不起作用,反正觉得破罐子破摔,索性就给社会添麻烦吧!”

    苏楠笑道:“看不出你一新青年觉悟还挺高的。”

    小林小声嘟囔道:“其实我们年轻人虽然口碑不好,但觉悟一直挺高的。”

    苏楠表示赞同的点头:“没错,咱们觉悟一直很高。”

    徐子瑞道:“你已经不是年轻人了。”

    苏楠作势要踹他,小林哈哈笑道:“徐队,您真不会聊天!当初是怎么追上晨晨妈妈的啊?”

    提起晨晨的妈妈,徐子瑞脸上隐现的笑容也慢慢消失:“去问他们一点情况。”

    苏楠一愣,随即看向那几位老人身后的小山坡,点点头走过去。

    “老人家,向你们打听个事儿。”

    几位老人本来也在偷偷打量他们,一看人过来了,纷纷如临大敌,一边摆手一边躲着他们,连说好几个不知道,不知道,不知道!

    “您几位在这可够辛苦的啊,大太阳也不回家吃饭?”苏楠说着从随身带着的背包里掏出几瓶娃哈哈出来,这本来是要带给村里小孩子的,现在用来哄老人也很不错。

    几位老人看到有不要钱的娃哈哈喝也都凑了过来,苏楠一人给了一瓶,他们也不舍得喝,揣口袋里必然是要带回去给小孩。

    既然收了娃哈哈,苏楠接下来的话题就好打开了。

    “不回去吃饭吗?不饿啊?”

    一位老太太从口袋里掏出半个饼:“捎着呢,回去太远了,走路太累!”

    苏楠了然点点头,干脆蹲下跟她攀谈道:“家里儿女都去外地打工了?”

    “都出去了!不在家!我们这些老不死回去也没意思!”

    “孙子呢?孙子也在外地?”

    “我孙子跟儿子媳妇儿去大城市了,”有个老头也跟着凑了过来:“别人家的孙子在镇上上学,住校。”

    小林道:“那挺好的,给你们减轻负担了,不然照顾孩子还得做好一日三餐。”

    老太太点头,见他们没有恶意这才笑眯眯的看着他们道:“你们打哪来啊?城里?”

    “我们从a市过来旅游的。”小林晃了晃手上的相机:“你们这边农村风景挺好看。”

    “呦,a市啊,大地方,我大侄子就在a市上班呢!一家人都在a市!”

    “你们这些城里人哪见过农村啊!你们城里整天雾霾!也看不到蓝天,到我们农村了可劲看看吧!”

    “就是,春天来还能看到油菜花,那一片片的,可好看了!”

    苏楠点点头:“那还真是来的不是时候啊,我来之前有人让我小心,说这地方经常发生山体滑坡呢,你们坐在山坡下面没事吗?这坡看上去有点陡啊!”

    “哈哈哈!”几位老人都笑的前仰后合,回头看看那山坡纷纷表示:“一看你们这些城里来的,没见过什么世面!也不懂这些!”

    “你以为好端端一座山就滑坡啊!哪那么容易!”

    苏楠蹙眉:“可这山看上去是似乎是为了铺公路挖出的一个垂直面,很陡的样子啊,真的不会滑坡吗?”

    徐子瑞解释道:“这山坡当初在修筑公路的时候做了加固,但如果风雨太大,滑坡的可能性也是有的,不过据我所知,本地的气候比较干燥,没什么大风雨,还从来没有发生过重大的山体滑坡事件,更何况这只是一个小山坡,你杞人忧天了。”

    “这样啊……那我就放心了,放心了。”苏楠拍拍胸口:“早先有外地的亲戚在旅游的时候遇到山体滑坡去世了,所以我一看到有山或者山坡就特担心!”

    “谁说没有啊,有的!”一位老太太信誓旦旦道:“我们这儿以前也有山体滑坡!大夏天,雷阵雨的时候,有的!”

