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百零一章 三与被三
    “王家派人抓了露娜,是不是你授意方锦程这么干的?”

    苏楠也没想到自己一进办公室就会被徐子瑞质问,劈头盖脸的,没头没脑的。

    把公文包放在桌上,苏楠才理清思路,她道:“师兄,你怎么知道露娜是被王家的人带走的?”

    徐子瑞似乎一晚上没睡,或者睡了,但没睡好,因为他眼眶之下的黑眼圈未免有些太浓重了一点。

    他有些烦躁的扯开领口,几乎都要气到暴走:“果然是你?是你!你是警察!居然和那种社会渣滓为伍?居然跟黑社会站在一起和我作对!你到底想要干什么?你到底是怎么想的!你以前可不这样!自从和那个方锦程结婚你就越来越没有原则了!”

    他吼的声音有点大,震的办公室里的人都向他们看了过来,连端水喝的动作都顿住了。

    苏楠不由站直了身体,与他正面对视:“你什么意思?是想说我老公是渣滓还是是想说我是渣滓?什么黑社会不黑社会的,你还没搞明白状况就在这里肆意指责?”

    徐子瑞道:“我还没搞明白?在你还没毕业之前我就在跟王家打交道,我难道不比你清楚他们的背景?!”

    “什么背景?黑社会?你现在走到大街上说王氏集团是黑社会看看有几个人相信你!都什么年代了师兄!你的思想能不能与时俱进一下?!”

    “与时俱进?你是在指责我?”

    “对!我就是在指责你!”

    办公室里众人倒抽一口冷气,暗中对着苏楠竖起了一个大拇指。

    “哪怕你先搞清楚状况也不至于这样信口开河!”苏楠忍不住大声苛责道:“你要抓的人,为什么会被别人抓了?你难道就不能反省一下再来指责别人?!”

    徐子瑞被她问的哑口无言,原地转了两圈指着她道:“你到我办公室来!”

    苏楠一脚踢开了椅子跟着他进了办公室,一脸的不情愿。

    徐子瑞往办公桌后面一坐,盯着她的眼睛好像要杀人。

    “有必要这样吗?你自己不反省一下工作失误,一大早的脾气倒挺大。”

    “我的工作失误?你让王家的人劫走露娜已经涉嫌违法!”

    苏楠道:“话先不要说的这么早,你怎么知道是我找王家的人?你又怎么知道王家的人是劫走露娜的?我先问你,你不是早已经派人盯着露娜了吗?难道你不知道露娜没有去小巨蛋,去的是机场路?”

    徐子瑞一怔:“机场路?”

    苏楠摊手:“你看你,连猎物都跟丢了就不要怪别人去捡,师兄,你在办案方面不是一向敏锐吗?怎么一个露娜都搞不定?”

    “她昨天晚上明明去的是小巨蛋!”徐子瑞一拳打在桌子上,咬牙切齿之中目光有些凶狠。

    “那人呢?你们抓的人呢?”

    “在来小巨蛋的路上被王向中的人劫走了!”

    苏楠道:“你错了,王向中抓人是在机场路,来小巨蛋的车上是别人,盯着露娜的人就给了你这样的情报?”

    “不管在哪里抓的,露娜在他们手上没错吧?!”

    苏楠坦然点头掏出手机:“没错,而且我在来之前让他们把露娜送过来了,应该快到了。”

    徐子瑞的拳头又一次的收紧:“他们既然想给我们,为什么昨晚不及时送来看守所!是不是他们之间还有什么不能说的秘密!”

    “你想多了师兄,真的!”苏楠叹了口气:“虽然抓露娜不是我授意的,但将露娜留在王向中手上却是我同意的,我不能完全信任这个市局,担心再发生一次雇佣兵出逃事件,师兄,你就能百分百的信任这里吗?”

    徐子瑞再次蹙眉:“你什么意思?还有比这里更安全的地方吗?上次出逃也只是个意外,国外的雇佣兵在训练的时候就专门练习过如何出逃!”

    苏楠点头:“就算是个意外,我也不想冒这个风险,露娜送来后我们要尽快提审,以免夜长梦多,我总觉得她背后还有许多秘密可以深挖一下。”

    徐子瑞不说话了,又恢复了他冷面阎王的表情。

    “对了,昨晚盯梢的人呢?我要问问他,难道就没发现露娜去机场了?”

    徐子瑞双手交叉握拳抵着下巴,头也没回的说道:“出任务去了。”

    “那算了,不管过程如何,这件事的结果是好的,露娜已经圆满抓获,王家和锦程也不图什么,就当是你抓的好了。”

    徐子瑞看她,幽幽问道:“难道还要让我给他们发一面锦旗?”

