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百九十一章 男大十八变
    “苏琛小时候住在您身边?”

    “两家离的不远,我腿脚也好,他爸妈忙的时候我经常过去给他们做饭。”

    据说这位老太太已经快八十岁的高龄了,但看上去依然精神矍铄,一辈子操劳惯了的身板行动利索倒也非常结实。

    徐子瑞掏出一张苏琛的照片给她看:“您的孙子苏琛确实长这样吗?”

    老人家接过照片仔细看了看,离的近了有点模糊,又刻意拿远了一些,脸上带着踌躇的疑惑:“不大像,不过也有点像,可能这孩子长大就变样了,女大十八变,男大也十八变!哎呀,这在大城市就是好啊,白白净净的,也越长越俊了,跟电视上的人似的,他现在过的好不好啊?找对象了没?结婚了没?我整天这个惦记啊,就是联系不上……”

    言罢就落下泪来,她已经快八十了,有今年没明年的人,不知道什么时候才能把孙子等回来。

    “您跟我们说说苏琛吧。”徐子瑞道:“您的话对我们很重要。”

    老人家赶紧点头:“我这孙子是独生子,家里就他一个,打小都疼他,但他跟别人家的小孩不一样,不调皮不惹事,特别听话!”

    这一点苏楠倒是看出来了,苏琛虽然怕恶,但也不欺善,可能也是跟他所从事的那份工作有关。

    “后来他爸妈去不在了,对他打击挺大的,不过这事搁在谁身上打击都大,那时候他才考上县里的重点高中。唉,他学习好,打小就好,他爸妈都喜欢给他开家长会,脸上有光啊!学习这么好,考上重点高中,将来肯定能上个好大学!咱们都盼着他能上好大学!”

    苏楠忍不住插嘴道:“您不如说说,他父母的死都对他造成了哪些打击?”

    “唉,我那时候也都哭晕过好几次,不太清楚状况,就是听说啊,他不准法医把我闺女和女婿带走,说是有人杀的他们,不过人家法医也说了,带回去就是查查,有没有别人杀的可能!”

    “那查出来的结果呢?他杀的可能排除了吗?”

    老人摇摇头:“法医说了,就是死于泥石流的,你能怎么着?反正我这孙子不信,天天到处跑,还去县里上访,要县里重新调查这个案子,县里也给话了,说会好好调查,但也没查出个什么来。”

    徐子瑞蹙眉:“你们家,包括苏改革的家里,除了他之外都没怀疑过这个案子?”

    老人家忍不住又擦擦眼泪:“怀疑能怎么样?村里给丧葬费了,还给了补贴,给了生活费,安置费,等等一些费用,就算是别人杀的,要赔也就只能赔这些钱了!要我说,咱们农村人,都只想安安稳稳的过日子,多一事不如少一事,跟政府叫什么板啊。”

    “您这安安稳稳过日子的想法是我们所有人的想法,不光是农村老百姓!”苏楠蹙眉道:“但也不能就此就容忍犯罪,这是一种纵容行为,只会让罪犯变本加厉。”

    老人家面露难色:“我知道,知道……不过啊,这都过去那么多年了,你们又翻这些陈年旧事干什么啊?”

    “不瞒您说,我们也是想知道这些陈年旧事对苏琛现在有可能存在的犯罪行为是否起到什么影响。”

    老人家深深叹了口气,回忆起不愿回忆的过去:“我们当时也怀疑过,但是政府的工作做的到位,不光给了我们补贴,也跟了村上所有人封口费,这事就不了了之了。”

    “你女婿的矿是怎么回事?”

    “矿不是卖了吗?”

    “卖了多少钱?卖给谁了?”

    “听闺女说是外地来了一个大买主在他们县,他们那天就是过去看看,谁也没想到去看看就把矿给卖了,而且卖完回来就出事了。至于多少钱,我也不知道,那是他们家的事!但听他们村的人说钱都被苏改革的大哥给拿走了,没给孩子,我也没来得及问,孩子就出去打工了,当时一门心思也不在这上面,就是哭我那苦命的闺女!”

    言罢又从口袋里掏出块手绢擦眼泪,一哭起来就不可收拾了。

    徐子瑞往旁边站了站,示意苏楠上。

    苏楠也不擅长这个,对小林使了个眼色。

    小林只得身负重任的上前劝慰老人,好不容易把人劝好了又问了点其他问题,他们的任务基本完成。

    司机尽职尽责的将人送到能等到公交的公路边,坐上傍晚的车,他们结束了一天的忙碌,向县城赶去。

    离开几个小时的时间相信南石县已经不是他们昨天到达时的样子了,光是那十五万就够他们受的了。

    徐子瑞给他那个老同学打了个电话,汇报了一下今天的调查成果,关于十年前那个案件的疑点和阻碍。

    虽然是为了苏琛过来的,但是收获不小,而且他们都觉得,a市案子和十年前的泥石流时间有着千丝万缕的关系。

    至于有什么关系可能还要等董的调查结果,到时候可能所有的问题都能迎刃而解。

    回去的火车上,苏楠已经能从听筒里感受到方锦程的怒火要喷薄而出了。

    昨天只说了今天就回去,但毕竟没说几点回去,再怎么晚也没想到她会在晚上回来,那到a市不都午夜之后了吗!

