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百一十二章 现世安稳岁月静好
    “那老姐,你不准生我的气!”

    “我什么时候真的生过你们的气?”她明明还没有当妈妈,却早已体会过当母亲的酸甜苦辣,对自己的弟弟妹妹可不就像是对自己的孩子一样,不可能真的怪责。

    苏苏听她这么说才算放心了,拍拍胸口拉着苏楠的手道:“老姐,我发誓,我以后再也不会惹你生气了,我以前不听话做错了很多事情,以后我保证,再也不会了!”

    “你这话听的我耳朵都要起茧子了。”

    “这次是真的!”苏苏气呼呼的跺脚,小丫头目光灵动,嘟着嘴巴着急的辩解:“有时候我真的太不懂事了,不听姐姐的话,让姐姐生气,我以后一定乖乖的,再也不惹你生气了。”

    “真不错,开窍了啊。”苏楠想笑,却扯不动嘴角,在她头上摸了摸:“行了,看书去吧,我先回去上班了。”

    苏苏忙不迭的点头:“遵命!我一定好好考试!这次我保证不会挂科了!”

    “有空给苏贺打个电话,让他参加训练注意身体。”

    “嗯嗯!”

    苏楠出门下楼,迎面而来的热浪让她浑身难受。

    小区里的大爷大妈还在围着收破烂的讨价还价,保安挽着袖子站在一旁看热闹。

    不知哪里来的流浪猫踩着晒热的水泥地踮着猫步轻快的跑过,钻进灌木丛中不见了。

    到处都是一派祥和而又安稳的景象,而这一切已经和她苏楠格格不入了。

    一年前的她还是这个小区的一员,过着忙碌而又平凡的日子,一年后的今天,她已经是军区大院老首长的儿媳妇了。

    有着高高在上的身份和体面的工作,还有一位年轻英俊的老公,看似过着每个人都艳羡的生活,殊不知,她唯一的梦想便是岁月静好,现世安稳,足矣。

    顶着大太阳出了小区,熟悉的2路公交在站台缓缓停靠,有人上车有人下车,曾几何时,她也是这里面的一员。

    方锦程这个坏小子在站台前捧着玫瑰花对她表白,她其实挺后悔为什么当时没有答应他,那样他们就会更早的相爱。

    嘴角不觉微微翘起,双腿也不受控制的向站台走去,登上了公交车,车里空调很足,让人浑身舒畅。

    司机师傅看了苏楠一眼笑道:“呦,苏警官啊,好长时间没看到你了啦,还以为你搬走了。”

    车上还有几个空位置,她却没有去坐,拉着把手笑着点点头:“确实搬走了,我结婚了。”

    “哎呦,恭喜恭喜啊,搬到哪里去住了啊!”

    小区的名字到了嘴边却没说出来,那种地方对她一个片儿警来说确实有点寸土寸金了。

    “城南,不远。”

    “是不远哦,不过离你上班的地方就有点远了啊!”

    点点头,也没有解释她已经调任的事情。

    司机一边开车一边说道:“我在这条线上开了那么长时间的车了啊,每次看到你坐我的车都有安全感的!”

    “这段时间没有发生什么事情吧?”

    “没有,没有,派出所搞反扒行动,哪个小偷这么不要命往枪口上撞啊!”

    苏楠笑道:“那就好。”

    熟悉的人,熟悉的车厢,让她的心情安定了许多,有些杂事也终于可以暂时放在一边不去想了。

    和这个司机结缘是因为一个小偷,那时候是冬天,每个人都穿的很多小偷下手也不容易被察觉。

    她就这么眼睁睁的看着一个小偷在自己的眼皮底下偷了一个钱包,再去摸手机的时候她已经一把把人给抓住了。

    小偷随即亮出了匕首,车厢里的人也大惊失色挤挤攘攘的挪不动地方,司机慌忙停车,开车门怕小偷跑了,不开车门又怕乘客受到伤害。

    正在纠结的时候苏楠已经身手矫健的将小偷制服了,把她手上的匕首夺了下来。

    也得亏她穿着棉服,划破了两道口中,要是其他衣服,说不定受伤的就是她自己了。

    就是因为这件事,开2号线的司机口口相传,得知了苏楠这个人,得知了她的英勇事迹。

    公交到站,司机开了后门:“苏警官啊,到地儿了。”

    苏楠如梦初醒,看看外面海新区派出所熟悉的大门口,她点点头下车。

    本来也没打算过来,只是单纯的想要随便上一辆车,去一个地方,机缘巧合的,还是来了。

    2号公交车在她背后开了过去,她站在派出所的门口进也不是,不进也不是。

    还是上班时间,她擅自离职本来就不对,又到了以前上班的地方,那要是被人知道了还不知要怎么说呢。

    索性不进去了,她去站台前查看公交路线,看看有没有车是到市公安局的。

    正看的出神,肩膀被拍了一下,回头就看到了大周热腾腾的一张红脸:“老大!真是你啊!”