    旁边的老爷子也一拍大腿想起来了:“也砸死过人呢!这都过去有些年头了!一对两口子!石岭矿上的,你们应该都听说过呀!”

    “别胡说,那俩人不是泥石流砸死的!当时把人挖出来的时候我还在旁边看的呢!”

    “我也听说了,身上好些伤,脸上还有大口子,看的人都说是刀割的!那家伙,这山上土块石头的,能把人砸出那么整齐的口子?”

    “怎么不可能!有树枝划的伤口也不一定!”

    “这都过去多少年了,也就那一起事故,后来大家出门就小心了,刮风下雨什么的尽量不走山路。”

    苏楠道:“当初这两口子是在哪座山遇到的泥石流?”

    老人指指他们来的方向:“就在那,就是这条路!你说巧不巧!”

    小林大惊,一把挽住苏楠的胳膊:“还真挺巧的……”

    “唉……”苏楠不由感慨:“遇到天灾**也是不能避免的,自己走了,留下家人跟着伤心,想念一辈子。”

    “可不是吗,这两口子走的时候家里还个儿子,就那么一个儿子。”

    没等苏楠问就有好事的老太太道:“那儿子呢?还好好的吗?现在多大啦?娶媳妇儿了吗?”

    “这就不知道了,石岭的!”老人家说完就指指拉煤车来的方向。

    又一辆拉煤车轰隆过来,他们赶紧起身过去,司机倒也痛快,立马甩出两百块钱,几个人就七手八脚的把原木搬走,等车过去又给搬回去,一天这么几趟下来,赚的倒也是辛苦钱了。

    苏楠道:“他们是石岭的,家里也有煤矿?”

    “有,挺大一矿,两口子在的时候规模还小,现在听说扩大了,挖了多少年了,还在采呢!”

    “他们的儿子接手的?”

    “这个我们知道,不是,是一个外地的大老板收购的!至于他们的儿子在不在那我们就不清楚了。”

    苏楠看了徐子瑞一眼,从对方的眼中也察觉出一丝疑惑,对几位老人说道:“你们也要小心,一把年纪了在外面风吹日晒的,儿女在外地也不放心啊。”

    “行行行,我们有数,唉,这人老了,不想给儿女增加负担,就寻思挣点!”

    “挣多挣少的,不给儿女添麻烦就行!”

    虽然这种拦路讹诈的行为很为人不齿,也涉嫌违法,但面对这些人还真让人无法狠下心来说狠话。

    苏楠索性也不再多说了,跟他们告别,几个人继续向石岭出发。

    苏琛的爸爸当年确实是干采煤的,没想到在自家的宅基地里发现了一座巨大的煤矿,当即就下矿开采了。

    他当时似乎能看得到未来,看得到家庭生活条件会得到很大改善。

    但是飞来横祸让这个家再也没有改善的可能了,只留下一个年少的儿子和一座财富宝库。

    石岭的居民大多都靠煤矿发家致富,坐拥大矿的所谓煤老板举家都搬到了外地。

    除了大矿,还有家庭式的作坊,以人力开采的小矿,每天开采量有限,通常攒到一定的数量才运输出去。

    他们一路走来就看到不少这样的作坊,因为开采设备老旧,安全问题也一直是一大隐患。

    好在石岭的镇政府离的并不远,他们直奔政府的办公大院,两座三层楼,也是像样的规模。

    进去就直接说明来意,马上有人去通知镇委书记,a市来的刑警,这可是头一回,没人敢怠慢。

    镇委书记是个四十出头的中年人,面色黝黑,穿着打扮也一副朴素的样子。

    一进门就和他们一一握手,把人请进了自己的办公室:“你们三位是a市来的?是为什么来的?是咱们这之前出现的矿井事故?”

    徐子瑞摇头:“不是,是为了十年前的一桩人命案。”

    书记一脸惊讶:“十年前?那可有些年头了,有什么需要我协助的?您尽管说。”

    “好,石岭十年前有一起山体滑坡导致的泥石流,有一对开煤矿的夫妻被砸死了,您有印象吗?”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