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百一十四章 伪造的证据
    “哎哎哎!这个人怎么了啊!你怎么了!”

    “你没事吧小姑娘?没事吧?”

    “这人是怎么了啊?怎么好端端的就突然晕倒了呢?”

    “这还用看吗,肯定是中暑了,哎呦,今天多热啊,她还一个人坐在大太阳底下,啧啧,快,快扶到阴凉的地方来!”

    “我这有水,有水。”

    公交站台前的几个人手忙脚乱的把她扶到站台背面的向阴处,一边给她扇风,一边给她掐人中,还有热心的阿姨拿着手帕沾着矿泉水在她脸上手上擦啊擦。

    半晌之后苏楠终于慢慢苏醒过来,她是被一口气憋醒的,只觉得头晕脑胀喘不过气来,一个使劲好不容易能喘气了,结果就醒了。

    视线之内的众人由黑变白,逐渐变的清晰起来,她的大脑比眼睛还要慢半拍。

    “小姑娘,小姑娘啊!”抱着她的阿姨拍拍她的脸,大声唤道:“你怎么样啊?能不能撑住啊?要是撑不住就说啊,我们给你叫120过来啊。”

    “不……不用,不用。”苏楠挣扎着要站起来,起猛了又是一阵头晕。

    旁边的姑娘赶紧把矿泉水递给她:“喝口水吧。”

    “谢谢。”拿过水瓶喝了两口,好像久旱的土地终于得到滋润,她整个人也终于清醒了。

    旁边就是公交站台,再旁边是海新区派出所,忍不住腹诽,刚才在派出所里头那么多人给她端茶倒水,结果连杯水都没喝就出来了,大周也不提醒她一下。

    失策,失策。

    看来是中暑了,现在怀孕了,身体好像分外娇贵了一些。

    一想到怀孕两个字,心情又一次的跌到谷底。

    “谢谢你们,谢谢。”她不住道谢。

    围观群众却纷纷表示:“谢倒是不用,只不过看你现在脸色不太好啊,真的没问题吗?你要去哪啊姑娘,要不然你打个出租车吧。”

    经他们提醒苏楠也反应过来是得赶紧回市局了,现在这个情况坐出租车总归要好一点。

    于是热心的路人又给她拦了辆公交车,嘱咐司机不要把空调开的太低,直到看到苏楠被拉走了,这才放心作罢。

    坐在车上深呼吸了两口冷空气,苏楠才觉得舒服多了,报了市局的地址,她掏出手机看了看。

    方锦程已经把视频调查的信息发过来了,经过鉴定,不是作假,也并非剪辑拼接过的,从画面流畅度基本可以判断的出来,这确实是实拍的视频。

    小林也给她发了一条微信

    最后发了一个比心的表情,好像隔着屏幕都能看得出小林的高兴。

    在市局门口下车,小林已经在楼上冲着她招手了。

    “什么惊喜啊?说吧,要是不够喜的,我可能要找你算账。”她上楼进了办公室,坐在电风扇底下吹着冷风,悠哉悠哉的喘了口气,出去一趟还中暑了,简直不是她苏楠的作风。

    小林眨巴着眼睛笑道:“楠姐,你走之前不是让人去调查寄送包裹的人了吗,还……楠姐,你脸色好白,嘴唇也好白。”

    苏楠摸摸脸,又摸摸嘴巴,把电扇给关了。

    办公室里开着中央空调,但有些上了年纪的人总是反应太冷了,所以温度一直开的挺高的。

    苏楠和小林这样的年轻人有时候就受不了了,配合着电扇使用,效果卓著。

    看现在这个情况,热就热点吧,不能太冷了,身体受不了。

    “可能在外面晒的,有点中暑,你继续。”

    小林赶紧去冰箱里拿出自己买的小酸奶给苏楠降温:“您喝着,我跟您说。”

    苏楠插了管子吸溜酸奶坐等下文,小林兴奋道:“找着了,有人见过苏琛的照片!”

    苏楠一惊:“真的找着了?”

    小林狂点头:“真的找着了!有人在那天见过苏琛去了邮局,至于是不是去存放东西的就不知道了,但是你想啊,怎么那么巧啊,他和寄件人在同一天去同一个邮局。”

    “是不可能这么巧,但是证据!关键要讲究证据啊亲!”苏楠差点都要蹦起来了。

    小林又道:“您甭着急啊,证据正在搜集呢,我觉得吧,凡事只要做了,多少都会留下蛛丝马迹!”

    这话倒不假,苏楠很赞同。

    “他们还在找?”

    “找着呢!”

    苏楠点点头:“那就等那边的消息了,大热天的,在外面也不容易,你这酸奶挺好喝,等他们回来了,让他们也喝点。”

    “嗯嗯,放心吧楠姐,对了,您刚才出去查案子了?调查的怎么样?”

