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百九十六章 白莲花和朱砂痣
    方锦程纳闷:“什么乌鸡汤?”

    “上次芬姨让你带给我的乌鸡汤。”

    大男孩的眼神一瞬间有点躲闪,苏楠也跟着挑眉:“怎么,别说你不知道,”

    “哦,那次啊,你不是出差了吗,我喝了。”

    苏楠笑眯眯道:“你中午就知道我出差了?”

    她记得清清楚楚,晚上给她才开诚布公的说出差去了,中午两个人无论是在微信里,还是电话里,他提都没提要送乌鸡汤的事。

    如果他是想给自己一个惊喜,把乌鸡汤送到市局,那只要一打听就知道她已经出差去了。

    照方锦程这二世祖的脾气,肯定第一时间把电话打过来了。

    所以经过她的推理,这小子拿汤的时候就没打算给她喝,而且还刻意瞒着她,不让她知道他已经回过家而且还拿了乌鸡汤。

    “我自己喝了。”他答的坦然磊落:“就许孩他妈喝,不许孩他爸喝?我也出力不少好不好。”

    苏楠面带微笑看着他:“没说不许你喝,但你觉得我会信吗?”

    虽然是看似无懈可击的答案,但却漏洞百出,一个张口闭口疼老婆,恨不得整天跟她黏在一块的男人,怎么可能把准备给老婆补身体的乌鸡汤喝了个干净还不让她知道?

    更何况,以他生来大男子主义的性格来看,他还真就认为,乌鸡汤只能给女人喝,男人不应该喝!

    “你要是想喝,咱让芬姨再做,为了碗汤,你跟我生气,这不值当的。”

    “少在这里给我转移话题,那汤到底哪去了,你心里清楚。”

    揽住媳妇儿的肩膀,他垂眸问道:“你在审犯人?”

    “方锦程,喝碗汤,不具备任何犯罪违法的条件,我不审你,你自己到底做了什么事情,你心里清楚。”

    “我清楚,我清清楚楚的知道我爱你,我没做任何对不起你的事,也没打算欺骗你,你不用胡思乱想。”

    言罢在她额头亲了口,无限心疼的将人拢入怀中。

    苏楠心中觉得委屈,但却又有些无可奈何暗自懊恼。

    曾几何时她的喜怒哀乐竟然全都和身边这个男人息息相关了,自从结婚之后,自己的生活重心总是不自觉的向他偏移,告诉自己好几次,爱情并不是人生的全部,没想到最好还是被他牵着鼻子走。

    “舅舅!舅妈!”一诺站在客厅外面冲他二人叫道:“外婆叫你们吃饭!”

    粉雕玉琢的小丫头有着一双明晃晃的黑眼睛,扎着两个小马尾一晃一晃的分外可爱。

    方锦程做了一个请的手势,苏楠没理他,他干脆直截了当把人抱在了怀中。

    “放我下来!”苏楠急了。

    他却不给她挣扎的机会,直接把人抱餐厅去了。

    小一诺用手捂着一只眼睛,一边往餐厅跑一边咯咯笑。

    方锦程在后面不停叫她:“慢点,慢点,别摔着。”

    方太太已经把餐具和饭菜都摆好了,看到儿子抱着一脸通红的儿媳妇进来也是笑的眉眼弯弯:“吃饭吧,饿坏了吧?”

    苏楠涨了个大红脸,被放在椅子上,摸水杯赶紧喝了一口:“不饿,不饿。”

    始作俑者却好像没事人一样:“太轻了,饭菜多吃点,下午不出去吧,我给你送水果去。”

    苏楠没鸟他,后者却不依不饶的问:“听到没有?多吃点饭!”

    “听到了!”

    方太太笑呵呵道:“最近工作忙吗?就算忙也要适当休息,一天天热了,平时最好不要出去出警,相信市局的领导应该能谅解。”

    苏楠点头:“嗯,现在有什么事情都不用我去了,我只坐在办公室就行了。”

    “那就好、”方太太又苦口婆心的叮嘱:“还有啊,天气热了空调尽量不要开,多多开窗通风,尤其车上的空调,也不要开。”

    “知道了妈,您这更年期的女人可真啰嗦。”

    “怎么跟妈说话呢!”苏楠怒了:“妈说的都是好事,你都给我记住了!”

