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百章 插手
    “楠楠现在怀孕了,千万小心一点,不要太过分了。”

    “放心吧妈,我现在都把她捧在手心,不敢过分。”

    苏楠纳闷:“过分什么?”

    挽着媳妇儿上楼,低头在她耳边说道:“怕我折腾你呢。”

    明白他们在说什么,苏楠的脸腾的一下红了,连带耳朵都通红一片,扯着方锦程就进屋里去了。

    “说吧,刚才你在跟谁打电话?你怎么知道师兄今晚不会给我电话了?”

    方锦程从口袋里把手机掏出来递给苏楠:“你自己看。”

    翻到来电记录,最上面的是大王八打的,下面还有几个竟然是苏苏的电话号码。

    苏苏找方锦程什么事暂且不说,现在她起码可以确定刚才的电话却是不是徐子瑞打过来的了。

    “王向中打的?他找你什么事?”

    “大王八把你们今晚要抓的人逮住了,你说什么事,跟你邀功呢。”

    苏楠一愣,看到方锦程那得意洋洋的表情不禁蹙紧眉心,一把将手机拍在他的胸口上:“邀功?你们这不是添乱吗!我师兄去抓人这件事本来是我告诉你的,你是不是想让他抓不住人担责任?我告诉你,最后担责任的只能是我!”

    方锦程赶紧接了手机好声好气的哄她:“媳妇儿,我真不是这意思,大王八也不是这意思,谁要跟他抢功劳了,纯粹是怕人跑了!”

    “你不用说了!幼不幼稚!这么大一人了,还玩这种背后的心机!我和他之前虽然发生了不愉快的事情,但那是私人恩怨,能不能不要拿这种案情的关键当儿戏?!”

    抱住要暴走的媳妇儿,方锦程赶紧解释:“露娜没去小巨蛋,她得到风声跑了!大王八的人是在半道儿上把人截下来的!”

    苏楠一愣,很快理清思路:“风声?谁泄露的风声?是不是你?”

    立马举手投降以示清白:“我可没有啊,我就跟大王八说去堵人,没说你们要抓人。”

    “不对,早先师兄就派人盯上了露娜,这些人没发现露娜要逃?你们在哪里抓的她?什么时候抓住的?”

    方锦程把人拉到床边伺候她坐下:“来,你先坐,听我慢慢说,甭着急,我这不来跟你这位领导汇报了吗。”

    不着急?苏楠急的都快冒烟了,她也是好脾气,搁在以前绝对立马让他坦白从宽了。

    方锦程看了一眼腕上的时间:“大约是八点一刻,大王八在机场路拦截了露娜。”

    “机场路……”去机场路的路线和小巨蛋是相反的一个方向,看来正如方锦程所说,露娜是本来就打算要走的,所以没给师兄下手的机会,不知道师兄那群人是不是还在小巨蛋的停车场傻等。

    “至于你们市局派去盯梢的人,我们也没见过,也不知是被发现甩掉了,还是遭遇了什么不测。这件事是我擅作主张让大王八派人盯着,不过早在你们盯上露娜之前就已经盯了很长时间了,露娜所涉足的违法行为也都是他们一手掌握的资源。今天晚上得知你们要抓露娜,就怕她会出什么幺蛾子,所以王家的各个场子也都整装待命。她到底不是什么省油的灯,一边派人坐自己的车去了会所,一边神不知鬼不觉的往机场去了。”

    苏楠看着方锦程,在他漆黑发亮的瞳孔中没有看到任何杂质,却颇觉深邃,他英挺的五官峻拔的面庞也没有一丝岁月留下的痕迹,但表情却显得从容,眸光却已然沉稳,这都是他蜕变的证据和表现。

    他长大了,只用了不到一年的时间,和那个曾经被她摔倒在酒吧的混蛋二世祖分道扬镳了。

    就好像是两个人,而她知道,这个人还在继续成长和改变,往越来越好的方向。

    “媳妇儿?”

    一只手在眼前晃了晃,苏楠如梦初醒有些怔忪:“什么?”

    “脸皮怎么那么厚呢?”方锦程忍不住在她媳妇儿的脸蛋上轻轻捏了一把:“就知道盯着帅哥看。”

    苏楠大囧,但他说的也是真的,自己还真无法反驳。

    “说真的,你早就觉得露娜不对劲了?”

    “没错,我这叫未雨绸缪。”

    苏楠点点头:“我得给师兄打个电话,他不会真的一直在蹲守吧。”

    言罢要去摸手机,方锦程却给她拿了过去:“这会儿八成人都睡了,甭给他打了,盯露娜的人如果没有出事肯定会报告给他。另外,露娜的车不是开过去了,作为一个刑警,他应该有所察觉。”

    “那如果盯的人出事了呢,不行,我得问问。”

    方锦程将手机举高不让她碰:“既然已经出事了你这个马后炮打电话过去也帮不上忙,还不如让他们自行处置。”

    苏楠着急,但又没法反驳,突然觉得自己被吃的死死的。

    “那我就坐在这里干着急?”