    苏楠咬着吸管咯吱咯吱作响,查的怎么样,基本上所有的‘口供’和证据链都能连在一起了。

    假设方锦程和苏苏真的有超越姐夫与小姨子的行为,这样的行为还导致了苏苏流产这一后果,苏楠觉得自己可能永远也不会原谅方锦程。

    哪怕他们之间不打算继续发展下去,哪怕瞒着她已经流产了,哪怕他打算对自己和孩子负责,哪怕他再一次的发誓,绝对不会做对不起她苏楠的事情,她都不会原谅他。

    至于苏苏……刚开始知道的时候,气过,恨过,但就这二十年的亲情而言,站在理性的角度来看,她更相信是方锦程的不是。

    爸妈人不知在哪,生死未卜,她就是苏苏和苏贺的监护人。苏苏经历了一次流产,已经受到处罚了,她就算再怎么生气,那也是自己的亲妹妹,不可能不管不问就此断绝关系。

    与其这样,不如就假装什么都没发生,至于方锦程,她做不到轻松的说出原谅的话,爱恨分明如她,早该意识到,他们这样的组合根本不是金童玉女。

    “查的差不多了。”

    小林又用力点点头:“就知道,不管什么事,只要楠姐出马就没有解决不了的!”

    苏楠默默整理着手上的文件,让自己的表情和情绪尽量看上去自然一点。

    门口传来阿智的声音:“苏警官!”

    苏楠回头,只见阿智鼻尖冒着汗珠,快步进来,将一份检测报告递给苏楠:“徐队已经派人做过检测核实了,你收到的视频是假的,人为合成制作的,视频和音频根本不配套,还做过消音和剪辑处理,可能是有人刻意为之,想要陷害露娜。”

    苏楠微微蹙眉,拿起那份报告看了看,上面清晰的鉴定结果和公章是不会骗人的。

    这和方锦程给她的结果不一样,方锦程也是找人鉴定的,只不过找的是检察院的鉴定科,徐子瑞找的是公安局的检验科。

    虽然是两家机构和部门,但对于这样的检测手段肯定差不多,仪器也差不多,怎么会变成两个完全不一样的结果,甚至是两个极端的结果。

    “喝水吧,瞧你热的。”小林接了杯水递给阿智,他腼腆的笑了笑,有点不好意思的接过茶杯喝了起来。

    小林又道:“楠姐,虽然这视频是人为伪造的,但如果找到伪造的人,也是对案子的一项重大突破。”

    苏楠点点头没有说什么,只是看着鉴定结果发呆。

    这两个答案肯定有一个真的,一个假的,肯定不会再有第三个答案。

    徐子瑞没有理由撒谎,这是他经手的案子,他比任何人都想侦破,找到杀人凶手,那要么就是检验科出了问题。

    方锦程倒是有撒谎的理由,因为他看上去挺讨厌这个露娜的,而且他和王向中是穿一条裤子的哥们,如果能借警方的手除掉露娜,那无疑是给王家铺平了一条康庄大道。

    但仅凭这样的猜测证据并不充分,以她对方锦程的了解,在这种正儿八经的大事上面,他应该没有胆子去信口开河,去撒谎。

    “那苏警官我先走了,你要有什么事再叫我。”阿智说着就要撤。

    苏楠赶紧叫住他:“你等一下,你问一下徐队原件在哪,如果在他那麻烦你帮我送来,我想找第三方再做一下鉴定。”

    阿智噗嗤一声笑了出来:“徐警官,虽然这是一条线索吧,但也没必要逮着这个线索不放啊。咱们这里还有鉴定出错的吗?都是外人来找我们做权威鉴定,我们还没找别人做过呢。”

    苏楠没好气道:“去不去?”

    “好好好,这就去,这就去,我走了啊小林。”

    小林点点头,脸蛋红扑扑的。

    苏楠拿着鉴定书忧心忡忡,今天发生了太多事情,她觉得脑细胞有点不够用的,大脑乱糟糟的。

    她现在急需高强度的工作来让她转移注意力,让她不至于胡思乱想。

    小林站在苏楠背后给她揉揉太阳穴:“楠姐,咱现在先不想这些了吧,马上要下班了,回去好好休息休息。”

    回去?跟方锦程回去?不想。

    “不着急,之前才从外面回来有点不舒服,现在已经好多了。”

    小林道:“楠姐,你现在跟以前可不一样了,现在是两个人,身体虚着呢,要照顾好自己。”

    苏楠模棱两可的点点头:“知道,我以前的身体就比寻常人好,现在的身体肯定也比寻常的孕妇好。”

    “唉,还真是说不过你啊。”

    苏楠笑笑没再说话,刚才是外面晕倒了还是心有余悸的,万一真的伤着了肚子里那个小小的胚胎可怎么办。

    她现在陷入了一个矛盾的两难,既想留下这个孩子,又不想。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