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百一十三章 无法释怀
    “怎么可能!”苏楠听了气都不打一处来:“方家大姐是什么样的身份什么样的身价,怎么可能连这点工资都不愿意付?她对孩子的教育比较看重而已,所以对所有的保姆就比较苛刻也在情理之中。而且这个保姆之前索要工资,在你的调节下,大姐二话不说把工资付了啊!”

    “可不是吗!”大周急道:“这事我经办的,我清楚啊,所以一听说她又在那里胡说八道,我就赶紧找人去了,扑了个空,没找着。”

    “你刚才就是去找她的?”

    “对,但火车站找了个遍,没找着人,火车站人流量多,天南海北的人都有,没来过咱们a市的估计有,但没听过方静秋大名的可就在少数了,她这样不是诽谤我们的企业家吗!影响多坏!”

    “影响还是其次……”苏楠微微蹙眉:“我却担心她是有组织有计划的,故意要挑起事端。”

    大周也跟着紧张起来:“我刚才回来的路上也一直在想,她如果当初真的没有拿到工资怎么可能不找我们?而且她一个保姆怎么知道她的前任都没有工资,难道他们都互相认识?就算一个家政中心的也不可能都认识。”

    “认识又能如何,这些人并不是人人都像她这么艺高胆大敢去得罪方家大姐,”苏楠道:“如果真的敢得罪她,没拿到工资的情况下早就维权了,还等到现在?”

    大周点头,觉得苏楠说的很有道理:“所以这些人的名字和联系方式肯定是有人事先准备好的,我去没找到人也有可能是被通风报信,趁机躲了。”

    “多事之秋……”苏楠捏捏鼻梁,有点犯愁。

    大周踌躇了一下说道:“老大,你要不然帮忙问一下,当初方静秋真的把她的工资给了没?不光她的,也问问别人的给了没。”

    “你自己也有她的联系方式,你自己问啊。”

    大周面露难色:“我这不是没勇气吗,一看到她就说不出话来。”

    “打电话啊。”

    “打电话一想到对面是她,更说不出话来了!”

    忍不住翻了个白眼:“大姐都结婚多年了,魅力不减啊。”

    大周嘿嘿笑着挠挠头,一脸期待的看着苏楠。

    后者嘴角抽抽:“我现在就打?”

    “现在就打,现在就打。”

    万般无奈,只好掏出手机拨通了方静秋的电话。

    接听电话的人并不是方静秋,应该是方静秋的秘书,直接就来了一句方总在开会。

    苏楠犹豫了一下道:“那等她散会之后再联系她。”

    挂断电话,面对一脸期待的大周,苏楠很是无奈道:“开会呢,你先不要着急。”

    “老大,实话跟你说,我挺着急的。你说说,这事当初是经我的手操办的,工资给了,案子也结了,别到时候事情闹大了,我没法跟人家方静秋交代。”

    “放心吧,大姐是个很好说话的人,她理解你的不容易,也不会追究的。”

    大周连连点头:“是是是,她确实很好说话,可越是这么好说话,我就越愧疚,越不好意思对不起她你知道吗。”

    苏楠明白,他们这样的人,无功受禄,平白受人家的称赞和谅解心中是总是有愧,愈发想十倍百倍的做点什么来答谢这份理解。

    这是方静秋的魅力,她早就知道了。

    “你拉我过来就是为了那个保姆的事?”

    大周点点头,不过还是稍微有点犹豫道:“老大你最近搬回清源小区住了啊?”

    苏楠不由警惕道:“为什么这么问?”

    “我也不知是看花眼了还是怎么了,前几天路过小区门口看到方少跟苏苏一起进去的来着,打算一直在家里住了?”

    “嗯……”苏楠模棱两可的应了一句:“星期天,跟他们一起吃个饭,聚聚。”

    “不对啊,我记得那天星期二来着。”

    “是你记错了吧。”

    “没有!那天我上班迟到了,被媳妇儿ko了一顿,记忆深刻呢。”

    苏楠不知说什么好了,习惯性的看看手腕,却已经忘记早已不戴手表了:“时间不早了,我得回市局呢,这件事如果有后续的追踪记得告诉我,我总觉得最近什么事都在指向方家大姐。”

    一提这个大周又忍不住道:“我也听说了,游行的事是吧?这到底是在炒作啊?还是真出事儿了?”

    “我也不知道怎么说,”说实在的,她骤然听说的时候也陷入了两难的境地,她甚至没有告诉方锦程,什么事都自己个儿闷在心里。

    一边希望方静秋能就此收手,一边又希望她能安然度过这个坎。

    上次在方家劝说不成还被她矢口否认,她就知道自己没有第二次劝说的机会了,这次她没有接自己的电话,而是让秘书接的,也许,就是这个原因……

    正兀自想着的时候手机就响了起来,一看,是方静秋的,立马有些手忙加乱的接通。

    “大,大姐!”