    苏楠好言好语的将人哄好,在终于劝服他不要等自己后,才挂断了电话。

    小林抱着酸奶吸溜着吸管看向对面坐着的苏楠:“咱方少生气了啊?”

    苏楠点点头:“就是不放心,这么大个人了,有什么可不放心的啊。”

    坐在旁边的徐子瑞不冷不热道:“他当然不放心,不然查什么岗。”

    “师兄,锦程是不放心我的安全,你想什么呢。”

    “安全只是个幌子。”

    苏楠无奈摊手:“好吧,你说什么就是什么好了,我保持沉默。”

    徐子瑞没再说话,过了一会起身离开,出去很长时间也没回来。

    小林探头探脑的去看:“咱们徐队去哪了?”

    “厕所吧。”苏楠靠着沙发,回答的有气无力,奔波了这几天已经让她精疲力尽。

    小林把桌上的零食往苏楠面前推了推:“楠姐,吃点东西吧。”

    “没什么胃口。”

    “想吐吗?”

    额……苏楠这才意识到自己已经怀孕了,虽说不吃不喝对自己没什么影响,但万一影响孩子发育怎么办。

    思及此处便拆开一个夹心蒸蛋糕吃了起来,小林见状又赶紧给酸奶瓶子插上吸管:“楠姐,喝酸奶。”

    “嗯嗯。”

    火车轰隆隆的在向前行驶,车厢内男女老少都有,来自五湖四海,奔着不同的目的地。

    正是晚饭时间,车厢内充斥着各种味道,其中以泡面的味道最冲。

    他们没买到卧铺票,三个人只能在硬座上将就一晚上了。

    苏楠吃了两个蒸蛋糕已经吃不下了,确实也没什么胃口。

    不一会赵子瑞回来,身边还带着一位列车员。

    “您就是苏楠女士吧?”列车员过来先跟苏楠笑着打招呼,她莫名其妙的点点头。

    “这位先生为您购买了一张卧铺票,请您跟我来。”

    “啊?”苏楠一愣:“不是卧铺票卖完了吗?”

    “临时有乘客没有上车。”

    “只有一个卧铺吗?”苏楠急了:“这位姑娘和这位先生的卧铺能给安排出来吗?”

    “不好意思哦,现在还不能给安排。如果后面陆续有空着的床铺我们会在广播上通知大家,请您耐心等待广播。”

    “楠姐,不用管我们,您现在可是孕妇啊,看不出徐队还挺体贴人的。”小林说着就赶紧帮苏楠把包拎了起来,上火车之前买的零食也都塞她包里。

    徐子瑞道:“我送你过去吧,不要吃太多零食,容易睡不着。”

    苏楠点点:“那我过去了,你们要是想睡觉到我那边,咱们换一下。”

    “楠姐你可真是,还当自己跟以前一样啊,你现在是孕妇,孕妇,要特殊对待。”

    苏楠赶紧示意她噤声:“好好,知道了,你别嚷嚷影响别人休息。”

    接了包,嘱咐了他们两句,跟着列车员就往卧铺车厢去了。

    压抑的车厢内充斥着不流通的空气和各种味道,扑面而来的味道让人有点头晕脑胀。

    她所在的车厢有上中下六张单人铺,列车员跟下铺的一位乘客协调了一下,让他换到上铺,让苏楠这个孕妇换到下铺休息。

    忙了一天的她终于能躺下了,一躺下就觉得脑袋更晕了,闭上眼就好像躺在水面上转圈一样。

    转啊转,转啊转,不知转了多久,终于被人唤醒。

    “楠姐,楠姐?”

    苏楠迷迷糊糊的醒来,看到小林正紧张的站在她面前,手上端着一杯红糖水,小心翼翼的用手摸摸苏楠的额头:“楠姐,你还好吗?”

    “你来啦,”苏楠打了个呵欠,注意到有的床铺的乘客已经下车了。

    小林道:“楠姐,有没有哪里不舒服?我让列车员找医生过来看看。”

    “没什么不舒服啊……”苏楠撒谎了,她刚睁眼的时候还觉得眼前有点发黑。

    小林又赶紧搀扶她坐起来:“喝点水吧,连放了红糖,趁热喝。”

    “好,到哪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