    苏楠噗嗤一声笑了出来,摆摆手:“锦旗就不用了,咱们尽快把这个案子侦破才是最重要的,都拖了多长时间了,我都有点坐不住了。”

    “你先去忙吧。”

    苏楠点头:“一会露娜送过来了我叫你签收。”

    徐子瑞没有说话,头虽然低着,但眼睛却一直注视着苏楠,直到她关门出去。

    他的办公室不算狭小,但因为堆积着太多的卷宗显得有些逼仄,没有开窗,刚刚大发了一通脾气,火气上头有点憋闷,又一次的扯了扯领口。

    目光落在桌上的手机上,震动的手机在七个未接电话之后又有一个电话打进来了。

    烦躁不安的接通,堆满传来一个尖锐的声音:“徐队,你到底行不行啊?以为不接电话我潘二就拿你没法子了?您也不出去打听打听,我潘二到底是什么人!”

    徐子瑞目光一沉:“我倒不介意你也出去打听打听我徐子瑞是什么人!”

    “哦?哈哈哈!可不是!徐队你是市局里头唯一一个让我潘二佩服的人!想不佩服都不行啊!既然我这么佩服你,怎么徐队不得给我点面子?”

    徐子瑞没好气道:“面子里子我都给你了,是你逃跑不利,我能有什么办法!”

    “您要人呐!这一切的一切都是方锦程这小子跟他那警花婆娘想出来的馊主意!要不是他们跟着添乱露娜这会儿人已经在国外了!”

    徐子瑞不想跟他争辩,也不想说什么,只是淡淡说道:“放心,我既然一开始答应你放她离开,就不会让她留下,只不过是个时间问题。”

    “好好好!”对面出来潘英拍巴掌的声音:“就等你这句话呢,改天出来玩儿给您找几个盘靓条顺的大姑娘!怎么着,很长时间没尝过女人的滋味了吧?那苏楠就一破鞋了,给你这么多气受,你可千万甭惦记了。等方家倒台她分分钟回来跪舔你!信不信?!”

    潘英的话说的太粗俗,但是话粗理不粗,而且徐子瑞还挺爱听的。

    挂了电话,他起身拉开百叶窗看向窗外,一辆车停在楼下,一个女人被从车上带了下来,女人是露娜,走在前头的人是王向中,这个他并不陌生的王家人。

    待人上楼,他关上百叶窗出了办公室,在走廊上正好碰上了正在与苏楠交接的他们。

    看到徐子瑞来了,苏楠双手环胸努努下巴:“你要是人到了,签收吧!”

    被两个男人抓住胳膊,露娜一直在挣扎,待看到徐子瑞之后就忍不住翻了个白眼:“你们有没有搞错!抓老娘你干嘛!信不信我拿起法律武器捍卫自己的权利!”

    徐子瑞没看她,倒是多看了两眼王向中。

    后者忍不住打了个喷嚏,揉揉鼻头,看徐子瑞的眼神明显在问:你丫是不是在说我坏话?

    徐子瑞又把目光收了回来:“我们有权对你传讯,并且已经申请了禁止你出国的文件,今天早上生效。”

    苏楠不知他为何要刻意提今早生效这几个字,总不至于是想让他怄气吧?

    露娜冷笑出声:“好!你们够狠的!你们要是没办法把老娘弄牢里去就给我等着!等着!”

    苏楠蹙眉,冲办公室里叫道:“来两个人把她带下去吧,一会准备传讯。”

    露娜被带了下去,王向中摸摸鼻头,表情看上去有点不太自然:“警,警花姐姐,那没什么事,我就,就先走了!”

    “没事了,但就像我之前说的,这种事情不要再做了,就算要做,也要先跟我打声招呼!”

    大王八乐呵呵点头:“知,知道!明白!人,交,交给你们,如果要,要证据之类,我那边还有!”

    徐子瑞又看了他一眼,王家人长相都很好,光看皮囊似乎是个精明能干的年轻小伙子,可这一口的结巴实在让人很难将他和年轻有为联系在一起。

    大王八离开之后两人就着手准备提审露娜了,上次审过一次,基本信息不用交代了,问及别的她却三缄其口,怎么也不肯回答,甚至还装傻充愣表示什么都不知道。

    “既然你们查到了我的信息应该也都看到了!我露娜!表面上虽然是好几个地方的老板,但也不过是在给别人打工而已!这真正的幕后老板是潘杰!这也用得着我说?”

    “潘杰和你是什么关系?”

    露娜冷笑:“还能是什么关系?我说是床伴关系你信吗?没错,就是传说中的小三!”

    说小三这两个字还理直气壮的,苏楠作为一个女人多少有点看不下去:“破坏别人家庭可不是一件好事,也涉嫌违法,已经可以拘留你了。”

    “呦!”露娜没好气的啐了一口,斜睨苏楠道:“自己都被亲妹妹‘三’了,哪来的理直气壮?”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