    方锦程赶紧又一脸讨好的亲了媳妇儿一口:“我记,我记,我全都记住了!都能默写出来了。”

    芬姐从厨房出来笑的合不拢嘴:“咱们这小少爷啊可被苏警官给治的服服的了,那以前在整个院里可没人敢惹的主儿,好在后来有个萧婷管了两年,萧婷调走了就又开始无法无天了。”

    “是啊,我和你爸没别的愿望,就盼着哪天谁能管住你了你这脾性,本以为还要等几年,没想到这缘分说来就来了。”

    苏楠就是他的缘分,苏楠知道,他也是自己的缘分。

    只不过一想到这个二世祖在被自己收服之前已经拜倒在萧婷的军裤之下过,她心里就憋的难受。

    过去的种种都翻篇儿了,因为她知道哪些个所谓跟他谈过情说过爱的小姑娘不足为虑,谁年轻的时候没有过风流韵事呢。

    只不过他的风流韵事稍微多了点,但这种家庭环境加之周围的交友环境,注定他有一颗浪荡不羁爱自由的心。别人有的你没有,别人玩的你不玩,那多low。

    现在结婚了,收心了,却又冒出一个萧婷。

    苏楠知道,萧婷跟那些人不一样,那是他的初恋,是他真正喜欢过的人,在他心中要么就是心尖上的白莲花,要么就是胸口上的朱砂痣,舍弃不了,也忘不了。

    而这个曾经的初恋每天跟他坐在同一个办公室里,抬头不见低头见,常常还以老大姐的身份自居,出口动辄就是‘我最了解你’,‘我就知道’‘你小时候怎么怎么样,现在跟以前一样’。

    这让苏楠心里不痛快,好像自己要采的花被人捷足先登,闻闻花香不算,还要摸摸亲亲,没事还得过来浇浇水施施肥。

    扭头看了一眼殷勤给自己盛饭的男人,那一脸人畜无害的笑让他整个人散发出充满男性魅力的荷尔蒙,苏楠看着不爽,想把米饭糊他脸上。

    下午回到警局提审了苏琛,拘留了几天的苏琛仍然像第一天进看守所的时候一样,整个人收拾的精神焕发。

    头发梳的一丝不苟,胡子也刮的干干净净,洗完脸还涂上了看守所里脸颊的护肤霜。

    和其他进来的人不同,除了穿着相同的看守所马甲,完全看不出他已经是个被拘留了好几天的人。

    苏琛冲苏楠微微一笑,一双眼睛微微发亮:“苏警官。”

    苏楠点点头:“坐吧,简单问你几个问题。”

    “嗯,您问。”他点点头,在椅子上坐下。

    苏楠道:“首先,能不能告诉我们,当年你父母离世的真相?”

    坐在椅子上的苏琛有些怅然,微微抿唇没有说话。

    徐子瑞用手上的笔敲敲桌子:“你最好实话实话,也不用有任何顾虑,我们之所以这么问你自然是掌握了一定的真相。”

    苏晨点点头,低声答道:“我知道,你们既然知道真相就一定认定宋亚飞的爸妈是我杀的,我说什么就都没用了。”

    苏楠忍不住坐直了身体:“放心,我们办案不仅要讲究作案动机,也要有事实根据,没有确凿的证据证明人是你杀的,你的罪名就不会成立。”

    “人真的不是我杀的,虽然五谷养生餐是我送的,但这份礼物在被他吃下去之前接触过很多人。而且这份营养餐还不是我在超市买的,真的是露娜姐给的。”

    “你怀疑是病毒在露娜手上?是她投放的?”徐子瑞问他,目光如电。

    苏琛赶紧摇头:“警官,您不能这么问我,这不是在钓鱼执法吗?我只能说东西虽然是露娜姐给我的,但也接触过很多人,在送到露娜姐跟前的时候肯定也接触过很多人。”

    苏楠与徐子瑞对视一眼,他确实是一个心思缜密的人。

    “说说你父母的事情吧。”苏楠继续刚才的话题:“放心,你的这次指控我们会当成两类事件来办理。”

    苏琛坐在那里,表情有些局促不,他看着苏楠半晌,终于鼓起勇气说道:“苏警官,我在你眼中,就那么像杀人犯?”

    苏楠忍不住想要翻白眼了,这要在过去,她就直接拍桌子了,问你什么你就答什么!丫的废话挺多啊!

    但是今时不同往日,她告诉自己,要淡定,淡定再淡定。

    “是不是杀人犯我们说了不算,你现在只是嫌疑人。”

    徐子瑞却没那么好的脾气:“不要转移话题,问你什么你答什么!说说你对你父母死亡一案的看法,实话告诉你,你们省厅公安局已经介入了这件事,如果你父母真的死于他杀,你的言论将作为有力证词,以方便将犯人绳之以法。”

    苏琛发出一声短促的冷笑,眼神之中似带着鄙夷和不屑。

    苏楠终于忍不住拍桌子了:“说话!什么态度!”

    “真的能绳之以法吗?都十年了,咱们国家还有足以让我相信的律法?”

    “天网恢恢疏而不漏!”苏楠道:“不管是过去还是现在,你都还没有尝试用法律的手段解决过,怎么就不相信了?”

    “执法者犯法,我还能信谁?”

    “你还能信我,信我们。”

    苏琛抬眸看向苏楠,她的眼睛黑白分明,坚毅之中不乏锋锐,令人躲无可躲,似乎被她看的时间长了,不用她问也能把所有的事情交代清楚。

    “好吧,不管你们信不信,不管正义能不能得到伸张,我都说。”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