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百九十七章 死于非命
    “好吧,不管你们信不信,不管正义能不能得到伸张,我都说。”

    苏楠不由坐直了身体,已经做好了聆听的准备。

    苏琛抿了抿嘴唇,虽然这几天在拘留所里他也非常注意自己的仪容仪表,但是干裂的嘴唇已经出卖了他的本质生活。

    苏楠想注意观察,仔细看看他是否有在脸上动过刀子,但现在的整容技术日益精湛,不是专业的人已经看不出来了。

    “你说不说?”徐子瑞等了半晌已经开始有些不耐烦了。

    苏楠轻轻碰了他一下,示意他不要去打扰苏琛的思路,毕竟已经过去十年之久,有些记忆已经很难找回了。

    “我家是南石县石岭镇的,一个普通的家庭,独生子女,爸妈十年前死于非命。我有时候在想,如果他们当初没有去世,我也就不会离开那个地方,也许会跟他们一样在煤矿工作,又或者背井离乡外出打工,成为搬砖工地上的一员。”

    “你说父母死于非命,有什么证据?”徐子瑞对他的感慨并不在意,他更关心重点。

    苏琛摇摇头:“我那时候没有证据,只能单凭他们的伤口来判断。”

    “只有你注意到了伤口的不寻常?还是说别人也都注意到了?”

    “应该很多人都注意到了,把他们清理出来的时候很多人都在现场,我听到有人说伤太多,血流的太多了,才去注意看了一下。”

    那个年纪的他,在面临亲人离世的噩耗的同时还能细心的去观察伤口,足以见得他那时的心理承受力就很不一般。

    只听他又继续说道:“我妈,脖子的动脉是被利器划破的,身上还有其他伤口我都看不清,但脖子上的伤最明显。我爸的伤反而更多一些,我猜想可能是他和凶手搏斗的时候受的伤,但也没能摆脱被刺进心口的结果。”

    苏琛戴着手铐的手慢慢的捂住了脸,他不想回忆,也不愿回忆,却不得不去回忆。

    苏楠知道自己的行为可能有些残忍了,但她别无选择,要想找到真相就好像揭开已经结痂的伤疤,连血带肉。

    “你详细说一下事情的来龙去脉,以及你的想法。”

    苏琛又缓缓说道:“我家有块宅基地,当初是我爸买下来准备给我结婚盖房子用的,离我们村子比较远,也离各家的小煤矿比较远,我爸可能是想让我以后住的远一点摆脱在煤矿做工的命运。后来宅基地发现了煤矿,自家打洞开采了一段时间发现里面的煤矿资源非常丰富。当然这些我都是后来才知道的,只知道自从发现了那个煤矿之后家里就没有安生过。”

    苏楠是在笔记本上记录下他说的话:“怎么了?有人找你们麻烦?”

    “也算不上是麻烦吧,就是有人过来,一批又一批,进进出出,我爸妈也整天愁眉苦脸,后来有一天跟我说,打算把煤矿卖了,问问我的意见。”

    苏琛低着头坐在那里,低声叙说:“我当时已经十五岁了,上高中了,我爸说,现在还不知道这个矿到底多大,能开多少年。如果将来这个矿自己开采,我们一家可能会遭遇政府的为难,也会有很多麻烦,开的不顺利。”

    苏楠道:“政府的麻烦?你爸原话是这么说的?”

    苏琛点头:“我当时已经不小了,差不多也可以猜得出来,那段时间经常进出我家的也确实都是政府的人。”

    “有你认识的,能叫得出名字或者职位的吗?”

    苏琛点头:“宋明,当时在我们市政府工作,我不知道他的职位是什么。”

    徐子瑞目光如电的看着他,没好气的冷哼一声。

    苏楠知道他是怎么想的,当时的苏琛就只认识宋明,所以在他父母死后他很容易把所有罪责都归咎于宋明夫妇俩的身上。

    “你们是不是又要怀疑我是杀死宋明夫妇俩的凶手了?”苏琛发出一声苦笑:“正因为我曾经体会过失去父母的痛,所以我更不愿意让别人也体会,更何况那个人是亚飞,我曾经的女朋友。”

    苏楠笑道:“这么快就变成曾经了啊,宋亚飞这会儿还在为你据理力争呢,她不相信你是凶手。”

    “亚飞知道我的为人,当然不会相信。”苏琛看向苏楠:“苏警官,我一直很欣赏您,如果这次我能洗脱冤屈,我一定再向您表白一次。”

    “咳咳!”徐子瑞重重的咳了一声,看他的眼神很不善:“苏警官已经结婚了,这件事不许再提了,说你自己的事!”

    苏琛又有些不甘心的点点头:“好……我说哪了?”