    “楠楠,有事吗?我在开会,休息五分钟。”

    大周说的没错,这种好和理解只会让人倍感压力。

    “没事,没事,我就是问一下,你还记得上次那个闹事的保姆吗?上次的工资确定结清了吧?”

    “她啊?我记得,工资也已经结清了,现场还有公正,怎么了,出什么事了吗?”

    “什么都瞒不住您,那个保姆又来找麻烦了,海新区派出所接到了举报,正在紧锣密鼓的找她。我跟您说一声,千万别因为这件事影响心情。”

    对面方静秋噗嗤一笑:“好的,我知道了。”

    “大姐,您似乎一点也不在意啊,是早就知道了吗?”

    “不,只是早预料到了这一天而已,从她以前给我做保姆开始,我就发现她是一个心思不端正的人。对她多一分宽容只会让她变本加厉。给付工资是天经地义,但是违反条约我有权利拒付。不过既然你们出面了,息事宁人这种事我还是明白的,但是演变成今天这样,我真的一点也不奇怪。”

    这么一说苏楠更加愧疚了:“大姐放心,海新区的公安干警会不遗余力找到她,也会积极给她做思想工作,如果她还执迷不悟,将会以扰乱治安,恶意诽谤罪逮捕她。”

    “好的,如果找不到也不必太过勉强,说不定她胆小的找地方躲起来了。”

    苏楠嘴上虽然答应着,但心里却非常明白,如果找不到就真的难办了,她背后的组织肯定是打算打长期游击战了。

    就好像一颗定时

    炸

    弹,随时准备在方静秋的舆论达到高峰的时候,出来给她轰的一声引爆了。

    挂断电话,苏楠向大周传达了一下方静秋的意思,无非就是两个中心思想,她没生气也不介意,人抓到最后,抓不到也没关系。

    大周多少是有些惴惴不安的:“我就知道,钱肯定是付了的,而她为了不到一个月的工资在人家大门口闹事的勇气有,但是在火车站这种地方诋毁方静秋的勇气肯定没有,她还要不要混了,能得到什么好处啊?好处得不到,肯定会得罪人。”

    “任重道远啊同志,”苏楠在他肩头用力拍了拍,除此之外也不知该说什么安慰的话了:“总之,你加油,我先撤了。”

    大周深深叹了口气过来给苏楠开门,有些依依不舍道:“等你什么时候有空了咱再好好聊聊,有时候我一遇到什么难题吧就在琢磨,要是老大你在这会怎么做,会是什么样的光景。”

    “也不能这么看,我以前的做派就有点作古了,陈旧了,其实你比我干这一行时间早,就是有些专业知识不足,培训班多上上,以后遇到事也能得心应手了。”

    “可不吗!多少年没看书了啊,现在眼睛都快看瞎了!”

    苏楠莞尔,这要是在以前她绝对能开怀大笑,奈何今天心事重重,实在是笑不出来。

    “那我先走了,你就不用送了。”

    办公室外面的人一看到她出来也都各个翘首以待:“老大你要走啊!”

    “留下吃饭呗。”

    “就是,咱们厨房换了个大师傅,做菜的手艺那是一流啊!”

    “绝对吃的你连汤都喝干净!”

    “哈哈哈!”

    这是苏楠过去的一个梗,她经常是最后一个去吃饭的,往往就剩下汤和冷馒头了,她只能抱着馒头喝汤。

    “去去去!该干什么干什么去!”大周挥手让众人回去工作,伺候老佛爷一样伺候苏楠出去,一边叮嘱:“小心台阶。”

    苏楠笑着点点头,也实在没有心情跟众人玩笑,快步走了出去。

    树上的知了在声嘶力竭的吼,尖锐的叫声听的人耳膜发疼。

    看了看手机上的时间,出来快两个消失了,得赶紧回去。

    在公交站在找到直达市局的公交车,她就坐在那等着。

    正是最热的时间,炽热的太阳光直面而来,寥寥几个等车的人都躲在站台广告牌的背面遮挡阳光,只有她一个人大喇喇的沐浴在骄阳之中。

    在这样的高温之中,她没有热的汗流浃背,反而感到了丝丝凉意,只是眼睛有点睁不开。

    苏楠知道,不管她心里怎么自我安慰,用什么语言开脱自己,她都过不去那个坎了。

    哪怕苏苏和方锦程站在她面前,指天对地的发誓说他们俩根本没什么,她也无法释怀。

    她现在甚至就已经开始问自己,以后怎么办,现在怎么办,苏苏怎么办……

    她等的车已经到站,停在她面前打开前后两个车门,她却完全没有力气站起来,因为她觉得自己要思考的问题没想清楚,也没找到答案。

    直到眼前一黑,整个人向后栽去,众人发出惊呼:“哎哎哎!这个人怎么了啊!你怎么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