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百九十八章 质疑
    下班之前苏楠又在徐子瑞办公室的门口磨蹭了一会,看到众人进进出出忙的不亦乐乎,一颗心也是跃跃欲试。

    苏琛出门的时候看了她一眼,正了正制服和帽子:“你快回去吧,不然那小子又要找麻烦,我倒是不怕他找麻烦,影响别人的工作就不好了。”

    苏楠点点头,忍不住又多了一句嘴:“我听锦程说露娜在a市背后有很强大的势力,也不知是潘英还是潘杰,你们逮捕的时候小心一点,千万不要让她逃脱了,最好多布置几条路线。”

    徐子瑞看着她点点头:“知道了,已经安排了。”

    有些不放心的苏楠欲言又止,不过一想到师兄也不是省油的灯,曾经参与过那么多大小案件,必然已经是成竹在胸了,便也不好多想:“师兄你也小心,我先撤了。”

    “嗯,明天见。”

    苏楠点点头离开,这件事无法直接参与,但她不放心,所以本来打算留在办公室等结果。

    不过就师父所说,你在这里等结果也是等,回家等也是等,难不成结果还会有什么变化?

    方锦程已经在市局门口等半天了,苏楠坐上来后先给她扣上了安全带,继而乐呵呵的说道:“你肯定想不到,那宋明夫妇俩如果不死得判个多少年。”

    苏楠虽然负责的是刑事案件,但大概参与过宋家贪污受贿的取证调查,如果算上指使行凶这条罪,判个三十年不成问题。

    “三十年?”

    方锦程摇摇头:“无期徒刑,他们贪污受贿的数额就目前的统计来看已经上亿了。”

    苏楠忍不住倒抽一口冷气,难怪他们两口子在网上的风评不好,还有人专门在贴吧骂他们,甚至扬言要杀了他们。

    “你那边进展怎么样?”方锦程扭头看她:“那个所谓的嫌疑犯已经招了吗?”

    苏楠摇头,一边捏捏脖子:“怎么可能这么容易招,而且现在他的嫌疑也只是我们的怀疑,没有确凿的证据证明他就是凶手。”

    “怎么了?不舒服?”

    “脖子有点僵硬,可能今天审讯坐的时间太长了。”

    方锦程不无担心的看了她一眼,也没心思说笑了:“回去我给你揉揉。”

    苏楠隔空给他啵了一个:“有老公真好。”

    老公两个字正得他心,听的他心花怒放。

    晚上还是回的军区大院,方太太本来想让他们请个家政阿姨照顾二人的一日三餐饮食起居,但是两人的职业和身份都有点特殊,这样做未免有点太高调了,所以就特意叮嘱他们,什么时候有空了随时来家里吃饭。

    以前可以随便对付,现在家里多了个孕妇,苏楠的手艺自然是不必说了,方锦程的手艺虽然好点,但也是现学现卖,都不是省心的主儿。

    方家门口停着方静秋的车,苏楠进门之后就跟她打招呼:“大姐,这么早下班?”

    方静秋正在陪女儿玩小火车,纵然她是坐在地上的,那份沉静从容的气质也让人肃然起敬。

    “不是我下班早,是你们太晚了。”

    女儿一诺看到他们来了立马兴奋的抓起手上的玩具奔着方锦程来了:“舅舅!舅舅!妈咪给我买的新玩具!”

    “呦,不容易啊,都同意你玩玩具了!”方锦程一把把小丫头抱起来,陪她去玩玩具。

    苏楠则和方静秋进了客厅,她将文件包放在桌上伸了个懒腰:“局里最近事情比较多,回来比较晚,对了大姐,姐夫没有跟你一起回来?”

    方静秋苦笑出声:“你知道他的,能不来就不来,他跟这个家关系一直不太好。”

    “嗯……”苏楠一时不知该怎么往下接:“没关系,姐夫对你好就行了,也不会和父母住。”

    方静秋莞尔:“对了,我给你带了一套化妆品,没有化学添加,适合孕妇用,上次我给你的防晒霜和其他护肤品就不要再用了。”

    说着从包里拿出一套包装简约的护肤,看上去倒真像是没有添加剂的样子,毕竟包装也不那么花里胡哨。

    苏楠接过道谢:“我以前很少护肤,一是没时间,二是自己也不会。”

    “女人应该注意保养自己,不然年龄大了后悔就来不及了。”

    苏楠重重点点头,看到方静秋比自己大几岁,却依然年轻依旧不禁有些艳羡,真希望自己到他这个年龄的时候既有岁月留下的修养,也有不曾衰老的青春。

    “对了楠楠,我听说前段时间差点流产,是怎么回事啊?”