    苏楠一愣,随即笑道:“大周!”

    大周本来就黑,被太阳这么一晒,整个人好像出油了一样,活脱一朴实无华的公安干警模样。

    “你干嘛去?这么大太阳呢,要出警?”

    “嗨,刚回来,老大你来我们所里找我的吧?”他一脸便秘的表情:“是要给我下达什么命令还是任务啊?我手上可一堆活呢!”

    “瞧你这出息!”忍不住笑他:“我就是路过,转个车回去了。”

    大周一听赶紧拉住她往派出所里拽:“来都来了,甭着急回去,我还有工作要跟你汇报!”

    “我都不在这上班了,汇报什么汇报!”她另一只手拉住站台的栏杆不肯走。

    大周拽的锲而不舍:“来嘛老大,这么多人都看着呢,你要跟我来一场拉锯战?”

    站台上的人确实在用怪异的眼光看着他们俩,尤其是大周还一身夏季的制服,不知的还以为苏楠是犯事了不肯配合他的工作。

    敢在派出所门口犯事,也是没谁了。

    硬着头皮跟大周回所里去,小小的派出所跟以前一样,没什么变化。

    大周进了治安大队的办公室,扯着嗓子一声吼:“老大回来了!”

    办公室里的人闻风而动,齐齐看向了苏楠,随即爆发出欢呼上:“老大!”

    “老大你可算回来了!”

    “老长时间没看到你了啊老大!”

    “嘿,老大,听说你有喜了啊,是不是真的!”

    苏楠一个脑袋两个大,忙不迭的跟众人应付,不过心情却是相当愉悦的。

    这里都是她满满的回忆啊,目之所及,不管是年纪大的还是年纪小的,多日不见但却好像未曾分别一样熟悉。

    熟悉的办公室,熟悉的办公桌,熟悉的电扇呼拉拉的转着。

    “怎么没看到小张啊?”

    小张小林这对姐妹淘,小林调去市局了,难道小张也调走了?

    大周道:“人家小张在家里待产呢,咱们等着去喝喜酒吧!”

    苏楠恍然大悟,她是知道小张怀孕了,仔细算算日子,预产期确实是夏天。

    几个人殷勤的给苏楠端茶倒水,似乎想要跟她说话,但大周却拉着苏楠要进办公室详谈,几个小伙子可怜巴巴的看着他俩。

    万般无奈,只好接过他们的水杯跟着大周进了办公室。

    大周现在的办公室是她以前的办公室,想当年她在的时候这里乱到几乎没有能插脚的地儿了。

    现在大周在这里却收拾的井井有条,不知道的还以为这里的主人是个女人呢。

    苏楠用手指捏着锦旗抖了抖,没一点灰尘,这要在以前,绝对能呛的人咳嗽。

    “行啊大周,看不出你还是个这么爱干净的人,娘里娘气……”

    大周急了,一着急脸就又黑又红的:“爱干净怎么了!爱干净就娘了啊!我可是个三百六十度无死角的纯爷们!”

    苏楠故意点点头编排他:“是是是,你是一纯爷们,爱干净的纯爷们!”

    大周摆手表示自己不和她一般见识,从桌上的文件袋里掏出一张打印的照片递给苏楠:“这个人,还记得吗?”

    照片上是个女人,三十来岁的样子,短发,看上去有点眼熟,一时想不起来了。

    “谁啊?”

    “给你一点提示——方静秋。”

    苏楠恍然大悟:“是,方静秋,我想起来了,那个被赶走的保姆!”

    大周神色凝重的点点头:“就是她。”

    “提她干吗?”苏楠心里有种不好的预感,这个保姆在方静秋那边工作,虽说没干多长时间吧,但也保不齐她就不知道方静秋的一些事情。

    现在进口药的事情闹的沸沸扬扬,一部分指控方静秋垄断药品市场,兜售违禁药品。

    有人却认为这是方静秋的一次商业炒作,这两者看似没什么关系,但是前者却直指违法犯罪,后者顶多会名声受损、

    如果这个保姆出来指控方静秋,那她离违法犯罪也就不远了,这已经是板上钉钉的事实了。

    “最近接到举报,说这个女人在火车站散播谣言,说自己曾经是方静秋家里的保姆,被恶意辞退还克扣了工资。不仅如此,还列举了多位曾经被辞退的保姆的名字和联系方式,说的好像人家方总不舍得花钱雇保姆似的,每当要发工资之前就随便找个理由把人给辞退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