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百一十章 穿山甲
    “你刚才不是给我发微信了吗,说那人叫穿山甲。”

    苏楠想起来了,刚才在刑侦大队的时候问了阿智两句,得知了寄存包裹的人留下的签名是穿山甲。

    “是叫穿山甲,怎么了。”

    “你猜我在宋家两口子的档案资料里发现了什么?”

    苏楠忍不住坐直了身体:“什么?”

    “有个以穿山甲为代号所命名的事件,发生在十年前,就我们的分析和你们的调查来看,这应该就是当初害死苏琛父母的那件事。”

    苏楠倒抽一口冷气:“你确定?这和穿山甲有什么关系?”

    “穿山甲这三个字最早出现在宋明与南石县公安局长的通信中,当年可能怕泄密,两人之间的信件都有人专门送达。宋明两口子几经升迁搬家,这些信件已经没有了,还是在南石县公安局长的家里查到了几封,为了取证,那边的省纪委把复印件给传了过来。”

    苏楠道:“这个公安局长可不是省油的灯,他留这些信肯定是为了自己将来谋福利,再不济自己出事了,这些信还能作为把柄,威胁到宋明夫妇俩,让他们为他周旋。”

    “没错,但现在宋家两口子死了,已经没法开口了,他们过去说过的话,写过的字完全可以代替他们开个这个口。”

    “但你说的,穿山甲只是一个事件代号?”

    方锦程点头,微微皱眉看着手上的资料:“他们的往来信件中,穿山甲作为一个事件代号被提及,这个事件就是苏琛父母死亡的事件。如果送视频包裹的人留的真是穿山甲这个名字,那我们完全有理由怀疑,他应该是十年前那个案件的知情者。”

    果然,万变不离其宗,这发生的种种都是以十年前苏琛父母的死亡为前提的。

    苏楠不由惋惜道:“你这么一说,那基本可以确定寄视频的,以及凶手都是十年前案件的知情者,苏琛的嫌疑越来越大了,好好一小伙子,可惜了。”

    “怎么,你还心疼他了?要真他干的,杀人偿命,天经地义,你不铁面无私吗,看见长得帅的就有同情心了?当初对我怎么也不见你这么善良呢!”

    听出他话中浓浓的醋味,苏楠却一本正经的答道:“可能因为你不够帅吧。”

    方锦程一口老血没喷出来,直接给咽肚子里去了,整个人就像霜打的茄子,直接蔫了。

    苏楠又兴冲冲的道:“你说,有没有这个可能,寄存视频的是苏琛本人。”

    “你所拨打的电话已经被气死!”

    “不管是苏琛还是露娜嫌疑都很大,假设寄存视频的是苏琛本人,从这个突破口去调查,说不定能有所收获。”

    “你所拨打的电话真的已经被气死。”

    “就这么着了,我让人拿着苏琛的照片去邮局附近排查,挂了啊,拜拜。”

    二话不说挂断电话,方锦程这边直接蒙圈了,千言万语化作泪两行,他肯定娶了一个假媳妇儿!

    苏楠挂了电话就赶紧对小林说道:“你去刑侦大队找两个人过来。”

    小林点头去安排,她这边已经调取了苏琛的几张照片打印了出来,要不是看过他以前的照片她还真不愿相信这小子做过整容,现代的医学技术真是太好了。

    “楠姐,人来了。”小林已经按照她说的,找了两个干警过来。

    “上午我收到了一份举证视频你们知道吗?”

    两人对视一眼点点头:“有什么我们能帮得上忙的吗?”

    “还要麻烦你们走一趟,去查一下寄存包裹的人。”

    “不是已经有专人去调查过了吗,目前没什么收获。”

    “寄存时间是下午四五点,你们去邮局附近的商家以及经常会在这个时间段出现在附近的居民询问一下,有没有见过这个人。”

    苏楠说着已经把苏琛的照片交给了他们,他们也不由惊讶道:“苏琛?你已经可以确定寄件人是苏琛了?”

    “不能确定,我现在也只是用反向思维来推理,如果寄件人是苏琛,他说不定会留下什么证据,一个长得这么帅的人总会有人注意到的。”

    两人点点头:“我们这就去,邮局附近还有一个小广场,那附近商家比较多,希望能有收获。”

    “那辛苦你们了。”

    目送二人离开,苏楠活动了一下胳膊,虽然这次有了新的证据证明了露娜的嫌疑,但同时也让苏琛的嫌疑增大了一分,看似是个转折是个突破,实际上则是陷入了瓶颈。

    “楠姐,你上次让我查的事情……”小林小心翼翼的问苏楠:“我现在说会不会影响你的心情?”