    “也不是什么大事,没有说的那么严重,就是出差一段时间,累着了。”

    方静秋点点头,不无担心道:“我当初怀着一诺的时候也是差点流产,后来你姐夫就不让我操心任何工作方面的事情,我在家里安心养胎,生了孩子才重新投入到工作岗位。”

    苏楠知道她什么意思,也是在旁敲侧击的让她一个已婚女人应该以家庭和孩子为重。

    但她的工作性质不一样,尤其是她才调任市局,正是发展的大好机会,就这么请一年的产假,于公于私都不合理。

    “放心吧姐,我心里有数,这样的事情不会再发生了。”

    “那就好。”方静秋点点头,将倒好的开水放到苏楠面前:“小心烫,我去看看妈需不需要帮忙。”

    苏楠端着水杯吹了吹,略有些局促的叫住她:“大姐,有件事我想问问您。”

    方静秋回头,目光温和的看着她:“什么事?”

    就是这样的眼神,让她愈发手足无措,本来到了嘴边的话却说不出来了。

    最后还是鼓起勇气问道:“大姐,你最近有没有看新闻?”

    “嗯……偶尔看,好像市政府的两位官员遇害,这个案子还是你负责的吧?今天也在忙这件事吧?要注意劳逸结合。”

    要说的话又败在了她的温柔之下,局促不安的点点头:“大姐,新闻上最近有些人在搞游行,还跟警察发生冲突事件,你有听说过吗?”

    “哦,这件事也听说过,怎么了?”

    “他们好像是因为一批药品吧……我听说那批进口药的生产厂商是我们国内的嘉航集团……当然!我不知道是真还是假,所以跟您核实一下……”

    她有什么资格去质问和指责一位身价数亿的上市公司董事?就算不看这些外在的因素,在这个家里,她是年长的大姑姐,对她一直照顾有加,她则是刚过门的媳妇儿,闲事未免管的太宽。

    但她还有个身份就是警察,作为一个警察,没理由看到涉嫌犯罪的案件不去管不去问。

    方静秋抬手将发丝掖在耳后,短促一笑,脸上温和的表情却没有什么太大的变化:“楠楠,这些子虚乌有的事情你听谁说的?”

    她欲言又止,这是李川告诉她的,李川说的,再加上她之前不消停偷听到的,只需要做一点简单的联想就能明白这意味着什么。

    “子虚乌有?大姐,你真的和生产这些药的厂商没有关系?”

    方静秋笑道:“放心吧楠楠,我们虽然也做药品生意,但厂房都在国内,而且多以常用药为主,通过各种形式的质量检验,在合格之后才投入市场。”

    这是在刻意转移话题,她既然回避刚才的问题,就代表她真的有什么猫腻了。

    她在想,自己要不要实话实说,说她已经知道了,并且希望大姐能就此收手。

    但她最终还是选择了委婉的说辞:“我也是听同事说的,他们出警维护秩序的时候听抗议的人说的。”

    “楠楠,有些事情说的并不一定就是真相,听的也不一定就是真的,除非自己亲眼所见证据确凿,你是警察,你应该比我更清楚。”

    苏楠被堵住了,悻悻闭嘴:“嗯,您说的也是。”

    “好了,我去看看饭做好了没有,饿坏了吧?”方静秋笑起来的时候眉眼弯弯分外好看。

    “啊?还好还好,不怎么饿。”

    “你不饿可饿坏了我的大侄儿,吃点水果先。”

    苏楠脸腾的一红,下意识的摸了摸肚子,作为一个孕妇,难道以后要吃两个人的饭?体重不还蹭蹭蹭往上涨啊!

    方静秋离开没一会就听芬姨站在餐厅门口叫他们:“锦程,少奶奶,吃饭了。”

    外面方锦程问道:“我说芬姨,今儿又做什么好吃的了?怎么这么香啊,手艺见长!”

    “随便做了几个,反正我整天在家也没什么事,就琢磨吃了!呵呵,太太可说了,以后咱们专门负责少奶奶的饮食!”

    方静秋忍不住笑道:“现在有考这方面知识的证书,你倒是可以考一个的芬姨。”

    芬姨笑呵呵道:“能行吗?我大字不认识几个,要不然我真想去学学!”

    苏楠出了客厅赶紧叫道:“打住,您老人家就不要折腾了,您做什么我都吃,哪有那么娇贵啊!以前吃糠咽菜还不生孩子了?现在条件多好,吃饱就行了!”

    “听听!多好一媳妇儿!”方锦程都快给自家媳妇儿拍巴掌了:“芬姨,少奶奶发话了,您做什么她都吃!可千万不要天天琢磨这个了!”

    芬姨乐呵呵的点头:“好好好,快进来吃饭吧,多吃点,都吃光了啊!”

    招呼着众人进餐厅吃饭,方锦程趁机揽住苏楠的腰身吧嗒了一口:“虽说做什么吃什么,但只要你想吃的,芬姨肯定能给你做出来!”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