    “你爸找你谈话!”徐子瑞已经快对他没有耐心了。

    “对,我爸的意思无非就是两个,要么卖掉煤矿,避免麻烦,要么留着煤矿自己开采。如果是前者就是一本万利的事情,如果是后者,可能就得遇到重重阻碍。我说了,我是我们家独生子,所以我爸什么事都要以我为出发点,为我考虑。如果保住煤矿那也是留给我的。我当时想也没想,就直接同意卖掉煤矿……”

    苏楠对他们畏惧政府的心理当然表示理解,更何况一个小小的家庭要扶持一个巨大的开采工程几乎是不可完成任务,除非政府帮忙,搞合作开采。

    “他们要去市里谈卖煤矿的事情,晚上回来的时候下雨了,我记得那场雨,那场风虽然大,但也没到山体滑坡的程度。”

    “到没到山体滑坡的程度你说了算?”徐子瑞反问他。

    苏琛赶紧说道:“早些时间有过一次更大的风雨天气,院子里柿子树都被刮断了,许多人家的瓦片都被刮飞了。那场雨下了两天,后来雨停了也没听说哪里有发生过山体滑坡。”

    苏楠点头:“我们虽然不是专业的地质专家,但在你们当地的山坡丘陵考察过,山石居多,不容易引起山体滑坡。”

    “所以,当我听说他们死于山体滑坡,我根本不相信,然而下了一晚上的雨,就算有人为痕迹也都被破坏看不出来了。后来发现了他们的尸体,从伤口来看,我更加可以肯定,他们是死于非命!”

    苏楠伸呼吸一口气,在笔记本上飞快的做着记录:“你再跟我们说说当时的政府在做什么,派出所有没有立案?”

    “政府?”他发出一身短促的苦笑,似在讥嘲。

    “政府当然是在忙着慰问我们家,连我们家亲戚都不放过,当天在现场的每个人还拿了封口费。”

    “这些……”苏楠道:“这些你都还有证据吗?”

    “证据没有了,但当时的老百姓可以作证,虽然不能证明是他杀,但是封口费是真的!至于派出所,把我父母带走之后就禁止我去看,后来,火化了,再后来,我就报案,就起诉,我说的什么他们都不信,不管是法院还是派出所,都以我的理由不充分,手续不充足把我赶走了。”

    这其中欺善怕恶的意味非常明显,不过当时的法医也还算有点良心,没有胡言乱语,而是实事求是的记录了尸检报告,上面无数被利器所导致的伤口也都细心的拍了出来。

    法医的尸检报告既然没有作假,自然不能让苏琛看到,所以他们选择了封存,隐瞒。

    最后的结果肯定是不了了之,苏琛背井离乡走上了打工的道路。

    不过这个案件还有一个关键:“关于你父母卖的煤矿,钱款你收到了没”

    他摇摇头:“他们就是想傲白拿一座煤矿,没有一分钱,不,给了,那就是封口费。”

    言罢先自嘲的苦笑出声。

    苏楠道:“这个你有证据吗?”

    “我也没有,我猜的,难道事实不是这样?”

    “事实的真相还在调查,目前没有定论。你知道是谁买了煤矿?”

    苏琛道:“这已经不重要了,我记得卖煤矿的合同上是一位很有名的大老板的名字,我记不清了,我也没打算记,因为我几乎可以肯定,这个分只是个傀儡,他背后有别人操控这一切。”

    “不简单啊你,这都能猜得到。”

    苏琛道:“我当时还见过那个老板,他跟我说我父母拿了钱就走了,也有可能是路上被人见财起意,所以遭了埋伏。我爸妈如果真的拿了钱也会在第一时间存起来,他们虽然是农村人,但这点的心眼还是有的。不过,就算有点心眼又能怎样,还是玩不过这些权势滔天的人。”

    徐子瑞道:“你怀疑背后的人是宋明,这就是你杀死宋明的理由?”

    苏琛蹙眉,有些不客气道:“徐警官,我再次申明,宋明两口子真的不是我杀的。”

    “他们在你心目中有可能就是十年前杀害你父母的凶手,你却在和他们的女儿谈恋爱,这一切也太巧了吧?”

    “我如果说真的是巧合,你们肯定不信,但这世上就真的有这么巧的事情我也没办法,需要我再说一遍我和亚飞认识的过程吗?”

    苏楠伸了个懒腰摇摇头:“不需要了,这边有记录,你今天交代的这些让你嫌疑更重,我们还得收押你一段时间。”

    苏琛无所谓的摇摇头:“你们是执法者,我配合。”

    徐子瑞对旁边的警察吩咐:“把人待下去吧,看好。”

    苏楠看了看手腕上的表,时间不早了,她可没忘记一会还得部署晚上对露娜的批捕工作。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