    “事情?”忽的想起来了,苏楠道:“你说吧,我已经有心理准备了。”

    小林还是有些支支吾吾,在纠结要不要说,看到苏楠的眉头已经不耐烦的挑起来了才慢慢说道:“其实,我也不确定,只不过刚才在刑侦大队听阿智说了一两句,之前有人给你寄信,你不在,被徐队接收了。”

    “哦……我还以为是关于锦程的事情呢。”面上虽然没表现出来,但心底已经暗自松了一口气。

    小林却道:“就是关于方少的事情,信的内容是方少和另一个女人在一起的照片。”

    “哪个女人?”

    “阿智也不认识,徐队说为了不影响你的心情,就把照片擅自销毁了。”

    苏楠冷笑出声,攥了拳头咬牙切齿道:“我的师兄可真为着想呢,知道我这种人就是故意想打破砂锅,所以才销毁的吧!”

    “楠姐,不管是谁,我觉得方少不会做出对不起你的事情,要么是有心人故意抓拍的,毕竟检察院的女人也很多嘛。比如之前跟我们一起参与调查的萧检察长!还有可能是ps的,现在网络技术多发达啊,ps的也看不出什么痕迹。”

    “行了,销毁就销毁吧,你忙你的吧,这件事翻篇儿。”

    小林高兴的点点头,推推眼镜框道:“楠姐,咱就得有这个魄力!那种挑拨离间的戏码电视剧里演的太多了,无缘无故都要来个误会什么的,虐心又虐身。”

    苏楠笑了笑没说什么,可不是吗,肥皂剧里的戏码到她这可不管用的。

    方锦程有没有出轨且不说,她已经可以确定,有人想要找他们俩的麻烦了,这个麻烦看似只是针对二人的感情问题,实则还牵扯了彼此的工作和家庭。

    兵来将挡水来土掩她不怕,但如果还要牵上苏苏和苏贺,那就不要怪她迎战了……

    拿起手机给苏苏打了个电话,对面很快接通:“老姐,怎么想起给我打电话了?”

    “想你了不行?”

    “真的啊?受宠若惊啊!在我的印象中,以前的你总是工作、工作、工作!现在的你就是姐夫、姐夫、姐夫!”

    苏楠眼角一抽抽,看看周围的人都在忙自己的事情,压低声音问道:“我表现的很明显?我有这么花痴吗……”

    “你才发现啊!相当明显!相当花痴!”

    “你干嘛呢?要考试了吧?准备的怎样?今年不会挂科吧?”

    苏苏一听考试两个字已经一个脑袋两个大了:“别提了,我正在图书馆努力复习呢,放心吧,肯定不会挂科!”

    听她这么说苏楠总算满意了:“那行,等星期天带你去吃好吃的好好补补脑子!”

    “这不马上要考试了吗,星期天我还得复习呢,等考完试的,一起吃!一起补!”

    这可不是苏苏一贯的作风,这要是放在过去,别说星期天没空了,就是工作日听说苏楠发工资了也得想办法翘课跟着老姐吃顿好的改善一下伙食。

    “是不是方家大姐又找你和苏贺了?”

    “啊?”苏苏一时莫名其妙的:“找我干嘛啊?”

    苏楠道:“方静秋又给你和苏贺生活费了?我不是说不准你们再收她的钱了吗。”

    “嗨!没有的事儿!”苏苏正义凛然道:“你之前不是说不让我们收了吗,我们坚决不收!不过说起来,方家大姐那么有钱,给我们的生活费只是她牙缝里抠出来的一丢丢!无关紧要!老姐,你有点紧张过头了!”

    “拿人手短,吃人嘴短,这个道理我从小就告诉你们,你最好给我记清楚了!”

    “这又不是外人,这不是亲戚吗……人家也是可怜我们没爸没妈,一片好心嘛,你至于吗。”

    “你怎么就没爸没妈了!”苏楠不知不觉拔高了声音,办公室里的同事都纷纷向她看了过来,又不得不压低声音:“我告诉你苏苏!你有爸有妈!你爸妈好着呢!小屁孩知道什么!”

    苏苏也对自己说的话心怀愧疚,赶紧双手合十的道歉:“对不起啦老姐,我错了,我错了,你大人大量就不要跟我计较了。”

    “行了,懒得跟你啰嗦,好好看你的书。”

    “遵命!”

    挂断电话之后苏楠就直接起身:“小林,我出去一下,很快回来,如果有人找我打我电话。”

    “好的楠姐。”

    有些事情不查个一清二楚她心里总感觉有一块大石头似的,拿不起放不下。

    换上便服蹬蹬蹬下楼,在市局门口叫了一辆出租车“清源小区。”

    出租车司机好奇的看了一眼苏楠道:“您是在这里上班的警察吧?”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