    “你也不用干着急,想想露娜怎么处置吧。”

    “对了,露娜!”她一拳砸在手心,她怎么把这茬给忘了:“露娜现在在哪?”

    “大王八那儿关着呢,三百六十度无死角的看着,如果一旦被露娜背后的势力查过来了,今晚有可能会过来救人。”

    “不如先移交给师兄?在看守所安全一点。”

    “我的傻媳妇儿,你忘了当初请王向阳吃枪子的雇佣兵是怎么逃出去的了?”

    不提这茬也就罢了,提起这茬苏楠就觉得活生生的遭到了羞辱!整个a市公安局简直是吃干饭的。

    就好像王向阳在机场遭遇枪击,那么多人看着,警察却迟迟未到,直到最后硝烟散尽才象征性的过来将人控制了,这要是在她苏楠以前管辖的海新区,她第一个冲进去了,虽然没枪。

    方锦程看着她,目光炯炯。

    苏楠妥协;“好吧,放在大王八那绝对安全?”

    “绝对安全不能保证,但能保证没有暗桩。”

    所谓的暗桩就是指卧底或者奸细,市局发生了那样的事情很难不让人怀疑。

    “今天晚上你先好好睡一觉,”方锦程抱着苏楠的脑袋,在额头上亲了一口:“明儿一早我带你去,人要是不在了咱们拿大王八去交代,人要是在,咱们就直接交代。”

    苏楠点点头,他说的对,现在担心着急也于事无补,今晚就算突击审讯也没法完成任务,更何况还有不少证据没有落实到位,等明天证据全部拿到手了,再对露娜进行审讯就容易多了。

    “好,那我先去洗个澡。”苏楠起身:“你把床铺一下。”

    “得嘞,恭送警花姐姐!”

    苏楠忍俊不禁,去壁柜里拿睡衣。

    方锦程这里被改造之后一张双人床占据了很大一块空间,这就让衣柜和盥洗间显得逼仄了许多。

    方太太想过要给儿子换一间大房间,但他打小住这个卧室习惯了,两人也不常回来住,更不必兴师动众的换房间了,这事就不了了之了。

    房间小,隔音效果就有点不好,苏楠一关掉哗哗的水龙头,就听到外面传来一个人说话的声音。

    微信语音,音色很像苏苏的。

    她穿上睡衣擦着头发出去随口问道:“苏苏发的微信?”

    “不是,同学问我论文答辩的事。”将手机扔远,大男孩拿了吹风机帮苏楠把头发简单的吹了一下。

    手机微信的提示音响了起来,苏楠瞄了一眼那手机提醒他道:“来微信了。”

    方锦程却没有停下手上的活,为她吹的一丝不苟。

    直到干的差不多了才拿起手机,解锁,打开微信,一边看微信一边向盥洗室走去:“我去洗澡。”

    “你也不怕手机进水。”苏楠盯着他幽幽说道。

    方锦程则是头也没抬的回答:“我放洗衣筐里。”

    苏楠不说话了,她没有查方锦程手机的习惯,也不愿意去查去看,两人虽然是夫妻,但也得给彼此留空间留**。

    就比如他的朋友圈吧,才结婚的时候这小子可能还在想自己在外面鬼混的证据不能被抓住,所以就把她屏蔽在自己的朋友圈之外了。

    两个人有了感情之后苏楠也没说什么,他把自己解除屏蔽了苏楠也还是什么都没说,更不会有事没事的质问他一句。

    因为她打心眼里觉得这是无理取闹的事情,也没必要,一小屁孩,还能上天不成?

    但今天她却有种不好的预感,联想到上面那么多和苏苏通话的内容,还有刚才明明是苏苏的声音他却说不是的欲盖弥彰都让她职业性的开始了推理。

    苏苏给他打电话是因为什么?是不是找她的?但方锦程帮她解决了也就没必要跟自己说了。

    再或者苏苏遇到了什么麻烦,被人绑架了,找方锦程求助的?这小妮子是没长脑子吗!自己一个警察还帮不上吗!

    再再或者,苏苏跟方锦程有一腿,两个人年纪相仿,又都贪玩好动!非常般配。

    一想到两人般配的站在一起的画面,苏楠就忍不住想笑,自己想的都是些什么乱七八糟的!

    方锦程洗完澡出来,随便擦了擦头发吹干就钻进了被窝,搂着媳妇儿在自己的怀中,不知足的深吸一口气,嗅着媳妇儿身上的味道,他道:“对我来说,每天工作的目标和动力就是下班,下班抱着你睡觉。”

    苏楠亦回抱着他,简直像在哄一个小孩:“睡吧,睡吧。”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